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仁华:从赵紫阳之死看中共的残暴制度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2月13日)
    
    在洛杉矶第三次“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发言
     (博讯 boxun.com)

    编者:吴仁华先生是北大七七级的学生,毕业后在中国政法大学工作,是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学生运动的领袖之一,后流亡到美国,现任《新闻自由导报》主编。本文根据吴仁华在洛杉矶第三次“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发言录音整理,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各位先生好,大家好!我的题目是从赵紫阳之死看中共体制的残暴性。说到中共制度的残暴性,在座的各位可能比我感触更深,你们家直系亲属中,可能很多人都遭到政治迫害、这种制度的残害。我谈一下自已的看法,我希望更多的时间可以和大家交流一下,这样可能更加深入一点。
    
    中国大陆的政治迫害是制度性问题
    
    赵紫阳的逝世,包括他逝世以后中共当局对他后事的处理,第一就是说中国大陆政治迫害也好,其它的迫害也好,它是一个制度性的问题,它不是因为人的本性。因为中国的传统都是说指望能出个清官、出个好官,所以当时老邓出来的时候是一阵好评;后来朱镕基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又有希望了;然后江泽民时期,总之比较差;到胡锦涛、温家宝出来的时候,大家又觉得有希望了,甚至出现一个新的名词,叫胡温新政。好像又像过去光绪改革的味道,百日维新的味道。可能赵紫阳的死把这些神话都给戳破了,它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制度问题。
    
    赵紫阳下台在邓小平时期,江泽民时期继续维持软禁的状况,胡锦涛、温家宝上台后,他还是在软禁当中,待遇状况没有改变,一直到死,下场比张学良还惨。张学良当年那个动作比他大,那真的是军事政变,兵谏嘛就是军事政变。赵紫阳只是说:不要动武,不要对和平请愿的学生动武。结果他下场更惨,张学良至少在两蒋之后获得了人身自由,赵紫阳到死经历了三个朝代,从邓到江到胡。所以从赵紫阳的结局至少看清楚了,今天中国的状况不是因为人造成的,不是因为人可以改变的,是制度,所以要改变的是制度。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中共对赵紫阳后事的处理毫无人性,历史上封建王朝都做不出来
    
    第二个看法就是说从赵紫阳之死,你可以看出来共产党今天并没有与时俱进。江泽民一直唱着高调,说进入新世纪了,共产党要与时俱进,今天共产党并没有与时俱进。你看它在对待赵紫阳后事的处理方式上,毫无人性的对待,到死都没有让他恢复自由。
    
    当时我接到中国官方的记者第一个电话,他告诉我这个死讯,我就跟他说,我要求你们高了,你们可能做不到,我说要求平反六四,给赵紫阳一个公道的评价,你们做不到。你现在一再问我说你有甚么要求?我说你能不能让赵紫阳那些旧的部属、友人能够自由地去跟他做一个告别;再一个要求是你能不能在有关赵紫阳的消息报导上不要提八九年对他不公正的评价!那么重新评价要求太高,你做不到,我不要求,你做不到,你这样追问我你有甚么要求,有甚么要求?
    
    他想了解整个的动态,能够应付这个之后发生的事情。一再地要求,就提了这两个要求,最后都没有做到。包括几十年的部下鲍彤,那么亲密的同事,为了去看他,两夫妻被国安局的人按在电梯里,夫人骨折,他自己手也受伤。不要谈现在社会的标准,就按中国古代的传统的标准来讲,共产党都违背了。就是一个丧事一个喜事都要按照当事人的意愿去办的,要尊重当事人,你生不让他见人,你死不让他见人,封建王朝都做不出来。
    
    因为我是读古书的嘛,我在北大读的是古文系,对中国古代历史非常了解。对基本的准则,在古代的,不管他生前做了甚么事,在丧事上一定会尊重家族的意见。自古都这样,你可以不参加,但至少要让亲人家友一定要来做一个最后的道别。共产党这一点都不能做到。
    
    我提了这两点,所以你能说共产党与时俱进吗?对共产党与时俱进词的理解应该是:统治的手段改变了,更现代化了,更专业化了,更精致了,包括对法轮功的打压,对媒体的封压,对国际网路服务的封杀,对政治异议人士的监控,在卑鄙手段和方式上与时俱进了,器材更先进了,然后人员的素质更专业化了。从这个事情上看没有改变。
    
    对体制内成员的迫害反映了共产党体制的残暴性
    
    第三点,就是共产党体制的残暴性不仅表现在对付体制外的所谓的反对人士,而且使用在自己体制内的同志身上。赵紫阳到死还是一个中共党员,这当然是他的悲哀,照我的看法,他早就应该退党了。这个党,你为它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卖了一辈子的命,最后落得这个结局,你在以前不觉悟,你临死之前怎么能不觉悟呢?躺在医院里都动不了了,它还不还你人身自由,你就应该在最后一口气之前,留下一个遗言,或宣布退党。
    
    所以共产党对这么一个人,到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都没有离开这个党,而党还是这么对待他。这是它自己的同志,按照新华社的新闻稿还称赵紫阳同志。我们看到很多它都迫害,像政治异议份子、家庭教会、法轮功学员,这都是体制外的。从这件事情我们更清楚地看到它这种政治体制的残暴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不仅是对自己的敌人,而且对自己的人。
    
    当年在学雷锋运动当中,印象最深的是雷锋日记里的一句话,共产党一直在宣传: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严酷,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可是共产党今天是这样吗?我们问它一句,是这样吗?赵紫阳还不是最惨的一个,他前面有刘少奇,再前面有彭德怀。他不是最惨的例子。这种体制的确是非常残酷,不仅对敌人,对敌人还可以在一定基础上自圆其说:因为它是我的敌人,我不对付它,它对付我。而对自己体制内的同志,就更能清楚地证明这种制度的残暴性,没有人道性。
    
    还原历史,看中共在历史上如何杀自己人
    
    今天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还这么对待赵紫阳,还不如它攻击为独裁的那个国民党。所以我简单从这件事上说至少能看到三点。最后一点它对待同志,我们自由媒体应该弄一个栏目说要还原历史,我在我自己的小报上专门开了一个栏目----历史与人物,因为历史被共产党封杀了,在迫害自己的同志方面,它做的是非常多的,我们只看到了刘少奇彭德怀,连共产党也把他们作为正面人物来宣传。你看我多英明,多伟大,你看我自己把这个平反了。共产党作为成绩来宣传,但在这之前很多例子大家不清楚,我因为自己学人权的,我很注重这方面,我有兴趣组织了一点东西。
    
    共产党迫害体制内的同志,从井岗山就开始了。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井岗山时期,这一段党史可能很多大陆来的都知道。毛泽东上了井岗山以后,先是千方百计说服了那两个原来井岗山的土匪头子,一个是袁文才,一个王佐,动员他们,他们开了门,毛泽东那些残兵败将才能在山上留下,但最后把那两个人都杀了。一个是在睡梦中枪杀了,另一个在睡梦中没杀成,结果跳墙逃跑了,在追捕过程中淹死在河里。这是最早的杀自己同志的事件。
    
    那么接下来就是福田事件。福田事件就是因为AB团,毛泽东彭德怀干的。那个负责人叫李绍久,这个人一直到中共建国以后当了中央警卫局的副局长,根本没有受到清算,因为是毛泽东的亲信。尽管那个所谓的AB团在中共历史上后来已经推翻了,作为反面的东西批了,可是那个组织一直得到赞助,因为它是毛泽东指使它干的,因为杀了自己军队中太多的人 。
    
    接下来的是在三十年代,在各根据地的肃反,那才杀得残酷,我这个人尽管已与共产党决裂了,看了那些具体的材料,我还是忍不住掉泪了,那真是毫无人性地杀人。在贺龙的湘西根据地,把贺龙南昌起义失败后只带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好像叫杨德昌,黄浦军校毕业的,把他也给杀了。不是一下子把他宰了,把他四肢都打断了,关在狗笼里,连贺龙这样的人都没法决定,因为这是体制问题,由党来决定。贺龙只是一个总指挥,贺龙只允许在他被杀头之前去看他一眼,结果看他趴在狗笼里,只给贺龙提了个要求,说你在我临终之前给我一碗粉蒸肉,贺龙不能做到这一点,这真的不是人,连贺龙总指挥都决定不了。
    
    然后和张国涛在湘鄂根据地,几乎把团一级的红军全部都杀光了,全是用刀砍的,说为了节约子弹。其中有一个印象很深的杀了一个军长,叫许继胜,黄浦军校一期的学生,叶挺独立团的参谋长,在丁字桥作战中立了战功的,他是参谋长兼营长,是铁军里英雄,就给共产党杀了。所以共产党不仅对付体制外的,对付体制内的人都这样残酷。
    
    南泥湾运动,郭南英唱的“南泥湾”花篮花儿香,你知道甚么花香吗?鸦片!三五九旅在延安种鸦片,然后卖到国民党的占领区,把钱拿回来买军火武器,不顾国民党占领区百姓的健康,鸦片花开得当然漂亮又香啊,郭南英唱南泥湾,你知道这个事以后,你说你对那首歌那个历史还有好印象吗?
    
    三五九旅干甚么?张思德是为甚么死的,毛泽东写的《为人民服务》里提到的张思德,就是为了烧木炭把鸦片膏熬出来。他就是三五九旅的,所以你一旦还原这段历史,共产党树立的形象就完了。
    
    再后来五十年代的韩战,韩战战俘回来很悲惨,我想在座的很多人很了解,我看了志愿军战俘纪事,最近看了战俘手记,那个人叫张则石,是清华大学第一期毕业的,也是回来的战俘,他把自己的整个经历写出来。所有回来的人全部开除党籍,严重的判刑、劳改,到几十年以后才平反。很多在集中营里所谓听从共产党的地下组织的号召作斗争,其中几个把心都挖出来,这帮人还是选择回大陆,六千多人,不管表现、不管是在甚么情况下被捕、不管在集中营表现如何。所以共产党这种制度的残暴性,我读了从《二十四史》一直到《清史稿》,我没看到像共产党这么残暴的。
    
    残酷的迫害还在继续 - 法轮功、民运人士
    
    这种残暴性一直到现在还在持续着,在昨天晚上我还接到一个邮件,是北京一个律师,他叫高智晟,大纪元登过他的事,前段时间,他写了一封给全国人大的公开信,给吴邦国委员长,就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叫黄伟的说话,昨天已经告诉我,这个律师已经开始在逃亡了,最近他要回北京,结果就会被抓。为甚么?就是因为他帮助石家庄的一个法轮功黄伟做辩护律师,他一直给我发EMAIL。
    
    当黄伟被判劳教,逼得家破人亡,出来以后又重新站起来工作,结果又被抓,在狱中受到残忍的折磨,找了这个律师给他义务的办理。律师到石家庄去,石家庄有三家中级法院,他找遍了三家法院,没有一个法院愿意接受。内部有指示,法轮功学员一律不许上诉,结果他走了后,又在狱中对黄伟进行进一步的迫害,说他跟律师谈了一些情况。我最近收到这个律师的EMAIL是1月18日,然后昨天晚上,这个律师逃亡。连帮法轮功学员做这种维权工作的律师,拥有正义感,这个律师不是因为信仰问题去帮黄伟,只是因为出于一种正义感,律师的职业道德,结果律师现在处于逃亡。
    
    我有一个北大的同学,研究生睡我下铺的,九二年就因为要纪念六四,被判了二十年,现在还在北京监狱服刑。九五年的时候头发就全白了,现在身体状况很差,可是继续关着,就是因为他不服罪不认罪,没有罪可认嘛。关了十三年了,外界大多数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包括民运圈里的很多人都不知道。
    
    所以今天中共政治迫害的残暴性,它不是因为人的问题,不是领导人好与坏的问题,所以法轮功一开始目标对着江泽民,也许是一种策略,当时从一开始我就从内心里,在一些场合我也说过,这不是江泽民的问题,这是一个体制的问题,就因为你组织太大了,人员太多了,你又不接受党的领导,你如果像佛教协会一样,派一个中共秘密党员赵朴初来任协会主席,那中国佛教协会就能生存;你如果像基督教爱国会,派一个中共秘密党员付洁章来做大主教,你就能生存。可是你能请江泽民来做江老师吗?所以我说不是人的问题,是体制问题,这个制度不改变,中共的残暴性就不能改变,它只是说技巧上改变了,它也注意形象了,有的做得更秘密,更暗了,那也就更阴险。这是我的三点看法。
    
    共产体制内的人既是迫害者也是受害者
    
    刚才那位朋友读互联网上的那些悼词,可以谈谈我的看法。我觉得赵紫阳不算一个民族英雄,他也是一个中共体制的受害者,同时他过去本人也是一个参与者,因为他能从一个县委书记做到总书记,他能不跟着干一些事情吗?他能升到位子上吗?包括朱镕基当年一上台,很多人抱着期望,我说一个右派出身的人能做到中国的总理,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吗?他如果有原则的话,他能从一个右派做到总理吗?
    
    所以赵紫阳他本人是一个悲剧。我尊重他,只是尊重他在八九年有良知,反对武力镇压和平请愿的学生。其他的事今天我不想多谈,因为按中国的传统礼遇不能不谈这个,他就是这样一个制度的受害者。包括他的父亲,就是在一九四七年被共产党枪毙的。而且那时候赵紫阳还是中共河北省的一个县委书记,就是他的老家,他父亲枪毙的时候,赵紫阳还表示同意。一直到晚年,赵紫阳才说出来这是他最痛心的一件事情,他父亲只是一个地主而已。
    
    在这个体制下,共产党体制内的人,实际上他既是个受害者也是一个参与者,包括最著名的刘少奇彭德怀刘少奇大家都知道,在延安整风的时候,他是一个主要参与者,而且毛泽东思想是他第一个提出来的。他在中共七大的政治报告中提出来全党团结在毛泽东的旗帜下,所以才有了毛泽东思想,最后他自己被迫害至死,他是一个造神的主要参与者。
    
    大家不太清楚的是彭德怀彭德怀在五九年庐山会议下台。虽然中国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都很尊重他,认为他是为民请命的,实际上彭德怀既是一个受害者,也是一个参与迫害别人的人。在他五九年下台之前干了两件事情:刚解放的时候,他迫害粟裕。当时粟裕是中共的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参谋长,是华东野战区的副司令员,中共几大战役中的两大战役是他打的。他迫害粟裕,结果粟裕被戴上帽子下台。
    
    第二次他主持迫害的人是中共的另外一大元帅刘伯承,说他是教条主义的代表者。当时刘伯承是在南京高级军事学院做院长,就整他,结果又整下一批人。包括其中一个,我记得很清楚,是南京军事学院的一个处长叫蔡铁根,大校,正司级的军衔,就因为坚持不认罪,最后被判反革命罪入狱。因为他狱中也不认罪,最后被枪毙。所以彭德怀这两件事情中共从来不去提它,如果把这些例子都还原的话,你想到在中共体制内没有一个干部是干净的,没有一个干部是无辜的,很多被迫害至死的人实际上他曾经也是一个迫害别人的人。
    
    所以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挨整没人帮他说话,许多大军区军队的人听说批斗他了,临时毛泽东把他抛出来批,很多大军区人连夜坐军用直升机飞到庐山,干嘛去了?落井下石!因为批他解恨,没人帮他,孤家寡人一个。
    
    共产党你今天和它打意识形态的仗、信仰仗都很难打赢它,你把它编的历史一幕幕还原出来,它就垮了。
    
    中共把反对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的做法制造了更多的反对力量
    
    八九年以后,共产党的策略就是把反对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所以像赵紫阳的追悼会告别仪式,总共参加才两千人,光在八宝山就动用了一千警察。然后那些异议份子和敏感份子家门口全有人,它动用的人数比你参加告别仪式的人还要多,它有反面的一个总结,就是把反对力量消灭在萌芽当中。
    
    但我相信现在反对力量大大超过了八九年,八九年只有一些知识份子可能有比较大的意见,因为他们待遇差。而现在不满的阶层是遍布各个方面,包括下岗工人,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甚至包括共产党的离休干部。像我母亲就是一个离休干部,他们也不满,因为他们的年代,在台上的年代是廉洁的,没捞到甚么钱,就是待遇好一点。可现在在台上老的,所有的几乎各个阶层都对共产党不满,包括一些在位的官员还嫌自己捞得少,所以你说反对力量在哪里?我说反对力量是很清楚的,潜藏在各个阶层。
    
    昨天晚上,北京朋友打电话来和我聊了一下,说共产党前段时间为了树立自己好的形象,因为现在干部形象很差,就专门组织人看焦裕禄的片子,结果起了反作用,看完后所有的人都在问:现在共产党里怎么一个焦裕禄都看不到了?这就是说把历史还原后,和共产党的宣传一对比之后它垮掉了。这是最重要的例子。所以我们报纸,我们网站上就有这么一个专栏:历史与人物。把我刚才说的很多东西一篇篇登在上面。
    
    中共比不上国民党和清朝
    
    我认为国民党至少比共产党好很多,在一个问题上,国民党在孙中山先生建党的时候,国民党一到,目标就很明确,就三个阶段:军政、训政、宪政。整个过程军政就是独裁,训政就是采取专治,宪政就是民主宪政。所以他一开始就根据国家经济状况、社会状况,目标很明确,他的最后目标是宪政,国民党最终是做到了这一点。
    
    共产党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提出一个宪政的目标,还是四个坚持,坚持一党专政。有一次我和共产党官方作了一次长谈,我说你至少要有一个目标,你不能说强调经济落后,人口众多这两个理由就拒绝民主。我说你说的和做的不一致,你说因为中国人口多,教育水平低,所以不能搞一人一票选举,可是我现在请问你现在在中国一人一票的是甚么人?农民选村长,按照你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选校长,大学生选学生会主席,所以你就是骗人的,最关键我说你没有一个目标。你说经济不成熟、人口多、教育水平低,那么你搞一个三十年,哪怕五十年的民主化目标,和国民党一样---三个阶段:军政、训政、宪政。没有嘛,到现在还没有。
    
    历史上,文字狱最厉害的时候是清朝,当时有人随便说一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 就杀了一大批人,说攻击我们满族人不懂文化。一个书生在看书,一阵清风把书翻过去了,页码就乱了,就随口说了一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就杀一批!所以文字狱最厉害。
    
    但是共产党远远超过他们。清朝也就是三大文字狱而已,书也只是毁了一部份书嘛,大部份书还是留下来了嘛,很多都是删掉一些文字。但是共产党能和清朝比吗?它和国民党能比吗?当时我们在北大读书就说了嘛,那鲁迅的著作,共产党把他作为文化旗手的鲁迅先生,他的著作是在甚么时候出的?在国民党时期嘛!
    
    在国民党时期民间报社能存在。稿子要送审,今天夜里送审的稿子如果不过关,第二天就开个天窗,就是说原来这篇文章的地方就空个天窗,就是说来不及补文章。共产党连给你开天窗的机会都没有,你新闻自由导报能去吗?大纪元能去吗?你要去了,一版头版头条开个天窗我都愿意呀。它连给你开天窗的机会都不给你提供啊!国民党至少提供了。国民党的很多报社、出版社是一次犯过,两次犯过,规定事不过三,如果三次犯过,关闭。可是呢同样地,你换个名字又登记了,还可以玩三次,玩完后又关,共产党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你。
    
    如果退党形成风潮,将是中国社会进步很大的推动力量
      
    (回答听众提问:我有些朋友读了《九评共产党》以后,说他们了解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后,都不想做中国人了。……为甚么退党是很重要的? ) 你说共产党是个邪教,共产党那么恶劣,你就不想做中国人,这个问题不成立嘛。因为在我看来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不代表中国人。共产党本来不是大家选出来的嘛,你我投过票吗?它不是自封自己是三个代表嘛。那你四个代表,三个代表跟我都没有关系,所以这个命题不成立的。
    
    共产党再邪恶的话,我还是中国人。至少你现在中国共产党不让我入境,我现在无国籍,没有中国护照,我也不想入美国籍。我绿卡拿了十五年了,到死我也做一个中国人、做一个有尊严的中国人、自豪的中国人、我为自己是中国人而高兴。当然我并不排斥说别人加入别的国家、别的选择。中国、中国人跟共产党没有关系,它不能代表。
    
    第二,退党的事,在我看来也是没有甚么可说的。因为根据共产党党章,退党入党都是自愿的。但你用意义来讲,今天如果真的能够造成一个很大的退党的浪潮的话,当然对共产党是一个很大的压力,对中国的社会进步也是一个很大的推动力量。
    
    现在特别是在大学校园里,加入共产党的人非常多。当年我在北大唸书时,四年下来,一个班发展一个党员,两个党员是破例了。现在是动员你申请,只要你一申请就批准,批准率百分之九十。因为它也要收买它的份子,它也要装门面,你看队伍篷勃发展。特别是教育水平高的现在占很大比例,还有的拿这个来吹嘘,所以我说退党真正形成风潮的话,能够让大家觉得做一个共产党员是一种耻辱,那对社会进步是一个推动力。当然的话,我很遗憾,我没有资格退,因为我没入党!
    
    (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为专制制度寻找中国封建历史依据的辨白——评胡锦涛9.15讲话
  • 杨天水:《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 赵达功: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全文)
  • 胡平:一党专制制度的最大特点
  • 赵达功: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