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庆海:青年的冤死与文化的恶习
(博讯2005年3月18日)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据3月15日《新京报》报道,今年1月18日,河南荥阳警方抓获一名可疑男子,经审讯,该男子交代了曾在河北广平等地奸杀4名妇女的犯罪事实。1月19日,河北广平警方将这个名叫王书金的男子押回,之后押解其到石家庄市郊区作案现场指认时,却从受害者同事口中得知,王书金交待所犯下的凶案,案发当年已被当地警方侦破,该案人犯聂树斌 10年前已被执行了死刑,执行死刑时不到21岁。 (博讯 boxun.com)

    
    不用再看别的,只这100多个字,我们就可以知道,又发现了一个被冤枉的人,而且是一个含冤而死的人。这使我想起近几年发生的另两起大冤案,即杜陪武和李久明的冤案。他们的冤案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而造就的——刑讯逼供(杜和李的案子中存在刑讯逼供已是事实,聂的案子是否有刑讯逼供还没有报道,但相信如果没有刑讯逼供的话,聂又如何会自诬有罪呢?),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被发现的——真正的案犯意外被逮捕并供认。所以,如果说这样的冤案是一个意外,那么我们不能不怀疑为什么“意外”会如 此之多?
    
    此案公布后,引起中国网民的极大关注,几天来,国内各论坛有大量评论此一事件的贴 子,各报也有许多评论文章直指有关部门因为“命案必破”的混帐逻辑而草菅人命,与谋杀无异。然而笔者以为,此类事件的屡有发生,说明不是单单因为某些部门的混帐、或者某些工作人员的混帐而形成的,而是有很深刻的文化背景,是中国文化中的恶习决定了此类事件的必然存在。
    
    比如,你走遍中国所有的看守所,会听到一个同样的说法:“大风刮进来的,也要在这 里面住上三个月。”又比如你如果有哪天进了看守所,即使你只被关了几天便被放出来,而且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去的,你在你周围人的眼中也已是一个罪人了。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好人如何能进那里面去?这是对于那些仅仅被指控有罪的人而言的,已经是很有人情味的了。至于对那些已被法律认定有罪的人、那些正在服刑的人,国人的冷漠就更有残酷的味道。比如有这样一件事,即被判死缓和无期徒刑的人,在改判有期徒刑后,他在看守所时的羁押期是不被包括在改判之后的期限之内的。而现实的情况是,在中国这个极不重视犯罪嫌疑人权利的环境下,从侦查到审查、再到审判这样一个过程其实很没有什么规定可言,这也就造成了中国现实中存在的极为普遍的超期羁押问题。有的人在看守所里一住就是3年、5年,甚至10年、20年。比如我在沧县看守所被羁押时,同所便有4个羁押期已有7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而在我到了石家庄北郊监狱服刑时,又见到一个从17岁时便被羁押,羁押十多年后才被判无期到监狱服刑的小伙子。于是,我们便会在中国的服刑人员中发现大量这样的例子:两个同时被捕的人,一个在羁押1 年后便被判无期徒刑入狱,一个则是在羁押5年或更多年后被判无期徒刑入狱。我们假定他们都是根据有关规定入狱两年后改判成有期徒刑18年,但后者因为他的羁押期比前者多出4年,所以无论他如何忏悔,如何“改造”,他注定要比前者在监狱中多住上4 年。这公平吗?这合理吗?但又有谁来为此而呼吁呢?中国的人大代表中有人去了解这一情况吗?中国的“全国人大”会为此而通过某一项议案吗?中国社会中的变通人们如果知道了这个不平等的规定会认为应该修改吗?就前两者来说,以我服刑4年的经历,根本就没有发现哪个人大代表去找服刑人员了解情况,而后者关于普通人的关心问题,我也很为之怀疑。为什么?是因为人们在个人意识中已确定他们——那些服刑的人不是好人,或者还可以说,在人们的潜意识中已不把他们当作人!所以,人们已根本不屑于 考虑他们的权益!
    
    所有中国人应该意识到这样一种意识是不人道的、是危险的。人们应该承认,无论是被 控犯罪的人也好、已被判刑的人也好,他们都应拥有最基本的人权。他们自己有权维护自己的权益,社会也有义务维护他们的权益。比如媒体,他们应随时跟踪并公正报道一切案件的侦查审理过程,而非只是充当公、检、法部门立功受奖的吹鼓手。有人说,制度象空气一样,每个人都不能免除它的影响。我想,文化更象空气一样,每个人更无法免除它的影响。不要认为我们可以置身事外,如果我们不能在这样的问题上有所反省, 也许下一个被冤杀的人正是我们自己。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居中国
    ──《观察》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国汀冤案: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刘晓波
  • 郭起真十一年冤案情况最新通报
  •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 傅国涌:他曾为曹海鑫冤案呼号
  • 刘晓波: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 郑贻春:胡风冤案启示录
  • 田牧:敦促中共政府早日平反"六四"冤案
  • 刘晓波:郑恩宠冤案:霓虹灯下的罪恶
  • 晨海:回顾胡曼莉冤案 ——垄断的媒件,纠正不了媒体的 黑暗
  • 评复旦博士冤案:“新闻寻租”是媒体本义的蜕变
  • 王怡:废除中共政法委的非法权力──从兰海冤案看司法受制于党治
  • 茉莉:为西藏民族献祭的象征--阿安扎西冤案的严重后果
  • 彭小明:汉字命运忧思录——读《昭雪汉字百年冤案》
  • 张志新冤案当初是逐步披露的
  • 十年前冤案恨错难返 死刑拷问中国司法公正
  • 黑龙江书记批示重查朱胜文冤案
  • 安徽砀山:检察官索款200万遭拒绝捏造冤案 (图)
  • 中共早期一桩旷世冤案:六七千人遭酷刑后被处决
  •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责任人于晓北未受处罚 反升黑龙江出版总社副社长
  • 新规定出台 南方都市报冤案平反露转机
  • 《名人》记者冤案引起网络公愤和高层关注 刘淇批示严查
  • 中国五大律师冤案现状及走向
  • 普通公民拥有警官证 以势压人蓄意制造冤案——《名人》杂志黑幕
  •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中国传媒资本史最肮脏的一页
  •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中国传媒资本经营最肮脏的一页
  • 部分“六四”后被通缉的学生领袖就张铭冤案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
  • 黑恶势力介入传媒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黑幕重重触目惊心
  • 全国政协委员大造冤案、公安局是首富马明哲私家经营吗?(图)
  • 工讯:追讨工资却被判刑-------《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吁
  • 安徽一起编造的“全家黑社会”冤案
  • 宝马案法院“冤案”多 “老大”杀人只判两年半
  • 海南高院对“10年冤案”受害者作出国家赔偿
  • 4.30沪杭高速公路特大交通事故涉交警制造冤案(图)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纪律检查委员会作人员揭发一起政治冤案!! 涉及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
  • 复旦博士冤案之全面解读版(图)
  • 世界最大的李奇观特务案,是一起沾满血泪和冤魂的世纪大冤案
  • 读者批评博讯「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的说法不实际
  •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 「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儿被枪杀上诉无门(图)
  • 冤枉无辜, 包庇犯罪, 国际都市上海竟然发生国际冤案:一个被称为“蛀虫”的回国留学生呼吁司法公正
  • 请全世界正义人士关注陕西西安陈光荣冤案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屈死蒙冤案 倍受关注【博讯特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