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于立群戳穿了曹天予的谎言
(博讯2005年3月10日)
    
    
     不管多么能说明真相,我都不会引用于立群和郭世英说的有关曹天予的话.因为死无对证,但我可引用于立群做过的事,因为涉及多人.,容易察证,于立群请一些人在颐和园吃饭,我的印象是五月七号,于立群接回郭世英的第2天,但五月七号是曹天予的关键日,和于谈话的日子,40年后的记忆不及当年的文字,那就按曹的记录, ,七,八,九日曹都有安排,都不可能, 应该在十号. 于请的人有北大领导和陈志尚,郭家的秘书和司机, 郭世英,金捷和我, 记不清还有谁了.于立群是以一个母亲,为郭世英给学校带来的麻烦,对北大校方表示歉意和谢意. 饭等了一会儿, 因为宋庆龄先来了, 等待时随宋来的两个公安干部进来一一握手介绍. 郭世英小声告诉我, 这是十四处的处长,你的小命就在他的手里. 十四处有保卫高干的责任, 随宋庆龄出来不为过. 但我不大相信是巧遇, 郭世英失踪和自杀,闹的风风雨雨. 郭沫若的秘书不敢隐瞒,交出了曹4 月4号给郭沫若的信.惊动了中央. (博讯 boxun.com)

    
    饭后, 我和于立群,郭世英一起回了郭家,在于立群已知公安插手的情况下, 她并没有舍我而保她自己的儿子..我不知道曹天予怎么解释于立群这次请客. 按曹说, 五月七号于立群已经绝望悲愤.已经大义灭亲已经.同意曹的建议, 把郭和张强行分开一段时间,曹怎么解释于立群这3天的变化?.
    曹天予的叙述,六三年五月五号,郭家发现郭世英留下与自杀有关的纸条,开始寻找郭世英,五月六日找到郭世英.这时从家长,学校,朋友共同做的事就是让郭世英安定下来,而只有一个人是例外,这个人就是曹天予.郭世英的企图自杀只是一种情绪化的发泄,只是感情问题,和政治,外逃,X均无关.学校有责任了解情况.向同学问问题,对曹来说,四月份已和郭绝交,对郭的自杀一事又毫不知情,所以他如实回答学校的询问是非常容易和简单的事.而曹却要三次避开和领导的谈话,还要和郭世英私下商讨对策.这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他是否在等货买识家,等公安部.因为他自认为有奇货可居.要买一个好价钱.在生活感情上出了问题的郭世英, 五一前后两三天的事是纯私人感情事件.为什么到了曹天予那里就变成政治事件了?五月六号只过了四天,曹天予已经和公安部的人坐在一起了.公安部肯定不是来关心郭世英的感情纠纷的,那么是什么人,什么事,只用了四天就把一个感情事件变成了一个政治事件?只用了四天,公安部已经对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有所掌握, 已经肯定曹天予对此有深度的了解.已经是坐在一起要听曹对这些政治事件的看法和评论了.给郭沫若的两封信未达到目的”曹写道对郭世英来说,这一禁令(连交个朋友都不让)让他窒息,不能理解为什么在我们社会里还会有不可接触的贱民”。
    ,曹的第一封信,,是为了这一禁令(连交个朋友都不让),是反对这一禁令
    。曹的第2封信“4.4给郭沫若写了一信。说要找他聊天,谈几件事。当时企图是:(1)把郭世英的事全盘告诉他父亲;(2)表明自己与他有界限。自己一贯想拉他摆脱张影响、让他搞马列主义的。(3)他家里应设法让他离开张”,也是为了这一禁令(连交个朋友都不让).不过.这次是他颁布这一禁令,制造不可接触的贱民。
    
    曹编出了一个要流浪又放心不下郭世英,所以给郭沫若写信。信中提出想找郭沫若聊天,请问,如果郭沫若几天后真的想与曹天予聊天,又到哪里去找流浪的曹天予呢。 ,这次,郭家为了郭世英的生命,会对他的揭发重视,.除了想在郭沫若那里捞到好处外,对那一直看不起他的张鹤慈和舍他而去的郭世英的怨恨也起着重要的作用,他嗅出了报复的机会,不论曹说了什么使于立群”绝望悲愤”的事,应该是于求曹再给郭一个机会,再和郭谈谈.,怎么是曹让于再给郭一个机会?如果曹认为郭世英根本不听他的,所以才直接找到了于.那么再谈谈的姿态就只能是作戏.如果曹认为郭会听他的, 那为什么他不直接去找郭谈, 郭已经是二十一岁的男人, 曹找郭谈话,还要经过于立群的批准?而且只谈一次? 我过去忽略了曹的:”并同意我与世英再谈一次,告诉她结果”这句话.这就是说曹应与于立群有第二次谈话, 那挑拨母子关系,让于绝望悲愤的谈话不是五月七号的谈话,两年前我的一篇文章用了大义灭亲一词,曹天予对这个词很感兴趣,在他引用于立群和陈志尚的40年前的谈话中,居然也都出现了这个词. 曹想说的是于立群的五月七号的大义灭亲把问题捅到公安部.但, 如果有大义灭亲也不是在五月七号,应在五月十号以后. 曹天予现在发现他的时间上的漏洞,.改口说: “5月6日,我打电话给郭家后,我不知道于是不是当天去张家找过郭。但第二天,我与于会面时,感觉她还没找过。当然,也许是她深藏不露”。于立群见自己的儿子,还要对曹搞特工的把戏?更重要的是,这不是曹当年的文字.而是他40年后的说法,可以看看曹当年写的,和于五月七号的详细的谈话,于和他是推心置腹,今天,于立群变成了阴谋家.
    
    五月八号曹和郭单独谈了一个多小时.曹的说法是透露消息,加压力,反常的事,曹只透露已沉积的X,而不透露一点 “而是真的、马上要干、会被视为“叛国”的那种“外逃”.而且“外逃可推给周国平,没有谈X的买友的压力,和郭世英这毫无心计,几乎透明的人,又在郭世英极不稳定时 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会有收获,这应是曹第2次见于立群的资本.让我一块缕缕事件的时间. 曹说五月七号找于立群的理由之一是把郭从我家接走,那么于接走郭的最早时间应该是五月八号, 郭和母亲的长谈后, 于提出了让郭沫若带郭世英和我到南方, 我和郭世英想借此外逃, 因此计划外逃的日子在五月八号以后. 五月七号的曹天予不可能知道五月八号以后事. 以上和郭沫若去南方,外逃等说法,在两年前的文章中我已提过, 那时我还不知道曹天予今天会写出什么.
    
    曹说他五月二十日是被迫交待的, 那么五月十号是不是也是被迫的呢?只有他一个人在和公安部谈话时,享受在北大校长待客的临湖轩.曹的解释是于立群替他说了话,按曹的说法,周国平是外逃的唯一揭发者.于也知道.她忘了在公安部那里也替周说说话.?于立群的话管不了多大用,她自己的儿子也被逮捕.曹得到公安部的特殊礼遇.只有一个解释,即, 公安部把他定位为揭发者.
    
    从五月十日曹和公安部的谈话后只有八天,我们就被捕了,这足以证明曹揭发的分量.曹到底揭发了什么?不得而知,只从他的文章中了解主要两点,一是他制造了外逃,即,如果公安部不马上把我们逮起来,我们马上就要逃走了.他现在的解释是听到了周国平的一句话,.在经过周恩来的亲自监督下,公安部等的三个部门联合办案,在每次都提讯时,都有带冲锋枪的士兵的押送下的七十多天的审讯中,最后公安部否定了曹的指控关于逃跑一事,曹天予又混淆了两个基本概念,即,想和说是两码事,想出国和准备去做是两码事。我一直没有断了出国的念头,但并不是我天天都在做出国的准备,六一年曾资助华侨同学阮华桂,想让他先出去再帮我们,六一年也曾托师院华侨同学带信到国外,这和六三年的密谋逃跑有什么关系?难道六三年写了信,六一年发出去?除非有时间机器,这才叫天方夜谭。讲一个听过的故事,一个有自杀倾向的年轻人,几年前也曾尝试过自杀,当他就要结婚时,一个垂涎他未婚妻的人把一瓶敌敌畏农药放进他的抽屉里,举报领导说他又要自杀,事后,婚事告吹,他真的喝了敌敌畏。当有人问及举报者有关这瓶农药的问题时,他是否也可以像曹天予一样说:“他以前一直想自杀,也有过尝试,这还需要费口舌吗?”
    
    .第二个就是关于X,他编了一个X的成立会,又编出了我们企图把他强行拉入X, 现在他已经承认我从来就看不起他, 我们从一开始就相处的很不好,他只顾在公安部面前表白自己如何不受利诱,不怕威胁地坚持原则.但他就无论如何不能解释,一个一直看不起他的人,一个和他关系很僵的人,或按他的话说,一个和他争夺郭世英的人,为什么会是最强烈地要拉他进X的人.
    
    关于二十二号的成立会,曹天予现在的解释是:“交待时对自己对别人上纲上线在所难免”,上纲上线只能是批判,不能是揭发,你可以说吴晗的“海瑞罢官”是给彭德怀翻案,这叫上纲上线。但如果你说吴晗私下里说过对彭德怀的同情言论,这是揭发。如果这些言论是你编的,这是诬陷。上纲上线把聚会变成成立会,但是你写了宣誓,争吵这些细节,这就是揭发或诬陷.请读者看一看他对二月二十日的描述,这不叫成立会,他能起个别的什么名字,请他把他编出来的我们四个人的宣誓辞都公布出来,让读者自己判断(六三年揭发时肯定少不了,否则公安部肯定不干)
    
    有关X,我知道只有一个很小的读者圈.但关心此事的人,我也相信,他们不止是对历史的兴趣曹的问题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在众多的回忆录中,只看的到全是被迫害着.而看不到一个迫害着.在过去歪曲的岁月里.人们几乎全受到大小不同的冲击.但不是说,一个人.只要受过一些委屈.就能掩盖他的其他的罪行.数不清的迫害罪行,是借人之手而行的.而这些人, 这些迫害罪行,不是总能推给社会,时代的
    
    X也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说它大,只不过是4个20岁的左右的年轻人, X,也只有3个月. 说它小.它前后惊动了毛泽东,周恩来,谢富治.叶剑英.胡耀邦.等人.
    
    毛泽东的3面红旗,拆了大滥污.靠打击彭德怀压下了反对的声音.旦一直到死,这都是他的心病.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和烧尸使他警惕,反修防修成了他晚年最得力的武器., X的审讯在63年5-7月中苏公开论战.时.第2年.整反动学生,反修防修的大试牛刀则在1966年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