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2月15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赵紫阳先生的去世,引发了许多熟悉的或陌生的面孔纷纷发表言论,借古幽情,还有许多人出于同样的理由至今闭口不言,默不作声,原因是:给赵紫阳先生的历史定位,即盖棺论定在什么政治标准上,各种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我认为,从赵紫阳先生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一生的追求来看,定位在“人性化的共产党人”应该是比较准确和恰当的。

     为什么这样说?我先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博讯 boxun.com)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洛维奇.基诺维耶夫(Александр Зиновьев)是今天俄罗斯的哲学博士,大学教授。1939年,他进入莫斯科文学历史哲学学院,因为反斯大林的言论而被开除共青团和学校,又被逮捕,他逃跑后隐姓埋名,藏身于民间,一直到斯大林去世为他平反。1955年到1976年,他作为苏联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同时兼任莫斯科大学的哲学教授,写了许多的著作,特别是涉及到苏联社会的文学和社会学著作,触怒了当时的勃列日涅夫政权,1978年,基诺维耶夫同妻子、女儿一道,被苏联政府驱逐出境,剥夺苏联公民国籍。

     在国外,基诺维耶夫的处境仍旧十分的艰难,以前因为直言批评政府,抨击专制制度,他被共产党政权从国内驱逐出来,现在又因为不愿意加入公开的反共阵营,他又被国外的反共势力所排挤攻击,孤立起来,所以,直到1999年以前,他们全家一直默默无闻地侨居在德国,以授课写作为生,前后出版了三十多本著作。

     1999年,基诺维耶夫全家结束了21年的流亡生活,回到祖国,在莫斯科大学,哲学所和社会政治所主持着基诺维耶夫研究中心。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从没有参加过共产党,吃尽了苏联共产党苦头的人,此时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为科学共产主义世界观正名,把被从斯大林开始被严重歪曲的共产主义运动再纠正过来。在一个几乎处处都被苏联共产党种下恶果的俄罗斯大地,这是一项十分艰巨而阻力重重的工作。这个原因和动力不是别的,就是因为基诺维耶夫自觉选择的信仰是科学共产主义,即民主、法治、公平、公正、廉洁、高效、人性化的共产主义社会。

     我为什么要举这个例子?这是因为,许多目前在中国国内正在受到打压的政治人士和知识分子们,比如说赵紫阳先生,从他的世界观、人生观、政治信仰、以及毕生的追求目标来看,他始终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虽然他从党的总书记的岗位上被不公正地拉了下来,但是他的世界观还是坚定地信奉共产主义,他共产党员的政治身份还存在,他从来没有主动地或被动的退出共产党,他在晚年的那些优厚的生活待遇、经济待遇、医疗待遇都是共产党中央和中国政府各给予的,一般人连想也不敢想。所以,把悼念赵紫阳先生同反共政治活动联系在一起,是牵强的,荒唐的,也是对赵紫阳先生的不尊重。

     有一个类似的例子,前苏联共产党的总书记、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被内部政变赶下台后,他也始终坚持自己的共产主义政治信仰,虽然他一直都有“人身自由”,享受苏联政府的“特种养老金”,但其它各种的待遇都大不如前,晚年甚至被“组织”上招去训话,所以,他退下来只有8年就去世了,还不到八十岁。相比之下,从总书记岗位上被排挤下来的赵紫阳先生要强了许多,他还继续活了16个年头,以倾轧同类而闻名于世的共产党组织,终究要向人性化的方面进化了一步,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历史的进步。

     再回头看看赵紫阳先生的亲属和子女。赵先生的家人和子女,毫无疑问,都是正牌标准的大陆“高干子女”,在过去中国那些特殊的年代里,毫无疑问,都走着参军、入党、提干这条通畅的政治捷径,不愁住房,不愁物质生活的一切必需品和奢侈品,此外,赵先生那些众多的儿女亲家,也毫无疑问都是党政军的高层领导干部,也就是说,都是在“组织”里的,如果不是赵先生在1989年因为同情民众“站错了队”,成为共产党内路线斗争的牺牲品,赵先生的众多亲属子女毫无疑问会进入今天中国社会党政军及商界的高层行列之中,属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最受益群体。在今天赵先生不幸去世之时,赵先生的子女最关心的是赵先生的殡葬规格,是否国葬,以及去掉赵先生“犯了严重错误”这条政治结论。

     现在你应该清楚了,赵先生是否国葬?由不得“外人”插嘴,这是党组织内部的成员同党组织领导阶层讨价还价的一个内部规程,除非你也是中共党员或中共秘密党员,否则“外人”的插嘴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作用。自从参加革命那天起,赵先生一辈子都离不开,也从没有离开过党组织一天,所以,把悼念赵先生同反共联系在一起,也是违背赵先生的亲属及子女的意愿的,也会严重危害到赵先生亲属及子女的实际利益,硬要对去世的赵先生做强人所难的关切举动,其结果是会事与愿违的。

     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共产党政权是一些极力维持特权阶层的特权利益的统治集团,这是被历史和现实的无数事实所证明的,也是为中国无数老百姓所被迫接受的既定事实。赵先生及其亲属、子女,很多年来一直是中国社会特权阶层的成员和特殊利益的受益者,即是赵先生后来不幸受难,他们一家所享受到的种种利益,也是占全国95%以上的一般平民做梦也想象不到的,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把赵先生及其家人看作是自己当中的一员,也许这就是“人性化”的赵先生同“救民众于水火”的胡耀邦先生之间的差别吧。

     始终坚持共产主义世界观的不仅是赵紫阳先生一个人,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同先生,前人民日报总编胡绩伟先生、前解放军301总医院的军医主任蒋彦永先生,前副部长李锐先生,包括已经远走高飞的老革命干部许家屯先生,戈扬先生等等,包括刚刚去世的吴法宪等那些“林彪反党集团”老军人成员,也包括“万恶的四人帮”诸位成员,其实他们都是在始终信奉着共产主义的世界观,他们同上面的基诺维耶夫一样,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要彻底放弃自己原来共产党的政治信仰和政治立场,他们只是或者对中国共产党的现行政策和路线极度的不满,或者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之处,他们只是成为党内争权夺利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仅此而已。除非像戴晴女士那样,公开宣布自己退出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千万不要把他们看作是坚定的“反共分子”,这会对他们多年来的人格和人生历史都是个极大的侮辱。

     分清这一点十分重要。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你如果要尊重一个人,就要同时尊重他所自愿选择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哪怕这个世界观和人生观同你的实际利益有着多么大的利害冲突。

     在任何的共产党,特别是执政的共产党内,都有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之分。在目前的中国共产党内,讲求获得自身最大的实际利益的现实主义者占据着绝对的统治地位,你只要看到中国共产党把港澳和国内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大资本家都拉进共产党内,你就可以知道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距离原来的理想主义拉开了多么大的差距。而各国执政共产党内的各种矛盾之争,已经远不是理想主义者之间的观点分歧,而是现实主义同理想主义的实际利益之争了。

     许多作风正派,人品高尚,一贯很廉洁的共产党人,被逼得无法在共产党内安身,甚至无法在国内安身;另一些表面上道貌岸然,骨子里男盗女娼的腐败分子,却可以自如地爬到各级党的领导岗位,这只能说明:现实主义比理想主义更有力量,依附投靠于共产党上层的政治权力,比你坚持所谓的“真理”更有实惠。“路线”跟对了,一荣皆荣;“路线”跟错了,一损皆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依统治权力的归属而划分出革命与反革命的界限,这是一个混账的逻辑?将自己这一派的理论和路线抬高到天上的位置,将共产党组织内的分歧上升到原则性的高度,不惜使用阴谋诡计、使用见不得人的手腕和肮脏的权术来取得自己的胜利,卑鄙地将失败的对手千方百计要置于死地,在政治上搞臭,在经济上搞垮,这一切都暴露了今天这一代共产党政权的野蛮、凶残和浑不讲理。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各国共产党的政权组织都会带有浓厚的“私人”色彩,都会被打上深刻的最高领导人的“私人”烙印。比如,斯大林的党,毛泽东的党,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的党,霍查的党,波尔布特的党,等等等等,都是杀戮气十足,血腥味浓厚的党,他们在几十年里所人为造成的累累白骨,都要远远超过奥斯威辛的数倍,在这种极其严酷的政治环境状况下,一旦出现短暂的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和赵紫阳人性化的反对残害骨肉同胞,国人对胡耀邦和赵紫阳的感激之情是难于用语言来表达的。

     纵观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各国共产党政权的历史,有两个针锋相对的致命错误经常在频繁发作:一是“包庇纵容坏人做恶”,二是“兄弟阋墙自相残杀”。以认识的不同,观点的不同,信仰的不同和意识形态的不同来作为理由,冠冕堂皇的进行兄弟相残,这种蛮横的政治状况在今天只有在共产党里才看得到,对其他的宗教信仰来说都已经成为了历史。

     道教自古有全真派和正一派之分,从未见这一派将另一派赶尽杀绝,置于死地。佛教有汉传、藏传之分,还有大乘、小乘之分,在汉传佛教的内部,禅宗与其它佛教各宗派和睦相处,未曾有谁将谁逐出佛门。供奉上帝的犹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也都能相安无事,他们的口号:“四海之内皆兄弟”就说明了一切。伊斯兰教的逊尼派和什叶派争执了一千多年,从没有看见历史上谁把谁打入“反教集团”,更没有见过为了打倒某个人,竟然发动了全民的“某某大革命”。只有在共产党内,才能够看见这么荒唐凶残的一幕。

     这种荒唐的景象不只发生在一国共产党的内部,还发生在各国共产党国家之间。打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各国共产党政府之间和军队之间大打出手,牺牲了多少无辜的生命。中苏之间,中越之间,都是先打嘴仗,后动干戈。即使在没有到动枪动炮地步的中蒙、中阿、中朝等等其他共产党国家之间,也是争吵不止,暗斗不断。共产党政权的好斗性和同类不相容性都表现到了极点。

     到了此时,你可以耐心地归纳出许多条珍贵的结论:共产党政权就意味着没完没了的政治斗争,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国内反革命的不断出现,意味着中国社会流血的政治冲突永远不会终结,意味着中国国内永无休止的镇压和意识形态严厉控制,意味着中国政治权力的腐败不可避免,意味着工人和农民的贫困化进程成为必然的历史趋势,意味着权势转变为富翁的必然道路,意味着国内的冤案和社会矛盾尖锐化接连不断,意味着国际间的冲突与战争接连不断,等等等等乃至无穷。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尊重去世者所信仰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就是尊重了去世者,我们在悼念赵紫阳先生的同时,不要去污蔑辱骂赵先生用毕生生命在追求的理想和主义,千万不要做违背赵先生生前意愿的那些事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 2005春节见闻-吃肉的节日
  • 言信:向《博讯》及一切网民来客拜年
  • 言信: 寻找“顺其自然”
  • 言信:寒冬时节话难民
  • 言信: 法轮功是宗教团体还是民间团体?
  •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 言信: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都不见
  • 言信:大清国皇帝的宗教信仰
  • 言信:从《博讯》谈到《凤凰卫视》
  • 言信:从2004年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作弊谈起
  • 言信:道姑李莲翠
  • 言信:我的中国穆斯林朋友
  • 言信:中国自报家丑 医改步入歧途
  • 言信:官赌丑闻不断 民赌遍布全国
  • 言信:中国大陆的公民们,你幸福吗?
  • 言信:中国的富人和美国的富人有什么不同?
  • 言信:再谈基督教与《圣经》在中国
  • 言信:从新闻背后看真相-吴德东的故事及其他
  • 言信:为你点评一份基督教的传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