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博讯2005年3月09日)
    “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

    “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看。”

     ----------新约.《马太福音》16.4 (博讯 boxun.com)

  敬以此文纪念带给我新生命的六四死难者,他们是为爱我这个苟活的生命而亡,因着他们生命流逝我灵魂得以寻求新生;为那些我深爱的参与设立和建造了今天使这个互联网里的中文思想世界的软件与硬件的人们;为我的网络朋友和读到我文字的读者,他们让我感受到了新生命的价值和成就感,欢乐与灿烂,让我原本取死的生命得以丰盛。

    更要感谢我的孩子们和我的太太,在我认识互联网之前的那些灰暗日子里,是他们弱小的生命给了我欢乐和对生命的本能理解,盼望和责任感。然而至今我亏欠了他们太多,为此,我安慰自己:爱神胜过爱自己的胰耸怯Φ钡摹?

    感谢老天爷,阿爸父上帝,耶稣基督,让我活到今天,看到祂的大能如何实行。

1. 爱上互联网

    1998-2000六四以后,到1998年底,几乎有十年没有看书,也不看报,不看不听的电视和电台。除了在海外,以及从国内的车站码头和海外购买盗版的海外的有关89民运历史和反共书籍。总之,我彻底的同“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大陆在思想,组织,和经济上和人际关系上决裂了。六四后,我脱了党,离了公职。当时,我恨这个政府,以及同他相关的所有一切。

    直到1998年,找我大学同班为我DIY了第一台电脑。仍然记得,当天晚上自己动手,捣鼓了一整晚上,将电脑接线,并连上互联网时的成就感。还真得感谢党,当年免费给我在所进行的工程学教育。

    网络之路:

    神迹之一:互联网上实现了我的新闻自由

    当时,似乎已经有了网络封锁。但是很快,我就找到并学会了用普通代理服务器上海外网站的方法。记忆中,当时最先上的,喜爱的就是:《大参考》,以及其链接网页www.bignews.org/link.html,记住了一个因为互联网获罪的人名:林海。林海应该算是我们中华民族为网络思想自由而失去个人自由,付出牢狱代价的第一人。他的经历也见证了独裁政府反动本质,罪恶和愚昧。

    在我的网络新世界,喜欢看的网络杂志有《隧道》,CND,北京之春,中国之春,BBC,以及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可疑的《多维》。此外,还有当时正逐渐兴起的博讯。在www.omnitalk.com《东西南北》网站就是保留了通往我们今天的中文文化思想最完整的经典中文网站。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几乎全面的读完了所有在互联网上能找到的关于“六。四”的当事人的回忆和争辩,知道了没有互联网我原本一生中都本不可能了解的六四和其他关于我们国家民族历史真实。

    这就是互联网于我的第一个神迹:在独裁新闻封锁的铁幕下,以一个最底层的边缘人身份活着的我,可以自由阅读网络上的任何信息。

    我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成为基督徒后,都相信是六四期间传播的自由思想,见证到的人心盼望和企盼,是专制政府屠杀下的鲜血与死亡,让我重寻新生命。尽管我当时还不知道基督所带来的生命,更不知道重生得救为何物。

    我原本不是一个走极端的人,是六四让我极端。没有互联网之前,当时已经下定决心,哪怕是做苦力维生,我都绝对不与共产党沾边。因为自己的六四经历,我恨他们也厌恶我们这个在暴政下扮演无辜的民族。我厌恶我的那些教授老师们,他们教授的那些知识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从此,我大部分的时间就用在了网络世界。

    是什么吸引了我?

    其实,圣经里找有答案: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而是祂的话语。翻成白话,就是互联网满足了我个人对思想灵魂饥渴需要。

    被我记住,无法遗忘的就是这些人们和网站的名字:

    1. 技术提供者:PROXY论坛,365论坛,日本的一个代理服务器发布网站Cybersyndrome,。。

    2. 平台提供者:《大参考》的李宏宽,《隧道》发行者,BOXUN.COM的韦石, CND网站团队,开始收费与付费前的《多维》何频先生,

    3. 思想提供者,历史记录者:刘晓波,他的文章我几乎每篇都看。草庵居士,方舟子,茉莉,曹常青,封从德,柴玲,王丹,维尔开西。还有王力雄,《毛主席私人医生》作者,胡平。。。。这个名单可以很长。。

    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单,这些名字建造的就是一个我们文明文化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98年时,网络还是一个被人认为很虚幻的世界。但是我感觉到了,它所记载的思想的真实,事件的真实,力量的真实。

    神迹之二:新“四大发明”,中国人主导发明的网络技术

    互联网是游戏,我们同专制制度发明的网络封锁技术对抗,并且取胜的同时,也产生了我们民族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的新“四大发明”之一,这个个可以让我们的后代既骄傲又耻辱的发明。

    自从互联网进入我的生活,它就伴随了我生命和灵魂生活。

    在这个期间,穿越独裁的防火墙只是一个象我这样的网路公民们发现和设置普通代理服务器的速度,与独裁政府封锁代理服务器的速度比赛游戏。

    我可以自豪的说,他们从来没有战胜过我。对我来说,发现和自我设置的代理服务器总是比他们封锁速度来的快。因此,我的新闻自由,从那时候起没有一天被剥夺过,直到今天。

    在此期间,同时起作用的软件还有一些基于加密浏览技术网页技术提供者,如freeanoymous.com等,他们免费的服务,为互联网上的中文思想社会的建立,提供了工具。

    我决志信主,认识上帝的过程中,互联网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还记得在信上帝不久,,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陆士绅(六四生)。忘不了自己当年流着泪写下的第一篇网文《我看六四》并被大参考刊出时的心情。从此开始了自己懒散的网络文字生涯,以我一个出自工科教育的背景。那篇文章是我信主后第一次,也是我以陆士绅笔名第一次写出的文字。写作的过程是一次医治我心灵创伤的过程,我是流着泪写完了我的六四回忆,没有具体事件,仅仅是心理感受的记忆。

    对我而言,在此之前,我都仅仅是一个网络读者。写出那篇文字,相信也是我经历神的一个见证。文字的表达将我当时的心思表露了出来,开始医治我这颗受伤和伤害的心。

    我们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曾经有所谓的四大发明。而我们这个时代的互联网封锁与反封锁,国家防火墙与网民,NGO性质的团体组织在网上的较量无疑就是现代板的四大发明,相信也可以算为们这个民族为这个时代在互联网技术上的一大贡献吧。

    2. 封锁和反封锁:我的互联网英雄榜

    下面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赞美的英雄们。

    A.技术英雄:为心灵自由而生的网络技术英雄们2000-2003

    大致从2000年开始,独裁政府对互联网的封锁升级,他们同cisco一起,开发了世界顶尖的封网技术。

    这一轮的封网,再一次见证了爱金钱与罪恶结合的邪恶。我所记住的CISCO这个美国公司,在我的互联网词典里,就是一个与无耻与贪婪的最好注解。为了钱,她妈妈都可以被出卖。这也就是共产党词汇库里对资本主义最好的注解,CISCO与独裁者建立起了婊子和嫖客关系。

    从那时刻开始,他们已经不但可以封锁网站IP。“域名劫持”和进行敏感词汇的“网页内容过滤”技术出现,普通代理已经不能上网。据说,CISCO因此当年进帐超过就10亿,独裁政府为此究竟花费了多少人民血汗钱不得而知。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大陆网络技术奇才snake的也许是无意间开发的一个只有60-70kb的简单程序,代理跳板,加上免费的socket程序竟然将这个独裁政府花费巨资开发建造的世界一流网络技术的国家防火墙化为乌有,在我们这些知道有此技术的人群中形同虚设。

    此公的命运至今鲜为人知,他的网站对自己有些介绍,但没有心理描述。可以肯定的是,国安部门一定找到了他。无论他今天的心态和立场如何,也许甚至他发明的这项网络技术时所要起的作用和意义自己都不太清楚,但是以他的贡献,他所做的一切,在我的心里,他是应该被颁发互联网技术的诺贝尔发明奖的。他是我心目中的互联网英雄之一,是我们现代中华文明科学技术史上的传奇。

    这个70K左右的程序,其直接经济价值是对抗了耗资数10亿的独裁政府网络防火墙。而对每一个象我这样的软件使用者,所由此而来的好处和价值无法衡量。

    这期间,我的生命中有大事发生,生命里第三次死亡边缘回来的我,康复后不到一个月,决志祷告信了耶稣。

    又是互联网,引领我信主的姐妹告诉我《海外校园》,www.oc.org上的信仰见证和思想,还有网上弟兄邀请下去到《彩虹之约》论坛给了我基督里的建造。

    我今天深深的感到,自己的生命就是一个奇迹,从出生起,读书第一课就是毛主席万岁,到为毛主席逝世而流泪,到大学,当兵,六四,成家生养儿女,商场里的游牧生涯,再到经历我们民族中文网络思想世界的建立,。。。。相信,我个人经历这一切就是神迹,就是神迹奇事。

    这几年中,伴随着互联网内容丰富和它对中国社会生活与思想干涉程度加深,以及至今没有停止的的封网与反封网较量的,发布真实新闻和散步假消息的较量而来的,就是我个人生命的丰盛。

    这更应验了神应许的话语:祂来本不是要定我们的罪,而是要救赎象我这样一个原本有罪的渺小生命,一个活在罪恶中的生命。这期间,神的话语通过互联网技术,让我重生得救,受圣灵的洗礼,并且得到新的生命,鼓励我去过一种有更丰盛的生命的生活。

    难以设想,如果没有今天的互联网这个工具,我的生命会何等的暗淡,在我们这个至今被独裁罪恶邪灵主宰的民族中。

    在此期间一同相继开发和推动技术开发突破互联网封锁的,还有自由网,花园,动网通,以及网络黑客组,顶死牛,办遮面等等这些来自全世界的网络技术开发者,网站和公司。

    是这些技术开发者们前仆后继的工作,提供的多种方式的技术手段,为打破不断升级的独裁防火墙提供了可能。

    今天,他们做到了,技术上我们的网络技术英雄们做到了,这是一个一面倒的绝对胜利。

    今天,普通网民已经可以无须任何网络技术知识就能使用突破封锁的网络技术。我们从技术上,已经彻底的突破了防火墙。

    这是一个还没有被发现的胜利,也许还是一个胜利者还不敢大声宣告的胜利。

    也许是因为这是一个永远存在的战场,有独裁就有封锁和防火墙,就像有上帝就有撒旦一样。

    今天,在知道破网工具的自由网民面前,我们中国式现代化了的裁政权建立的网络防火墙就像我们历史上的独裁皇帝们所修建的万里长城一样,壮观而无用。

    这个防火墙,对知道有国家防火墙这回事情的我们这些自由公民而言,是上网时,时时刻刻体会独裁专制的手淫自慰心理的笑料。

    不知道,那些还不断给CISCO之流的公司付款的独裁者们,知道有破网工具这回事时会是什么感想和反应。应该跟嫖和被嫖的感觉一样吧,他们嫖了CISCO,并且自以为强奸了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技术奇迹互联网。

    B.为心灵自由而活着的独立网站们:信息时代中国主流文化思想表达和传播系统建造者

    “你们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芸香,并各样菜蔬,献上十分之一,那公义和爱神的事,反倒不行了。这原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

    ―――路加福音11:42

    他们的网站至今活着,就我个人知道和关注最深的,就是《博迅新闻网》和《大参考》.我个人对这两个网站的推崇,是有感情因素起作用的。

    主办《大参考》的李洪宽先生和《博迅新闻网》主持者韦石先生,将个人力量和互联网网站平台的力量发挥倒了极至。他们却不是民运团体成员(至少我至今对他们的认识如此);不是基督徒或任何宗教教徒,李洪宽甚至至今没有我们常人所说的正当职业,他长时间处于自由职业者,个人从业者的生活状态。他们为其网站的生存在美国曾经做工为生,尽管他们个人的教育背景让人起敬。

    在民运组织看来,他们确是异类。

    我确信他们是神所使用在这个信息时代的开路者,他们的经历将同互联网上的网络自由发展史一起载入史册,他们个人的生活和网站见证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灵历程。他们是我们中华文化延续,世界文明历史的一部分。

    这两个由个人开办网站在民主自由等现代文明思想传播方面所起的作用,没有任何具有明确政治或信仰目的的团体所资助开办的网站可以与之相比。

    他们从开始运行这些网站,就面临着个人生活困难,孤独,常常无助的境遇。然而,当他们发现更多的人们需要这个平台来维持心灵和思想生存时,他们以个人的力量坚持着。

    这两个,还有肯定更多的我不知道的中国人网站的美国故事,如果按照共产党独裁者的观点,拿去攻击美国这个制度的假民主真伪善的话,这两个网站主人今天在民主自由的美国生存状况和遭遇,应该是最好的见证。

    虽然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制度缺陷所致,是美国的制度跟不上互联网的发展所致。

    关于李洪宽先生,他的网站和个人事迹可以在互联网上查到,他似乎得到一些美国政府或团体的资助,却仍然不能摆脱生活的困境。然而,公开宣称为了商业目的办网站的《博迅》韦先生的遭遇却更加不公。 博迅的行为似乎同时不受独裁的共产党政府和民主自由的美国政府欢迎。今天,因为该网站的开放性,我们那些突破封网的网页技术主页,全部将其连接起从首页上取下。至今,美国政府和团体资助民主运动的大笔民主基金的零头从来都与这个网站无缘。博迅,这个开办者本来为生存而办的这个网站,到头来却成了其个人和家庭的财务负担。

    但是,事实上它却是我和我一样的许多我们这些六四一代幸存者的思想家园。虽然,也许没有美国政府的资金支持,但是美国这个自由的土地,确总是足以让他们生存着。

    我爱这两个网站,就是因为他们的个人性质。他们的存在,为我在这个竭力限制个人思想和言行的中国大陆,实现自己的言论自由的行为提供了平台,他们是自由思想言论平台提供者。

    有这些平台的存在,我自己的新闻言论自由从来没有被剥夺过。至今网络上还留下我的网络文字痕迹。

    每当我打开GOOGLE.COM,MSNSEARCH.COM,键入陆士绅,还能看到自己曾经发出的心声和话语,我都很开心。

    作为互联网的奇迹,这两个网站的丰富思想资源,已及他们记录的历史,保留和记录着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思想,源源不断有真理的话语养育育着我们的心灵。

    当然,还远不止这两个网站。然而,我相信,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一代人,必不会因此在信息时代的人类思想文明史上蒙羞。在此,值得一提的是CND网站的《文革纪念馆》,它可以堪称我们民族网络历史研究的典范。

    我深深的相信,让一个时代,一个民族,一代人,一个人生命有意义有盼望的,唯有那些从事开创性工作的人。过去时代是思想者,音乐家,艺术家,科学家,工程师,政治家,宗教领袖,牧师,他们的生命活动行为让人类在无聊的生命中看到了盼望,体会到了生命的丰盛和爱;信息时代的英雄,就是开办这些开创性网站并忍受生活和独裁专制双重攻击,逼迫的人。

    在海外,就是李洪宽,韦石们为代表,国内就是《思想的境界》,还有至今仍然受监禁的成都人《寻人网》的黄琦,《公民维权网》李建,还有我们任不寐弟兄《不寐之夜》,寿命短暂的《中国新闻人》。。。。

    其共同地区的特点,就是个人行为形成的思想凝聚力,爆发力,韧性,爱与勇气。圣经讲,知道真理,知道公义并且遵循而行的才是义人。看他们的行为就有圣经里面使徒的影子。

    “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或作该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

    ――――约翰福音15:18

    你们为此应当欢喜,你们所从事的是为张显公义和爱真理,求真道的事情。

    3. 思想文化建设者

    这个名单很长:我从网络上,知道了胡平,王炳章,王希哲等等这些民运老战士,大佬级人物的英雄故事。他们时代的文章,文字至今读来仍然让人感动。喜欢看王力雄的小说和文字,《黄祸》,《天葬》。。。刘晓波先生的文字,几乎篇篇必读。他的文字能够穿破独裁的信息封锁,从北京直接发出,即时出现在互联网上,也是一种奇迹。或许证明共产党不是那么独裁?除了神迹,不明白为什么可能。也许是独裁者自信,我等国内的渔民根本看不到吧。最让我推崇的思想者,就是任不寐弟兄,从其《灾变论》,到一系列信仰文字解读,常常让人产生共鸣。遗憾他现在离开了大陆,文章没有以前的生动。欣慰的是其离开大陆却保守了他爱的家庭,希望弟兄一如既往的爱这个民族,不论人们伤害你多深。这就是基督教我们的无条件的爱。还有六四一代的封从德,柴玲,王丹,吾尔凯西,。。。。。等等幸存者们。自己寡闻,你们的声音六四时没有听得几句,你们中许多人的名字在通缉令发布以前都不知道,就没听说过,也更不认识你们。但是网络还原了你们的真实,直到有了海外中文民运网站才真正了解了你们。

    其实,六四民运期间,最让我有记忆的是,已经记不清被贴在北大,人大还是清华,标题为《一代奸党共产党》还是《共产党――一代奸党》这篇大字报中所罗列的事实。你们的声音,回忆,行为和生活已经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思想沉淀,从六四直到现在。对我而言,那张大字报是六四期间对我最大的震撼。其作者应该和你们一同被通缉或坐牢,当然也应与你们同荣耀。

    你们中间不乏先知。

    让我们睁开眼睛,敞开心灵,发现神迹。这神迹奇事就在我们的身边。

    互联网时时此处应验着圣经上神的话语:「你们祈求,就得到;寻找,就找到;敲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到;寻找的,就找到;敲门的,门就开了。你们当中有谁,儿子要面包,却给他石头?要鱼,却给他蛇?你们虽然邪恶,还晓得拿好东西给自己的儿女,你们在天上的父亲岂不更要把好东西赐给向他祈求的人吗?」(马太福音七章7~11节)。

    让我们共同鼓励,为那些因互联网蒙受苦难的朋友尽心尽力提供关爱,同时不要忘记相互鼓励。

    “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太10:34“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马太福音10:36

    我想,以这两段经文给我所爱的民运组织的朋友们,同志们,以及我的基督教弟兄姊妹们。我们寻求的是真理,公义而不是太平;我们需要的是爱而不是憎恨,我们的仇敌不是共产党,在我看来中国社会没有共产党,只有独裁专制;我们的仇敌,就是我们这些海内外参与民运和追寻真理的我们自己人。然而这样的仇敌,是可以被战胜的,只要我们分辨我们民运团体,民运组织,山头,个人之间的仇视是因为爱真理,寻公义而产生,还是因为别的。

    我们软弱,而不脆弱;我们互相争斗而从不停止寻求公义和真理。这许多年来,民运组织,民运人士间的纷争从来没有间断,然而,民运之火出来没有止息。这也是我们所见证的神迹,我们中华民族的神迹。

    江泽民时代他就是“三个代表”,今天他们要“保鲜”。反观我们名义上的敌人共产党,它看似我们希望拥有的民主运动组织所需要的一切:“伟大光荣正确”,一个声音,一个面孔,自称代表真理。然而,它里面没有寻求真理,公义,仁义和自由的成分。“平安”,“稳定”这些表象的东西就是他们要的一切。“平安”,“稳定”就是专制,罪恶,独裁,杀人与迫害的最好借口和温床。可怕的是,他们的“平安”,“稳定”借口暗合了我们这个千百年来难有和平与平安的民族心理。暗合了世世代代求平安,保平安第一的心理。为此,在专制横行,专制可行这个事实面前,我们这个民族中每一个人都不能脱罪。

    《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写得很不错,事实很清楚。但是,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在中国大陆根本没有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名义下的这个独裁组织本身犯不了这么多的罪恶。我反对拿共产党和共产主义这个概念本身来说事。相反我尊重共产主义理想和理念。无论共产主义理想中有多少错误,即使在我看来它一无是处。但是,我们必须明白,知道和相信罪恶思想和知道并相信真理和公义本身,并不代表什么。知道并且去实行的才是。圣经讲,知道公义并去行的才是义人,就是这个意思。

    在共产党里面的人,他们做恶,但是他们不知道。在我们民运组织,宗教组织中,我们知道真理和正义,我们应该自问,我们行出来了多少?我们做了多少,为了我们的理想,我们的同道,同志,朋友,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爱人,我们的民族?更重要的是,我们所言,所行,所为是不是为了爱真理,爱正义?

    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我们应该欢乐,尽管我们软弱,但是并不脆弱。

    这就是我的神迹,我的爱

_(博讯记者:陆士绅) (Modified on 2005/3/0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陆士绅:致小溪先生,兼谈博迅和自由中网络的人心的平安
  • 陆士绅:正名、和解、改革和平反, 再继续就是犯罪和亵渎
  • 陆士绅:如何看"六四"15周年?
  • 陆士绅:昂山素寄的获释与中国民主运动比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