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智晟:贪官是暴露一个处理一个
(博讯2005年3月25日)
    
    
     据《北京法制晚报》迅,北京贪官(原北京市交通局付局长、首发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毕玉玺因贪行暴露被拿下。该案发再次证明,贪官贪行实在已暴露者将有被拿下的风险,足令众多贪行未被暴露的贪官引以戒。 (博讯 boxun.com)

    
    “贪污腐败分子,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决不手软”。这句官话对中国公民而言可谓是耳熟能详,但却没有多少人会信它的真实价值。贪官“发现一个处理一个”,从来就未成为规律,倒是省部级以下,又无与省部级以上官员存在有特殊关系(或亲缘关联、或贪行关联)的贪官,是暴露一个处理一个,几成规律。
    
    在中国,官员因贪行败露而入狱者众,做官亦成了一种风险极高的行当,实仍“当今世界殊”。人们常以“害人害已”来讥讽某种选择或安排的不明知及愚蠢。当下中国,官界的公权私受及与现代文明价值完全相悖的权力运行、权力监督机制即突显之害人害已的一面。权力控制集团之所以迷恋此等荒蛮的机制并决心持之以恒,盖因这种机制之“害人”与“害已”的运行规律有别,害人是绝对的,而害已则是相对的,或者是极具偶然性。诸如新近被判处死刑的陕西咸阳市秦都区反贪局原局长陈平案,长期特权思想的浸淫,终致其恶劣人性的澎涨及选择的扭曲,其因杀戮妻子涉案,最终被暴露出其贪脏2000多万元。反贪局局长,多具鲜活的讽刺意义,其在未残忍杀戮其妻之前,与他的名字有联系者除局座雅称外,什么反贪战线标兵、廉政标兵、党的好干部,党和人民可以信赖的好干部的称谓一个也不会少。杀妻案案发,使他的名字与贪脏2000多万元的恶劣蛀虫联系在一起,成了又一名因偶然暴露而被拿下的贪官。
    
    笔者作为一名执业律师,近年来参与了多起因贪行暴露而获罪贪官的辩护,其中也参与多起位高权重者获刑前的辩护。在为因贪行败露而获罪高官的辩护生涯初始,每每面对身陷牢狱,曾经不可一世的贪官时,常会有一丝“我们的反腐机制也在自觉地发挥著作用”的认识。几年下来,所谓实践出真知,几乎所有的腐败案件,其内在规律无不表现为,是在局域范围内,代表两种或者是多种利益势力的腐败集团内部斗争运动的结果。无不表现为,为了争权夺利,一个腐败门庭内的不同腐败分子之间,长时间、公开地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一般的情势是,若斗争各方的背后均有更有力量的腐败同盟军张目,则双方势均力敌,各不同利益势力的腐败分子在长期的斗争中共存,成了权力运动领域的常有生态。此等情形下,一般不会有被拿下的腐败分子,他们决不会愚蠢至同归于尽。有腐败分子被拿下的情形一般表现为,双方斗争力量偶然失衡,斗胜的腐败分子,将败下阵来的腐败分子投入监狱,予严刑峻法伺候,而斗胜一方的腐败分子则成了反腐英雄,所谓胜者为王。为胜者的腐败分子,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横行一方,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般能较持久地跋扈无阻、贪行无阻。根据我这几年实践中认识的规律是,为胜者的腐败势力,对文明社会及国家规则更具破坏力,这种势力阵营中的规律是,一般有一个副省级贪官为总座,阵营中必有公、检、法主要负责人为骨干力量。最显著的例证有如海南海纺集团腐败案,连控方的《起诉意见书》中都用的竟是“根据吴某某付省长的指示”,而不是根据中国的什么法律对原董事长李庆普予追诉。我在参与案件调查时发现,将李庆普投入监狱后任董事长的王军文、刘莲莲,对国有资产的贪占情势令人触目惊心,与被交付审判的李庆普相比,实实乃大巫之与小巫之别。办案过程中的许多不可思议均公开地存在,诸如,所有王、刘、李共同参与的公款私分的问题,均公然作了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处理,李的所有所得均按贪污罪处罚,而王、刘人等的所得则按违纪款处理。李的案件由于涉及个人隐私(奸淫幼女),据法不能公开开庭审理,但王、刘却能在审判庭的隔壁雅间,通过闭路电视与法院领导谈笑中共赏庭审全况。对李庆普提供的,王、刘二人在海纺集团股票发行过程中,通过租、买农民的几百张身份证,以购买本单位的原始股的原始证据,对海南省上至付省长秘书,下至派出所所长一干数百人,接受王、刘二人“赠送”原始股的原始证据,以及王、刘二人与李庆普,共同在美国期间私分200万美元的证据,面对我们的举报(实际上办理案件的检方人员比我们掌握的更详细),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及个人敢出来调查此事。我当时在法庭上预言,王、刘二人最迟不会超出三年,即会向李庆普一样面临灾难。这并不是建立在我对这个社会反腐机制价值的自信,实在是因为他们已嚣张至忘乎所以。去年年底,有人告诉我,王、刘二人被“双规”的消息时,我还是有点惊诧,因为,王军文是不能被交付审判的,否则,海南省的政权基础将被架空,王竟为一个庞大贪行势力中的一员。果然不出所料,不几日,传来王军文出逃无法归案的信息,一切尽在情理之中。
    
    海纺集团的两届班子尽作鸟兽散,是这种体制毒害官员自身的明显例证。
    
    这种权力运作体制,不仅仅常使贪行被暴露的官员失去自由、甚至是丧命,它的另一面沉重,则是它实际上在毒害官员的人性及思想,使官员没有了思想乃至人性。诸如前面谈到的北京贪官毕玉玺,他在《北京法制晚报》上有个《忏悔书》,读来让人饭喷,他说他之所以有今天(配有一张他裂着大嘴哭的玉照)是因为:1、长期以来不认真学习,特别是党的基本理论和党纪国法;2、是长期不接受监督,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极力放纵自己;3、唯我独行的工作作风,工作上有些成就就妄自尊大,工作方法上往往独断专行;4、是思想赖惰,工作上讨价还价……;5、……利欲熏心的睹徒心理。这个《忏悔书》唯一让人们明白了的是,毕玉玺在位时是一个无赖、恶棍。这种忏悔者,已尚未清醒,何以醒世。大话、空话、假话是《忏悔书》的主调。但在他们的一面,这似乎又没有什么错误,这是他们成为党和人民的干部后的全部话语生态。诸如长期不认真学习,肯定是假话,甚至有点冤枉自己,党的干部,一年中至少有三百多天是在学习高潮中度日已为妇幼尽知。不认真学习即能变成贪心恶棍,这直接就是天方夜谭。至于说长期不能接受监督、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应该是一句客观上的实话,但他却认为这是他个人的主观错误,这是一个最后的无知认识。这里的恶症实在在于,你“长期不能接受监督”,是因为根本就没有监督。符合文明价值的监督机制岂能由被监督者的主观喜好来取舍,而对毕玉玺们的监督机制却完全取决于他们的主观喜好。这在眼下这种官员群体对道德、对文明价值毫无敬畏的情势下,这种监督机制是完全犹若予瞎子点灯之效。
    
    一种体制的科学及文明价值,在于其对官员及公民身心安全的保证,权力的运作常使数以千万计的公民被拖入上访、状告及冤狱等身心皆苦的人间炼狱。而官员本身每年数以十万计者,因愚蠢的贪行被暴露或被刑罚入监狱,或被处决入地狱,暂未入狱者,亦均处在公民仇恨的包围之中,这实实在在值得一切对国家有责任者的思虑。
    
    2005年3月20日于北京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贪官外逃带走的不只是金钱!
  • 我为贪官作“十辩”
  • 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毛主席如何整治贪官污吏?
  • 贪官爱国论
  • 何清涟:一纸为贪官放行的“财产自由转移令”
  • 何清涟:一纸为贪官放行的“财产自由转移令”
  • 傅国涌:贪官何以成“明星”?
  • 深圳市李家父女违背官场潜规则自曝贪官家底的丑闻!
  • 其实贪官也是“好人”!! !!
  • 追缉成功外逃贪官所需要的费用很高昂
  • 驳贪污有功,拨贪官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轮
  • 田晓明:中共的敌人是中共贪官的救星
  • 贪官是俺的好兄弟
  • 胡祈短评:腐败的华夏政府反贪官是贼喊捉贼等6篇
  • 老田:我其实最愿意为贪官作想
  • 保钓:中国贪官向日本勒索金钱的一张牌
  • 胡祈:皇帝是理所当然的总贪官
  • 唐柏桥:贪官们的末日快到了
  • 自由是最好的:从王怀忠程维高谈礼品回收业繁荣就是代表广大贪官利益
  • 外逃7年的贪官杨忠万一审被判刑十年
  • 中国贪官外逃“洗钱”问题严重
  • 中国去年抓获614名外逃贪官
  • 专家分析中国贪官携款外逃问题
  • 中国贪官外逃资产转移三大途径
  • 贪官某厅长公子的洛杉矶生活
  • 外逃贪官哪最多? 银行电力建设行业委员互"揭短"
  • 外逃贪官哪最多? 银行电力建设互“揭短”
  • 豪赌贪官李树彪挪用1.2亿元住房公积金真相披露 (图)
  • 美联邦调查局高官称美会遣返所有中国外逃贪官
  • 外逃贪官杨秀珠在美国购置多处房产坐收房租(图)
  • 重庆贪官挪用千万公款赴境外豪赌
  • 贪官疑歛财千万刑期也是五年 专家指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存漏洞
  • 中国外逃资金七百亿 追捕贪官阻力大
  • 2004年贪官外逃、失踪、自杀情况通报
  • 2004年海南共有10名厅级贪官落马
  • 从湖南岳阳护照批发案看贪官外逃风潮
  • 200个贪官案例:141个用同一途径捞钱
  • 中国贪官新时尚——“越境赌博”(图)
  • 贪官为什么需要有个圈子呢
  • 贪官用品咋就这么香
  • 请贪官污吏留给我们一点活命钱吧!
  • 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许以穆:司法系统大贪官第一人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河南贪官的狱中生活:外面做官,里面还是官
  • 贪官为何喜欢“三讲”
  • 贪官敛财 待遣叁无女子遭转卖做妓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