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大立:从点滴不同看社会巨大差异
(博讯2005年3月02日)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博讯 boxun.com)

    
    近日看了大陆中央电视台最近一期「让世界了解中国」节目,主要佳宾是来自中美两位市长,代表中国的是威海市的崔市长;代表美国的是内得蒙得市艾文市长。两位市长通过电视互相对话,交谈各自城市的建设和发展,目的是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世界。节目最后,中美两位市长互邀对方访问自己城市,美国市长表现「吝啬」;中国市长表演「慷慨」,形成鲜明对照。
    
    艾文市长高兴地接受了崔市长邀请,同时「吝啬」地表示了目前她未有这笔预算。她解释说,虽然她是一市之长,但是她和所有公职人员一样,所有的办公费用来自纳税人的税款,每一笔开支都必须对她的市民负责。访华的费用不在预算之内,需要向社会寻求赞助,然后才能安排访华行程。虽然「吝啬」,但是却表现得十分自然大方。
    
    崔市长就大不相同了,他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访美邀请后,不但没有表示半点对旅行费用的顾虑,反而,在听到了艾文市长「吝啬」的说话之后,毫不犹豫「慷慨」地主动表示愿意承担艾文市长访华的一切费用。在节目主持人的「辅助」之下,计算了来回机票住宿交通吃喝一切费用,大约需要五千多美元,约合人民币四万多元。此外还主动表示要向艾文市长赠送礼品等等,态度十分真诚恳切,令「吝啬」的艾文市长眉开眼笑,表示尽快成行。
    
    两位市长在节目上的友谊客串,令中美两国观众大开眼界,中国的观众或许会想:堂堂一个大市长,为公事「出差」,怎么会连五千美元都「报销」不了?难道美国就这么穷?或者起码内得蒙得市就这么穷?殊不知艾文市长所在的内得蒙得市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微软公司、著名的电子游戏机任天堂公司在美总部等大公司所在地,税收财源不可谓不厚,如果艾文市长为访华向任何一间大公司募捐,不难获得赞助。何以堂堂一个大市长会如此「吝啬」,原因在于美国公开的公私分明的行政制度,实非对外部世界民主社会认识不深中国观众所能理解。
    
    相反地,美国观众也许会对中国市长的「慷慨」印象深刻,或者会以为中国现在富得漏油?中国人个个热情好客?或者中国威海市是一个著名大城市?崔市长领取超级高薪?殊不知中国大陆人均产值仅一千美元,只及美国的三十分之一;崔市长的威海市只是近期从四个小村镇发展起来的新城市,其经济实力肯定远远比不上内得蒙得市,彼此根本不同级数;崔市长也不过是两三千元人民币左右月薪的公务员。那么,为何两位市长有完全相反的表现呢?这就需要从双方不同的制度去找原因了。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艾文市长访华费用全部由私人支出,即使是「因公出差」,如果不在市政办公费用预算之内,而又非迫切需要,无特别的理由就不可能追加费用;即使要追加,也需市议会审批通过,所以艾文市长需要向私人公司募捐。既然崔市长一诺千金,就连募捐也省了,何乐而不为?这边厢,不但崔市长的访美费用可以全数报销,而且艾文市长的访华费用也可以全数报销。在中国大陆几十年来「共产」制度下,凡是沾上一点「公」字的边,都可以公费开支,所以,中国大陆的各级贪官污吏无不挖空心思巧立名目借这个「公」字游山玩水大吃大喝,每年吃掉几百个亿。就拿这次中美市长互邀访问的事来看,美国人认为对国家利益不是绝对需要的事情绝不肯轻易掏腰包,美国人的钱全都用在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反观中国人,无端端为了两个市长礼貌性、旅游性的「互访」,白白花了八万多人民币的纳税人金钱,除了让崔市长之流观光览胜,酒足饭饱,满足了可怜的虚荣心之外,对国家人民有何好处?再进一步想一下,中国每年有多少个这样的威海市,有多少个这样的崔市长,毫无愧意地大手一挥,花去了多少个这样对国家人民毫无益处的八万元?许许多多个这样的八万元被挥霍殆尽,中国又怎能不穷?
    
    更加令人惊愕和感叹的是,在中美两地一男一女的中国节目主持人竟然带头为崔市长这种「慷慨」鼓掌,中国现场观众也为之喝彩,竟然无一人想到问一下崔市长这八万元是自掏腰包还是慷公家之慨;如果是后者,有没有徵求过纳税人的同意?真可谓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市长;有怎样的市长就有怎样的市民!中国和美国相比,少了像艾文这样的市长;却多了十几亿浑浑噩噩的国民,这就是中国为什么贫穷落后而不自知的原因。
    
    不久前,海内外媒体曾经报道过北欧瑞典有一个政府官员,在公事宴会上多要了一个汤,受到媒体猛烈批评,事后该名官员不但自掏腰包付了汤款,还在电视里面向全体国民致歉。大陆中国人肯定被搞糊涂了,用他们伟大领袖毛泽东的语气说:「不就是一碗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毛泽东会见美前总统尼克逊女儿女婿,当被告知尼克逊已经因为水门事件下台时说:「不就是两盒录音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大陆中国人从小就生活在人人都在吃「公」、用「公」的环境里,司空见惯了,别说是一碗汤,就是一桌山珍海味,吃得还少吗?「有甚么大不了的」!每年几百个亿就这样吃掉了,这就是为什么人家发达,自己贫穷的原因。
    
    再说,去年美国总统布什的一个千金,因为未满十八岁在酒吧喝酒,被传媒揭发,触犯法例,不但总统千金本人被法庭传讯,惩戒守行为;酒吧店主亦同时受到罚款处分。大陆中国人肯定又被搞糊涂了:你们美国人也太认真了,自掏腰包在酒吧喝杯酒又碍得着谁了?我们江主席的公子,分文不花鲸吞几百亿国家财产又有谁敢放半个屁?上梁不正下梁歪,怪不得中国大陆有这么多杀之不尽,前赴后继的贪官污吏。
    
    去年,在香港见到从温哥华回港探亲的表妹,闲聊之中她说起不久前发生在温哥华的一件新闻。有一个当班警员截查一部怀疑醉酒驾驶车辆,驾车者竟然是这个警员的顶头上司,他休班期间在酒吧喝酒过量,然后醉酒驾车被截停。该名当班警员毫不客气,酒精测试超标后立即将其拘留。事后,该名当班警员得到警察局褒奖,而醉酒警长因知法犯法,被开除出警队。这下子,又将大陆中国人搞糊涂了,他们会问:这个警员怎么不害怕他的上司给他穿小鞋?不给他长工资?不害怕把他开除?怪不得中国大陆没有人敢说真话,怪不得中国大陆贪官污吏们官官相护,共同欺诈老百姓,怪不得中国大陆黑白难分。
    
    笔者在美国报纸上还看到一条新闻,有一个上海人,在高速公路上违章驾驶,被交通警员截停,警员向他索要驾驶执照,这个上海老兄见四下无人,竟从钱包里掏出美钞企图贿赂警员,谁知这个警员二话不说掏出一副手铐将这个上海老兄铐起来……。
    
    前两年笔者曾经在纽约唐人街坚尼道地铁站亲眼目睹一件平凡小事,地铁列车到站时,门还未开,一对操着大陆北方口音的留学生模样年轻夫妇推着一架婴儿车快步冲前,几乎堵住了整个车门,男的还回头高声招唤一对北方老头老太。下车乘客还未全部出来,就争先恐后地往车厢里推婴儿车,全然不顾其他乘客上落,鬼佬们个个在婴儿车前侧身而过,眼露轻蔑的表情。年轻大陆女子大概发觉了,一脸尴尬,猛拉男的衣襟,男的居然若无其事。当这些老外经过我的面前,望着我摇头的时候,作为一个中国人,我顿时感到羞愧难当。
    
    ……。
    
    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社会有着千千万万的点滴不同,有些看起来好像很微小,但是却反映了两种社会制度的巨大差异,真可谓失之毫厘,谬之千里,愿全体中国人能够从两种社会任何细小的不同之处思考国家的未来和社会发展的方向。
    
    10/12/04
    
    (该文刊于「争鸣」05年1月号,刊出时略有删节,此处是全文──笔者注)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民网刊登网友文章严词抨击中国社会制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