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中国人权人事变动引起的两点思考
(博讯2005年2月20日)
    一、

    当一个事变发生之后,是就事论事还是关注引起事变的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回答。昨天在《强国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这个帖子的内容是这样的:在日本的一个工厂里,一个工人忘记了给一个机械零件加润滑油,结果这个零件被损坏了。对于这个事件,一个中国人的看法是惩罚操作者;而日本人却没这样做,他们发明了一种预警装置,当那种零件里没有润滑油的时候,预警装置就会发出警报声,提醒操作者给机械零件加油,这就大大地降低了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尽管预警装置也不是万能的,它也可能出故障,但是它比人可靠多了。人的生理变化和心理变化都能影响人的工作效率,所以人经常在不知不觉中犯下错误,这样的错误机器就不容易犯,所以说机器比人可靠。

     在处理事故的时候主张处理人,这样做能收到一定的效果,但人总是不如机器可靠,与其处理人,不如改进机器,这样做所收到效果要好于处理人。当一个事故发生之后,日本人愿意从改变物的状态来解决问题,这种见物不见人的作法看来是更有效率的。 (博讯 boxun.com)

    在前面那个案例里,为什么中国人一开始就想到要处理人呢?因为中国人成长的环境是人治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要想改变现状就要想办法改变能影响现状的人,人不变,现状就不会变。在人治的社会里,领导人在社会里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每一个想改变社会的人都要打领导人的主意,这就是在人治的社会里有时发生上层斗争的原因。

    在人治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异常激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是不容易的。分别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即中国的人际关系不好处,西方国家的人际关系则没有中国那样复杂。在人治社会里,人际交往也成为成年人的必修课,跟谁结交,不跟谁结交都要心中有数,否则就会在社会里处处碰壁。人治社会里的人们之所以要花费巨大的经历来研究人,就是因为人把持着社会的运行,人的情绪、习惯、好恶、思维方式都会对外界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人的因素没给制度的因素留下存在的空间,这就是人们要研究人的原因。

    在人治社会,人们养不成就事论事的习惯,一事当前,人们总是首先看到人,人们总是认为,解决了人的问题,事情就会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只有在法治社会里,就事论事的情形才会发生。在法治社会里,改变现状无须经过改变人这个阶段。当一个人觉得现状需要改变的时候,他可以提出修改制度的建议,如果他的建议得以通过,那么制度就会发生变化,接下来现状就会随着制度的变化而变化。如果制度不能大改(由于有其他因素的影响),就求得小改;如果小改也进行不下去,那么人们就只好暂时接受现状,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图改革大业。因为有改变制度的通道,所以人们能心平气和地就事论事,不会动不动就针对某个人发难。这样的社会可能是更和谐的。

    二、

    辞典对理事的解释是这样的:代表团体行使职权并处理事情的人。根据这个解释我们可以知道,理事是不能随便辞职的,因为他是代表某个团体的,他要想辞职必须经过他所代表的那个团体同意。

    实际上理事还有另外一种特殊的状态,即理事并不代表某个团体,但是这样的理事在参加理事会活动的时候还是不能随心所欲地行事,因为这样的理事应该是代表某种理念的人,他要捍卫这种理念,理事轻易地辞职,就不能在这个团体里维护他所代表的理念。理事与董事和议员的性质比较接近,董事离开董事会,议员离开议会,这就意味着议会解散、公司倒闭或发生剧烈变动。通过这些类比,我们可以说,理事确实不能轻易辞职,理事留在理事会里可以尝试着对制度进行修改,这就是笔者在上一节说的就事论事,修改制度当然不会一帆风顺,如果理事代表着某个团体,他就可以去寻求那个团体的帮助;如果理事不代表某个团体,那么他就可以寻求公众舆论的帮助。

    原中国人权的部分理事在辞职前没寻求公众舆论的支持,在辞职后才把中国人权内部的分歧公布出来,他们试图以此来获得公众的支持,这样做至少是颠倒了做事的次序。假如辞职的原中国人权理事能在没辞职前公开中国人权内部的分歧,使公众舆论对中国人权的变化产生有益的影响,这对于中国人权的发展是会有好处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德高望重者所为何事?------中国人权风波分析之一
  • 利剑要的是谁的首级?——也谈“中国人权”风波
  • 安魂曲就中国人权事件教训给胡平先生的一封信
  • 范似栋關於中国人权事件的通信
  • 唐捷:除了就职,中国人权刘青更应该学会辞职
  • 写给“中国人权”共同主席呼吁信
  • 朱学渊:“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 茉莉:化“中国人权组织”的危机为转机
  • 江苏荣:中国人权和伊拉克问题
  • 李晓蓉否认发表关于中国人权的文章
  • 江苏荣:台湾民主选举、中国人权和人民币汇率
  • 鲍彤和徐文立回顾2004年中国人权状况
  • 2004年终中国人权状况回顾
  • 自由是最好的:胡锦涛江泽民秘密致信白宫要求美不要谴责中国人权
  • 龚平:日内瓦的期待:走出中国人权的困境
  • 方觉同“中国人权” 的讨论
  • 美国的战略利益VS中国人权
  • 张伟国:十六大以后的中国人权问题
  • 大赦国际主席谈中国人权
  • 国际人权组织论去年中国人权
  • “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谈中共倒退
  • 年终回顾:中国人权状况(1)
  • 大赦国际促欧盟谈中国人权问题
  • 美国务院:中国人权未改善武器禁售不宜取消
  • 康原谈中国人权状况
  • 美公布年度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表关切
  • 纪念八九民运十五周年:向全人类呼吁(中国人权同盟)
  • 中国人权研究会副会长:美国人权报告极端伪善
  • 美官员指天安门事件以来中国人权记录仍不佳
  • 美国批评中国人权决议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拒绝
  • 鲍彤撰文支持美国谴责中国人权记录议案
  • 杨天水直接否认参与任畹町攻击中国人权的联名信,以及否认撰写关于王炳章的文章
  • 中国将发表二00三年中国人权白皮书
  • 美高级人权官员再批中国人权倒退
  • 人权组织发表声明支持美国提出批评中国人权议案
  • 王有才称中国人权无大改善 (图)
  • 王有才首次露面:中国人权无大改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