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顾则徐:巴金之不死
(博讯2005年2月27日)
    顾则徐更多文章请看顾则徐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为读巴金,我是挨过大大耳刮子的。那是小学五年级时,躲在幽暗的阁楼借着微光从文字里找迷醉,大概迷醉得忘了灶间炉子上烧的饭,母亲拧住我耳朵,再一看是《家》,小小年纪竟然读这“黄色小说”,于是左右两边的小脸就挨了终生难忘的大大的耳刮子。所以,至今凡一提到巴金,我就会想到耳刮子;凡一听到有耳刮子的声音,就一定会想到巴金。
    
    不过,把巴金跟耳刮子连在一起,只是我自己的经验,别人想来是不会有的。在我,终究也已经是在先先帝时的经验,只是那先先帝时的耳刮子实在拍得响亮,耳边时时还有着回响。至于巴金,那是先先先帝时的人,——他的作品,在先先帝时无论如何是写不出来的,只能在先先先帝时才可以写出。但巴金不死,一直活着,就象我的耳刮子回响着一样,躺在床上“嘘——,嘘——”着,总有一口气不断。
    
    先先先帝的时候,断没有说过“文学的春天来了”的话,但美好的作品不仅满山遍野地烂漫,更如乔木之丛林高耸。从先先帝之后,一直说“文学的春天来了”,而且搞过很多“大跃进”,作家协会会员们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字的作品,但美好的东西实在不多,就如荆棘、野草蔓生,所以,腰板实在挺得不硬朗。最伤肾疲软的一件事情,是竟然没有得过一个诺贝尔奖,——自己搞的这个奖、那个奖,终究心知是掖在被窝里的自慰功夫,是要腆红着脸才能说的私话。
    
    宰臣们是很着急的。中国历来讲究文功武卫,盛世的衣冠上断断少不了文学这颗珠子点缀。作家协会一帮官员虽然也是翰林,是部级、局级、处级的官僚,但没有诺贝尔奖,站在朝廷上就只能避到阴处,喘不得什么粗气。不过,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诺贝尔奖的问题终究要有个说法。于是就有了个会议——
    
    宰臣:“中国就没有得诺贝尔奖水平的人了吗?”
    
    翰林:“有。我们有巴金。”
    
    宰臣:“外国人怎么不承认呢?”
    
    翰林:“HI……HI……HI……”
    
    宰臣:“那个诺贝尔是什么人?”
    
    翰林:“是发明炸药的。”
    
    宰臣:“炸药不是我们老祖宗发明的吗?”
    
    翰林:“他的炸药高级,是外国炸药,很黄色的那种。”
    
    宰臣:“他搞的那个什么奖又不是我们搞的政府奖,全世界怎么就干认它呢?”
    
    翰林:“XI……XI……XI……”
    
    宰臣:“你们作协不可以出面邀请他来访问访问?”
    
    翰林:“他早死了呢。”
    
    宰臣:“死人怎么可以给活人颁奖?”
    
    翰林:“这是瑞典文学院的事。”
    
    宰臣:“那个瑞典文学院不会不做生意赚钱吧,跟他们开放开放嘛!”
    
    翰林:“WU……WU……WU……”
    
    宰臣:“巴金太老了啊,听说拉屎这事情也不能亲自拉了。年纪轻点的就没有人选吗?”
    
    翰林:“有一帮美国人推荐王蒙呢。”
    
    宰臣:“好啊。就说了,今天中国怎么会只有巴金一个?我们有那么多作协会员,天下文人都装在我的箩筐里。”
    
    翰林:“后来揭发了,是几个美国骗子开的玩笑。”
    
    宰臣:“……王蒙还是不错的,他那个《青春万岁》当年鼓动了多少天真的年青人?骗子为什么不骗这个,不骗那个,就骗王蒙?王蒙的确有水平嘛。骗子还是有眼力的。”
    
    翰林:“有个叫高行健的年轻人得奖了。”
    
    宰臣:“好啊。中国还是有人的嘛。怎么不早通报呢?”
    
    翰林:“他不是我们会员。”
    
    宰臣:“不是我们的人?”
    
    翰林:“他在外面。”
    
    宰臣:“怎么就觉得他的名字是学日本明星高仓健呢!”
    
    翰林:“他入了法国国籍。”
    
    宰臣:“不要他。不是作协会员就不是中国人,我们中国坚决不要他,让法国把他拿去就是,我们不希奇。你们作协要出面发表声明,要抗议。他连作协会员也不是,顶多是个三流作家;也不是我们中国人。”
    
    翰林:“SHI……SHI……SHI……”
    
    宰臣:“要抓个巴金诺贝尔奖工程。要重视。要抓到细处。诺贝尔奖一年一次,机会还是很多的嘛。跟上海华东医院领导打声招呼,叫医生让巴金再活十年,一定要再活十年。十年就是十次机会,不相信瑞典人不长眼睛。”
    
    翰林:“HE……HE……HE……”
    
    宰臣:“那个《收获》杂志主编位置要坚持不动摇,让巴金女儿不姓巴姓李的具体负责就是了。谁说巴金不能主编了?他女儿听得懂他那个‘呜——呜——呜’的话,他跟女儿‘呜呜’,就是在开会安排工作嘛,就是在主编嘛。”
    
    翰林:“MIAO——!!!”
    
    于是,巴金就不死了。但他不死,活着,我就想到耳刮子,虽然我觉得他是个太可怜的老头——他灵魂中的朋辈早就纷纷仙去,只他空剩了个没有意志的躯壳,供着众人把玩、展览、炫耀;先先帝打倒的人,做了先先帝后人的活宝。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自由是最好的:巴金已经病危,胡锦涛为其准备后事
  • 刘晓波:文坛泰斗和植物人的荣辱——由巴金99寿辰想到的
  • 上官天乙:巴金想死 就成全他吧
  • 自由是最好的:巴金请求安乐死被中央拒绝
  • 冰心老舍的朋友巴金谈因言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严厉批判
  • 自由是最好的:胡锦涛曾庆红李鹏巴金提出纪念周恩来夫人邓颖超的百年诞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