[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智晟:广州大学城与文革
(博讯2005年4月01日)
    (原标题:广州大学城“奇迹工程”、“廉洁工程”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是异曲同工)
    
     (博讯 boxun.com)

    如果在今天,某个人或者是某家报纸敢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必将遭致官家和爱国媒体的口诛笔伐。原因很简单,就因为官家现在不这样说啦!
    
    如果在30年前的今天,某个人或者是某家报纸敢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不好”,关联人士必将遭致官家的杀害后,还要被官家和爱国的媒体长久的愤怒声讨。原因同样很简单,就因为官家那时说它好!
    
    自中国社会有了政府以来,长期象对待自己的人民一样,最残酷且最无情地对待自己颜面的权力控制集团,当这个集团需要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被他们和他们控制着的媒体歇斯底里地喊了十年。同时,这个集团以旷世的流氓及无赖手段,威逼全国人民也跟着喊了十年。中国权者的这些旷世低级的历史丑行,将是未来人类有记忆时代里的永远的笑料(不是“永远的丰碑”)。
    
    “文革”,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无人性的政治运动在形式上已经结束,但制造这种人世间最远离人性灾难的权力控制集团还在,所不同的是姓甚名谁及面孔的别异。广州的权力控制集团,在广州大学城非法强制拆迁过程中,利用国家机器的无尽暴力能量,所制造出的罄竹难书的罪行,鲜活地证明了,权力集团疯狂制造鲸食文明、人性的罪恶能量并无多少衰减,当这个集团需要时。
    
    2004年11月23日,《广州日报》头版,以《大学城:奇迹工程、廉洁工程》(下称《奇》文)为题,以数个版面13000余字,刊载了一篇是完全不作任何遮掩的自己夸自己的文章。国人大都有、在自己夸自己时的难为情情势,但这篇文章却全无任何避忌!所谓非一日之功。
    
    《奇》文中,将那个建立在粗暴践踏中国的宪法、基本法律、基本人权、起码人性文明的大学城称为“世纪伟业”。这与三十年前的、每天在报纸、电台上的,将后来被权力控制者自己定性为“十年浩劫”的“文革”,说成是“千秋万代的伟大事业”的嘴脸无任何别样。我和周围的朋友看到《奇》文的标题时,几乎是同时想到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这句话,惹得笑声不止。
    
    《奇》文说,广州大学城建设中创造了很多“奇迹”,“在广州都是空前的,被誉为大型工程建设的‘奇迹’”。“尤其令人可喜的是,不仅工程建设高速度高质量,而且是名副其实的‘廉政工程’、‘干净工程’,交了一份工程建设和廉政建设兼优的好答卷”。
    
    广州大学城的建设在“广州都是空前的廉政工程、干净工程”,对之究竟我不想多费笔墨,因为权力控制团伙用他们自己控制的媒体说自己“空前”的好、“空前”的廉政、“空前”的干净,从来都是靠不住的。声嘶力竭地喊了十年好的“文革”,就足让中国人刻骨铭心。倒是给人们的一个历史警讯是,越是用长时间地、歇斯底里地,反复在自己控制的报纸上说自己“就是好”者,即越是证明权力控制团伙的不自信及心里有鬼。在全世界人都说“文革”是旷世的罪恶时期,全国上下都变成无赖式的干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老子就是硬要把不好的说成好!且要坚持喊它十年(不知广州市能否坚持喊十年)。广州大学城一年来,在全球,含国内所有的、广东省以外的媒体持续不辍的质疑及声讨声中,始终未改独家干吼“就是好”的老调,真是工夫不若当年时(“文革”)。
    
    广州大学城的建设过程中创造了难以数尽的“奇迹”,尽可能地记述这些“奇迹”,对我们未来文明社会的建设具有镜鉴意义。
    
    广州大学城建设中最大的、但在中国权力控制者眼里是稀松平常的“奇迹”,是毫不忌讳地公开践踏国家宪法、基本法律、中央政策及权威、基本人权及基本人性方面的“奇迹”。
    
    完全以暴力方式,在未对房产所有权人予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将和平公民的合法私有房产荡为废墟。这是在人类历史上,在一个有宪法的国家里公开发生的“奇迹”。国家宪法对公民人身权、财产权、住宅权、人权方面的所有承诺价值都被野蛮和暴行所摧毁,而施暴者不但无罪,反而有功,是为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
    
    同时运用军警、军犬及出动直升飞机,房产所有权人被驱若鸡犬,数百农民至今无家可归、无米可炊、未获分文补偿,被逼搭起的遮雨挡风的窝棚也被屡建屡毁,至今如是,是为强制拆迁史上的奇迹。
    
    占地43.3平方公里、其中二万多亩耕地、一万五千多亩基本农田,被“省、市两级政府特事特办,分三十九个地块办理了批准手续(当地报纸语)”。将应由中央政府行使的批准权肆无忌惮地自己行使,是为公权运作史上公然欺上的奇迹。
    
    大学城占地无国务院批准文件,倒是有“粤府办(2003)76号”之《印发国务院督查组关于我省治理整动土地市场秩序督查情况意见的通知》的不批准文件。该通知明确结论:“广州大学城用地审批程序违法,已撤销了有关违法批文”。广州市方面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公然坚持说有批文(实则只有纠错文件),是为人类说谎史上最大胆、最为从容的奇迹。而“不毁岛上的一草一木(实为不留岛上的“一草一木”)”,“全国一流的生态化(实则连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及其审批手续都没有)”都是弥天的说谎奇迹。
    
    以政府文件形式,即以“穗土开函(2004)123号”之《关于复核番禺小谷围岛临江苑评估结果函》,强权公开干预对业主房屋的作价评估过程之举,是在人类罔顾颜面史上的又一大奇迹。
    
    政府作为拆迁一方,公然野蛮处理被拆迁方委托的当地的律师,并在自己控制的媒体上大肆宣扬这种公开的野蛮,实为拆迁史上的奇迹。
    
    对业主被逼委托的北京律师,广东省及广州市在威逼利诱无果的情势下,确实地做出了一些让人无地自容的恶举。首先是以广州市国土局的名义,具章向北京的多个部门投送对高智晟律师的诬蔑文件,实乃公权运行奇迹。这方面的奇迹莫过于,2004年7月8日下午,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在省政府副秘书长周炳南的主持下,召开了有“省高级法院……共13个单位的分管领导及纪律监察负责人会议”。会议形成的纪要中创造了个弥天奇迹,与会者达成的共识是“这个律师是不负责任的,北京有个高律师,只不过是为了骗钱而已,不为他们(指业主)的利益考虑,不为他们讲补偿价”。这些赫然写进政府文件当中的内容,让人感觉,在权力控制者那里,什么样的奇迹,只要在需要时,他们就去制造,而决不会顾忌任何其他存在。
    
    “建广州大学城是为了公共利益”。当时逼迁者众口一词无不如是说,而以“为公共利益”强行从合法私有房产者手中收回的土地使用权,却被公开以商业利益而吆喝着拍卖,看看《广州日报》3月28日之《204次举牌竞夺广州“地王”》文即一目了然。这是这家报纸,对大学城乃“公共利益”的吹捧墨迹未干时即始为它的商业谋利造势,是为公开欺骗,全无遮掩之意的奇迹。在许多国人眼里及记忆里, 1949年以前,延绵数千年的专制独裁政府都是罪恶及反动的代名词。但在罪行昭著的专制历史记录中,迄今尚未发现有政府以无主财产为名,强行接管公民正在生活居住的合法私有房产的记录。这个星球上有哪个政府制定并实施过自己授权自己、自己制定接管标准来强行接管公民的合法私有房产?广州市在大学城逼迁过程中独创了这种历史奇迹。
    
    广州大学城非法强制拆迁制造的奇迹,难以数估。将强拆政治化,省市领导多次公然叫嚣将之作为“目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谁都知道反对“第一政治任务”的恶果)。公开威逼业主“如果再拒绝签字,下阶段就要将通知换成‘传票’”,“惹急了一个一个查”!长时间地,在经济上、政治上、环境上、心理上制造各种超乎想象的恐怖和压力。在法律程序方面制造的奇迹更是空前(但看不出绝后的希望)。违法单方评估房价、单方进行听证、单方安排仲裁,法律之外的手段无不用尽其极。在近一年的时间里,白天黑夜都在加紧逼迁“工作”,政府机关抽调近百名干部直接代表政府上门逼迁。他们白天发出各种各样诸如限期搬迁通告、财产代管决定、单方评估补偿费存款公证等等通知,通过上门张贴拍照,专递邮件寄送,诱骗业主签名进入拆迁人的“逼迁”程序。千方百计破坏业主居住环境。包括破坏公共绿化、照明,强拆住户用电、电话、电视,甚至拆毁住户小区围墙,破坏道路,截断水源、强行撤走保安,可谓无恶不作。使业主居住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导致晚上部分住户被打烂门窗、房屋被窃,更有甚者,擅入者把菜刀从橱柜拿出来放在桌上,把铁钳放在煤气罐旁……,对业主进行恐吓。在这种情况下,逼迁官员还叫嚣:“他们不搬迁,我们就这样,看他们还搬不搬”。逼迁头目杨× × 说:“这三个别墅土地我们已买下,我高兴怎样拆就怎样拆”。另一官员桂少田更是大叫:“我就是政府,我要拆你们,我还要继续拆下去,连配电房都要拆!”最疯狂的极致表现是,逼迁者竟同时在许多业主家门口贴上六份文告,即:《仲裁申请书》(政府自己向自己申请)、《仲裁受理通知书》、《答辩通知书》、《拆迁裁决书》等,已什么规则都不要了,公开地、粗暴地践踏规则的奇迹历数难尽。
    
    广州大学城制造的最后一个奇迹是,将逼迁恶棍蒙琦“评选”为广东省“十大杰出风云人物”,其理由正是因他在广州大学城建设中创造了许多“奇迹”。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广州大学城:奇迹工程、廉洁工程、合法工程”,都是在官控报纸上反复叫喊着的东西。中国地方的权力控制团伙,他们公开地实施犯罪,但他们却完全控制着对罪与非罪的任意判断权力。他们从来都可以将全球文明社会共同不耻的罪恶说成是他们的“功绩”,他们在杀戮文明后,必会在他们控制的报纸上展示他们杀戮文明的“奇迹”。“文革”、广州大学城,无不如此。恣意刺激并伤害被残害者的感情,成了施暴成性者每个暴力回合后规律性的选择。但无论如何,权力控制团伙的能量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看到的如: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时,官家、媒体和全体公民都得疯狂地喊,而今我们看到的则是,官家和它的媒体在喊,而全体公民则不再跟着喊“就是好呀就是好,”这无论如何算得上是一个希望的开始。
    
    2005年3月31日于北京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州大学城建筑工地出现流脑疫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