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起真十一年冤案情况最新通报
(博讯2005年2月11日)
    郭起真十一年冤案情况最新通报

    2005年1月23日郭起真将《告全省同胞书--游行示威申请书》用挂号信寄往河北省公安厅;2005年2月6日早晨八点四十分郭起真全家一起在市委门口示威并散发《告全省同胞书》(图片一);九点四十分又一起去市政府门前示威(图片二),十点左右负责的保安领郭全家去信访处找边处长,边处长询问情况后又仔细地看了《告全省同胞》书后立即打电话给信访局,郭全家按照边介绍的信访局找张俊起却不见此人的踪影(图片三系沧州市信访局门前)。

     类似从上踢到下、再从下踢到上的踢皮球遭遇,在这十几年里周而复始的重复了无数次,这就是对大陆中央政府“三个代表”“以民为本”、“怀情为民所系”和“与时俱进”和“人权状况越来越好”的最大嘲讽! (博讯 boxun.com)

    附《告全省同胞书》。

    告全省同胞书——游行示威申请书

    河北省公安厅、河北省国家安全厅,并呈河北省检察院、河北省省委、省政府、省人大法制办、省信访局、省高级人民法院

      尊敬的各位领导和朋友,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无奇不有,但大家看了以下介绍,请你千万不要以为是作者杜撰的传奇小说和道听途说的天方夜谭,更不要以为是作者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哗众取宠或危言耸听,借此制造什么轰动效应,正是这比小说还要离奇的千古奇冤就发生在你我的身边,为了使这样骇人听闻,令人毛骨悚然的悲剧不会在燕赵大地上重演,请大家关注此案。

      一、马桂臣明目张胆地指使公安和司法部门对我进行迫害  我叫郭起真,原在沧州市新华房管所从事出售商品房工作,居住在河北省沧州市荷花池小区五号楼404室,身份证号130902195805100038,电话0317-3077580。

      十年前我仅仅与担任沧州市新华房管所所长的马桂臣发生了一句口角,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喊:“给新华公安分局打电话,把他抓起来!谁敢与我作对,我就治死他!”是马桂臣口出狂言 ,还是像<沧州晚报>曾吹捧马桂臣写道的<马桂臣说到做到!>几位助纣为虐的帮凶也争先恐后的摇旗呐喊,并在各种场合疯狂的叫嚣:“郭起真是撞在枪口上了,这回非得要好好地折腾折腾他!”一场由马桂臣亲自操纵和指挥的长达十几年的打击报复案,刚刚拉开序幕,就使你看到刀光剑影和腾腾的杀气!

      常言道,上帝欲要其灭亡,必先助其疯狂。邪恶势力每疯狂一次或每做一件坏事,他就会再疯狂十次、再做十件坏事,甚至去做百件的坏事来掩盖最初的那一件恶事。不过,不管做恶的人他有多大的势力,他每做一件坏事都如同将绳索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都会在罪恶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他每做一件坏事都是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越系越紧。

    马桂臣给新华公安分局打完电话见没有搬来能够“治死我”的人,又马不停蹄地亲自驾轿车去新华公安公局拉来了两名警察。如同接到了圣旨的警察老爷们,气势汹汹的赶到房管所,二话没说就将我抓到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当我看到头顶国徽,肩扛盾牌的“人民保护神”-正义的化身,沦为马桂臣的打手和保镖,不能不使人感叹人心不古和世风日下的今天黑恶势力的猖獗。警察押解我到公安局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就凭你与你们所长拍桌子,我们就可以立即将你拘留!”他还一再声称,要交七千元钱,不交钱就变卖家产,并以收审相威胁。我说:“一定要交钱,那就请给我开张收据。”而他却恶狠狠地和我说:“到公安局来,还没有一个敢让公安局开条的了!”马桂臣和新华公安分局的警察先生如此的无法无天,如此的蛮横,如此霸道的流氓行径,无不激起在场干部职工的愤慨。有正义感的干部气愤的说:“这里难道回到了三十年代,豺狼当道的上海滩吗?!”在原沧州市新华房地产管理所所长马桂臣利用职权,直接指使和操纵下,新华公安分局少数人积极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于94年6月2日对我实行非法收审,在关押期间,新华公安分局二次向新华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均被新华检察院驳回,(不久新华检察院检察长被撤消。)但这并没有阻止住新华公安分局对我的迫害。同年7月28日对我取保释放时没有将取保释放证明将予一人,新华公安分局又于94年9月9日将我逮捕,并非法关押至95年1月23日再一次取保释放,又一次没有履行正式的法律手续。逮捕释放后的第二天,马桂臣这位一手操纵抓捕关押我长达半年之久的罪魁祸首,在小区内的水泵房前看到我,却故作幡然悔悟状,激动万分地紧紧握住我的手,导演了一场猫哭老鼠的精彩片段。“真不应该让你受这几个月的罪!过几天我让办公室主任去看看你!”二天后办公室主任将拖欠我的工资送到家里。新华法院于95年5月17日,在没有证人,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伤害罪对我做出判处有期徒行一年缓刑一年,并扣押了在我上诉期内依法上诉的上诉状。审判员孔某和一些相关的人受理了我的上诉后,却多次到我家和朋友单位进行威胁,做撤诉动员。为此我到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新华法院扣押上诉状的恶劣行为,中院却以种种借口不予以立案。96年7月马桂臣以判处我缓刑为由,在没有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对我做出开除公职的决定。至到97年的下半年,才不得不将开除我的决定送达本人。当时马桂臣曾在大庭广众之前气急败坏地喊道:“你再到单位上来,我就打死你!你有本事就去告状!”他自恃邪恶势力可以一手遮天!?

        二、无辜的百姓被警察严刑逼供成杀人犯打入死牢,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严重失常  在沧州市居住的人们大概都不会忘记,96年在沧州市水月寺小区一居所内,一对即将走入婚姻殿堂的青年被歹徒杀害、尸体被残忍的肢解。这起特大杀人案瞬间在沧州市引起轩然大波,也引起全体沧州人民和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而六天后沧州市电视、广播、报纸长篇累牍,争相报道破获此案,并一举抓获杀人凶手,使所有的人不能不佩服神通广大的“人民保护神”。当我在沧州电视台的屏幕上,看到被当作特大杀人犯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的王兰歧拖着脚镣,戴着手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狼狈样的近镜头,使我一头的雾水、疑窦丛生。

        王兰歧因购买我单位的商品楼房与我相识。我虽然与王兰歧并无深交,但是,与王接触的人都不难发现王性情温和、善良。他与被害人虽属雇佣关系,但他们却情同父女,事实也证明他对被雇佣的被害人恩重如山。既然如此那他们又为什么又反目为仇呢?有一天,杀人嫌疑犯的妻子在小区内见到我,声泪俱下地向我哭诉自已的爱人遵纪守法,绝不会是杀人犯,更使这起因情杀引起的特大杀人案捕朔迷离匪夷所思。特别是看到王兰歧的妻子面容憔悴,神情恍惚,性情温顺的女人,竟然在精神近于崩溃的时刻,却要与执法犯法的办案人员同归于尽,以此来表达对丈夫的信任和对办案人员的强烈愤慨时,更使我震惊。想必稍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在他人遇难、遇险时袖手旁观,我经过向涉及此案的有关人了解和详细调查及慎密的分析推理,做以下论述。

    (一)、王兰歧没有杀人动机;(二)、王兰歧没有作案时间;(三)、王兰歧给受害人购买的所有金银手饰被杀人犯洗劫一空,下落不明;(四)、杀人犯的作案工具不翼而飞;(五)、王兰歧脸上被打的鼻青脸肿,足可以证明是办案人员严刑逼供,当事人无罪释放后曾亲自向我叙说被公安人员六天施以残酷地刑讯后,忍受不了酷刑折磨的王兰歧迫不得已才做出了有罪供述!

     由此我断定这是一起天大的冤案!人命关天,刻不容缓。为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我立即向担任沧州市市委书记薄绍铨(94至99年担任沧州市市长、市委书记,因买官卖官、贪污受贿等罪行,2001年被判处无期徒刑)反映此案,未果;我又向河北省省委书记程维高(92年接任河北省省委省长、省委书记,2001年被双规)求助,未果。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立即草拟向上级反映的稿件。并于七年前的今天,也就是98年1月23日先后用挂号信直接向<南方周末>、中央台视台、以及江泽民总书记反映,然而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98年夏天我到中央电视台上访,遭到公安人员威胁;当我穿着“冤”字的背心,到天安门广场喊冤时,却立即遭到武警干涉,随后便被关押和收容,谴送回沧。由于中央政府对上访人员粗暴的关押和谴送,也使得地方上的黑恶势力更加的变本加厉、有恃无恐。

      王兰歧和王兰军的特大杀人一案正像我分析、断定的那样--一起人为的特大冤案!被那些“破案神速”的英雄所抓获的杀人嫌疑犯王兰歧和王兰军是在“人民保护神”刑讯逼供下严刑拷打成招!被打入死牢王氏兄弟俩的冤案在上级部门的督导之下,在关押了三年多之后,已于99年先后被无罪释放。

        时过境迁,特大杀人案的尘矣早日落定,然而,又有谁知道当初被屈打成招的两名无辜的杀人嫌疑犯在关押期间,王兰军的母亲气绝身亡,父亲精神严重失常,无辜的杀人嫌疑犯至今还担着杀人犯的罪名;逍遥法外的杀人真凶和制造这起惊天冤案的“人民保护神”,至今还戴着“英雄桂冠”到处招摇撞骗危害一方;沧州数十万善良的百姓至今还蒙在鼓里;而为民请命、并将此冤案最早向有关部门反映后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才使得被打入死牢的无辜百姓重见了天日的人,却两次遭到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关押,至今还戴着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 三、沧州市公安局堂堂的督察大队长为虎作伥,充当马桂臣的说客,进行威胁恐吓   “只要善良的人们袖手旁观,邪恶就会高奏凯歌。”(英国思想家柏克)  98年下半年,新华公安分局惧怕我在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为自己遭受他们迫害的情况和王兰歧人命关天的冤案继续进京上访,就在北京召开十五大期间公然派了数十名公安人员对我实行24小时的监视居住,粗暴地干涉我的人身自由,并且经常在深夜对我进行骚扰,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一天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政法委书记和一个被称为是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的人尾追我至亲属家里,威胁我说:“你要是上诉就判你实刑,(即有期徒刑),我与你们所长关系不错,与他姑爷关系也挺好,只要你不再举报你们所长马桂臣,我可以马上恢复你的工作!”一个“人民的保护神”,一个可谓是保一方平安的真理正义的化身,也正是这样一个个靠亿万的纳税人俸养的人民警察,此时却俨然是一位呼风唤雨、一手遮天、权倾一国的太上皇!?  这位所谓的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大队长这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除了赤裸裸地暴露了邪恶势力在沧州的猖獗之外,我真的好为这位头顶国微,身扛盾牌的“人民保护神”沦为了马桂臣死心蹋地的忠实打手,而感到万分的羞愧和耻辱。

      沧州市公安局尊敬的督察大队大队长先生,你入民宅的这番底气十足的慷慨陈辞是来自于你对党、对国家、对人民的无限忠诚,还是来自于对法律尊严的真情誓死捍卫?倘若你让我看到了一位无愧于那身警服,让人民热爱,让人民喜欢,让人民由衷的信任、尊敬的人民警察和一位铁骨铮铮的真理、正义的化身,在此我如果再赘述半个字,恐怕也是我亵渎和玷污了你头上高悬的国徽。既然你是以维护法律尊严的执法者身份现出,那就让我们都来扪心自问,让我们都来共同的打开自己的灵魂,让整个的世界,让世界上所有的人来看看,来看看我们心底有多少东西可以见得了阳光?倘若你仅仅是为了几个臭钱就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恬不知耻的趋炎附势、助纣为虐,难道你就不脸红吗?你难道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吗?你如此的聪明、乖巧,即使能在马桂臣那里能够得到几个赏银,他即使能够赐给你几套住宅,难道就可以置自己的人格、尊严、良知和神圣的职责及使命于不顾吗?头上的国徽和肩上的盾牌难道可以当作作奸犯科和换取蝇头小利的廉价货币流通吗?

      在这里也请诸位允许我向你这位见多识广见谅、地位显赫的公安局警察督察大队大队长请教,请你这位警察老爷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就没有比金钱、地位、住宅更值得我们这些至今还披着一张一皮的所谓的男子汉们值得去珍惜去追求的东西吗?倘若我们每一位炎黄子孙都沦为了利欲熏心、令利智昏、唯利是图、无情无义、丧尽天良和理智,大发不义之财的世俗小人,都成为靠金钱、利益、房子支撑的行尸走肉,那么,我们这个民族又怎么不会被洋人们辱骂成为猪的民族呢?

      四、无辜的百姓无罪释放,而为民请命的人却被戴上了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帽子屡遭关押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新华公安分局少数欲将我置于死地的老爷们,见威胁利诱对我丝毫没有起到作用,便以我给中央的领导写信反映王兰歧冤案为借口,用更为残酷地迫害手段对我进行打击报复--2001年2月2日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的电脑和我七张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十二盘软盘在关押我的时候扣押,共计十九张,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凭证,这与土匪有什么曲别?以“颠复国家政权罪”对我实行刑拘后,多次向检察院提起逮捕申请遭到拒绝,于3月14日,在对我实行第三次关押之后,第三次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却又第三次扣押取保释放证的情况下释放。电脑和所扣东西至今未归还。而根据我国有关法律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少数人违反以下规定。(1)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以下从略)第二百零六条规定: “进行搜查,必须向被搜查人出示《搜查证》”;

    (2)根据二百一十三条规定“对于应该扣押的物品和文件,应当会同在场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文件的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扣押物品、文件清单》一式三份,写明物品或者文件的名称、编号、规格、数量、重量、特征、及其来源,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后,一份交给持有人,一份交给公安机关保管人员,一份附卷备查”;

    (3)“第六十六条:需要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的,应当制作《呈送取保候审报告书》说明取保候审的理由及采取的保证方式,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并签发《取保候审决定书》。《取保候审决定书》应当向犯罪嫌疑人宣读,由犯罪嫌疑人签名(盖章)、捺指印”;

    (4)“第九十二条:公安机关在取保候审期间不得中断对案件的侦察,对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根据案情变化,应该及时变更强制措施或者解除取保候审。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

    按照法律规定新华公安分局在2001年2月2日关押至同年3月14日取保候审后一年内,即2002年3月14日前必须“及时变更强制措施或者解除取保候审”,然而新华公安分局不仅在远远地超过了取保候审的最长一年期限,而且在2002年11月6日又故伎重演,再一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将我关押(并查扣了两台电脑,十二张软盘,二十八本日记,以及八十多页写给江泽民的的手写信件等物品。)于2002年12月22日(北京召开十六大前两天)再一次以取保释放,却扣押取保的释放证。这也是新华公安分局在长达近十年里关押我的第四次,而每一次释放时都是按照取保候审释放,而每一次又都是将取保候审的释放证明扣押。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11月6日在关押我的沧县看守所,办案的警察先生们终于暴露出狰狞的罪恶面孔,竟然明目张胆地严厉谴责我向各级部门反映自己蒙受的屈辱和王兰歧冤案!办案人员说“公安局抓错了人,谁死了,谁疯了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有你的么事呀?别说你一个平民百姓,就是刘少奇这么大的官被迫害死了又怎么着了?”这种不打自招不仅使迫害我的幕后操纵者的翁中之意不在酒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狐狸尾巴暴露无遗,同时也赤裸裸地揭示了公安机关少数人与腐败分子相互勾结执法犯法、鱼肉百姓、草菅人命、称霸一方,猖獗到了极点!这种严重的执法犯法的恶劣事件还要发生多少,还要延续什么到时候才能引起上级有关职能部门的重视和查处?难道让三十多年前那场悲剧要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重演吗?难道要让一个国家主席的非正常死亡成为人民屈服邪恶势力的佐证吗?

    根据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综上所述,沧州市公安分局少数人积极的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地到单位抓人,显然是“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的典型案例。2001年12月31日新华车站派出所一着装的警察到我家里来, “过节了,我们局长总想来看看你!可是没有时间,让你今天到分局去一趟!”有位老者听到后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这是想把你压服呀!至此我相信大家都会清楚地看到新华公安分局在中央两次召开会议期间,两次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将我关押无非是想将王兰歧的惊天冤案永远地消失在黑箱操作之中;让沧州人民永远的蒙在鼓里,永远地接收他们的愚弄和欺骗。二是为了死心塌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和帮凶,使马桂臣的违法乱纪行为永远得不到法律的追究。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九十二条:公安机关在取保候审期间不得中断对案件的侦察,对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根据案情变化,应该及时变更强制措施或者解除取保候审。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而新华公安分局2001年2月2日关押我至同年的3月14日取保候审后又在2002年11月6日故伎重演再一次用同一罪名将我关押至2002年12月22日取保候审至今已超过了取保候审近三年的时间!

      大凡被关押的人在监狱都不难听到颇为流行的一句(暂时无法考证)的名言:“没有进过监狱的人,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而只有进过监狱的人才会看到一个个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华丽表象所包裹的又是一棵棵怎样的卑鄙、阴险、毒辣、丑陋、肮脏和令人不耻、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灵魂。

    据从事数十年律师工作的海内外著名律师和特别熟悉执法部门侵权行为内幕的业内人士介绍: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自以为在2001年关押后取保释放我一年之后不结案;在2002年11月6日十六大召开前两天再一次的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关押入狱,一个多月后释放,至今已两年有余也没有履行法律手续。新华公安分局的公安人员不仅是以不能成立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关押,而且是以打击迫害敢于揭露执法机关严重的执法犯法的为民请命的人,(并在制造冤案的过程当中酿成人命天案,)如果将释放证明交予你本人,这无疑是将执法犯法罪证留在了取保人的手里;如果对根本不能成立的罪名或为一个为民请命从而得到社会弘扬和褒奖的人不管是办理取保这后免予起诉还是无罪释放,不但有迫害他人和承担法律责任之罪名及风险,而且无形中也终结了此案,而终止了关押迫害我的一切借口,也就等于搬掉了在我头上的达魔克利斯之剑。而释放后扣押取保释放证,并且在法定的期限内也不结案,这即不能使你得到执法犯法的罪恶证据,还可以为了给下一次或再下一次的无休无止的关押留下重重的伏笔、悬念及充分的余地,可谓一剑双雕!--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少数人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以任何罪名对任何人实行关押!只在关押释放时以取保候审释放,再扣押取保释放证明就可以瞒天过海,并将一切犯罪行为隐匿在黑暗中,从而逃脱法律的惩罚!在大陆人权状况越来越好的今天,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竟然将为民请命的人当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予以关押,这难道不是对越来越好的大陆人权状况的最大嘲讽吗!特别是做为一名公民在少数的公安人员执法犯法,草菅人命、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并将无辜的百姓打入死牢,粗暴地践踏法律和残酷地迫害人民,并蒙骗了几十万沧州人民,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和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之时,以人民的利益为重,为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而义无反顾的承担道义责任,这完全是一种自觉的维护法律尊严的正义行为,无疑理应受到社会的承认、表彰和弘扬,而新华公安分局却置少数恶警制造人命冤案于不顾,却反其道而行之,将为民请命的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屡屡进行打击迫害是可忍敦不可忍!这起惊天的人命血案至今长达近十年得不到公正、公开的处理,这难道不是对神圣法律的践踏吗?另外,颠覆国家政权罪完全是由国家安全局办案,而新华公安分局办理此案也是越权违法办案。新华公安分局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罪行为难道不是向沧州人民,向全体河北人民,向整个世界和正义、文明社会的挑战吗?  五、反腐败和为民请命的人却成被告 新华公安分局少数人积极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执法犯法、侵犯人权、草菅人命的恶劣行径延续了近十年!2003年3月24日下午我将申请游行的请愿书和强烈抗议报告送达市公安局办公室054019警号。并于2003年10月5号、6号到市政府和市委门前请愿。

    马桂臣是在辗转了沧州市评剧团、铁四局、运输队、社队企业局、市政府等单位之后,92年从市政府调入新华房管所担任所长的。马桂臣自从担任沧州市房管所所长在任职期间挥霍公款先后购买三辆轿车,他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不学无术暴露无遗;暴戾、乖张,并经常的辱骂职工,甚至在小区内竟敢将因房产纠纷的引起了争吵的人拘留;利欲熏心、狂征暴敛,将下岗待业的儿女调入工商局和房管局,又利用手中的权力顶风作案窃取三套国有商品房,分别为自己、儿子和弟弟窃取三套公有商品楼房,其中的两套是原告利用职务之便在我出售后窃为私有。原告窃为已有现在居住的荷花池小区七号楼(商品楼)302早已出售给了原沧州地区金属公司的总经理孙晓波;原告的弟弟现所居住的荷花池小区五号楼(商品楼)601以前已出售给了沧县百货杨经理的儿子;马桂臣利用职权将下岗的儿子调入房管局,并在荷花池小区为儿子窃 取八号楼四楼一套三室一厅的商品楼房。马桂臣在任职期间恨不得一手遮天,他私自出售商品房,随心所欲地哄抬和降低商品楼房的价格,甚至于违反售房规定,指使或亲自填写虚假的售房协议书,即近十万元的楼房,仅填写三万二万,狂征暴敛,大发不义之财,仅在出售商品楼办理房产证,偷漏国家税收,给我国家直接造成的损失就高达数十万元。尽管如此,竟然到新华法院起诉我名誉侵权,而新华法院在继1995年判处我缓刑和扣押上诉状之后置马桂臣的犯罪事实于不顾,又于2003年12月15日判我向马桂臣陪礼道歉。我于2004年1月30日依法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庭延期审理。2004年5月8日下午沧州市新华法院送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终审判决书;新华公安分局管辖的派出所5月15日两位警察就造访寒舍,并严厉地询问上个月进京接收记者采访之事,声称以后还要经常进行骚扰。2004年5月19日我正式向中院和新华法院提起再审申请,没有得到再审,新华法院却于2004年7月14日下达强制执行通知和传唤我20日到庭的传票。新华法院和中级法院无视马桂臣任职期间的腐败和违法犯罪行为,以及对我长达十几年的迫害;无视我在法定时间内的再审的申请,判处我向马桂臣陪礼道歉,显然是想向沧州人民昭示:腐败、犯罪有理,迫害、打击人民有功!如果说王氏兄弟被当作杀人犯关押了三年,并造成人命天案,完全是由于基层公安人员的执法犯法和当时担任沧州市市委书记薄绍铨、当时担任河北省省委书记的程维高,以及最高领导人的渎职、不作为所致,那么时至今日王的冤案不能大白于天下,不能告慰气绝身亡母亲的在天之灵,也不能使被欺骗的几十万沧州人民看到事实的真相的责任,又在谁的身上呢?而我仅仅与本单位的马桂臣发生了几句口角和向有关部门反映了王兰歧的冤案,就被四次关押、被判刑、被开除公职,甚至被迫害了十几年,在此期间我曾无数次地从地方到中央的上访,却没有得到解决,这又是谁的渎职、谁的不作为,又应该追究谁的责任?这难道不是对“与日俱进”、“以人为本”、“权为民所用”、“提高执政水平”的“三个代表”的最大嘲讽吗?  六、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河北省的父老乡亲们,在十几年时间里,新华公安分局的少数人一直积极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对我进行四次的非法关押期间,每一次的关押都没有履行合法的手续,每次关押都要强迫从事二十几个小时的劳作,甚至于连续几十个小时的劳作,每一次关押都使我的肉体和精神受到双重的摧残,倍受虐待和凌辱及欧打,已造成我胸闷、高血压、腰疼、经常性头疼、记忆力严重衰退等病。特别不能容忍的是, 2003年1月3日后新华公安局在网吧对我进行非法传讯,甚至向市区内我经常上网的网吧散布“郭起真是某某功学员!”并威胁网吧管理人员,“哪个网吧让郭起真上网,就把哪家停业!”致使不明真相的十几家网吧禁止我上网;关闭了我所有的电子信箱,并多次窃取我的QQ号;关闭我的主页guoqizhen.2000y.net;扣押国外5月9日寄给我的2889支票;多次到我爱人单位骚扰,造谣惑众,使我爱人被用人单位辞退,至今待业。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捏造罪名,严重的践踏法律,肆无忌惮的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是对“三个代表”的最大讽剌?还是对神圣法律的挑衅?

    有道是善者易明。智者见而知之,圣者闻而知之。透过此案不难看出马桂臣与司法部门的少数人相互勾结,对我进行长达十年的迫害可谓绞尽了脑汁,挖空了心思,罪行累累昭然若揭。马桂臣是在用自己的职权和行动在实践他制我于死地的狂言,而正是这个恶贯满盈、罪不可赦的罪犯利用职权在光天化日之下指使警察公然到单位抓人,恬不知耻的扮演“我是流氓,我怕谁!”对平民百姓大施淫威,残酷地加以迫害。尽管他将迫害了十几年的人送上了被告席,在庄严神圣的法庭上俨然是一位尊纪守法奉公廉洁的“公朴”,但不管马桂臣从利用职权疯狂地迫害我,妄图置我于死地又转变到今天百般的掩饰和抵赖的丑行,也不过是欲盖弥彰,他永远也无法掩饰自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滔天罪行。我坚信苍天有眼!如果说做一个好人是老天对人的一种最高奖赏,那么做坏人就是老天对恶人的一种最严厉的惩罚,而刚正不阿、疾恶如仇的纯朴、善良的数千万的河北人民一定会挥起正义之剑,为一个个蒙冤受辱的百姓和一个个被邪恶迫害至死的冤魂复仇!在此郑告那些在金钱利欲的驱使和诱惑下,在十几年的期间内积极地充当马桂臣帮凶和打手的人们: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妄图用新的罪恶来掩盖过去的罪恶的丑恶表演,只能在罪恶的深渊中越陷越深,最终得到法律应有的严惩!倘若邪恶势力自恃金钱和地位就可以一手遮天,甚至可以置他人于死地,那么无疑就是与神圣的法律和正义事业的挑战!  尊敬的各位领导和纯朴善良的几千万河北人民,一时之荣在于术,千古之荣在于理。对于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少数人积极地、死心塌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有目共睹。为了维护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为了举报和严厉地打击腐败分子,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我曾多次到区、市、省、中央等待的各级公安、检察、法院、政法委、信访局等职能部门上访;我曾多次在沧州市市政府、市委、市公安局、省政府、中央电视台等地打出《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的横幅(图片一)并散发《强烈抗议沧州新华公安分局扣押电脑、封琐信箱》和《最强烈的抗议新华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多次,押扣电脑,禁止上网,窃取电脑资料,破坏电脑程序,扣押稿费》,以及《告全市人民书》进行抗议;我和我爱人每个月都要到沧州市市政府在信访局举行的(每月二次)的市长接待日(图片二系2005年1月20日我在沧州市信访局门前)反映自己的冤案;我曾在网上四次发表给胡绵涛总书记的公开信,并曾亲自四十四次到北京上访,举债十几万元,却没有得到任何一级部门的只言片语!

    另外,我于2004年9月21日向沧州市新华法院递交《郭起真状告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的行政诉讼状被驳回,理由是“区法院不受理国家赔偿”。我又向沧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赔偿,中院又以“新华公安分局以取保释放后不开具取保释放证明虽然已构成了违法和侵权,这种没有按照法律程序的行为也符合国家赔偿的要件,但此行为必须要得到办案单位和上一级的公安部门的确认,方可进行国家赔偿。”我向他们解释道:“我已多次到沧州市公安局和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以及检察院,请求他们对新华公安分局的违法行为进行确认,但以上单位却置若罔闻、无动于衷。”(杀人放火的罪犯在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不予以承认难道就可以推卸和逃脱罪责吗?)而中级人民法院负责国家赔偿的王庭长却斩钉截铁地说:“那你就到河北省公安厅,国家公安部去告他们!”我的冤案就像一只破皮球从上级踢到下级,又从下级踢到上级,周而复始踢了十几个年头,结果是越踢越大,越踢皮球的创伤也越多。我十几年的冤案至今没有得到公正、公开的解决,元旦前我住宅内的供电又被断了整整的七天,小区的务业管理甚至以断水、断暖气和到法院起诉强制我搬出现在居住的住房(部分产权属个人)!大家从这起冤案当中不难看到我在十几年期间惨遭的残酷迫害,也可以看到少数人仗势欺人,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丑恶嘴脸和累累的罪证,想必大家从我的冤案当中更可以看到 “三个代表”们“执政为民”,“以民为本”,“执法必严,违法必纠”的尊容!有道是“对每一个事件态度都无不是在检验和衡量着你的道德水平和对人生的理解。都是在区别你与禽兽的差别。”难道只有将这只“皮球”踢出世界,才能真正地体现出各级“人民公朴”的关注,才能检验和衡量出各级政府部门的政府官员们“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 的执政水平,才能证明“国家主人翻身得解放”,过上“幸福生活”吗?这难道不是沧州市和河北省政府部门及“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的官员们天大的耻辱吗?最后,再次最强烈地呼吁省人大、省政府、省委、省政法委、等有关部门关注和重视此案,为了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恳请你们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认真调查处理这起久拖不决,并在沧州造成极其恶劣社会影响的冤案。珍爱他人的就是珍爱自己;关注他人的生命,就是关注民族的未来!  此申请书于2005年1月23下午两点由本人用挂号信(0615)寄河北省公安厅,申请寄出(按四天到达后)48小时内没有收到负责审批游行部门做出的正式书面答复视其为同意。本人将在网上公开发表,并在全省各地区散发该书;我的冤案在一个月之内没有得到有关职能部门公开、公正的答复之前,此申请除将《告全省同胞书》改为《告全国同胞书》(特殊情况除外),将做为向公安部申请游行示威的申请书,在网上公开发表,并在全国散发,以示强烈地抗议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和有关部门残酷打击迫害我的个人和单位,同时也向以上我曾经多次亲自反映的各个负有不作为行为的职能部门的强烈抗议;如本人被以马桂臣之流打击报复或迫害致死,此申请书示其为我的遗书,希望大家为我主持公道。以上所述如有不实之处,愿承受法律最严厉的惩治。

    本人在遭受迫害的十几年的时间里,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创作完成了七十多万字的纪实文学《谁是罪犯》上卷。本书将展示上访期间的所有图片和有关第一手资料。

     http://www.lawnews.cn/bbs/index.asp?

     https://www1.beijing999.com/dm/uggc/jjj.qnwvlhna.pbz/to/4/11/30/n733038.htm

    https://www1.beijing999.com/dmirror/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search/fetch.cgi

    https://www1.beijing999.com/dm/uggc/frnepu.rcbpugvzrf.pbz/Lookup_GB.do

    抄送:省人大、省政府、省委、省政法委和各级职能部门,以及境内外媒体。

    郭起真 河北省沧州市荷花池小区五号楼404室
邮编061000
QQ:88239920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0317-3077580 0317-8950065

    2005年1月2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