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长超:上访论
(博讯2005年2月09日)
    据报道,北京有的时期有多达20万个上访者,上访者集中的地
    方形成了上访村。可见上访的人数不少,规模不小。长访的历史也很
     悠久。有的上访已经上访了一二十年,似乎有些人还会继续上访下去。 (博讯 boxun.com)

      
      如何认识这类上访现象?为什么会产生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
    这些问题是值得研究的。
      
      横向地看,如此规模、如此持久的上访现象,是颇具中国特色的。
    国外较少有上访潮。美国没有听说过有如此规模、如此旷日持久的上
    访者。英国,法国、日本,等国,都似乎没有听说有大群大群的人员
    上访。就是中国的香港,也没有听说有上访村,也没有这类上访现象。
    其原因,一是有比较健全的法制,有问题行政解决不了,可以通过法
    律解决。还有一个原因是舆论比较开放,有问题可以通过媒体引起重
    视,获得解决。在基层有了解决的途径,就没有人千里迢迢上访了。
      
      上访现象在中国古代也是有的。这是减少社会矛盾的的途径。杨
    乃武身陷冤狱,是靠了她的姐姐上访才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重视。虽然
    上访不容易,但是,上访的途径还是通的。据说古代的中央政府办公
    处有鼓,民众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可以击鼓鸣冤。中国古代的小说
    中有拦轿告状的故事,拦轿告状,也是一种上访。许多情况下被拦的
    官员会收下上访材料,研究后予以处理。
      
      毛泽东时代,上访的情况不严重。那是因为政治上处于高压状态。
    整反,反右,胡风运动,等等,基本上都搞错了,但是,并没有人上
    访呼冤。58年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人,也没有人上访。文化革命
    中,家破人亡的人家千千万万,被整的人超过了一亿。这真是史无前
    列。但是,也很少有人上访。因为人们知道,上访没有用,搞不好罪
    加一等。因此,蒙了冤也不上访。当年政治上动不动可以将人打成反
    党,反革命,上访的风险太大,老百姓也不敢上访。在上个世纪五十
    六十年代,没有一个被打成胡风分子,右派分子,反革命分子的人,
    敢于上访。这不是不想上访,而是不敢上访。因此,上访并不完全是
    坏事,它反映着民众心里还有一些希望,至少还有一丝幻想。如果没
    有希望,他就不会来上访了。
      
      在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上,上访有两次高潮。一个是在粉碎四
    人邦后。当时全国冤案积案如山。单是文革运动,反右运动,反右倾
    运动,一打三反运动,清查516运动,这个运动,那个运动,一批批
    人挨整,冤狱遍于中华。四人邦下台后,有了一些民主的空气,于是
    形成了解放以后的第一个上访的高潮。当时处理得比较好,这次上访
    潮,随着冤案的平反,而逐渐止息。
      
      第二次上访潮是在这几年。有时候多达一二十万人,人头挤挤,
    蔚为大观。有的地方成了上访村。上访不仅规模大,而且时间长,有
    上访了一二十年问题还没有解决的。这是因为改革过程中,存在着各
    种社会矛盾,有些矛盾处理不及时,不妥当,矛盾尖锐化了,基层由
    于种种原因,问题没有及时解决,于是人们不停地上访,想求得事情
    的解决。这说明,上访一方面反映着社会矛盾的存在,另一方面也反
    映着社会虽然有问题,但是,民众还信任政府。
      
      为什么上访又多了起来呢?这些上访中,有反映拆迁被强拆的,
    有土地被剥夺的,有反映冤案的,各种问题都有。这多少反映了社会
    矛盾的广泛和尖锐。反映了解决社会矛盾的道路不畅。如果社会比较
    公正,就可能不会产生这类问题,如果地方官员比较责责任,这些问
    题可能通过行政的方法加以解决;如果司法系统比较有效和清廉,人
    们可以通过法律进行解决。只有当地方上实在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人
    们才不得不离乡背井,赴京上访。真正地解决上访问题,是需要整顿
    吏治、加强民权、疏通言路、整顿司法等途径来解决的。
      
      上访现象反映着社会矛盾的积累,反映着社会某些影响稳定的因
    素的存在。对于上访现象,不能靠围堵、惩罚的办法。有些地方的政
    府动用专政机关阻拦上访者。有的就采取关押的方法。有的上访者,
    被关押和劳动教养的处理。据说,有些领导把某个地区上访人员的多
    少,当作政绩评定的一个重要内容。为了保证政绩,不少地方当局千
    方百计围堵阻拦甚至迫害上诉者。
      
      上访的路不能堵。有问题,包着不是办法。一是要减少社会的不
    公正,问题少了,上访者自然就会减少。上访是民众的权利。不让民
    众上访,是违背宪法精神的。宪法中规定,人民有言论、控告、反映
    情况等种种权利。上访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之一,谁也无权剥夺。因此,
    压制上访,甚至对上访者采取关押、劳教的做法,都是对法律的践踏,
    是违背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民主权利的。而且,上访中也包含着对中央
    政府的一些信任。如果对上访者采取严厉镇压的办法,也是把自己放
    到人民的对立面了,会使本来已经尖锐的矛盾更加尖锐。这是不利于
    社会大局的,是很危险的。
      
      如果处理上访问题呢?第一,对于上访反映的问题,要认认真真
    地查处。不能推诿。更不能官官相护。一个一个地解决,解决一个就
    少一个。特别提对于时间很久,情况严重的,要尽快处理,对渎职的、
    腐败的,要严肃处理。第二,要改革吏治,要广开言路,开放新闻,
    让人说话。世界上许多阴谋、冤案,都与新闻的不公开有关。如果人
    们有了说话的地方,一些腐败分子就不会那么胆大妄为,民众的一些
    冤情就有可能早日获得解决。
    
    (作者为上海社科院研究员)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不让信访变上访
  • 王怡:不让信访变上访
  • 吕易:回家吧,上访的骨肉同胞
  • 林保华:上访失败,下访腐败
  • 綦彦臣:沧州郭起真十年悲惨的上访路
  • 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上访族代表刘杰给胡锦涛的公开信
  • 王丹: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 唐柏桥:上访何罪之有
  • 刘青:上访是不是维权的有力手段?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龚平:不法官员打击上访的新招
  • 胡祈短评: 谈谈中国上访人员的自杀权
  • 胡祈短评: 对上访人员自杀自伤自残行为也要人道
  • 晨海:江泽民朱镕基应首先在北京"上访村"下跪--四评《中国农民调查》
  • 任不寐:言论自由、“上访自由”和“乞讨自由”
  • 《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读后
  • 法治了,为何还要上访
  • 中华民族精神的回归与超越— 写在中南海“4.25大上访”四周年纪念日
  • 北京上访村警察正在大搜捕
  • 烟台工人上访遭残酷打击
  • 警察包围上访村 胡佳吊唁疑遭拘押
  • 上访村画家‘新华门暴力写实’(图)
  • 数百上访民众前往赵紫阳住宅吊唁
  • 在京上访人员不受欢迎
  • 接触职业上访人王求升
  • 河北新乐市116人集体上访被关押
  • 建议2005年党中央要彻底解决上访、信访的落实问题!
  • 新华网也说上访,你说访民冤不冤
  • 胡锦涛要求镇压上访民众
  • 河北访民崔建召上访24日晨在北京被捕(图)
  • 官商黑勾结强拆 上访无望自焚抗争(图)
  • 中国将建立处理信访联席会议制度减少上访人数
  • 两办前动刀挥棒 老访民冲破截访上访(图)
  • 上海高雪琨因上访被关押一周惨遭毒打(图)
  • 对付“上访”,人大可能立法禁止在政府办公楼外面聚集
  • 25日晨 40余上访民众冲击中南海新华门
  • 小女孩询问被捕爸爸的下落,在胶州上访办门前遭绑架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