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皇帝都是好的
(博讯2005年2月22日)
    


——评《隋炀帝传》:隋炀帝也是明君?
     (博讯 boxun.com)

    
    近年来,也不知是怎么了,影视上,著作中,有一股颂扬皇帝之风,把暴君秦始皇说成“千古一帝”,把穷兵黩武的成吉思汗、汉武帝说成“赫赫战功”,把妄自尊大、固步自封的康熙乾隆说成“康乾盛世”……这不,北京大学教授袁刚新著《隋炀帝传》又把隋炀帝称为“功业显隆”的明君。
    
    袁教授在书中称,同样是亡国之君,隋炀帝主观上极欲成为圣君,绝非前朝昏庸之君齐后主、陈后主等辈可比,倒是后朝圣君唐太宗与其有着十分相似的资质、经历和功业。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与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一样,是名垂千古的伟大功业。营造东都洛阳,意在控扼山东,是强化中央政府控制能力的很必要的措施。其他如掘长堑,置关防,修驰道,筑长城等大型工程,都旨在加强国防。至于置仓储粮、三巡江都,更是为了沟通加强南北的经济文化联系。炀帝还是个出色的诗人,自小善属文,诗赋雄丽;又倡导艺术,赏析书画,繁盛百戏。在文治方面,创设进士科,正式确立科举取士制度,并兴办学校,敦奖名教,统一经学,整理图谱,儒道佛三教并重,积极影响了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作者的结论是:隋炀帝功业显隆,是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见2005年1月31日《报刊文摘》)
    
    隋炀帝是个“功业显隆”的圣君吗?
    
    众所周知,早在隋炀帝争夺太子地位时就上演了一出出喜剧:为了讨得他亲娘独孤氏的欢喜,忍不住去亲近小老婆;为了表明自己的简朴,在亲爸来造访时,赶紧在豪华用品上抹灰;为了显示自己的仁慈,硬是推开卫士送上的雨披,假模假式地与大家一起淋雨。当上皇帝后,他把国家当成游乐场,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大“玩主”。
    
    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开始大规模营建东都洛阳。他根本不是什么“意在控扼山东,强化中央政府控制能力的措置”,而是为了穷奢极欲地玩乐。城内分宫城、皇城和外廓城。宫城是隋炀帝的住处,方圆达二十余里。城西造了显仁宫,“发大江之南,五岭以北的奇树异石,又搜求海内花草禽兽,充实花苑。”显仁宫造完,又建西苑,方圆二百里。有三座高山,一条大河。河的两边连着十六座大院,每个院中有一位四品夫人坐阵,迎候炀帝。炀帝喜欢趁着月色,领数千宫女,骑马游逛。千人千骑,人声鼎沸。
    
    也是在大业元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征调河南、河北一百多万民工开通济渠,又征调淮南民工十余万,疏浚邗沟。大业四年,引沁水南达黄河,北到涿郡(今北京),并凿京口至余杭的江南河。这样以洛阳为中心,北起涿郡,南到余杭的五千多华里长的人工河,历时六年完工。这条河虽然成为南北交通动脉,却是由森森白骨开凿而成。那时,这条运河就是两岸百姓欣赏隋炀帝气派和无耻的舞台。隋炀帝的坐乘龙舟,高45尺,宽50尺,长200尺,船高四层,仅中间两层就有120多两屋子。他一次出巡的船上船下工作人员就有八万人。船队由隋炀帝的第一条船出发后的第五十天,最后一条船才离开出发地,一路连绵二百余里。为了满眼春色,他在冬天里用红绿绸缎装饰花草树木;为了营造夜晚出游时的浪漫,他让人捕捉数斛萤火虫放于山谷,光如白昼;他一次出巡的仪仗,三万六千人扛着,用尽了沿途数千里内飞禽走兽的羽毛;为了摆谱摆阔,将京城内所有略懂音乐的人集中起来演出,一共有一万八千多人,一演一个月。还让所有的饭铺酒店只要有外族人来,免费就餐。这就是袁教授所说的“名垂千古的伟大功业”!
    
    不错,那个让中国读书人又爱又恨的科举制度的始作俑者是隋炀帝。如同修宫殿、开凿大运河一样,科举制度也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隋炀帝确实能写一手好诗文。他的《东宫春》就写得不错:“洛阳城边朝日晖,天渊池前春燕归。含露桃花开未飞,临风杨柳自依依。小苑花红洛水绿,清歌宛转繁弦促。长袖透迤动珠玉,千风万岁阳春曲。”他这人容不得别人比他强,于是设了科举制考考。内侍郎薛道衡才名冠绝南北,隋炀帝不高兴了,找个借口把他杀了。在薛被杀时,隋炀帝还无不讥讽的说:“你还能作‘空梁落燕泥’吗?”还有一个著作佐郎王胄,诗文被社会奉为范文。炀帝也把他杀了。临杀前,隋炀帝还颂其诗句“庭草无人随意绿”,并问,“你还能作此语吗?”这就是他“积极影响了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发展”?
    
    隋炀帝荒淫无道,他把国家当成游乐场,当年文帝尸骨未寒,他就迫不及待逼奸其父的宜华夫人;他建造一个可以移动的飞行殿,极尽奢侈;他把僧、尼、道士及女官弄在一起淫乱,号称“四道场”。这就是“统一经学”,“儒道佛三教并重”?!他两次发动了对高句丽的战争,原因和目的都不清楚,死伤数十万人,耗费不计其数。这个历史上的小丑,怎么能建立什么“功业显隆”,留下的只能是骂名!又怎堪与后期圣君唐太宗“有着十分相似的资质、经历和功业”呢!
    
    在中国封建皇帝打倒百年之后的今天,为什么又掀起了一股为歌颂皇帝,颂扬皇权之风气?连北京大学教授这样的“文化人”都来鼓噪凑热闹,除了标新立异、凑凑热闹之外,恐怕与一些人的皇权思想、封建思想有关。连昏庸的隋炀帝都颂为“功业显隆”的圣君,如此下去,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四百多个皇帝岂不都成了圣君?皇帝治下之世岂不都成了“盛世”?!中国人民期待百年的民主政治还有望吗?!(文/李兴濂)
    
    【相关文章一】颂歌献给“万岁爷”?
    
    “你燃烧自己,温暖大地,任自己成为灰烬……”要是光听这段动人心弦的歌词,让你猜猜歌颂的是谁,你可能会猜雷锋、焦裕禄、孔繁森、任长霞、牛玉儒、郑培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这首激情澎湃的颂歌是献给“万岁爷”汉武帝的。
    
    每晚打开电视,当《汉武大帝》这段慷慨激昂的主题歌声响起,我的心头便不由得感慨万千:多好的万岁爷啊!这才是真正合格的人民公仆!进而又心生疑问:今日我们大讲特讲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莫非人家汉武帝两千年前就做到了,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给一个封建皇帝的颂歌唱到这个份上,真是咄咄怪事,让人不可思议。
    
    不错,汉武帝是个有为君主,雄才大略,豪气干云,虽然美中不足的是“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那就干脆称赞他有本事,有能耐罢了,甭往爱民如子、无私奉献那儿拔高;别忘了他毕竟是个封建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忙来忙去,东征西讨,说到底,无非都是为了自己的江山。因而,歌词深情地夸他说“你是一座奇峰”我没啥意见,汉武帝的文功武绩确实不凡,把匈奴打得东逃西窜,尽管他到晚年也实在昏聩得可以,好大喜功,穷兵黩武,大炼仙丹,重用方士;可要说他是“燃烧自己,温暖大地,任自己成为灰烬”,那就太离谱了,也太肉麻了。这样阿谀谄媚的文字就是他的弄臣东方朔都说不出口,如果出自当年司马相如那样的马屁精倒不奇怪,可是偏偏出自今天的文化人,实在令人作呕。
    
    其实,这样热情讴歌皇帝的电视剧插曲,并不罕见。电视连续剧《康熙大帝》的主题曲《向天再借五百年》,先歌颂了皇帝的文治武功勤政爱民后,又无限深情地抒发豪情壮志“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在电视连续剧《雍正王朝》主题曲里,更是颂歌高入云霄,拍马淋漓尽致。先是歌功颂德,“有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看江山由谁来主宰”;接着鸣冤叫屈,“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千秋功罪任评说,海雨天风独往来……”;然后还要为他“讨个说法”,“有道是人间万苦人最苦”、“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雍正爷倘若地下有知,一定会把这些唱颂歌者引为心腹知己,看作高山流水知音。不过您也别得意,这位“老四”喜怒无常,最爱搞文字狱,说不定你的颂歌里哪个字犯了忌,就被他咔嚓一刀要了性命。
    
    电视剧争着给皇帝唱颂歌,实际上唱出了某些国人千百年来永不泯灭的皇权思想、奴才意识。皇帝们可以死亡,封建制度也可以推翻,但一些人的皇权思想、奴才意识总是变着花样“活”下来,时时刻刻地在他们的意识和精神里萌发。
    
    在他们心里,有一种浓郁的好皇帝情结。其实,皇帝就是皇帝,明主也好,昏君也罢,忙的事都差不多,无非争权夺利、疆场厮杀与宫廷阴谋,后宫里的争风吃醋、太监与外戚的兴风作浪,皇家的豪华奢侈及皇恩浩荡,与老百姓关系不大。
    
    这就是古人揭示的那个道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治,百姓苦,乱,百姓更苦。鲁迅先生看得深刻,好皇帝与坏皇帝对老百姓而言,无非是一个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一个做不稳奴隶的时代。
    
    【相关文章二】百姓皇帝情未了
    
    帝王剧满天的原因可能有多种,但收视率高,肯定是决定性的因素。换句话说,我们这个民族似乎对皇帝有着过分的喜爱
    
    古代中国是个身份不固定的国度,不像中世纪的欧洲,贵族是贵族,农民是农民,怎么也颠倒不过来。中国的平头百姓,有时候连皇帝之尊都敢觊觎。种地的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小亭长(相当于今天的派出所所长)刘邦看见秦始皇出巡,说:“大丈夫当如是焉”。曹操说要是没有他,不知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的确如此,不能说人家吹牛。但尽管这样,还是没有挡住那个“织席贩履”的刘备钻进四川做了皇帝。
    
    年头乱的时候如此,年头太平的时候也一样。在眼下荧屏上被吹到天上去的康乾盛世,每年都得抓出几十上百的称王称帝的逆案,不知从哪儿冒出个教门,有几百个信徒,就敢关起门来在炕头上称九五之尊,大封三宫六院、丞相将军。这种状况大概一直持续到了解放后,直到改革开放,才渐渐杜绝。
    
    皇帝案没有了,不意味着帝王梦也消失了。君不见,现在一打开电视机,满屏幕的皇帝戏,那个“王朝”,这个“帝国”,这个“天子”,那个“大帝”,没完没了;再加上些太后、皇后和宠妃,好像世界被皇帝家承包了。
    
    当然,皇帝戏不是不能拍,老百姓看看皇帝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种戏密集到了这个地步几乎三换频道就能碰上皇帝的时候,怎么说都有点不正常。特别是,荧屏上的这些皇帝,几乎没有缺陷,个个都风流倜傥,才貌无双,外加智勇双全,只是偶尔犯点人都要犯的小错误,可爱得紧。
    
    别的不说,这种状况,至少说明我们这个民族似乎对皇帝有着过分的喜爱。这种喜爱,放在有点权势的人脑袋里,反映在行动上,一不留神就会出点跷蹊事:一个镇政府办公楼,能盖成天安门模样,一个小小的县级市,也要搞阅兵,大喊“同志们好!”“首长好!”至于一手遮天,搞一言堂,做土霸王,最后一头栽倒的,也是层出不穷。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下面的人都自动跪下了,说什么都跟着喊“喳”的缘故。
    
    其实,无论是谁,在这种文化氛围里,想要做皇帝的人,跟顺从皇帝的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有权了就作威作福,自我感觉就是皇帝;没有权的时候就低眉顺眼,让别人感觉是奴才。皇帝和奴才之间的感觉转换非常迅速,朝为田舍郎,暮坐天子床,反过来也一样。
    
    更要命的是,做奴才的时候,背后经常将“皇帝”贬得一钱不值,可只要得势了,就会无师自通地躬行先前他所诅咒的一切。
    
    我们的编剧导演,是为百姓制造精神食粮的人,他们多半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相信他们对皇帝未必有小百姓那样心怀虔敬。他们只是常常顺着“可看性”随意塑造,在他们眼里,帝王将相的历史无非是些泥巴捏的小姑娘,不仅可以随意打扮,还可以任他们的性子捏圆捏扁。有良心一点的,还告诉你他那是“戏说”,而那些没良心的,干脆公然宣称自己的作品就是正剧,是尊重历史的。其实呢,他们心里都知道皇帝是怎么回事,但是为了尊重收视率和票房,咬牙也得这么干。
    
    电影电视是大众文化的主要传播途径。眼下,皇帝戏已经影响了不止一代人,越来越多的人把荧屏上故事当真事,皇帝的形象不仅高大,而且越来越可爱可亲,个个都是好儿子或者好孙子、好丈夫、好情人兼好父亲。过去有个编排乡下人的故事说,两个乡下人下田割稻的间歇,一个说,皇帝老子如果割稻的话,肯定使金镰刀。另一个道,瞎说,皇帝那里用得着割稻,还不是躲在树荫下,西瓜吃吃,芭蕉摇摇。现在,我们电视剧的皇帝形象,已经在走下神坛,趋向人性化的过程中,变得跟当年乡下人嘴里的模样差不多了——不过,即使是当年乡下人嘴里的皇帝,也是皇帝,也一样有着生杀予夺的专断权力。如果皇帝真是个好东西,为什么一百年前,我们的革命先驱要那样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把他推翻?而且自从中国实行共和,就不曾再恢复帝制?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文/张鸣,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皇帝”与“皇帝戏” (图)
  • 胡办人员露苦衷:坐在他这个位子上,只能当儿皇帝
  • 言信:大清国皇帝的宗教信仰
  • 非常猜想:为什么中国古代坏皇帝多?
  • 潘一丁:美式“民主选举”和大众皇帝的“自我拍卖”
  • 韶山的传说----毛泽东从小就要当皇帝
  • 老粗出人物? 毛泽东为什么偏爱文盲皇帝?
  • 评《三个代表是皇帝的新装和洗脑邪说》
  • 胡祈:皇帝是理所当然的总贪官
  • 張三一言:專制的英明皇帝和民主的攬權總統有甚麼區
  • 傅国涌:鲁迅不想做皇帝
  • 猫皇帝圣旨与猫太子爱民告示
  • 胡祈评论:不全是中国皇帝的错
  • 曹长青:皇帝到底是裸体,还是穿著裤衩?
  • 央视清朝剧凸显江泽民的"皇帝"梦
  • 7个老皇帝,晚景个个惨
  • 唐柏桥:江泽民与雍正皇帝
  • 金泰克:说破皇帝的新“新衣”——读鲍彤评“三个代表”长文
  • 袁世凯:“天下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做皇帝”
  • 长大的“小皇帝”:中国新的失业群体
  • 放弃升学当无冕皇帝(图)
  • 赵达功:愚文坚持申请游行是要戳穿“皇帝新衣”
  • 党报批判官场“皇帝新装”现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