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没有水木,只有黄沙----悼念水木清华BBS
(博讯2005年3月20日)
    一个电脑网络系统被病毒攻陷的标志就是这个系统瘫痪了。根据这个定义我们可以说:水木清华BBS和北大的一塌糊涂是被“自由主义病毒”攻陷的,水木清华丧失了大部分功能,一塌糊涂则关门歇菜。有人会说:水木清华BBS和一塌糊涂是被官方封了,这跟“自由主义病毒”没关系。可是没有“自由主义病毒”在水木清华和一塌糊涂游荡,官方就不会封杀那两个地方,所以那两个网络系统一个瘫痪、一个部分瘫痪,这跟“自由主义病毒”还是有关系的。哈哈,自由主义胜利了!虽然这样的叫嚷有点儿阿Q的味道,但是这样的叫嚷也许对恢复自由主义者的心理平衡会有一点小小的帮助。

    专制者总是围剿自由主义,不给它阳光、不给它水、不给它地盘儿,眼见着自由主义好象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周围的世界到处充斥着强硬的命令、残酷的打压、以及绵延不绝的劝说,这使人们不能坚持自己的立场、不能有自己的爱好,一个人要想活着,那就要听大大小小的统制者的话,做一个顺民,目光呆滞、形容枯槁。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一个英武的统治者领着这样一群傻帽儿溜溜达达到也没什么,因为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没有老虎在后面追赶,猴子即使缺两条腿也没有生命危险。在一个开放的环境里,猴子没有本事就危险了,老虎来了、鹰来了、蛇来了,在这样一个强手如云的环境里,猴子继续衰萎下去就会面临生存危机。

     中国古代就是处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那时人们衰一些确实没什么太大的危险,游牧民族的文化落后,他们不能吞并中华文化;穆斯林、基督徒离中华远着那,根本就没什么威胁;所以古代的衰人们有理由在英明皇上的领导下稀里糊涂地混下去。在开放的环境里,衰人们没一天好日子过,大清朝后期的历史就是一个衰人受难的历史。现在人们的状态并未彻底摆脱衰萎,因为管制没有消除;父母的管制,教师、校长的管制,官员、老板的管制,这些管制无处不在,他们束缚着人们的心灵、思想和手脚;在这样的管制里,人们能不衰萎吗?水木清华BBS的大部分功能被废除就是管制的最新一次发作。那些依靠网络的人们该受苦了,他们不会在线上再找到“亲热得你死我活的朋友”了。他们不会在网络里熟识了一个女孩儿,然后再跟这个女孩儿进入婚姻殿堂。他们再也不会在BBS上呼风唤雨、装神弄鬼、指点江山、抒情写意了。没有网络,他们到哪里去逃避现实中的无趣? (博讯 boxun.com)

    管制使人麻木、无能、听话。一国之君愿意领导这样一些麻木、无能、听话的人,理由有二,一、皇上给他们什么他们就要什么,他们从来就没有自己的要求;二、无能的人对小心眼的皇帝也不构成威胁。跟这些衰人在一起,皇帝可以随心所欲、高枕无忧了。前面已经说了,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人们衰萎一些并无大害;在开放的环境里,人们仍然麻木、无能就很危险了,因为这样的人竞争不过外来的强悍的人,总不能让英明的皇上事事操心吧。这时皇帝也犯难,让人们变得生龙活虎,皇上担心,这些人会不会夺取自己的江山?让人们继续衰萎下去皇上也担心,这些人竞争不过外来的强者,最后皇上的地位就会稳固吗?让人们强不行、衰也不行,苍天啊,你怎么就不给皇上指一条光明大道?

    水是自由的,没有什么东西能拦住水的去向。木是自由的,在巨大的空间里,它可以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没有水木,就没有世界的清华,没有水木,剩下的就是黄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共产党不要学习五十九年前的国民党
  • 田晓明:程晓晴案观感
  • 田晓明:如何使矿工从地狱中上来?
  • 田晓明:中国人权人事变动引起的两点思考
  • 田晓明:好人受难——评张林和林牧近期的遭遇
  • 田晓明:令人感到意外的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
  • 向冒着炮火参加选举的伊拉克人致敬/田晓明
  • 田晓明:花开花谢,紫阳不落
  • 田晓明:儿童读经是一条人生歧路
  • 田晓明:教师教师,越教越失
  • 田晓明:从“耐克”广告事件看中国人的媚和虚
  • 田晓明:关注王光泽、叶国柱的权利
  • 田晓明:毛泽东都不行,你能行?
  • 田晓明:让宪政的精神来指导足球联赛的改革
  • 田晓明:解读万州事件
  • 田晓明:示威的工人该不该被拘押
  • 田晓明:足球联赛、股市和虚拟炸弹
  • 田晓明:要争取吃饭的权利
  • 田晓明:中共的敌人是中共贪官的救星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