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孙丰:“政治”对胡锦涛来说还是盲概念
(博讯2005年3月28日)
    
    
       胡锦涛所以能提出“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坚持共产党的先进 (博讯 boxun.com)

    性”、“建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因他对社会、政治、政党、执政
    、和谐社会……等等这些社会学的基本词汇还是盲的。甚至我们敢于作的
    判定是:
    
      别看胡锦涛是十三亿人众的元首,其理性开发所处的水平还不足以达
    到理解“什么是懂,什么是不懂”。
    
      我们提出的这个问题,即“懂和不懂”是任何人天天都在重复运用着
    的,没有人肯甘心承认自己连“懂和不懂”都不懂,然而,事实却就是这
    样。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那被人们天天重复着的懂和不懂是借着真实的生
    活事件被给予我们的,是关于内容的,依附在对象上:像一说糖就知甜,
    一说醋就知酸,一说天旱就知缺水……这是对“糖、醋、水”这些实际对
    象的品质发生的懂,是感受力在经验,因而这仅是实际经验的懂和不懂。
    
      但“懂和不懂”还是我们说的话,是人类语言的单位、成份,是话就
    是表达思维的,是概念;是概念就得有被它反映的对象,而它自身却只是
    思维获得可能的形式、介体。概念能做为用来反映对象的思维代码,它的
    被创立才具有意义----做为用于思维的形式,概念当然就是知识。
    
      做为纯知识的“懂和不懂”是个什么意思?
    
      这却是胡锦涛从没去想,没将之作为一个问题来提出,思考过。因此
    他的意识就从未真正在普遍有效的意义上理解过懂和不懂。不只胡锦涛,
    邓小平、江泽民们,共产党高层里怕就没有人能就纯知识的懂和不懂有过
    思考。
    
      可是,实践的成败是由指导它的方针、路线的正确与否来支持的,而
    方针、路线得用语言才能组织和构造出来,因此,正确的方针、路线必须
    通过正确关系的语言连结来建立。为什么共产党正天声嘶力竭地“求真务
    实”,却走不出套话、空话、假话的怪圈?为什么共产党正天煞有介事地
    反腐败,腐败却能顶风盎然呢?这里的奥妙我们就来道它几分----
    
      就因为“共产党”这个名词,连同它的宗旨、目标、路线……就是套
    话、空话、假话,而且是最典型的套话、空话,就语言学的法则来说,它
    们可以做为单词,但就思维学来说,它们做为概念之被单记概念连接而成
    时,获得的新语义却是值得怀疑的,一个中心语被修饰后合成的新词其内
    部可以不含破绽,但它做为概念反映的对象却未必成立,它与外部也不一
    定不是矛盾……比如:共产党、共产主义。
    
      而做为社会事实的共产党对此却无从觉察,他们从来还未对自己借以
    形成所据依的概念做过知识学成立与否的求证。他们甚至从未怀疑过“共
    产主义”、“共产党”做为知识到底成不成立,可不可靠,含不含矛盾。
    
      他们只是顽固地在“干”,却不知“知”对“行(实践)”的意义----
    没有可靠的方针和路线,又怎么会有有效的实践?共产党甚至不知道人类
    离开了“知”是根本没有“行”的,人类必须通过知,依靠知,才能成功
    地去实践。人类成员的任何“行”都是用了“知”而后才发生的。因此正
    确的知是有效的行的不可或缺的前提。
    
      但是,人类并不是天然直接地拥有认知能力的,且认知也不是人类能
    力的唯一成份。人类是一种既能感受又能知觉,既离不了感受能力也离不
    了知觉能力的东西,并且是对着感受所提供的材料才来认知,才可能有认
    知,因而知觉、认识也以感受为前提。感受和知觉是我们能力中的两个不
    同职能,各司其职-- --感觉不能用来认知,知觉也不能用来感受,但是我
    们却不能在经验里将它们区分,它们却都得被经验。人们的日常理性多般
    不需要清楚地区分这两个过程,所以我们的经验是常常犯把感受当成知识
    的错误的----日常中似是而非,不懂却以为懂这类事情就常常发生。本文
    要阐明的就是----
    
      一、共产党并不知什么是共产党
    
      共产党就是共产党----这只是就着中国社会的诸现实指出一个事实,
    将它与背景的其他事实相区别,却并没有回答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现实。
    我们所以可能指控那些“已是”共产党的人(这里只区别出他们的身份)
    并不知什么是共产党(而这里却是在指出即使拥有“共产党员”这个身份
    ,也并不一定能明了共产主义是个什么原理)。加入共产党,只是接受一
    个约定,是意志的决定,这决定使他成为约定的一分子,但却并不意味着
    他们的认知能力已明了了什么是共产党,这个约定是什么性质,这一约定
    的性质与世界性质的关系;这一约定的性质做为道理在人类理性里的地位
    与关系:其自身有无矛盾和破绽?
    
      共产被称做主义是在纯粹知识的意义上,共产党是按照这个知识组织
    起来的集团,要把握或知觉到这是一个什么知识,就必须能把握和知觉什
    么是知道,即我们的意识能力里发生怎样的过程才意味着----是懂,不懂
    。
    
      所以要“知道”什么是政党,什么是共产党,就必须通过“什么是懂
    ,什么是知道”这个理性所必经的入口,门径。因此说把握到“什么是懂
    、什么是知道”乃是我们达到知觉可靠性,让行为摆脱盲目性的条件,是
    人类理性所以为理性,所以能理性所绕不过的必由路径。若连“什么是懂
    ,什么是不懂”都不懂,即便自己是共产党员,又怎么能知道共产、共产
    党是什么呢?
    
      山是山,水是水,狗是狗……可山不知自己是山,水也不知自己是水
    ,狗也不不知自己是狗,共产党不知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党,什么是
    共产党,这就一点也不奇怪。郭罗基老指责马克思主义者不懂马克思主义
    ,郭师的指责把他们抬的太高,共产党人连“什么是懂、什么是不懂”都
    不懂,又到哪去懂马克思主义呢?
    
      “什么是懂,什么是知道”的回答于社会的健康与生机是头等的重要
    ,因为社会的健康和活力是由理性的正确运用支持出来的,而理性的澄明
    只有批判精神才能提供,批判的意义是什么,不就是追求和促成----懂,
    知,理解吗!
    
      不就是只向懂、知、理解了的原理提供通行证,只对被理性规则确实
    证明为可靠的原则才发放进入实践领地的绿灯,不就是为了少犯错误吗?
    对任何要做的事情,将采取的步骤,都首先应完成对它的可靠性的求证,
    可靠就是它做为道理是否为真,是否没有破绽,是否不含矛盾。有人会说
    :懂即理解。
    
      我要回答他,这叫语义重复,等于没说。谁不知道懂就是理解,它们
    原本就是同一个概念。要对懂、不懂作出人人都无从拒绝的回答,就必须
    先回答:人类对哪一类问题,才有个懂或不懂的关系?
    
      因为人类不只有“懂或不懂”这一个能力,人类也不是只用“懂和不
    懂”来应对一切问题,且环境对象也不是只须要个“懂或不懂”。因为人
    类之存在在世界上是一回事,而我们之意识世界是另一回事。我们之在世
    界上,只表示世界事物与我们并立相对,它们做为对象能作用我们的感官
    ,通过剌激在我们的能力(人脑里)里留下痕迹(印象),使我们感受到
    它----这是意识的感受性,其关系是直接的----我们将之称为直观。
    
      但感受并不直接的就是知觉,那只是些可以被知觉的材料。我们之了
    解世界,并不是依靠感受而是仰仗知觉,被感受的东西要被知觉到,就得
    通过反映它的符号的介入,把剌激留下的印象套进符号里。但一通过介体
    或符号人与对象的关系就不再是直接的了。因而人是用“理”将那些间接
    符号给予“解”----“解”就是将间接的符号还原成直接的感受。因此,
    人类能力只有在对着介体或符号,也就是只有在间接联系条件下----才有
    个懂不懂的关系----若介体或符号不以一定的对象为支持,那它们不就什
    么也不是,什么意义也没有?因而说理解就是让感受力将符号还原成直观
    对象。懂或理解是指人不仅有一个反应对象的符号体系,且还能直观到符
    号体系所指的是些什么对象。
    
      所以说只有在面对知识的条件下,人才有个懂不懂的问题。可见,懂
    或不懂是人类心灵在认知上所达到的一种状态。
    
      一块糖、一瓶醋都是世界事实,即,是客观世界上的真实存在,叫它
    糖、醋,不叫它糖、醋,它都还是那同一个事实,名称是人为方便自己的
    理解而取的约定。可见,只有通过语言、文字把世界对象,也把心理事件
    都一一定名,世界事物、心理事件才可能被理解,从而人类才能发生行为
    。行为包含着认知,并依靠着认知,正确的知是有效的行的前提。
    
      人只有对概念、判断才有个懂不懂的关系;对事实却是个感没感受到
    的问题。
    
      眼睛的看是感觉,实际品尝也是感觉。这里的玄机是:概念仅是用来
    反映对象----并不直接就是对象,它只是我们为了能够知觉才成为必要,
    它不是对象本体-- --但所有事实对象却都是本体,被反映对象得通过概念
    才能被思维,概念是处在人与对象之间,是人把握对象的桥梁,与人的关
    系是间接的。
    
      人不直接发生认识,但却能直接发生感受,人得通过概念去认识,因
    而人若只有概念而不能感受它的对象,概念对于他就是空的、盲的,这样
    的话就是无意义的套话、空话,这样的话指导下的实践就是冲动、盲动,
    其后果就是从矛盾走向灾难,直到崩溃。
    
      实践上,世界和中国都出现了共产党----但不能说我们的民族理性已
    经达到了对共产做为知识的理解,特别是实际去组建共产党、领导共产党
    的那些人,并不一定懂得共产主义、共产党。但是一个政党业经组成,组
    建时懂不懂已不起作用,它的名称做为概念就以内函的能量在运行上发生
    作用。
    
      二、凡政党都是功能事实
    
      一个政党一经被建成,它立刻就从纯主观意志事实上升为具有世界性
    存在的客体事实----即做为有形态有性质的物质独立地存在在世界上,做
    为具有客观性的事实它就不再服从那创立它的意志,而改换门庭服从它实
    际具有的那些客观性质,它就与世界上的本源事实没有区别了。做为客观
    事实,它对所有人的理性所发生的是同等作用----我们都承认共产党是中
    国现实中的事实。但我们理性的经验性在这里犯了一个严重的忽略----在
    事实政党已具有的客观性面前,我们忘记了对它做来源上的考察:政党之
    能成为事实是由于人的意志----人心造出政党。尽管政党一经创成它就像
    天然事实一样取得了世界独立性,它根本不同于自然事实的是:一切自然
    事实都不能分割地属于创造它的力量,不需考虑是否会违反自然规律----
    因为它们就属于自然,属之于自然的东西能违抗自然的力律?
    
      但一切心灵创造的事实之能够成为事实,依据着的只是人的意志----
    人是否实际地去创立过它。可见,政党的被创成根本不遵守规律。
    
      世界上没有的事物,当然不会有关于它的规律,只有到它存在了才有
    对于它的规律。所以,政党的实际建立并没有严格的必然性。建党者所提
    出的约定合不合法都不影响政党被建成----义和拳不是建成了吗?恐怖主
    义组织不只是建成了,而且还正威胁着世界的和平?还有黑社会组织,他
    们的约定是公开的反人性,可也能建成。所以----政党能不能被建成,只
    依赖意志和行动,不问意志的正邪善恶。
    
      但政党有无前途所依赖的却是合法性----用做约定的宗旨符不符合自
    然必然性----因为整个世界(人也是世界事实)都是按照自然的不变律发
    展着,只有把一个由人创立的原则纳入无所不在的自然律之中才谈得上它
    有无“前途”----它能不能被自然律所包含和容纳,即它能不能在自然怀
    抱里如鱼得水,事物在遵守它时不至于遇到来自自然力的妨碍,事物在服
    从自然力时也不至于受它的阻挠。所以“政党有无前途”所说就不只是它
    能否被建成,而是它在未然时空中能否不陷于矛盾,它的原理是否就是自
    然原则之本身,它是否能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衰。就是说政党应该合法。
    合什么标准是合法呢?合事物的源头,事物归属于什么力量,就合于那个
    力量。
    
      叙述到此,我们遇上了政党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政党之对社会发
    生作用,那作用力是事物的一种什么性质?这是社会学特别是政党研究长
    期忽略的。
    
      本节以上的论述把政党指认为意志事实,这是就着它的事实性说的,
    可是批判哲学还告诉我们:促成我们思维的概念,有些是因为我们对它们
    有所感受;还有些不是由于我们的感受----像事物的空间性,就不依赖于
    我们的经验:无论说到什么,听者虽从未实际见过那东西,但你立刻也会
    有“它是个什么样子(形状)”这个反应。它什么样,就是事物的形态----
    事物具有形态就是它的空间性。空间性是事物之做为事物就具有的,是决
    不能相反的----这不是因为我们能够面对它,不面对它也这样。且人一想
    到事物就不能不想到它的空间性,反映事物的空间性的概念就是先天的,
    我们称之为先于经验的概念。
    
      政党之成为社会的实际事实不是先天的,而是人的创建。但是,人的
    存在必然地要导致出政党,社会发展到一定的文明阶段必将成为政党社会----
    政党就成为社会健康和生机的桥粱----这不是意志的结果,这个趋势是必
    然的,不能摆脱,不可抗拒的。因此,党、政党是先天概念,它们之成为
    社会事实,不是因为人的愿望。
    
      那就是党或政党做为社会事实的必然出现并不是主观的选择----一般
    意义的党或政党是先验概念,而任何一个实际政党,不论民主党还是共和
    党,民进党还是共产党都是先验综和概念,其中的宗旨部分:民主或共和
    ,民进或共产,即那个用于约定的成分,是人主观的要求,人的意志选择
    。政党之间的区别,彼此能够独立开来,完全由它的主观部分来决定。
    
      任何政党的中心语都是同一个“党”字,它所含的性质永恒不变,无
    论一个党的立志多么远大,或多么狭隘,支撑起它们的都是这同一个“党
    ”字----具有统一内部和对峙外部,其存在造成社会的宏观平衡的人际集
    团。可见政党乃是绝对的先验概念。
    
      完成这样一种分析,对现实有什么意义吗?意义太大了!它就是本节
    的命题所标示出的思想---政党是功能事实。人人都承认政党具有作用力,
    特别是其形像并不像江泽民那么一副无赖流氓态的新贵胡锦涛,他要不觉
    察到到政党具有能量,他怎么会想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这种对策
    呢?可见他感受到政党的这种能量。但如果他的理性达到思辩训练,洞悉
    这种能量是统一在它的事实性上的,是同一事实的两个面,他又怎么会以
    这种伪命题来充做路线呢?只有他的感受力感觉到政党具有的作用力,并
    且他又不对这种力量与政党关系作求证,只机械地承认政党具有作用力,
    不问作用力是哪里来的,怎么来的。他才能把它看成有强有弱的,既可以
    从外部减弱又可加补充,这样在面对他的党的危机的条件时,他的第一反
    应才是救党。
    
      如果他知道求证他们党与时代环境的关系,时代和世界的环境里到底
    需要什么性质的政党?自己的党具不具备这些性质,能不能具备这些性质
    ?究竟是政党所存在的环境是本,还是一个实际的政党是本?他该救的是
    什么?
    
      由于胡锦涛并没就这些做出思维,他才只想到去刻他们的党舟,而不
    问剑丢在江还是在湖还是在陆。“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就是无的放矢。如
    果胡锦涛能明白了政党是机体,那么“能量”就是机体之所必有----有机
    就有能;且是什么样的机就必有什么样的能,共产党所陷于的危机就是它
    在善恶正邪上的性质所决定,而不是它在量上的大小强弱。
    
      胡锦涛这种刻舟法,不只是求不来剑,还将更加损伤我们的存在所共
    同依赖的这个物质背景。
    
      听在下一句吧:共产党缺的是合法性,而非能力的多少和强弱。只有
    用合法性的政党代替不合法的共产党。并从执政改弦易辙到只为促成政权
    程序的合法性上来。
    
      不存在牺牲整体环境来成全非法政党这种可能。“加强党的执政能力
    ”的错误本质是让整体服从局部。所以下一节我们就来研什么是机能?机
    与能的关系,中国共产党是个什么样的机?对于它所在其上的背景来说是
    能力不足呢还是它做为政党的性质不法呢?并且顺便来领略一下在赵紫阳
    老人那里的懂与不懂,用以比较胡锦涛。然后来认识共产党所陷于的危机
    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回答:出路只能属于什么----是属于社会还是社会里
    的某一局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保华:威胁台湾人民 胡锦涛难解套
  • 史正平:欧盟中止对华武器解禁,是对胡锦涛的当头棒喝!
  • 郭国汀否认参与“不同意胡锦涛先生三权集于一身”的签名活动
  • 质疑胡锦涛的“四个不……”/李任科
  • 史正平:历史再次考验胡锦涛的政治智慧
  • 史正平:胡锦涛、李肇星对台、对日,两种政策,一幅汉奸嘴脸!
  • 梁京:对胡锦涛政治智慧的一次考验
  • 胡锦涛颠覆了董建华/凌锋
  • :截访背后的黑手就是胡锦涛
  • 史正平:胡锦涛真是一个“政治大傻帽”!
  • 林保华:胡锦涛的「四不」绝不认真
  • 真的什么都可以谈吗?——试问胡锦涛/老康
  • 海外人士分析胡锦涛为政
  • 古德明:胡锦涛画虎
  • 信天游人:三月人大胡锦涛接不了棒怎么办?
  • 胡锦涛不是戈尔巴乔夫 续“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 史正平:江泽民腐败,胡锦涛无能!
  • 张伟国:胡锦涛隔代继承王明衣钵
  • 钟国忍:草包胡锦涛,倒霉黄金高
  • 胡锦涛寄希望民进党,叫停国共合作
  • 赖斯和胡锦涛谈话记录(图)
  • 胡锦涛时代:是否成为核心的悬念
  • 王金波父亲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 胡锦涛高票当选 传江泽民行动迟缓缺席大会
  • 胡锦涛会见军代表,只字不提反分裂法(图)
  • 中国学者律师谈胡锦涛任军委主席
  • 中国学者律师谈胡锦涛任军委主席
  • 胡锦涛“当选”国家军委主席(图)
  • 王蒙猛批历史剧“拍御马”知识界跟胡锦涛愈走愈远?(图)
  • 胡锦涛派密使赴台探陈水扁口风!
  • 台湾学者认为胡锦涛无意在任内谈统一/杨开煌
  • 胡锦涛热情拥抱绿色台商(图)
  • 克林顿访问北京 胡锦涛、江泽民分别宴请
  • 李源潮将成胡锦涛接班人?
  • 胡锦涛打破了外界希望(图)
  • 矿难重创李克强——胡锦涛接班人仕途攸关?(图)
  • 新华社:胡锦涛强调扎实做好工作大力促进社会和谐团结(图)
  • 胡锦涛大力培养团派“四大金刚”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