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深圳人重评梁湘
(博讯2005年3月30日)
    
    
     1、 (博讯 boxun.com)

    
    2005年清明节,是改革家梁湘含冤病逝后的第七个“不明”的清明!
    七年了!许多深圳人每到这一天都要用各种方式纪念梁湘,为梁湘献花呜冤。
    
    1998年12月13日零点10分,89岁的改革家梁湘在将近十年的“长期审查”中于广州衔冤病逝。经过一个只许几十人参加的“秘密遗体告别仪式”,梁湘从此沉冤“广州革命公墓”,日夜遥望他从1981年至1986年奋勇改革了五年的深圳,至今死不瞑目。
    
    2005 年3月26日,新任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呼吁:深圳要以改革创新为根本为灵魂!一石激起千层浪,持续一年多的“深圳人重评梁湘”在清明节前夕掀起新的思潮,许多人纷纷慰问已故改革家梁湘的夫人、儿子、弟弟,表达对为深圳改革开放作出开拓性贡献的前深圳市委书记梁湘的深切怀念——既然“深圳要以改革创新为根本为灵魂”,首先要为蒙冤受屈的深圳改革家平反昭雪。改革的根本是人,是勇于探索不惧个人安危的改革者。如果深圳历史上的改革者至今仍在蒙冤受难,谁又还敢接过改革开放的接力棒既往开来?人们疾呼,要公正对待改革者,要宽容改革家,还梁湘以清白!期盼早日为梁湘平反昭雪,甚至呼唤在深圳建立 “中国改革者墓园”,为梁湘立碑建墓。
    
    3月28日,《南方都市报》在《人物时代》专栏以三个版面的大篇幅,刊出了题为《袁庚:改革第一实践者》的“今日袁庚”访谈录。这种大力宣传多年受压的深圳改革家的“特别策划”,使人预期“深圳人重评梁湘”将会有新突破。
    
    2、
    
    早在总结深圳2004年十大文化事件时,一些深圳民间文化人就将“深圳人重评梁湘”列为第一条——自从1989年9月14日,监察部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梁湘在海南工作期间犯有严重的以权谋私错误——中共中央、国务院最近作出决定,撤销梁湘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常委委员和海南省省长的职务,并对他的问题进行审查。”深圳人一直私下反对这个决定。但是,15年后的2004年,深圳人忽然公开为梁湘鸣冤叫屈,重评梁湘。其标志事件是2004年8月,中国社会经济出版社出版的《南粤之子》一书,在首席版面发表重评梁湘的长篇报告文学《披肝沥胆垦荒牛似火激情建特区——追记原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梁湘》,说明“谨以此文,献给为了深圳特区的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逝者梁湘及他的战友们!” 65万字的《南粤之子》系深圳民间文化人陈芳路、刘凤群等编著,它以梁湘开头,记述了梁湘及他的战友们的改革风骨和业绩。
    
    3、
    
    深圳人重评梁湘是有着广泛的支持背景的。
    2004年3月,《炎黃春秋》杂志(2004年第3期)发表何雲華的《1984年,邓小平視察深圳》,首次重提邓小平对梁湘主政时期的深圳的称赞好评——
    
    1987 年6月12日,在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内,当南斯拉夫贵宾科罗舍茨紧紧地握着邓小平的手时,邓小平再次提到1984年的深圳之行,并为他在深圳的题词的深刻内涵作了最准确的注解:“我去过一次深圳,那里确实是一派兴旺气象。当时他们让我题词,我写道:‘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当时我们党内还有人采取怀疑的态度,香港舆论界不管是反对我们的还是赞成我们的,也都有人持怀疑态度,不相信我们是正确的。深圳搞了七八年了,取得了很大成绩。现在我可以放胆地说,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决定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成功的。所有的怀疑都可以消除了。”
    邓小平后来曾很明确地对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说:“梁湘思想很解放,你们应该到深圳特区看一看。”
    
    2004 年6月,多家党报转摘《中国共产党党史镜鉴》之《来自洋浦港的报告》(作者史义军),以《1989年,“洋浦风波”震动中南海》为题,歌颂时任海南省省长的梁湘,1988年走马上任后,把洋浦开发列入全岛五大片区之一,要将洋浦建成中国第一个“自由港”,使洋浦变成海南西北部一个具有热带海滨特色的重化工港口城市,城市规模达到人口30万,年产值近200亿元(为当年海南省工农业总产值20亿的10倍)。“洋浦模式”设想在不侵犯国家主权的前提下,放手引进外商,其原则是:主权范围内的事,中国说了算;企业经营自主权,管理权上的事,外商说了算。即“你投资我欢迎,你赚钱我收税,你犯法我抓人。”一些国外财团,纷纷对洋浦产生兴趣。可惜后来洋浦模式引起轩然大波,梁湘被撤职。
    2004年8月初,《南方周末》以《梁湘:创建特区最苦时期的“苦官”》为题,直接赞扬梁湘。说:“深圳特区的大规模建设起自于梁湘。于是,就有了‘深圳速度’和‘一夜城’这样的神话。”
    
    2004-年8月20 日,《南方都市报》在《坐不住的慈祥老人》报道中,不仅详细描述了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梁湘向小平汇报前后经过,还刊出了1984年1月24日,邓小平抵达深圳,在迎宾馆受到梁湘热烈欢迎的大幅照片。
    
    
    4、
    
    这次“深圳人重评梁湘”,源于对《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3月2日《盘点落马省部级高官》一文将梁湘列入《知名贪官录》的强烈反弹。
    该文以“广西又一‘省部级大虫’落马,广西原区委常委、区政府常务副主席刘知炳被开除党籍,依法逮捕”为新闻由头,将梁湘与近十年查处的“省部级大虫”李纪周(原公安部副部长)、李嘉廷(原云南省长)、石兆彬(原福建省委副书记、原厦门市委书记)、慕绥新(原辽宁省副省长、沈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倪献策(原江西省委书记、省长)等贪官相提并论(其余贪官是: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党组成员,自治区党委委员沙比尔、铁道部原副部长罗云光、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徐炳松、广东省人大原副主任于飞、河北省人大原副主任姜殿武、湖北省原副省长孟庆平、宁波市原市委书记许运鸿、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昌典和政协原副主席王式惠、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周文吉、湖北省原副省长李大强,国防科工委原副主任徐鹏航、全国纺织总会原会长吴文英、原河北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
    
    深圳人义愤填膺,对这种致改革者冤上加冤的昏话奋勇反击——梁湘生前一直要求有关部门撤消他“犯有严重的以权谋私错误”的不实之词。
    
    5、
    
    “深圳人重评梁湘”,主要从八个方面赞颂了梁湘——
    
    一是“坚持八年抗战”——
    
    1919年9月,梁湘出生于广东开平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6年,年仅17岁的梁湘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18岁的梁湘从广州踏过千山万水奔向延安进行抗日战争,英勇机智。
    
    二是“临危受命建深圳,匠心勾划大蓝图”——
    
    1981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第二书记梁湘同志担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兼深圳市市长,立即到职。
    当梁湘来到深圳时,深圳人只在0•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挖山、填沟,当时的“流动式发展计划”,深圳只是要建一个工业区。梁湘想,深圳经济特区面积有3275 平方公里,若以0•8平方公里开始缓慢移动,要等到猴年马月,多少代人才能完成啊?城市建设必须规划先行,规划也是生产力。梁湘立即亲自组织起一个拥有各方面专家的工作班子,以敢于打破传统思维,敢于创新、敢于开拓的精神对深圳进行更为广泛的深入调研,数易其稿形成首部《深圳经济特区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大纲》。
    有了这个《深圳经济特区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大纲》,才有了深圳20年来始终保持高速有序飞跃的发展指南。
    
    三是“聚群英,士争趋燕建深圳”——
    
    虽有如花似锦的规划蓝图,没有精兵良将却等于只有空头支票。梁湘任深圳市市委书记兼市长时,所拥有的“将相兵马”才仅有2千余人,而其辖属的宝安县仅有一名工程师。在梁湘的主持下,深圳市委定出七条吸引人才来深的具体措施。即,住房,工程师可分到两房一厅,高级工程师三房一厅;户口,只要全家迁到深圳,不论家属户口是否在城镇,一律可以报深圳户口,没有工作的市里可以给其安排工作,工资高于广州低于香港,并妥善安排本人工作,聘用期满留去自由等等。
    在梁湘的倡议下,一个特区新的用人机制建立起来了。深圳“招贤团”前往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登报招聘各类人才。中国人解放军基建工程兵拥有2万多人马的某部,应梁湘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请求,集体转业深圳,改编为市属施工企业,承担基建任务,此举使特区迅速高楼林立。
    由于深圳突破了传统用人机制的梏桎,优秀人才士争趋燕建深圳奔深圳, 1983年底与1979年底相比,深圳干部平均年龄从43岁下降到37岁,大专以上文化学历的干部从原来只占干部总数的8%上升到21%,工程师从2人增加到732人,另有高级工程师40人,助理工程师665人,建筑队伍从几百人增至10多万人,深圳特区能够自行设计、施工30层以上的高层楼宇。此外,全国45家知名的建设工程设计院开始先后在深圳特区设立分院。
    正是梁湘架起了一条吸引海内外人才精英的“深圳人才大桥”,深圳才有了聚四海之英才建深圳的人才保障机制。
    
    四是“集财宝,‘五湖四海’汇‘高楼’”——
    
    梁湘一开始就主张“把深圳特区建成一个花园式的现代化城市,并力主城市建筑艺术的多样化、个性化、人文化,既包含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特色,又要吸取外国建筑艺术的精华。”但是这样高标准的建设资金从哪里来?
    
    梁湘说:“中央文件中是允许特区利用银行存款额作为流动资金的,要学会生财之道,使死钱变为活钱,决不要像那些地主老财那样,把钱深藏于地下,把活钱变成死钱啊。”
    在听取“借助香港卖楼花预售住宅楼宇的办法,把钱用活”,解决兴建基础设施工程所需巨款资金的建议后,梁湘果断地说:“我们就这样干。”于是从1982年初开始,深圳特区就采用向银行贷款的办法,进行市政基础建设和开发。通过“七通一平”,提高了土地的使用价值,率先实行土地有偿使用,向用地客户收取土地使用费,把开发资金收回来。同时,特区又把建设中的商品楼宇、标准厂房实行预售,将预售得来的资金又投进新开的建设项目里,采用这种“滚雪球”的办法,既解决了建设资金缺乏的问题,又加快了资金的周转利用,使一块钱变成了几块钱来用。在短短的三四年内,深圳市区建筑起55条大道,总计长达100多公里,同时开发了上步、八卦岭两个工业区,收到了明显的经济效益。以开发上步工业区为例,特区贷款 1800万元,在完成“七通一平”的基础上,兴建标准厂房得到的钱,用作第二批厂房建设投资,结果17幢标准厂房还未竣工建好,便已全部售謦。用1800 万元的贷款完成了1亿多元的市政建设工程。20世纪80年代的深圳,今天你招商,明天他引资,逐渐演化为一个“永不落幕的投资交易会”。
    
    梁湘又强调,在贯彻平等互利的原则时,要给予第一批前来深圳投资兴业的“勇敢分子”以特殊优惠的待遇,使他们获得合理利润。由此使早在1980年夏秋之际就已列入计划之中的深圳“国际贸易大厦”,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和国务院各部委的踊跃投资下,楼层由38层增加到53层,成为“神州第一楼”。
    
    五是“夯基础,蚂蚁政策兴工业”——
    
    梁湘有一个“蚂蚁论”:“我们一定要清除‘左’的影响,贯彻‘平等、互利’的原则,给第一个蚂蚁尝到甜头,就会引来无数的蚂蚁;如果第一个蚂蚁吃了苦头,其它的蚂蚁就会对特区望而却步……”
    
    如何“让第一个蚂蚁尝到甜头”?在梁湘的督促下,深圳特区有关部门对外资企业实行减少税收,降低土地使用费和劳动工资,简化手续,使外商安心于在特区内兴办企业。据当年秋深圳对148个中外合资、外商独资企业进行调查的资料显示,盈利企业占八成,而且利润高达20%以上。到1985年5月止,深圳特区与外商共同签订协议3500多项,其中工业项目就占了80%,协议投资总额1815亿多港元……
    
    梁湘到美国考察回来后,清醒地意识到深圳要办外向型的工业,要以科技进步、经济效益着眼去开拓;从引进中小客商的少额投资转向引进大财团、跨国公司;从引进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这“三来一补”项目转向引进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的项目:从特区土地零星分散的开发,转向成片开发,连成一体。
    1982年7月,香港合和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应湘来到深圳,与深圳经济特区签订了兴建70万千瓦火力发电能力的沙角B电厂等重大项目。
    胡应湘之举震动港、澳工商界,其冲击波还抵达东南亚各国。日本前首相曾根康弘特地派遣了访华团,专程来深圳考察,结论是:深圳是全世界投资环境最好,收益率最高的地方之—……到深圳投资的客商一下子从香港地区拓展到世界50多个国家和地区。投资项目由简单的“三来一补”,发展到中外合资、外商独资、兴办大型综合性企业。深圳经济特区开始进人到了一个全面发展的鼎盛时期,其经济发展规模和速度令世界震惊。
    
    六是“大手笔,科教兴市”——
    
    一到深圳,梁湘就将提高教师科技人员待遇提到市长工作重要日程上来。他把一张正在施工中的住宅楼一览表压在玻璃板下,其中特别标明完工日期,要秘书不断催问。只要已交付使用,就要教师们搬去。党政干部排在教师后面。在第一个教师节即将来临的时候,在深圳市委常委会上,梁湘提议教师工资要比党政机关高 20%。这一决定使得深圳教师工资水平大大高于全国,极大地稳定了深圳教师队伍,为提高教学质量做出了重要的保障。
    梁湘还将深圳大学的建设列为教育中的重点,他亲自担任深圳大学筹备小组组长。1983年7月参加全国统一招生,校舍借用宝安县委的办公大楼,梁湘下令7月1日前县委要搬走。除深圳大学外,在梁湘的支持下深圳还办起了教育学院、电视大学、各类中专和一批中小学以及 众多的业余教育网。
    梁湘还为深圳市科技事业奠定了腾飞的基础。受《第三次浪潮》一书和美国硅谷的启示,梁湘认为在借鉴国外科技发展的经验时,还必须立足国内,借助中国科学院的力量,改革科技体制,探索科研与生产相结合的新路子。1984年初,中科院与深圳市决定合办深圳科技工业园,1985年3月,深圳市委邀请中科院30多位专家和管理人员来深,专门研讨制订《深圳经济特区科技工业园规划》。科技工业园总公司的总目标是:在特区建立高科技产业,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使用中科院及国内其它部门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逐步形成有深圳特色的拳头产品,借助深圳毗邻香港的地理优势,迅速打入国际市场。
    
    七是“顶住‘变天’论,坚持改革不回头”——
    
    邓小平说“梁湘思想很解放”,这是有大量事实为依据的。
    的确,梁湘以敢想敢拼而闻名,是一个“杀出一条血路来”的改革勇士。
    从梁湘到深圳的那一天起,攻击梁湘在“变天”的政治大批判就始终没停止过。有的人说,“深圳除了九龙海关门口仍挂着五星红旗,一切都已资本主义化了。”甚至说:“姓梁的把国土主权卖给了外国人,是20世纪80年代的李鸿章!”
    1981 年11月,因一位老同志将一份五千言的《关于深圳特区建设的几点意见》交给中纪委常委,中纪委常委毛锋便带领工作组进驻深圳调查;不久,在北京高层领导机关某权威《内参》上,又刊出题为《旧租界的来由》的重头文章,暗示深圳经济特区即要变成“新租界”。内地有位老同志从未来过深圳,听到深圳“变天”竟痛哭道:“流血牺牲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一封封告状信寄到北京,大有打倒梁湘,砸烂深圳特区牌子之势。
    对于这种“改革者成被告”的困境,梁湘早有思想准备,但他天天顶着流言蜚语义无反顾地干下去。
    
    直到1984年1月29日,亲自视察了深圳的邓小平为深圳特区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梁湘领导的深圳特区才渡过险滩,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人民日报》出版专辑,说“深圳城市建设是现代化建筑史上的奇迹”。一本由梁湘撰文,谷牧作序,胡耀邦同志题写书名,刊有邓小平、胡耀邦为特区题词,名为《前进中的深圳》一书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出版……1985年新年伊始,梁湘成为《半月谈》杂志的封面人物,被推举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之一。
    
    所以深圳人至今仍然常常说一句话:“没有梁湘就没有今天的深圳!”
    
    八是“怒发冲冠,严惩腐败手不软”——
    
    梁湘在深圳,始终是一边改革开放,一边严厉打击贪污腐败势头。1982年春,在梁湘 “老虎屁股就是要摸”的主张下,深圳市委将深圳市常委、市委政法委员会主任,参加革命40年的郝敏腐败案一查到底,历经两年的艰苦调查、取证、侦破,终于将涉及了省市64个单位,575人的郝敏案结案——郝敏被判11年徒刑,其五毒俱全的亲家林成也伏法了。
    今天人们回顾深圳25年的改革历史,梁湘主政的深圳时期,是深圳党风最好,政府威信最高,干部最廉洁的时期。这一切,都是梁湘以身作则,身先士卒“怒发冲冠,严惩腐败手不软”的结果啊。
    
    6、
    
    1984年7月28日,净重4吨,长达56米的巨型铜雕“孺子牛”诞生了,它安置于深圳市政府大院门前绿草如茵的广场上。
    这一年12月10日上午,邓颖超来到深圳市政府大楼,看见青青草地上立着的“孺子牛”铜雕,兴致勃勃地邀请梁湘和市委常委们一起在铜雕前合影留念。邓颖超指着上面鲁迅书法“孺子牛”三个字动情地说:“这个塑像代表了同志们的工作精神和意志,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
    
    而今,梁湘不在了,常常有一些深圳人来到这“孺子牛”前,说,梁湘啊,你就是一头“吃的是草,挤的是奶”的孺子牛!
    
    是的,从1981年3月到1986年,就在梁湘任深圳市市委书记兼市长短短五年里,一座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的雏形奇迹般屹立在南海之滨。仅1984年这一年,深圳人均国民收人就达到1000美元;从1980年到1984年深圳的国民经济指标超过了前30年的总和;856幢新楼与象征深圳速度的国贸大厦一起在宽阔的地平线上赫然凸起;609家工业企业机声隆隆,100多万平方米面积的55条柏油马路呈辐射状向四面八方伸延;与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商签订协议,投资额183亿港元……梁湘用开拓和创造的彩带将各色土地串织成3275平方公里的深圳特区。
    
    梁湘主政深圳后的深圳,那是一个几乎天天有激动人心事件的真正改革时期,在梁湘的指挥下,1981年深圳在全国率先开始进行物价改革;1982年深圳又在全国各类企业及事业单位中率先推行劳动合同制;该年首家外资银行——南洋商业银行深圳分行在深圳设立;1983年深圳经济特区开始对劳动合同制工人实行社会劳动保险;开始对特区企业工资制度进行改革;1984年开始对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进行改革,在全国最先实行结构工资制;1985年全国第一家外汇调剂中心在深圳成立;特区企业实行统一的所得税税率……
    
    2005年3月26日,新任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在全市干部大会上论证《改革创新是深圳的根深圳的魂》时,再次明确肯定梁湘主政时期深圳的翻天覆地的改革功绩——
    
    “从 1980年特区创立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包括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前后,这十多年间主要解决了几个问题:一是‘杀出一条血路’,解决了如何办经济特区的问题,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探索路子、积累经验;二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方面大胆改革和探索,这对后来全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框架产生了持续和深远的影响;三是提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等特区理念,创造了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对全国的现代化建设产生了带动、激励和促进作用;四是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经济建设取得巨大成就,各项社会事业全面进步,本市生产总值以年均35%左右的速度增长。”(《深圳特区报》2005年3月27 日)
    
    然而,梁湘及众多改革者,似乎最终无力逃避中国历史上的“改革者没有好结局”的命运。
    1981年的一个夏夜,国画大师刘海粟来到深圳,对梁湘真挚地说:“你梁湘在深圳特区率先推行市场经济、引进外资,搞好了也会有人说你走的是复辟资本主义道路,假如你把深圳搞糟了,更会有人说你复辟资本主义!反正一顶大帽子正等着你去戴哩!”梁湘答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为党立公问心无愧,我什么都不怕。千秋功罪,让后人来评说吧!”
    
    现在看来,刘海粟与梁湘都有先见之明。的确,无论梁湘怎么奋勇改革,结果总是“反正一顶大帽子正等着你去戴哩!”但梁湘的“千秋功罪,让后人来评说”的预言,也并非是空话——
    
    《深圳特区报》2005年3月27日的新闻综述就披露:新任深圳市委书记“李鸿忠表示,推进改革创新,在‘冲’、‘闯’、‘试’的过程中,可能会不那么准确,可能会犯错误,为此,个人是要作出牺牲的,这是一种损失。但从大局角度来说,敢闯敢试、改革创新,会为其他地方提供案例和借鉴,这是对国家、党的事业的一种贡献,是大贡献。对于我们特区的党员干部来说,尤其要培养一种‘工兵’意识和精神。工兵就是探雷挖雷,有牺牲的危险,但是要舍我其谁,主动积极敢于为党的事业牺牲奉献,敢人所不敢,先人之更先,只有这样,特区的改革创新大旗才会更加屹立不倒,更加鲜艳夺目。 ”
    
    试看这“深圳人重评梁湘”的阵阵热潮,九泉之下的梁湘,当可预言:“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为全国改革者大平反的这一天就要来到了!
    
    人心皆知,1989年9月14日,有关部门宣布“梁湘在海南工作期间犯有严重的以权谋私错误”,只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有些人要结束从经济体制改革走向政治体制改革的真正改革。梁湘的蒙冤,意味着真正的改革时代被强行终止,打开了“全党贪污,整体腐败”的闸门;而“深圳人重评梁湘”,预示着人们在痛定思痛,呼唤复兴真正的全面改革!
    
    今日中国能不能真正彻底遏制腐败,首先要看能否给从中央到地方一大批蒙冤的改革家、改革者彻底平反昭雪,由此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深圳能否建立“中国改革者墓园”,为梁湘立碑建墓——“深圳人重评梁湘”能否最终胜利,预示着中国向何处去。
    
    
    朱建国
    深圳龙华人民北路125#玉华花园玉永阁306# 邮编:518109
    电话(传真):0755-27746908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字数:8991 2005年 3 月29 日
    (3/29/2005 14:3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