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博讯2005年2月11日)
    
      劳资矛盾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最重要社会矛盾,资产阶级正是在劳工的肉体到灵魂的剥削和压迫上建立起自己的天堂。资产阶级凭借着资本和阶级国家机器对劳工阶级进行着残酷的反人道的奴役。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从苦难中成长的劳工阶级为了获得人的尊严、公平的社会地位进行着不懈的斗争。如果说西方的劳工运动开始很早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那么,二十世纪西风东渐,东方后发资本主义的发展也伴随着激烈的劳工斗争,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韩国,由于特殊的历史,劳工阶级的解放之路走得艰难,但有着强大的爆发力,对世界左翼运动不无启示。
     (博讯 boxun.com)

      韩国的劳工运动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出现,并成为当时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斗争的一部分。二战结束后,朝鲜半岛南方在美帝国主义扶植下的李承晚专制政权,走上了反社会主义的道路。1947年,韩国的左翼劳工运动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数百人被杀死或被处决,数千人被监禁,劳工阶级又陷入苦难的深渊。李承晚政权因人民起义而垮台,但在短暂的过渡之后,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朴正熙政权仍然推行着压制工运的政策。在他的专制资本主义的工业化战略的实行过程中,韩国出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代,经济和社会财富有着显著增长。这一过程同时伴随着传统农业经济的解体,城市化的扩大,广大劳动人民无产阶级化,成为资本家血汗工厂的被压迫阶级。劳工阶级并没有分享到社会发展的好处,他们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被资本机器残酷压榨,贫穷、卑贱,任人宰割,而资产阶级却过着纸醉金迷、奢侈淫靡的生活。
    
      在经济繁荣下的韩国劳工苦难中,劳工阶级解放运动从小到大,逐步发展起来。韩国劳工运动有两个标志性的象征。一个是1970年的全泰壹自焚事件,一个是1990年的戈利亚事件。
    
      韩国汉城西南部清溪服装工业区的一个小裁缝全泰壹亲身经历和目睹了劳工的现实苦难。他想为自己和他所属的阶级而抗争,他给劳动局、报纸甚至给总统写过请愿书,然而他的声音被主流社会忽视,嘲讽,他不得不采取激烈的抗争方式。他和工作同伴秘密成立小劳工组织,于1970年11月13日走出厂区,发起抗议活动。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本能就是镇压,警察和市场保安迅速行动起来,扭打抗议者。全泰壹手里拿着一罐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并点着。在被烈焰所包裹的身体上,全社会听到他发出的高喊:“我们不是机器!”,“让我们在星期天休息!”,“遵守‘劳动标准法’!”,“不许剥削工人!”。与他一起被无情的火焰烧焦的是一本《劳动标准法》小册子。他留下了给母亲最后的遗言,给一个产业工人阶级的母亲:“妈,请完成我没有完成的任务”。小裁缝全泰壹的自焚标志着韩国工人阶级形成过程的开始,他在千百万工人心中播下了抵抗和反叛这个资本主义吃人社会的种子,也让这个社会更广大的人群,特别是知识分子注意了象牙塔之外的劳动人民的现实苦难。
    
      “全泰壹事件”发生后,他的阶级战友组织了一个地区范围的劳工阶级的维权组织清溪工会,虽然遭到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及走狗的不断骚扰、殴打和监禁,并最终被强行关闭,但清溪工会在70年代和80年代中期的基层劳工运动中发挥了带头作用。烈士的母亲李小仙按照自己儿子的遗愿,在这个清溪地区劳工斗争中起到了象征性领袖的重要作用,被称为“所有工人的母亲”。全泰壹事件唤起了知识分子中的激进群体大学生,他们有许多参加了他的葬礼,有许多在自建的特别学习小组,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工人运动知识之后,走进了工厂,以工人身份参加工厂劳动,广交劳工朋友,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建立秘密劳工组织。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的韩国劳工运动主要表现为争取官办工会的民主化和成立独立工会,教会组织和大学生工人起到了重要的引导作用。李仙株是一个生长于温馨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大学生,在学校的特别学习小组接触了许多左翼书籍,阅读了当时被禁止的马克思主义文献,决定“到工厂去”。在与劳工们的共同工作生活的苦难中,她发誓:“我永远也不能背叛这些人”。经过许多磨难包括坐牢后,她由一个布尔乔亚小姐成长为劳工阶级解放运动的活动家。
    
      在劳工运动和社会广泛争取民主力量的共同打击下,韩国资产阶级专制政权的总头子朴正熙遭到暗杀而死,接着上台的全斗焕专制政府更加不得人心。1987年6月初因一名进步学生被警察拷打致死,广泛的社会抗议更加激烈。后来的韩国总统卢泰愚不得不实行宪政民主改革,实行政治自由化,在这前后,劳工运动发生更大的风潮。虽然1987年夏天发生所有的罢工都是非法行动,但工人在正常的劳资纠纷渠道不满意之后,大都诉诸更富战斗性的行动。如占领公司大楼、举行街头示威、将管理人员扣为人质等。他们对提高工资和改善工作环境感兴趣,对获得组织上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长久利益更感兴趣,工会组织便是他们优先考虑的头等大事。虽然政府继续压制,但争取官办工会民主化或建立独立工会的斗争实际地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韩国蔚山是韩国最大的企业集团现代集团公司的一个主要集中地,该公司创立者郑周永这个平民出身的资本家,却以反工会立场而闻名。工会在现代公司一直被视为禁区。在1987年7月,现代集团下的发动机公司部分工人秘密集会,组成了工会,并很快引导了现代其它112家企业工会化斗争。遭受到资本家势力的破坏后,17、18日,人数增至六万数的现代集团工人,以翻斗车、叉车、救火车和混凝土搅拌车开道,上街游行示威,迫使韩国政府劳动部副部长从汉城飞来蔚山与工人谈判。1988年12月12日又举行了长达128天的韩国劳工史上的最长的罢工。郑周永拒绝与工人谈判,迫使资本家的政治代理人韩国政府武力镇压工人。远洋船只运来了8个中队的警察,空中直升机盘旋在工厂大院上空,一万多名政府警察从海陆空全面对罢工工人发起攻击。工人和支持者奋起反击,坚持了十天,终于寡不敌众而失败,52名工会领袖被捕。1990春,现代工人再度发起工潮,其中有78名工人组成的核心群体爬上一架高82米的巨大的起重机,发出“我们宁死绝不投降”的誓言。一万多名警察冲进了工厂,蔚山的东区又成了暴力的战场,罢工工人再次遭到残酷镇压而失败。后来以这架起重机的牌子戈利亚命名这起罢工为“戈利亚事件”。
    
      以现代集团公司的三次工潮为标志,韩国工人阶级在80年代后期和90年代初争取阶级解放的斗争形成了浩大的声势,虽然有些具体的事件遭到失败,但整个工人阶级的社会地位大大提高,工人阶级的阶级觉悟,包括阶级意识、反抗意识和团结意识都显著增强,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成为他们的自觉的阶级解放斗争的思想武器。“戈利亚事件”也标志着韩国工人运动和韩国追求政治民主化运动一个高潮的结束。90年代韩国经济滑坡,苏东剧变国际社会主义低落,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横行,韩国工人运动陷入低潮。但韩国工运已取得很大的成就。生活上,现在韩国大公司的工人享受了公司提供的福利服务包括住房补贴、上下班班车、医疗保险、孩子学费补助包括第一个孩子上大学公司全报销第二个孩子报销一半、丧葬费和其他家庭有关的补助等。政治上,工会在劳资纠纷中声音更强,资本家的任何政策措施都必须经工人阶级的工会组织同意才能实行。
    
      随着90年代中期以来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复兴”,韩国劳工运动又得到了很大的发展。1996年12月26日,韩国工人为反对政府新劳动法而举行全国总罢工,有300万名工人参加,使韩国汽车、造船和其他大型行业处于停产状态。这也是韩国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的第一次全国性总罢工,使政府金泳三总统不得不表示收回有争议的新劳动法重新修改,又破天荒地承认学校教师和公务员有进行集体讨价还价的权利以及工会参与政治活动的权利。之后,韩国劳工运动继续发展,在2000年千禧年,成立了韩国第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民主劳动党,以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为指导思想,致力于夺取资产阶级的政权并进行“社会主义的改造”。韩国劳工运动的前景会更好。
    
      最后,说说两件有关的事。感谢泥泞网友来南京看望我,我们在“中华第一商圈”的南京新街口共同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我请他吃南京的名味小吃鸭血粉丝汤,并在新百的二楼茶座喝茶谈心。当然更不会忘记我们初次在南京书城门口如约见面时,我手里拿的是《世界社会主义史论》,他拿的是《韩国工人》。他的这本书送给了我,我读完了,并据此写了这篇文章以示纪念。再一件就是,我在美国发动对伊拉克侵略战争时撰文发誓只要战争狂人小布什仍是美国总统,我就绝不去美国,现在他又宣示当第二任美国总统了,我仍不会宽恕他,仍坚持誓约。相反,韩国倒是我的第二个“祖国”,我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半,非常有感情,这也是至今唯一一个两次给我发签证的国家。
    
      韩国可以改首都汉城名为世界的“首尔”,但我反对其狭隘民族主义的对中国东北神圣领土的觊觎。我热爱韩国,我关注他的左翼社会运动。中国至今仍不衰的“韩流”以通俗文化为标志,我相信以其它内容为标志的第二股“韩流”也可能会很快到来。这篇文章也我的《韩国的民主之路》一文的姊妹篇。
      鲁迅125年(2005)元月三十日于南京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平:从中国媒体看中国劳工现状
  • 《2003年度各国人权报告》——劳工权利
  • 根源: 为什么外国劳工组织才是中国工人同胞们的贴心人
  • “人体炸弹”为何投向中国劳工
  • 从春节看中国的廉价劳工
  • 中国民工荒报导不断春节劳工短缺
  • 中国突然取消劳工权利研讨会
  • 中国劳工观察:促建工会真的能保护工人权益吗?
  • 中国向海外派出更多低技能劳工
  • <中国劳工研究>发刊词及稿约(图)
  • 中国劳工观察新闻稿:江苏盐城拘捕两领头反对买断工龄女工
  • 中国劳工遭迫害案:原告同被告日本企业和解
  • 美对辽阳劳工领袖关押状况关注
  • VOA:美中在劳工领域合作交流(04年6月23日)
  • 中国劳工观察新闻稿:深圳工人抗议日企管理人员辱骂中方员工
  • 中国一劳工得知日本福冈诉讼案二审结果后失踪
  • 联合国官员要求中国改善劳工权利
  • 美国会辩论中国虐待劳工行为
  • 二战受害中国劳工案判决 赔偿要求被日法院驳回
  • 京籍劳工明天赴日索赔 74岁老人讲述屈辱往事
  • 国际商家被指剥削中国劳工
  • 劳工权益组织批评中国贫富悬殊
  • 10名二战期间被掳中国劳工今日赴日本索赔
  • 岂能允许“合法”的将劳工组织出国“受辱”
  • 社会主义中国岂能容忍侵害劳工权益
  • 35名胶南劳工梦断马尔代夫 外派劳工利益谁来保证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