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正学:【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之四)
(博讯2005年4月01日)
    2005年3月15日, 星期二  □□ □

    朝阳,普照大地。晨曦透过高墙铁网洒在筒道的玻璃窗上,照出一片晶莹的光彩。我凝视筒道玻璃窗上那斑驳的水珠,它像十九世纪欧洲点彩派大师乔治·修拉在画布上创造出的杰作,令我神往。水珠慢慢结集在玻璃上徐徐流下,有如凝结在我心头的血泪。

     早餐后又听到小个子协警在训斥,因为“大胡子”将偷偷省下的四个“刀切馒头”塞进“8号”监,刚好被抓了“现行”。 (博讯 boxun.com)

    小个子协警将“大胡子”骂了个半死,怒气冲冲地走了。我们却一个个向“大胡子”竖起大拇指。夸其行善积德胜造七级浮屠。我说:“共产党没有饿饭的罪,那怕明天得拉出去枪毙,也不能剥夺最后的晚餐。”跟着“大胡子”做劳动号送饭的都是枫山村的失地农民。他们也有他们的冤屈。因为维权得罪了官、商一体的权贵,一夜之间将他们从睡梦中一网打尽,罪名是曾参与过赌博。开发商勾接政府官员圈地,成了富甲天下的豪强。资本家已在共产党内,豪强坐镇党委会,出钱指挥着专政机器。开发区强制征地,以“大学城”的名义强迫农民离开祖辈生存的村庄和土地是政府行为,由公、检、法配套进行。开发商的商业开发成了政府官员有利可图的肥肉。巡特警带着盾牌包围村庄,抓捕维权农民的事,在中国农村时有发生,台州以“上捻”和“栅桥”农民的为最。

    “可爱的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每天都演绎着正对失地农民城市强制拆迁户和下岗工人的暴行常见于报章。喝农药、上吊、跳河、自焚的;被殴打致死、致残的,被关入大牢的……。“可爱的中国!”方志敏在40年代发出的感叹!为何在过去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仅仅是历史的一个轮回呢?

    2005年3月19日,星期六

    天气阴冷,寒风入骨,寒颤高烧持续不退,昏沉之中已过去三天。期间,多次“求医”仍遭拒绝,理由还是那么简单“因为你是椒江法院关入大狱的,我们无权”。看我咳得利害,一个胖协警发了善心,让我吃了两片退烧的药。

    阴雨绵绵,我的腰背肿胀酸痛,漫漫长夜中,我在生死之间沉浮……“艾滋病”说:“你是阴伤,内出血。过去我被人暴打后关入监狱,是将浸透尿的布缠腰,喝自己的尿挺过来的,没有这一招,我非死即残。”“神偷”说:“此方很应验,是江湖上自救的绝招。”

    大伙可怜我处于绝境,就要让“小湖北”撒一泡晨尿给我喝,他们称“小湖北”撒的是“童子尿”特别灵验。“小湖北”拿着撒了半塑料杯的尿犹豫了片刻对我说:“严叔,我破过身,不是童子尿,得过肝炎……我给你说明白,你喝还是不喝?”“什么叫‘破身’,得肝炎是什么时候?”我问。“小湖北”回答不了第一个问题,就告诉我十二岁那年生过一次黄胆肝炎。病急,乱投医,为了止痛,没什么讲究了,我让“小湖北”加些自来水,捻着鼻子一气喝了下去。大伙立即拿来“长毛”留下的两床被褥,给我垫了厚厚的一个窝,照顾我躺下,说一定会好的。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一切听天由命。早上小个子协警领劳动号来清扫筒道,被称作“猴警长”的周庭杰,特地将我高烧、寒颤、内伤疼痛,三天水米不进的情况向小个子协警报告,还说:“你们不给药吃,他都喝童子尿止痛了。”小个子协警鄙夷地看了一眼,就冲着“神偷”大骂起来,神偷不甘示弱,在铁门前咬牙切齿……“猴警长”指着小个子协警的背骂他:“生儿子没屁眼。”算是给他的同乡出口恶气。

    接着“猴警长” 装模装样拍了一下铺板审讯“小湖北”:“什么时候‘破身’的?”“艾滋病”和“九头鸟”押着“小湖北”,“小湖北”只交好待了14岁那年和13岁的女生初试云雨的经过,被“猴警长”判决“验明真身”。三个人一轰而上就扒“小湖北”的裤子,“九头鸟”即唱起了儿歌:幼儿园,我的家,老师爱我我爱她,老师爱我小鸡鸡,我爱老师大咪咪……。如此这般,“神偷”破涕而笑。

    期间,又关进了徐正利,北岸百家徐人;林建军,椒江葭芷人:曾小强,四川省资中县太平狮子石龙村人……。“神偷”和“猴警长”今天出狱,冒着危险,他们也拍胸脯帮我带出几件衣服,内有两支牙膏。当然这一切都背着墙角的电子眼和躲着“九头鸟”干的。

    2005年3月21日,星期一 阴

    今天又见到墙头的喜鹊,连日来不断有喜鹊光临报喜,想当然是个好的兆头。我负疚对喜鹊不断地说:“今天,农历的2月11日是我妻生日,我……

    不断地“求医“仍被推诿、拒绝。我在神志不清中又渡过了三天,据说这几天我的生活起居都是曾小强帮助的,这个很刚强的四川孩子,看到我小便的颜色后,大吃一惊,忙着帮我喊着:“报告求医!”,协警们麻木不仁和司空见惯的态度让我再次沉入鬼影幢幢的地狱, 黑暗中,可爱的中国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醒来如厕,见茅坑边蜷缩一个新犯人,因没有被子,被冻得直抖索。我让扶我的曾小强把我毯子拉出来给新来的囚徒盖上。新囚徒抬起头,惊得小强直叫,原来又是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右眼窝黑紫色,额头二道伤口流着血。问他谁揍的,他却三缄其口……。

    新囚犯的光临和遭遇,惊醒了同监的人,没多久,“8号”“6号”监的囚犯也被闹醒了。看看别人,想着自己,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支低沉的旋律在狱中响起,如泣、如诉,充满着乡愁……在囚徒的灵魂中徘徊。“白天思念小妹妹,晚上思想爹和娘……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九头鸟”也被闹醒,突然从地铺上坐起来,他用高昂的歌喉唱起了《社会主义好!》惹得同铺囚徒群起而攻之,那一边接着又响起“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九头鸟”不甘示弱,又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一下,地铺上闹开了。“艾滋病”带领三个囚徒,坐上“九头鸟”的后背,挠他的胳膊窝,问他是不是公安的卧底,专门对付严叔的?

    “谁他妈的都坐牢了,还唱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有权有势的人抢钱几个亿,我们穷得叮当响的还得坐大牢。”“九头鸟”被挠得受不了,赶紧讨饶,并说我唱的是“没有共产党,才□新中国。”,大家还逼问他第二个问题,“九头鸟”说:“孙子才做卧底,打小报告。”息了口气后说:“我是当兵时在部队唱惯了这个歌。”大家不再挠他了。“九头鸟”坐了起来,掏出衬衣袋中的《外罚决定书》对大家说:“老严没纸写证明,用这张纸的背面,给老严和韦小路写个‘见证书’凭我们的良心给严叔和韦小路作证,现在,从我做起。”他第二次跟我要笔,拿笔后写下:

    “证明,我是9号住入7号监,见铺上躺着两个人,一个是老严左腰背肿,有十几公分伤口,左肩肿大,有二道伤痕,左手背有伤口,我们扶他去小便,小便是赤红色的像可乐,另一个是广西人韦科建(韦小路)两眼被打成紫色,头面肿大,两眼眼圈,特别是左眼圈成褐色(俗称熊猫眼),他俩一直没送医院治疗,老严后一直发高烧,卧床不起,求医多次不给看病。舒敏2005 (年) 3月21日,湖北荆门市人,(手机)13857667842。

    “九头鸟”以自己的壮举,洗刷了这么多天背负着的“卧底”的恶名。受到感动,曾小强、黄佳佳也都写了见证,连被打得不敢说话的韦科建(韦小路)也写了。

    铁栅门响了,协警来巡夜,嘟嘟囔囔训斥着。大地又沉了入黑暗,五更寒气袭人,熬过这一刻天就快亮了。“可爱的中国”,什么时候你才能真正变得可爱呢?

    后记:在国、内外舆论的声讨下,作为“人权个案”,“中国人权”和“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者笔会”都在第一时间,向日内瓦国际人权大会提起控诉。22日,我被释放去验伤看病,经台州市立医院和台州市中心医院确诊,前者出具的《医疗诊断证明书》和《入院证》上写着:左肾挫伤,左侧肩部外伤,上呼吸道感染,后者的《医疗证明书》和《入院证》上写着:左肾挫伤,左肩部软组织挫伤,血尿。由于,要付4000元~7000元的住院费,当日,我找到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虞林军审判长说:“这是椒江法院的事,我们无权过问。”下午又去了椒江法院,找不到院长和审判长葛佩玉,只好先把《医疗诊断》和《证明》交给行政庭的邵丹和法警大队长谭阳,表示了我的抗议和要求法院支付住院费。谭阳极力推诿,我说:“你指挥一帮法警群殴我,对一个62岁,连坐公共汽车都得受到照顾的老人,喊着‘装杀脚!’(狠揍他!) 拳脚相加,你就没有一点点良心的自责吗?……”

    “你们一个捏造‘殴打警察’罪名,你说我倒底殴打了哪一个警察,能出示他的医疗诊断吗?根据目击者称:当日你手背出血,是殴我时用力过猛打出来的……”谭阳缩起手狡辩道:“这是3月4日开庭时致伤的,是呀,我可以说成是你那天抓伤我呀!”“真的假不了,到了时候,都会有人出庭作证的……

    第二天,我去了椒江区公安分局,找公安分局法制办和纪检,控告警察将韦小路殴打重伤之事。向他们交上韦小路出狱后拍的照片(16天后拍的照片上眼窝青紫,两眼球充血仍历历在目)和同监狱友们的证词,要求严惩打人警察。由于韦小路被打后视物不清,脑内疑有瘀血,住不起医院已回广西老家,不能亲自来指认打人者。椒江公安分局也表现出应有的重视。下午,我收到纪检金方仁警官的数次电话答复。作为自律而设的纪检,在自己监督自己之中,我不期望得到更多的说法。如今“权力在官府,道义在民间”!一切都将成为过去,进入历史。但我相信:那些残踏法律,作恶多端的人终究要被钉上罪恶的耻辱柱!

    愿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可爱中国,早日降临。

    (文中涉及的名字为真实姓名,最后两篇是我出狱时亲自带出2005年3月25日并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可爱的中国” (之二) 严正学
  • 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沈良庆
  • 郑贻春:强烈抗议中共秘密逮捕画家严正学
  • 严正学: 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开信
  • 严正学:【行为艺术】“可爱的中国”
  • 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 严正学一案的最新消息
  • 严正学夫人的呼吁书
  • 关于强烈要求恢复严正学人身自由的紧急呼吁/朱春柳
  • 开放式征集签名: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图)
  • 著名画家严正学先生急需救援
  • 行为艺术挑战司法黑暗——严正学状告公安,领教黑道政治
  • 高风爽:『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 浙江公安部门作伪证被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
  • 严正学凶多吉少?/ 裘湧泉
  • 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 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