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流星雨:女博士后徐霞 如何遭遇牢狱之灾?
(博讯2005年3月17日)

上海交大女博士后徐霞 如何遭遇牢狱之灾?──徐霞其人其事之四 “没有任何询问,没有任何笔录,没有经过任何手续,直接关进大牢。”徐霞如此对媒体说。 徐霞在美国坐牢了吗?没有。她只是因为被控“非法入侵”而被依法拘留(Detained)了二十余小时。徐霞坐的不是牢,只是警方的临时拘押场所。

    徐霞的“不经审判直接打入大牢”的说法不仅蒙蔽了不少读者,也迷惑了一些所谓的法律专家学者。

     徐霞因被控“非法入侵”而遭强制驱逐,所以现场警察有更多的PAPER WORK要做,也由于徐霞声称她被殴打伤害,所以现场警察需要做更多的问讯调查,以至对那名涉及的店方工作人员再次问话就长达一个小时。这就是徐霞被关入警车两三小时的原因。 (博讯 boxun.com)

    徐霞在警车里再次声称受伤并要求去医院,所以警察带徐霞来到皇后医疗中心。由于徐霞的情况不属于EMERGENCY,所以医生只是按常规作了简单检查。而徐在医院又大喊大叫,要求做法医鉴定(Check in law)。医生只能对她说:“不,我不能给你做(No,I can't do it for you),”因为那名医生不是法医。在现场的警察也对徐霞说“不(No)”,因为检查徐霞的那位医生的检查记录本身就具有法律效力。徐霞的这种情况,根本用不着法医出场。法盲的徐霞如果不信,可去问问赵燕及她的代理人纽约李根律师事务所中国顾问孙澜涛先生,至今有没有法医来给赵燕做过鉴定?

    徐霞在医院里再次拒绝付费还大声叫喊,理所当然地被看成无理取闹。徐霞被带往警局的临时拘押场所,也就是徐霞所称的没有铁栏杆,四面墙壁又开着空调吹冷气的房间里。就像中国一样,搜身检查是例行的程序,但徐霞拒绝配合,自认为有理而大吵大闹,因而被女警强制执行。脱鞋,脱袜甚至脱衣检查并暂时扣留可用于自伤自残的物品当属正常作业。至于徐霞所称女警扒了她的贴身内裤的说法,有待考证,虽然检察官已表示监控录影没有显示徐霞受到了不当对待。不过22日徐霞在新浪网访谈时没有再次提出这一指控。

    徐霞说:“我要告美国警察局对我的虐待。反正不管怎么样,也许在监狱里面的行为没有人看见,但是关牢这个动作和戴手铐这个动作,我认为是赖不掉的,我也希望外交部能支持我告美国警察局。是直接让你坐牢,没经过审判,在美国如果是坐牢,一定要有逮捕证才可以戴手铐坐牢,这个都没有做,直接就把我关牢。”法盲博士后徐霞却不知道仅仅是戴手铐和关“牢”的动作是告不了美国警察局虐待的,犯罪嫌疑人不是一定非要先有逮捕证才能戴手铐的。对徐霞的“铐”和“关”,警方皆有合法依据的。要控告虐待,关键是“牢””里面的警察是否真的象徐霞所指控的那样扒了她的贴身内裤并有意用冷气却吹得她走不了路喝不了水。很不幸的是监所里是有摄像机监控的,徐霞或许可以对媒体乱说,到了法庭就不一样了。

    徐霞因被控“非法入侵”的刑事犯罪而被当场拘捕,又由于“非法入侵”属于一项轻罪,在履行适当手续下可以自我保释。所以第二天早上,警察给了她两个选择:一,继续呆在拘留所等到出庭受审;二,自我交保100美元开释,但必须签字画押承诺:1,不得再次去大使酒店纠缠“讨说法”,2,并在规定的时间内出庭受审。多次声称没钱拒绝付费的徐霞这次选择了第二种,交纳100美元的保金后获释。

    从上所述,我们知道徐霞的开释是有条件的,并不是交钱就可以走人的。更不可能像徐霞对媒体所称的那样:“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把我强行拖出来,然后说‘你现在交100美元,就可以滚蛋了’。”要不然徐霞再次寻衅滋事,或逃逸不出庭的话,那个当班警察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类临时拘押是警务常用手段。比如对待越轨的抗议示威者,就是当场拘捕投入临时监所,第二天再由组织者交保释放,承诺在规定的时间内上法庭受审。被判有罪则接受处罚,被判无罪也不能就此证明警方措施非法。

    在徐霞的案例中也一样,即使徐霞的罪名被原告方或检察官撤诉,甚至徐霞的“非法入侵”罪名被法庭判决为不成立,不能证明徐霞真的遭到了殴打,也不能就此证明警方当时的拘捕关押措施非法,店方和警方的行为对错只能诉到法庭另行审判。因为警察逮捕徐霞不是因为她被法官判定“非法入侵”罪,而是她被控“非法入侵”后的现场表现,警方采取的是应急措施。所以徐霞对警方措施的指控只能由法庭另行判决。

    徐霞起先对媒体说,她被带到了警局,后又改口说;“我没见过警察局,从来没有进过警察局,而是直接进了牢”。她这样说,为的是想说明警察局对她的非法虐待,她说:“我要告美国警察局对我的虐待。这个完全不存在误会,是直接让你坐牢,没经过审判,在美国如果是坐牢,一定要有逮捕证才可以戴手铐坐牢,这个都没有做,直接就把我关牢。”

    徐霞的这个说法不仅蒙蔽了一般读者,还迷惑了一些所谓的法律专家学者。

    自称加州执业律师的南京高的律师事务所的闫天怀先生对东方早报说:“美国警方没有理由对徐实施逮捕,警察没有权力介入民事纠纷。”并进一步称:美警方此举不但不妥,并且可能严重侵犯了徐霞的人身权,在美国,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行为。

    纽约李根律师事务所的中国顾问孙澜涛先生说:美国的关押是有错误的。

    法学专家上海交大法学院周伟副院长认为,从徐霞的目前陈述看,美国警察有问题,因为除非特殊情况,关押必须首先经过法官同意。

    那个自称在美国旧金山大学修美国法,并取得硕士学位及美国加利福尼亚洲执业律师资格的闫天怀先生看来一点也不懂美国法律。

    首先,美国警察接警赶来后,并没有介入徐/甄的费用纠纷,而且一直拒绝越权介入。倒是徐霞一个劲儿地喋喋不休地向警察述说她们之间的是非曲直,要求什么三方坐都下来谈清楚等等,警察未予理会。徐霞就说警察不理睬她并暗示警察不公正。

    徐霞说:我跟警察在解释,我说我跟这家旅店不存在任何合同关系,我们的合同就像我手上的这张纸一样的,这张纸,当然我们得到是比较晚,彩虹旅行社跟甄开源签的合同,然后是彩虹旅行社跟旅馆签的合同,我们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跟甄开源签了一张合同,我们只是在飞机上给甄开源交钱。”

    就是在警察的陪同下到了11楼的房间里,徐霞还在喋喋不休要求三方面都到警察局去,甄开源老师应该去,酒店的人也应该去,要三方都到场等等。法盲博士后徐霞至此还没闹明白,她已经被控“非法入侵”的刑事犯罪,正由警察强制执行驱逐令呢。还好值勤的美国警察还有点专业水准,没有被徐霞“忽悠”过去,不然还真能被徐霞诉“越权”呢?

    再者,警察拘捕徐霞的理由不是徐霞挨了打。而是因为她被控“非法入侵”后不听从警察的指令。闫天怀律师说:“警察可以管的是徐挨打的事件,但徐是受害者,这更不构成逮捕她的理由。”这个闫大律师的“忽悠”水平更超过了赵本山了呵。挨打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构不成逮捕的理由啊,这还用得着这个美国法硕士来告诉大家吗?“无论如何,打人是绝对不应该的。“闫天怀再三对东方早报记者强调这句话。”挨打“还是“耍赖”,本身就是争论的焦点,却被闫大律师当作了基础事实,并由此构筑他的真理大厦。如果这位闫律师这样上法庭替人辩护,头脑正常的法官一定会先让他去作个精神病鉴定再说。比如说,笔者指控他父亲因故拖欠我100万,自诩通法律的闫天怀却再三强调说:“无论如何,欠钱不还是绝对不应该的。”闫父不气得一头撞死在他面前才怪呢。

    警察初步调查后认为,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急救人员的检查和现场证人证言)表明徐霞遭到“暴力袭击”等刑事犯罪的侵害。所以没有对所涉及的店方人员采取强制措施。如果当时徐霞听从劝告付费离开,就不会被控“非法入侵”,更不会有后来的拘捕关押了。但徐霞既不付费也不离开,并在被控“非法入侵”的情况下,仍不服从警察的指令,警方只得依照规定执法,实行强制驱逐。

    最后,顺便替那个加州执业律师南京高的律师事务所的闫天怀先生纠正一个常识性错误:美国是私有制国家,和中国不同,在美国私人物业和私人住宅同属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和领地。据此,美国商家可以拒绝提供服务并下逐客令,如果不从,则可报警。在美国呆过的人都会知道,美国的警察可真的就是“狗腿子”,召之即来,来之即服从“主子”的吩咐,劝离直至强制驱逐“入侵者”,没有商量。

    徐霞多次对媒体强调说,大使酒店以“非法入侵”罪起诉她是为了让警方对她的非法关押合法化。纽约李根律师事务所的中国顾问孙澜涛先生也跟着说:“酒店是首先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而进行起诉,并表示先撤诉,这是对的。”徐霞还说她是在第二次开庭时(28日)才知道被诉“非法入侵”的。

    原本很简单的事情被徐霞和这些法律专家一“忽悠”,还真搞得一般读者一头雾水呢。

    上篇(之三,徐霞怎样带上了美式手铐?)已经谈到,徐霞被控“非法入侵罪”在前,她主动让警察带手铐在后,警察依法拘押她更是在4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哪来的警方为了使“非法关押”合法化而在她头上按个罪名呢?在徐霞两度在酒店闹事后,酒店告诉她结账离开就没事了,何来“酒店是首先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而进行起诉”呢?起诉的原因是徐霞既不付房钱又要住店的“霸王”行为。这个诉在酒店的会议室里就开始了,在强制驱逐时就告知徐霞了,在关押前就写在拘捕单里了(徐霞保存一份),也写在了第二天的保释单子里了(徐霞也保存一份)。除非徐霞是英语盲,否则她绝对不会等到第二次开庭时才知道。

    至于徐霞处处控诉美国警察不给她联系中国领使馆更显得荒唐,徐霞说:“警察来后,我要求他们救助我,一次次地要求跟我们的大使馆联系,都被拒绝了”。徐霞在给网友的求救信里也再次说:”警察不给我救护也不同意我与使馆联系,就要我5分钟内付钱滚蛋。“首先即使按照徐霞的说法美国警方并没有阻止她与中领馆联系,第二按照中美领事条约只有在关押4日以上的才需在4个工作日内告知对方使馆,第三徐霞有多次机会自行联系:1,警察未到前自己或请在场的中国同伴室友联系,2,警察到后还可请中国同伴室友联系,3,回到11楼客房里的徐霞既然能给她远在南京的妈妈通话,当然就能自行与中国领馆联系,还可请当时仍在场的中国同伴室友联系。

    还有“辩诉交易”是美国司法中常用的合法手段,特别是在处理象徐霞所遭遇的“非法入侵”这样的轻罪诉讼中更常用。第二次开庭(28日)时,公设律师与法官协调表示,如果她认罪,便以违规(violation)取代违法。而由于徐霞已经在警局内拘留满一日,可以抵替违规的刑罚。这是一种对于轻罪宽大处理的方法,但徐霞坚持不认罪。徐霞回国却对媒体说:“当时法官也认为这个罪名荒谬,请求撤诉,检察官却对我说,同意撤诉,但是你要承认有小的过失。我断然拒绝了。我因公出差,我被打,我做牢,我究竟有什么过失?”

    第一次开庭时法官就问徐霞认不认罪,第二次开庭,法官怎么会认为罪名荒唐呢?我看还是徐霞撒谎撒得荒唐。徐霞对新浪网说:“那个公派律师好像是一个才毕业的大学法律系的女生,她当时听了我的叙述,她就认为,这简直是无理取闹,怎么会告我‘非法入侵’?”我看要么徐霞信口胡扯,要么昏庸法庭给她指派一个大学法律系刚入学的女生。这里要提醒徐霞,公设律师并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先要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再经过资格考试,获得律师资格才能胜任的。既然徐霞如此说,既然徐霞说她卖血也要告美方,那就让我们大家看看最后的结果吧。

    徐霞事件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请见下一章:交大女博士后徐霞其人其事之系列篇之五:徐霞事件的教训和思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流星雨:上海交大女博士后徐霞怎样戴上美式手铐
  • 流星雨:上海交大女博士后徐霞其人其事之二:无端遭殴还是有端耍赖?
  • 流星雨:上海交大女博士后徐霞去美国干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