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丁松泉:一个电子警察社会正在降临
(博讯2005年2月13日)
    
    据新华网2005年1月26报道,有关方面为防小偷,在广州火车站的公共厕所内安装了电子摄像头,摄像头安装在楼梯正上方的天花板上,摄像范围主要是公厕入口,所有如厕者只要进出必会进入它的“视线”。在男厕,墙壁上装有两个摄像头,一个指向洗手处,另一个则装在如厕的格子间上方。女厕里两个摄像头安装的位置与男厕无异。
     (博讯 boxun.com)

    又据新华网2004年11月4日的报道,目前,广州市83路、178路、239路、224路、296路、540路等线路的部分公交车,均在下客车门位置上方安装了摄像头,司机在驾驶位置通过显示屏了解落客情况,避免夹伤乘客等事件发生。然而,一些市民却惊讶地发现,在正对摄像头下面站着的女性乘客出现了走光等尴尬事件,一些情侣在车内的亲热也变成了"现场直播"。
    
    另据媒体报道,上海市复兴中学在2003年高考前夕让同学们集体观看了学校播放的“校内不文明现象录像”,录像中有学生魏罡与其女友在教室里的亲昵动作,引发了一场官司。
    
    本人也了解到,某市的小区为了治安的需要,在居民生活小区安装摄像头,还要求所在小区的一些单位提供赞助。
    
    以往主要在银行等要害地点安装的电子警察,现在正在广泛地渗透到我们社会的各个地带,渗透到更广阔的生活空间,一个电子警察社会正在降临中国。现在这种现象与发展趋势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与警惕,如果任凭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我们可能将面临一个恐怖的社会。
    
    魏罡输了他的官司。广州火车站公厕的管理部门——越秀区市容环卫监督管理所一工作人员解释道,安装摄像头是为了形成一种威慑力,降低发生在车站公厕内的盗窃案,并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顾客的安全着想”。广州火车站派出所一位负责人表示,安装摄像头之后,在公厕内进行的犯罪活动明显减少,有力地保护了旅客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得知部分旅客对此颇有微词时,他表示,希望通过媒体,呼吁群众理解安装摄像头的本意。广州市海际明律师事务所某律师声称,法律上所指的隐私权,并不包括公共场所的肖像权。如果公厕的摄像头角度根本没有对准如厕者,未摄到隐私部位,那就不存在侵犯隐私的问题。我们听到的只是更多冠冕堂皇的 “正当”理由,听到要求公众的“理解”,但我们似乎忽视了魏罡们的抗议和其他人的惊叹,前述报道说,“‘太可怕了!公厕里居然安装摄像头!’近日,一位读者称,广州火车站西广场的公厕内安装了6个摄像头,让旅客如厕仿佛被人监视,‘没了隐私’。”可见,既有抗议,也还是有许多的惊叹。而事实上,公交车上毕竟还有“春光乍泄”,我们也不敢保证没有更多我们不愿看到与发生的事情发生。如果按照有关部门的“合理性”逻辑推演下去,并且给以他们的行为以“合法性”,那么,电子警察对我们社会和生活的渗透将进一步深入,以致我们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吃饭和如厕,无论晚间在居民区漫步还是与朋友喝茶聊天,我们都会感到有一只眼睛在盯着我们。是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但是,如果我们在本可以比较自然与宽松的时候,必须保持警惕和拘谨,这难道是我们作为文明社会应该有的生活吗?
    
    同时,我们还不得不考虑,根据我们社会中一些人的职业道德水平和普通道德水平,我们谁能够保证不会被一些人用于不良目的。在国际政治中,我们意识到,现代科技与邪恶力量的结合产生了恐怖主义,那么,同样,在我们国内社会生活中,如果现代科技与邪念结合,也同样会产生恶果。如果我们严格限制电子警察的使用范围,并且有非常严格规范的管理,也许我们可以避免严重的后果;但如果我们不加限制地滥用,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听任电子警察广泛地渗透到我们日常的生活空间中,邪念与科技的结合就难以避免,因为从概率上说,从我们社会目前的道德水平和管理水平说,我们都不能排除科技与邪念的结合影响甚至危害我们作为普通公民正常的生活。
    
    我们不需要为此而谈自由主义的学理,也不需要法律专家们谈如何做可以不侵犯隐私权,因为每个正常的人,每个正常的社会,对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应该能够有最基本的判断。
    
    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目的正确而论证我们的手段正确,这方面的历史教训已经不只是一个国家和民族领教过。我们不能因为少数人可能为恶而让绝大多数人不必要地付出代价,我们也不能因为某些公共管理部门管理的无能而让普通公民付出牺牲自然生活的代价,我们甚至也不能因为从现在的法律看没有什么问题而以为没有什么问题。
    
    在一个文明的、如果希望建立“和谐”的社会中,每个人需要有自然的、有尊严的、体面的生活,电子警察的滥用,将危害我们的这种 “自然、尊严、体面”。如果你与你的爱人在林间漫步就要想到电子警察的存在,我们还有什么自然的生活?我们每个人在私下可能都有一些自然的不危害他人但似乎不雅且不希望别人看到的动作与姿态,电子警察会让你感觉自然吗?如果有一天某些部门为了一个更“合理”的理由,不仅摄像,而且要在公共场合安装窃听器,我们将会面对一个怎样的社会和生活?
    
    如果我们听任电子警察的泛滥,也许,我们会在现代高科技的影响下,进入一个史无前例的极权主义社会。也许我们不会到这样的地步,但现在我们必须警惕,让我们远离电子警察社会。
    
    想起了海德格尔,他提出人们要与技术的本质建立一种充分的关系。电子警察的滥用,不仅仅是法律的问题,公共管理的问题,它实质上也危害我们与技术的本质建立一种充分的关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