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起真:从聂树斌被枉杀十年之久,再看沧州的两起特大杀人案
(博讯2005年3月30日)
    
    河北省鹿泉市鹿泉镇下聂村年仅21岁的聂树斌十年前涉嫌杀人,被石家庄市裕华公安分局严刑逼供为杀人犯残遭杀害,至到今年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了真凶才使这起冤案浮出水面,于是在大陆可谓称得上是“绵上添花”和“落井下石”的各路闻风而动的记者们,也齐聚石家庄采访这起在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的旷古其冤。
     (博讯 boxun.com)

    尽管有报道称办案的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的有关人员时至今日对此案讳莫如深,甚至采取搪塞和推诿的不负责的态度,除最初报道此案的河南商报报道之外,大陆官方媒体保持缄默,但是,有如此多的“无冕之王”关注此案,根据惯例,聂树斌案虽然不可能像孙志刚那样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至少也会给世界一个公开、公正的交待。
    
    在我们为枉杀的聂树斌的亡灵感到一丝的宽慰之时,却不能不为生存在大陆的十几亿的“国家主人”担忧和震惊!石家庄地区公安局是通过怎样的手段使一个无辜的百姓竞然承认自己杀人的?又是谁将一位青春绍华的年青人绑赴刑场枪毙,从而制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特大冤案?在公、检、法制造这起触目惊心的冤案运作过程中,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履行职责或提出疑义,阻止这起悚人听闻的冤案吗?连省城执法的所有政府官员的天良都丧失殆尽,那么“站起来的国家主人”又能够指望谁来为民作主?类似的悲剧又会在谁的身上重演?这样的悲剧又会在过去的岁月里发生了多少?倘若河南警方至今没有抓获真凶,那么聂树斌冤魂是不是还会寒风血雨中飘荡?
    
    也许有人会说,发生在河北省的这起将无辜的百姓枪杀的恶劣案件的过程中,不管是办案的公、检、法有关责任人,还是其朋友、亲属当中,如果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对此案提出疑义,向上级部门反映此案,也不会使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在暗箱操作中酿出今天令世界震惊、令每一位在大陆生存的人愤慨的悲剧发生。
    
    有这种可能,因为在我们这个十几亿人的泱泱大国之中,从中央到地方像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和一切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罪恶团体一样丧尽了天良的毕竟是少数。
    
    即使有人能够在人民的生命受到威胁,在邪恶势力即将要把“国家主人”的生命当作升官发财、加官晋爵的敲门砖之时挺身而出,不仅挽救受害人,也使执法犯法的恶警们避免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么这样为民请命的人是应该被当作英雄呢,还是会因在人民受难时挺身而出,阻止罪恶的事件的发生而遭到残酷的打击迫害?
    
    从基督教的伦理而论,一个人左手做的好事,不应该让右手知道。换言之,一个人如果诚心做好事,不应该故意张扬,让别人知道他所做的善事,才是真正的君子。
    
    不过,如果一个人左手做了好事没有让右手知道,而所做的善事不仅没有受到社会的肯定和表彰,却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当作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遭到长达近十年的残酷迫害,那又怎么解释呢?虽然这令世人齿冷,有悖于情理,天理难容的卑鄙勾当,甚至可能被误认为是哗众取宠、耸人听闻的恶劣事件至今还在延续着!既然如此,那么做好事而遭到残酷迫害的人是不是应该告诉右手,而且理直气壮的告诉全世界呢?
    
    沧州第一起特大杀人案
    
    96年在沧州市水月寺小区发生了一起特大杀人案,一对即将步入新婚殿堂的青年被残忍的杀害、肢解。案发六天后沧州电台、报纸、电视所有的媒体争相报道破获特大杀人案的消息,特别是沧州电视台全天候滚动播出被抓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王兰歧(电话0317-3045303)的近镜头。
    
    由于我(0317-3077580,0317-8950065小灵通)在房管局下属的单位出售公有商品楼房与特大杀人犯的犯罪嫌疑人相识,当我看到性情懦弱,为人真诚善良的王兰歧在屏幕上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狼狈像和经过我向有关人士仔细的调查、分析、推理,我断定这是一起冤案时,于是我在向省市政府部门反映未果的情况下,又立即用挂号信向有关部门反映,不久,此案终于得到上级部门的重视,沧州承办此案的有关公安机关在接到上级部门督办此案的指示之后,没有及时地释放无辜的人犯,(造成其母气绝身亡,其父精神严重失常,王兰歧兄弟二人于99年无罪释放,)新华公安分局却在98年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对我进行24小时监视居住。监视我的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竞然也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对我威胁利诱道:“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95年因我举报本单位所长被莫须有的罪名判处缓刑,法院扣的了我的上诉状),我与你们所长关系不错,与他姑爷关系也挺好,只要你不再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我可以马上恢复你的工作!”
    
    2001年2月2日北京召开两会期间前两天的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的电脑和我七张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十二盘软盘在关押我的时候扣押,共计十九张,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
    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凭证,这与土匪有什么曲别?以“颠复国家政权罪”对我实行刑拘后,多次向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遭到拒绝,于3月14日在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这也是第三次非常关押后押扣取保释放证的情况下释放。电脑和所扣东西至今未归还;
    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在2002年11月6日北京召开十六大的前两天又故伎重演,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将我刑事拘留。办案人员在关押时询问时严厉地谴责我为一名涉嫌杀人被关押数上的无辜百姓喊冤,我这才不禁使恍然大悟,原来我恪守做人的准则,左手做的善事没有告诉右手,也不肯张扬的好事竟然成为了“人民的保护神”迫害了我长达六七年的罪证,我之所以遭到公安的百般迫害,原来完全是因为我在98年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在沧州发生的一起杀人案所致!
    在这些将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甚至将其枪毙了也理直气壮的恶警眼里,如果我没有把他们将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关押了近三年的事实真相公诸于众,他们即使将王兰歧枪毙了也会像聂树斌冤案那样石沉大海、消失的无踪无迹;在他们的眼里,只要再将为民请命的人和敢于将他们的犯罪行为公诸于众的人蹂躏、迫害的噤若寒蝉,他们的罪行也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小而不了了之。
    对于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对我的一系列残酷迫害,我于2003年3月24日向沧州市公安局提出强烈抗议,并将抗议游行示威申请报告送达市公安局办公室054019警号。在24小小时没有得到公安局任何的答复后到沧州市委门前示威的当天,因我98年初向有关部门反映后99年无罪释放的王兰歧赶到我的家里,除对我在他蒙冤入狱期间向有关部门反映才得以无罪释放表示感谢之外,心有余悸的坦言遭到了公安人员的恫吓,公安人员威胁他说“如果你不阻止郭起真在到市委门前示威而引起领导重视和追究,在没有抓到真凶之前,我们随时可以将你收监入狱!”
    当我看到曾在死牢里关押了三年之久的王兰歧被公安老爷们惊吓的魂不附体样,我的心在泣血!王兰歧在我家一再的强调他想过几天安静日子,再也不想重提过去的事情,实在也惹不起那些公安老爷们,他还声称要高价地购买我在市委门前散发的游行示威的抗议传单,仿佛我的示威传单又会使他再陷黑牢,或给他带来了什么灾难,他甚至还警告我说:“他们还会折腾你!”是什么原因使曾对他大打出手,受尽了皮肉之苦,并给他扣上杀人犯的罪名而打入死牢关押三年,致使遭受牵连的胞弟的母亲气绝身亡,其父精神失常的人警畏的敬若神明,反而对为他的合法权益和生命两肋插刀,称得上是救命恩人的人却视如仇敌呢?有道是智者见而知之,圣者闻而知之,想必此中的奥妙无须在下在此赘述。
    且看他们是怎么样的折腾我!
    我爱人工作的单位经常受到公安的骚扰,致使我爱人被辞退,至今在家赋闲;公安到网吧散布我是法某功,沧州几乎所有的网吧都禁止我上网;公安到孩子学校骚扰,使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我用血和泪撰写而得到稿费支票被扣押;我的电子信箱和网页被关闭;IP被封;电脑上的资料和用血和泪撰写的文章形不翼而飞;公安经常的入室进行骚扰;非法的进行传唤;每逢重要领导人到沧就明目张胆的对我实行监控;2004年初法院又判处我向所举报的人陪礼道歉!
    从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在“天高皇帝远”地方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丧心病狂的“折腾”,无非就是像一位老者所言“他们就是想把置于死地呀!”为了达到这个罪恶目地他们妄图用一个个新的罪恶来掩盖过去的一个罪恶,可见邪恶势力的猖獗。
    沧州第二起特大杀人案
    去年我从一位网友那里得知沧州辖区的任邱市也发生了一起与王兰歧如出一辙的冤案,一位无辜的百姓(电话0317-224398崔洪涛,其母王金如),在监狱里关押了近十年,四次判处死刑至今没有结案。听到后我竞然没有接收在王兰歧冤案上的教训,立即与当事人联系,又在互联网上刊登出<哪个政府应该受到谴责?>呼吁全世界关注崔洪涛一案。
    岂料当天我就遭到两名公安人员的入宅骚扰,他们一边严厉地谴责我接收北京法制杂志记者的采访,还威胁“今后还会经常的进行骚扰”;中级人民法院同时也下达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从无辜的聂树斌十年前被当作杀人犯枪杀,到无辜的王兰歧被当作杀人犯关押了三年,虽没有像聂树斌那样命丧黄泉,但也酿成人命血案,引起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至到我向有关部门强烈的呼吁之后才无罪释放,至今却对我百般的迫害,再到被当作杀人犯关押了近十年之久,判处四次死刑的崔海涛,这足以令每一位生活在大陆的人,每一位珍爱生命的人毛骨悚然--每一位合法的公民随时都有可能被当作杀人犯关押入狱,甚至绑赴刑场执行枪决!这令全世界震惊的骇人听闻的惨案在大陆为什么司空见惯屡见不鲜?为什么将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的罪犯可以逍遥法外,而为民请命的人却要屡遭迫害而得不到政府部门的重视和关注?难道只有等到为王兰歧喊冤的人被迫害致死,等到崔洪涛成为聂树斌第二才能引起众多的“无冕之王”的蜂拥而来和政府部门的重视吗?
    
    当邪恶势力疯狂地残害百姓乱杀无辜的时候,你却袖手旁观听之任之,甚至麻木不仁幸灾乐祸,那么你的生命又值几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根:聂树斌、杨乃武、小白菜、千岛湖事件
  • 根源:聂树斌案最触目惊心的文字
  • 河北加紧调查聂树斌强奸杀人案 (图)
  • 河北省加紧调查引起广泛关注的聂树斌强奸杀人案
  • 中宣部紧急通知禁止报道聂树斌被错杀案
  • 聂树斌死刑案律师可能提出国家赔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