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正确的“新思维”从哪里来?(为“两会”的召开而重新发表)
(博讯2005年3月03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特别说明:这篇文字,一如往常,在本网站(新里程碑)发表的同时(2004年3月10日晚),也传给“强国论坛深水区”。但是结果此文竞被封杀。为防止上传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造成误会,11日上午又发一次,得到的却是“请勿重复发稿”的指示,由此可以确认,这篇稿件强国深水区是肯定收到了。而且有一个搞不清的“猫腻”,那就是在此同时,那个网页上却能够贴出两篇内容和笔名完全一样、上贴时间间隔也只有20分钟的文章,也许只能得出本文“不宜发表”的结论,令人感到莫名惊诧和愤慨!因为这恰恰是要探讨正确思维的文字,绝对有助于真正(而不是假冒伪劣的)“正确的科学发展观”的建立。即便观点错误,也等于是主动送上门、免费提供“有比较才有鉴别”条件的“反面教员”,大可以利用来作为教育民众的示范。现在这种“拒人于门外”的做法,只能让人想起水浒传里的“王伦行为”,和共产党的“无所畏惧”相差得实在“不可以道里计”!)

     毛泽东的《矛盾论》中,有一个好事坏事互相转换的论点,其正确性早已经被无数事实所证明。所以这篇文字在强国被封杀的遭遇,可能对新“人类社会学”来说,也是一个“坏事变好事”的机会,得以在不断和“错误社会理论”对手的“比较、鉴别”中,将“无所畏惧”的“招牌”堂而皇之地据为己有!恐“空口无凭”,特立此存照。) (博讯 boxun.com)

    可能是受物质文明发展迅速、市场经济因为竞争的需要,而不得不追求日新月异的影响吧。今天的社会在思想的精神文明领域里,也刮起一股急功近利的浮躁之风。典型的表现,就是把思想当成“商品”,用打新产品广告的手段来推销思想。到头来连结果都差不多,往往很多(不是全部)新产品被发现只不过是改头换面、再用了新包装的老货色而已。而不断出笼的“新思维”“新概念”也完全一样,不外乎都是翻来覆去地在炒过去东方或西方理论观点的“冷饭”甚至“馊饭”,最多只不过再加一点改味的胡椒、五香粉或盖在上面的浇头罢了(不相信的,可以自己随便找一个出来“闻闻”,或交“新里程碑”网站“代闻”)。其中道理也是清楚明白的,那就是因为人类至今都没有能够正确认识自己和自己的社会,所以只能像“瞎子摸象”一样地,在“只知其然”的认识低层次上,搞出了许多形形色色似是而非的错误社会理论或观点,完全符合一句“智者的想法个个一样,只有蠢人才有所不同”的、西方谚语所揭示的哲理。所以可以认为,今天在错误的理论或认识层次上出现的的任何“新思维、新概念、新理论”,不是没有真正的新意,就是错得更离谱。照办的结果,不仅“事与愿违”,甚至可能“事与愿背(完全相反)”。到头来都只不过像是给错误的、旧的和必然要被淘汰替代的现有社会理论,预先献上的、由假花做成的“花圈”——人工用染料掩盖了纸或绢本色的苍白无神!

    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的经验,集中注意一下新理论出现时遭遇的共同规律。许多新的理论或观点(尤其是社会理论),从出现的开始,就先要处于“异端邪说”的地位,面临来自各方面的攻击或封杀而出不了头。直到被某个时代的朝野政治集团,因符合自身利益,或攻击、抵挡对手的需要,给予权力的支持和扶植吹捧,才能够得以“咸鱼翻身”,甚至再一跃而成为(御用)社会主流思想,从而“狐假虎威”地风光一时。但是永远摆脱不了对政治和权力的依附,一旦依附的权力不在或被取代,这种理论也就成为被打入冷宫的“过气王妃”或一条“丧家之犬”,完全失去了昔日所有的光采,只能寄希望于历史的下一次轮迴。而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世界人类社会,至今却依然只能屈服于肉体战争的武力“淫威”之下“韬光养晦”,让正义和良知,都因为“所托非人”而只能低声下气、窝窝囊囊、毫无尊严地受尽羞辱!这除了有客观习惯势力影响的因素以外,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迄今为止的所有社会理论,都是产生自“只知其然”的低级认识层次,客观上就决定了它经不起推敲、更通不过实践检验而只能投靠依附权力才能生存的必然(如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而要利用这种“自身难保”的错误理论作为工具的权力,一旦丧失了“以(武)力服人”的条件,就会发现自己手里本来有恃无恐的理论,原来只不过是一具毫无用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银样蜡枪头”,还不如“摸着石头过河”!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从西方在物质文明领域里的成功经验中,不难总结出一个规律,那就是任何真正可持续发展的成功后面,一定有一个正确理论的指导,在其指导下,成功时可以提供继续发展前进的方向。要是过程中途失败时,又可以用来找到失误产生的原因和解决克服的办法。反之,如果屡战屡败,那首先检讨的,一定是要怀疑这个理论的正确性,并考虑探索更正确的新理论来替代。将这两种情况合在一起,用通俗的逻辑语言归纳,就是“正确的理论一定可以指导成功的实践。而一再失败的实践,则可以反证指导理论的错误”。这个结论不仅适用于自然科学领域,也同样适用于社会科学领域,可以用来认识和解释从古到今、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社会出现的一切问题,并且得出是“因为沿用了完全、根本错误的社会科学理论”的结论。更可以肯定,只要不从这样的层次着手,整个人类社会的问题就没有解决的可能和希望,反而会更糟、更坏、更没有前途,直到一起落入末日的深渊,除非在此之前,我们能够找到并接受一个正确的新社会理论的指导!

    可以认为,今天的国际社会现状,已经使这样的结论变成无需争辩的事实。否认的结果,只能让自己在未来必然要发生的事实面前,不断跌破眼镜、灰头土脸地自找难看而已。所以,真正应该认真探讨的,是如何发现和认定真正正确的社会理论?否则这一轮人类,将以实际行动的具体表现,证明自己只不过是不断要“重复犯第二次同样错误”的“蠢货”,或一群尚未完成真正进化的“高等猴子”!

    其实,根据上面总结的规律就可以知道,一个真正正确的社会理论或相关的“新思维”,是不可能、也不需要通过伟人、领袖的认定。也不可能由专家学者之类的什么权威来推荐介绍。更不能靠媒体(包括网路论坛)的刻意宣传、鼓吹、拉抬。因为他们都是长期受到错误社会理论的熏陶,先入为主地养成固有的判断习惯和标准,已经失去了在同一个层次客观辨别是非好坏的能力。或者就是受错误社会理论养成的习惯势力影响,必然要产生天性层次的私心杂念的阻挠,是不愿意主动去承认和接受一个要推翻、取代跟他们既得利益休戚相关的、原有错误理论的“新思维”或“新理论”的。而反过来,一个正确的新“(社会)理论、思维”,如果本身还要依靠社会外力的支持和扶植才能站得住脚,客观上岂不成了“阿斗”,自身都难保,怎么能指望靠它来指导社会、解决问题呢?

    所以,一个真正正确的社会新理论(或“新思维”),只能在社会的进程中,积极争取实践机会,在实践中经受锻炼和考验;再尽量创造和现有理论比较、鉴别的条件,在这样的条件下完善、壮大;最后主动向错误理论发起挑战、进攻,在“精神丛林”里开辟一个“战场”,按照大自然所有生物都必须遵守、更不能违背、回避的“丛林法则”,在真正适合人(但不适合猴子或任何其它高等动物)的特殊层次,打一场全面的、取代肉体战争的“精神战争”,把那些已经存在并且还会不断产生的错误理论(不是具体的人)或思维、观点,像“弱肉”一样地吃掉,作为自己强大和延续的能量。直到自己在这样的“战争或竞争”中,也被后来出现的,更正确、所以一定更强大的新理论当作“食物、营养”吃掉为止。人类社会的真正文明,将在这样的竞争或战争、客观上却是真正持久的和平环境中,获得进步发展,完成一个个的阶段性进化,直到从“天下大同”准备开始迈向“天人合一”的终极目标!

    (注: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同名文字的链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和谐社会”只能靠“精神战争”打出来
  • 论经济/潘一丁
  • 潘一丁:起来,不愿做跟屁虫的人们
  • 潘一丁:集巨人和侏儒于一身的毛泽东--另类纪念毛泽东诞辰111周年
  • 潘一丁:人大为什么不与时俱进地和美国接轨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潘一丁:还没有走出丛林的联合国
  • 潘一丁:老文评新闻(65)--乌克兰危机是国际性的窝里斗
  • 潘一丁:学术腐败是对错误社会理论的惩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潘一丁:桔子和枳子
  • 潘一丁:美国正在迈向“独裁”之路
  • 潘一丁:“独裁”也是一种民主的表现
  • 潘一丁:论理工科思维的先天不足
  • 潘一丁:“窝里斗”和恐怖活动的因果关系
  • 潘一丁:“窝里斗”证明了什么
  • 潘一丁:论社会(下)
  • 潘一丁:“新里程碑”网站英文版发刊词(中文本)
  • 潘一丁: 吹响精神战争的号角--贺网站“新里程碑”正式启用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