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流星雨:上海交大女博士后徐霞其人其事之二:无端遭殴还是有端耍赖?
(博讯2005年3月11日)
    作者:流星雨

    “一个体格健壮、脸颊发红的酒店工作人员疯狂地向我扑过来,拳头雨点般地落在我身上。在我倒地之后,他进而骑到我身上,边打边骂。当警方赶来后,被抓被关的竟然是我!”徐霞如此对中国媒体说。

     “无论徐霞有什么错,也不能成为被暴打的理由”;“这就是美国的民主和人权,历来是虚伪的幌子。”不少网友这么评价,或许有更多的读者这么想。 (博讯 boxun.com)

    “没有人打她,绝对没有所谓的殴打。徐霞即便腿受伤的话也是自己与酒店人员拉扯时扭伤的,而不是被打伤的”;“没见到流血,说下腹出血,实在太夸张”。旅行社员工如是说。

    “首先我想,我当时既然是拦住甄开源,我的动作全部集中在甄开源身上,如果说我跟甄开源有什么的话,还可以让人想像,当时我怎么会怎么突然勾住一个保安的脚,(我)跟他有什么冲突,我觉得这个没有原因,怎么会来这个结果。这个话应该要自圆其说。”徐霞如此在新浪访谈中反驳旅行社员工的证词。

    “在我看来,(徐霞说的)全是谎话。我只知道,我是一个男人。我可以发誓,如果有人在我面前对妇女动粗,我一定会出面制止。”目击证人艾德金(Domemic Adkins)这么对记者说。

    事实如何呢?我们不妨来个抽丝剥茧:

    1月21日11点20分左右,徐霞他们约了甄开源,一个是为了要退钱,一个是要发票,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乘飞机走了。徐霞说:“旅行社给的发票非常不正规,像是打印出来的一样,我要酒店的正规发票,是要回去申请钱的。”但徐霞一下到大堂就吵闹起来,以至于被店方劝到会议室去协商。对于这点,徐霞后来也有所认识,她在新浪访谈中说:“我们一到,就跟他吵是不对的。”可能在国内闹惯了的徐霞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泼”相,在美国至少已经构成“不当行为”,就此一点就足以让人给请出去了。在会议室,杨静小姐得到退款,矛盾解决。这说明旅行社和甄掮客并非不可理喻。但徐霞收了退款,仍拉扯着向甄开源要酒店发票。

    此处的徐霞,先是表现出了无知,后是表现出了无理,进而转为无赖。

    无知在于,美国是一个诚信社会,发票大多是临时打印出来的,没有印章也没有签名,但都是具法律效律的正规发票。对于这点,徐霞后来自己也有所领悟了。她在新浪访谈时说:“看,这就是美国的发票,交了钱,随手就打一张给你。”

    无理在于,徐霞的行程被包给了旅行社,却要酒店的单独发票。徐霞把钱交给了旅行社,由旅行社出具发票是自然的。由于旅行社与酒店也是商/客的关系,是以折扣价包下来房间,再转手给徐霞所在的旅游团,赚取中间差价,自然无法替徐霞开具酒店的发票了。唯一的可能,就是不赚徐霞的这份钱了,退钱给徐霞,让她自己去结账,自然而然地就得到了酒店的“正规”发票了。所以,旅行社将徐霞所缴纳的房钱交予领队甄开源,再由甄开源交到徐霞手上,这一程序应该说是合情合理的。到这一步,假如徐霞也能像杨静小姐一样领了钱,自己去酒店结账,她所求的酒店“正规”发票也就被随手打印出来给她了。甄开源退场,各得其所,第二天一早飞回上海,就皆大欢喜了。

    问题是,加上11%左右的税后房钱就超出了徐霞想像的价格,原本想省点钱反而多出钱,她和甄开源及旅行社白搞了一场,她当然不愿意了。从此,徐霞开始了从“无理”到“无赖”的转变。徐霞坚持说:“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的正规酒店发票。”甄掮客本事再大,也无法替徐霞生产出一个酒店发票来啊。酒店肯定以比挂牌价(58元)更低的折扣价将房间包给旅行社,店方怎么能够给徐霞单独开具78元的发票呢?即使酒店有本事将账面轧平,税务这关也过不了啊。旅行社付钱给酒店,酒店给旅行社出具发票,统一付钱就是统一发票;徐霞要当独的酒店发票,就得单独向酒店交钱。浅显易懂的道理,博士毕了业的徐霞却弄不明白。

    房费纠纷进行到此,甄开源借故离去,但第二天一早就要飞回上海的徐霞却认为:“他们将美元退给了我,并准备丢下我不管。”于是她从会议室追到大堂,动手拉住甄开源并再次大声争吵。很难想像,两个南京人,一男一女,一个70岁一个39岁,一个教授一个博士后,在游人如织的夏威夷观光酒店大堂里两度拉扯吵闹,该是一幅多么不堪入目的景象啊。难怪当地曾帮助过徐霞的华人也说:“徐霞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徐霞在新浪访谈中说:“我是拉住了他,他要跑。这时候的动作,应该说我当时就像报导中提的一样,我认为我不要你的钱,要你的发票,当时如果这个动作能说明什么殴打行为,或者争执行为的话,我认为是不成立的。”

    虽然至今还没有人指控徐霞有“殴打”行为,但无论有多大的愤怒和仇恨,在美国社会里动手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她当时有不当行为是肯定的,她扰乱了酒店大堂秩序是肯定的,妨碍了别的旅客是肯定的,此时的店方人员必须出场也是肯定的。按一般常理,店方人员的本意就是要把徐霞从年近70岁的甄开源教授身上拉开,使得这两个南京老乡脱离肢体接触,从而平息事态。甄开源也真的因此脱身离开,这对于此时的甄开源来讲颇为合理:我甄开源都是70岁的老头了,好男不跟女斗,我惹不起,躲了还不行?

    徐霞在新浪访谈时说:“他(指店方人员)撇我手指,他上来做的动作就是掰我手指,同时拽我的胳膊,因为我手上拿着东西拦着甄老师,他这么拽我的手,我的手现在还疼……”法盲徐霞可能还不知道,她的这个行为是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犯罪行为,如果甄开源要横插一杆也告她一状,就更够她吃一壶的了,她却只感觉到她的手被拽疼了,可想徐霞是一个相当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了。

    所以从徐霞自己和目击证人的描述来看,徐霞先动手拉扯甄开源事实,店方人员上前撇开徐霞扯住甄开源的手指是事实,店方人员拽徐霞拦着甄开源的胳膊也应该是事实。由此可见,徐霞对媒体撒了谎也是事实。徐霞对东方早报说:“一个体格健壮,脸颊发红的酒店工作人员疯狂地向我扑过来,抡开拳头便打,拳头雨点般地落在我身上。在我倒地之后,他进而骑到我身上,边打边骂。”

    “抡开拳头便打,进而骑到她身上边打边骂,致使全身青紫,下腹出血”这样的事情在美国不能说不可能出现,但就徐霞当时的情况来说,没有发生的可能。首先,作为美国人的店方工作人员十分清楚这样的行为属“暴力攻击”刑事重罪,在大庭广众之下,在监控录像镜头里无异于“自取灭亡”。再说,也没有合理的动机。店方工作人员拉开徐霞好让甄开源脱身是肯定的,但他和徐霞无怨无仇,甄开源脱身后,何须对她又打又骂?徐霞自己在新浪访谈中也说:“如果说我跟甄开源有什么的话,还可以让人想像,(我)跟他有什么冲突,我觉得这个没有原因,怎么会来这个结果。”

    倒是徐霞自认为胸中有理,心中有气,于是将满腔怒火泼向帮助甄开源逃脱的半路“程咬金”──店方工作人员。拉扯不到甄开源,就拉扯不跑的劝架者。旅行社员工说:“徐霞开始歇斯底里,她抓住保安的手,并用指甲抓伤手臂(有照片为证),拉扯中双方倒地。”这可能就是徐霞所控诉的“骑在她身上”的由来。

    徐霞后来对此回应说:“我确实用手拉住了那位‘旅馆安全人员’,但那是因为那人首先用很大的力气推我,我身体没法平衡就要跌倒在地时不得已才拉的。”就此,徐霞就承认了店方人员开始只是撇她手指,拽她胳膊,用很大的力量推她,并非抡开拳头便打。徐霞的这些话正说明了店方人员只是希望通过这些动作将她从甄开源老教授身上拉开,而不是意图暴力攻击伤害她。酒店大堂监控录像也证实了这些动作。如果真的如徐霞在给中国网友的求救信中所说:“那个身高马大的美国白人,竟冲上前毒打一个弱女子,踢我下腹出血,全身青紫,将我蹬倒在地,还骑在我身上。”拳头象雨点般的落下来,她只是弓起身子,缩起腿,拼命地用双手护住头部。那么徐霞有什么样的中国功夫能够“确实用手拉住了那位旅馆安全人员”并将之手臂抓伤的呢?所以,话要自圆其说的应该是徐霞自己。

    徐霞说她被踢倒在地暴打数分钟之久,以至全身青紫,子宫出血。那么就来看看徐霞到底伤在哪里?

    接警的警察到后,徐霞要求救护。警察立即为之召来救护车。急救人员检查后认为她不属于emergency,需要自己先交若干美元,徐霞就不肯上车了。她的解释是她不可能有那么多钱。事实上,她手头钱是有的,不然何能于第二天缴纳100美元的保释金呢?真实原因是,她徐霞不愿花那个钱。80美元也就是650人民币,对于盛世中国的栋梁之材来说不算很多钱,况且还是救命钱。当被殴得“全身青紫浑身是伤子宫又出血不止”时,怎么会在乎那区区650元人民币呢?金钱重要还是人命重要,作为一个已经39岁的博士后不会不明白吧。

    如果徐霞当时的伤情如她所述的话,急救人员绝对会先免费送医院再说,这有第二天她被免费急救的例子为证。况且,当时在场的有十数人之多,外国人不救她,自己的同胞总会相救吧,那个和她利益一致的杨静小姐也会替她给中国领事馆打个电话吧。

    后来警察应徐霞的再次要求,将她送到皇后医疗中心治疗。徐霞抱怨说:他们只是简单问了一下,不给做法医鉴定。这就足够说明了徐霞当时的伤情。如果真象徐霞自己所述那样,全身都是伤,子宫出血不止的话,当班的美国医生怎敢怠慢?要真出了事,赔偿起来可是天价。皇后医疗中心是一家大医院,不是只有一两个医生的私人诊所,警察岂能一手遮天?

    目击证人邱姓女士和艾德金先生都表示,在现场没有看见她流血,也没有看见她受伤。

    徐霞对媒体说,第二天(22日)她获释后赶到机场改签机票时,“结果很多人就围着我,说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当大家气愤地问我原因时,我出血过多昏了过去。”照理来说,徐霞出了这么多的血,酒店大堂,医院和机场等场所应该都有血迹,随身携带相机的徐霞怎么就没能拍个照片为证呢?再说,血是从徐霞自己身上流下来的,血衣或血裤总该有吧。何至于在美国时撩给人家看的是小腿上的一块小乌青,回到了自己的祖国,秀给爱国记者们看的还是那块小乌青呢?

    徐霞先前对媒体说:当她再次被送到皇后医疗中心后,“那个女医生还是坚持不给查伤,只是检查出我神经正常后,就让人把我从轮椅上扔到外面了。”的确替徐霞感到不幸,徐霞不过只是有点神经质加偏执狂倾向,如果徐霞真的被鉴定出精神病,那她的犯罪行为就可以一笔勾销了,有哪家法律会和一个神经病过不去呢?

    但后来徐霞在新浪访谈中又说:“当时我到了这家医院以后,做了相关的检查,应该说是,做了这么多(徐出示一些单子),各种,当时做了很多项目,但唯一有一个,就是说,最大的一个,她(医生)认为不太好的,就是脉搏只有55下。”这就清楚了,医生不是不给查伤,而是做了很多项目的检查,而且鉴定的结果是“唯一有一个,就是说,最大的一个,她(医生)认为不太好的,就是脉搏只有55下。”刚刚出血过多昏倒在地的徐霞只有一个,唯一的不太好,就是就是脉搏只有55下。难怪医院在鉴定出她不属于精神病人后,就将她“赶”了出来。

    要知道,美国医生的检查报告是具有法律效力的,现场监控录像和证人证词也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徐霞要诉美方酒店人员殴打她,那么她胜诉的希望就是零。徐霞要是还这么折腾下去,只能再次让人鉴定其神经是否正常了。

    已经“全身是伤”,“出血不止”的徐霞,却舍不得花80美元让救护车送医院救治。

    已经“全身是伤”,“出血不止”的徐霞,却要求拘留所警察电话联系甄开源将她领回一起飞回上海。

    已经“全身是伤”,“出血不止”的徐霞,15天后对媒体记者说,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还不能走路,却于次日独自坐长途汽车回南京家里过年。

    已经“全身是伤”,“出血不止”的徐霞,一个月后腰绑护带,手拄棍子,对媒体记者说:不敢坐的时间太长了,否则就坚持不住。所以当上海交大提出要她写出整个事件的汇报时,她说自己都没有气力写。却已经在北京奔波一周,跑遍了教育部、外交部、司法部和国务院外事办等相关部委。

    徐霞对竞报记者说:“回来以后,我希望能够在学校的帮助下检查一下身体,但是学校现在还没有安排检查。而且学校来看望我的人还说我影响了学校声誉。”看到这里,不禁要想,莫非上海交大的领导和中国医生也在美国警察的掌控之下?要不,怎么徐霞所到之处,处处都是跟她作对的人呢?我看,就她小腿上的那块小乌青,再机智勇敢的公安法医也替她验不出轻重伤来。接下来,徐霞如何带铐?请见下章:交大女博士后徐霞其人其事之系列篇之三:徐霞怎样带上了美式手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流星雨:上海交大女博士后徐霞去美国干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