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新:压不住悼念赵紫阳的民意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2月06日)
    
    
     北京为赵紫阳举行遗体告别式,普通民众参加必须经过官方严格登记和批准。告别式现场戒备森严,悼赵民众与员警不断发生摩擦,北大学生「你终于自由了」的挽幛被禁放入灵堂,央视女编导拍照也与警察发生冲突。 (博讯 boxun.com)

    
    北京市民、七十二岁的蒋先生和七十岁的蒋太太,一月二十九日大清早就出门,乘地铁赶往八宝山革命公墓,参加赵紫阳的遗体告别式。
    
    官方没有向民众发布出殡消息,他们与所有的市民一样,是辗转听说的。蒋先生和赵紫阳并无私谊,但对他的正直极其钦佩,对他的离世伤感不已。夜里,蒋先生与太太亲手做了两朵小白花,寄托自己的哀思。早上,两个老人手持白花,来到八宝山告别赵紫阳。然而,他们见不到赵紫阳,见到的是把守八宝山路口的大批员警和便衣。
    
    在遗体告别仪式举行的八宝山革命公墓两侧几公里之内,每个路口都有员警把守,许多路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级别的领导人逝世了?」一位吴姓计程车司机说。他不知道,这位逝者曾是政府总理和总书记,中国最高领导人之一,而他去世的消息因官方的封锁和淡化处理,就像北京冬日飘下的一片雪花,消逝于无形。
    
    但在十六年前,就在连着这条街的天安门广场上,这位逝者曾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笔,成为许多人的永恒记忆。人们忘不了他,从各种途径打听到消息,来到八宝山,送赵紫阳最后一程。
    
    在八宝山公墓路口,上百人聚集,有外国记者,更多的是普通民众。因为没有提前登记,未获通行证,他们被数十位员警拦在路口。「在哪儿领证啊,我们怎么不知道」?一位老太太说,「赵紫阳担任过总书记,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送送他?」她问拦路的员警,但没人回答她。
    
    像其他来送别紫阳的民众一样,她并不是当年「六四」参与者,而只是普通市民,她说:「好人去世了,我们的冤屈向谁说呢?」回答她的是员警的命令:「离开这儿,不许停留!」
    
    蒋姓老夫妇来到这里,亦被阻于路口,他们只好站在路边,在寒风中,手持白花,默默望着八宝山的方向。虽然看不到,但他们知道,他们尊重的赵紫阳,就在那儿。
    
    二十岁的张磊手持官方发的「讣告」即出席证,与朋友许先生通过员警的检查,进入路口。向北走一百米,即是公墓的西门,那里又是数十员警严加看守,再次对那张「讣告」进行核实之后,他们才获准进入公墓。
    
    要拿到这张讣告,极不容易。三天前,许先生收到朋友一条手机短信:「已定周六送别紫阳,入场券请洽65136600,再于周五往赵府领取,此消息请广为转发!」
    
    这样一条手机短信,突破了官方媒介的束缚,在北京市民间广泛流传。许先生打电话给65136600,一位女士登记了许先生的姓名和电话后,告诉他,请于第二天到平安大街的金台饭店领取告别式入场证。而在这时,许先生的一些朋友,已自发到王府井富强胡同六号赵家吊唁,并登记领取入场证的姓名电话。
    
    群众悼赵手续繁琐
    
    许先生回忆,赶到金台饭店八楼会议室,看到前去领证的人络绎不绝。他们必须出示自己的身份证,由工作人员在电脑中查到预先登记的名字和签字后,才能领到一张白纸黑字的讣告,即入场证。那讣告的内容极其简单:「赵紫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上午七时零一分在北京逝世,终年八十五岁。定于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向赵紫阳同志遗体送别。赵紫阳同志治丧工作小组。」
    
    许先生问一位工作人员:「你们是哪个部门的?」对方很警惕地看着许先生,一边把他往门外推,一边说:「不知道。」
    
    出了门,一位前来领证的中年男子告诉许先生:「他们全是中办的人。」所谓「中办」,即中共中央办公厅。这位了解内情的中年男子又说:「放开让大家悼念就行了,何必搞得这样紧张!」
    
    张磊和许先生进入八宝山公墓,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黑压压全是数不清的员警和胸前挂着「工作证」的人,还有站在员警身边、戴着耳机的大量便衣,他们将灵堂团团包围,再次检查入场证,将出席者一个一个放行,让他们排队等候。一些被人们尊称着「王老」、「宋老」的老人排着队等候。赵紫阳大儿子赵大军出来了,与他们一一握手,显然这是一些退休的高级干部。据一位与高层有来往的陈姓大学教授说,他看见毛泽东的秘书、一直呼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的李锐,也在别人的搀扶下来到了。他同样须接受警方的严格检查,才能进入灵堂。
    
    吊唁者担忧被追究
    
    数百人排队缓慢进入灵堂,队伍旁边有人在摄影,这是官方的摄影师。一些老干部将脸扭了过去,生怕被拍到。陈教授说:「人们被搞怕了。」他说,在职的官员,除了代表官方的政协主席贾庆林等人,一律不许到场。「我母亲是副部级官员,已经退休了,也不许来。」
    
    吊唁者不许拍照,其实并无硬性规定。中国着名诗人艾青的儿子、前卫艺术家艾未未拿出数码相机拍了一张照片,便衣立即向前,要没收他的相机。「你凭什么!」艾未未大声喝道。便衣的行为激起众怒,便衣只好要求艾未未收起相机。
    
    张磊是代表父亲来的。他的父亲是一家中央级大报的原副总编辑,他委托儿子作代表送别赵紫阳,并献上自己的挽联。但是,张磊到场后发现,即使是送挽联也不被允许。他只好掏出纸笔,在一张小纸上写下父亲的挽联,希望能把这小小的纸片放入灵堂。挽联曰:「进由他去,退由他去,不求正果真君子;荣无所谓,辱无所谓,高风亮节唯紫阳。」
    
    就在张磊写字时,一位戴耳机的便衣俯过身来,眼睛一直盯着他,并悄悄报告了一位主管模样的便衣。那位主管也走上前来,眼睛一眨不眨,严密监视着他。待张磊将纸条放入口袋,这才作罢。
    
    会场内只有一个人拍照,此人即是《中国青年报》的摄影记者贺延光,他作为工作人员,受赵家邀请。二十年前,在建国三十五周年庆典时,他抓拍下的北京大学学生举起的「小平您好」横幅,立即传遍全国。他后来说:「我从上学时开始,曾参加过数不清的群众游行,口号喊得最多的就是『万岁,万万岁!』而今天,领袖万岁变成了如此平实的『小平您好』,领袖人物从天上回到人间,它展现了多么深刻的时代变迁!我为自己有幸捕捉到了一个铭刻进步的历史瞬间而激动不已。」
    
    贺延光也因拍摄七六年「四五」天安门事件而坐牢。这位「有幸捕捉到了一个铭刻进步的历史瞬间」的着名记者,今天拍下了一位曾代表中国改革方向的前国家领导人的离去,拍下了人们要纪念他,却不得不应付周围沉重压力的情景,不知又做何感想。
    
    盖党旗引发的疑问
    
    进入灵堂,在工作人员指挥下,人们向躺在灵堂中间的赵紫阳遗体三鞠躬。赵紫阳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脸上极其瘦削。陈教授说:「你看,他还是共产党员,他的身上还盖着党旗,人们来送别一个共产党员,一些人到底怕什么呢?」
    
    灵堂四周放着约四十个花圈,上面写着许多人的名字,除了原中共中央常委乔石,原任和现任国家领导人的名字皆不在内。挽联只有一句雷同的话:「赵紫阳同志永垂不朽」。唯有他脚边的挽联上,允许他家人写了不同的一句话:「你的精神永存。」
    
    北京大学的几个学生写了一个大大的挽幛:「您终于自由了」,却不被允许放入灵堂,学生与员警发生激烈冲突后,挽帐仍不免被扔到地下。
    
    好在不愿看到军民冲突的赵紫阳再也看不到这一幕了。在遗像上,赵紫阳穿着粗斜布牛仔衬衣,叉着腰,望着远方,笑得好开心。
    
    人们告别了赵紫阳遗体,从一个侧门出去,会收到一张赵紫阳本人的照片,这是赵家赠送的。照片内页,只有简单的几个字「谢谢大家梁伯琪携全体子女及孙辈」。
    
    梁伯琪是赵紫阳的夫人。仍然是那张照片,赵紫阳笑着,给瞻仰者一缕严冬里阳光般的温暖。
    
    便衣警禁拍照被轰
    
    然而,赵紫阳不愿看到的冲突,仍在继续。许多人出了公墓,仍聚在门边,不愿离去,数十员警不断驱赶他们。一位中年人拿出相机,拍了一张大门的照片,不料想立即有便衣冲过去,将他抓住,抢过数码相机。立即有四五位民众围上去,大声呵斥:「凭什么不许拍照?你们并没有作规定。你有什么权利?」
    
    员警理屈词穷,突然叫来另一同事,一把抓住那拍照的男子,说:「你过来!」然后将他拖入门内。十余名员警则把其他人拦在门外。
    
    忽然,一位便衣伏在同事耳边,用手指着马路对面手持手机的一位年轻女子。两个人立即冲过去,将那女子夹在中间,厉声说:「不许拍照!交出手机!」
    
    那女子是中央电视台的一位编导,她手持能拍照的手机,说:「我没拍照。」「让我检查!」员警厉声喝道。「你凭什么检查我的手机?」那位女编导说,「你走在大街上,我也可以随便检查你的手机吗?中国还有没有法律?」「我是执行公务,」那员警说,「你是哪个单位的?拿出你的身份证来。」
    
    一位围观的男子说:「我是律师,你要检查公民的身份证,可以,但要先出示你的工作证。」
    
    员警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放缓口气说:「好吧,你只要让我检查一下手机,把照片删了,你就可以走了。」那女编导却不领情,说:「凭什么?你有什么权利检查公民的手机?如果都这样,中国也太可怕了。」
    
    一位刚送别赵紫阳的老干部见此情景,大声说:「你们这种做法,真让我这老年人觉得寒心!」人们无法自由送别赵紫阳的压抑心情,至此开始爆发。一位姓戎的老太太,手拿赵紫阳的照片,大声喊:「凭什么不让纪念赵紫阳?大家都把赵紫阳的照片举起来,一齐来拍照!」
    
    一位背旅行包的男子对员警说:「本来没什么事,大家安安静静地送别紫阳。你们这样一搞,岂不是没事找事?」
    
    「你是什么人?」员警厉声问。「我是中国人!我是来送赵紫阳的中国人!」背包男子大声喊。「政委,政委,怎么办?」员警开始喊他的领导。那位政委过来,「息事宁人」说:「大家都走吧,走吧,离开这个地方。」
    
    那位女编导被放过,大家微笑着离开,民意的力量终占了上风。但是,一位戴眼睛的小伙子刚刚掏出相机,又被三个便衣抓住。这次他们吸取了教训,不给民众救援的机会,立即将他快速架走,任凭那小伙子拼命挣扎。
    
    悼赵民意终占上风
    
    大家震惊之时,那位背包男子突然大叫一声:「来抓我啊!」大摇大摆向路口走去,走了几步,突然猛得一跺脚,狠狠骂声「操!」迈着戏台上的八字步,气派十足地离开八宝山门口。数十员警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就在那路口,员警的防线之外,数十北京市民仍然站在寒风中,遥望灵堂的方向。七十二岁的蒋先生和七十岁的蒋太太,手持白花,已站在这里许久了。
    
    蒋先生说:「为什么不让百姓送送赵紫阳呢?这八宝山,我这辈子也来不了几次了,再说中国领导人里让我钦佩的,也没几个。我敬重赵紫阳,是他坚持真理的人格,有骨气。即使不让当官,不给自由,也绝不低头。」■
    ——亚洲周刊/读者推荐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硕鸣:魏京生谈赵紫阳与民主
  • 刘宾雁:赵紫阳大战胡锦涛
  • 郑旭光: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 林和立:胡锦涛是赵紫阳葬礼中的输家
  • 曹思源:赵紫阳的虚怀若谷
  • 郭罗基:论赵紫阳之为人
  • 吴国光:赵紫阳撕破北京画皮
  • 一个普通中国人致赵紫阳治丧委员会的公开信
  • 安均:赵紫阳到底犯什么错误?
  • 原中国青年报社长钟沛璋谈赵紫阳
  • 吴稼祥:同情的罪——为赵紫阳先生送行
  • 张伟国:赵紫阳身后的影响力还会更大
  • 袁红冰:英雄人格之梦——再悼赵紫阳
  • 孙丰:赵紫阳小事一件
  • 袁红冰:英雄人格之梦——再悼赵紫阳
  • 潇湘浪人:不死的赵紫阳精神!
  • 周舵:赵紫阳现象
  • 张三一言:再谈为甚么要悼念赵紫阳
  • 海克:赵紫阳之后的中国
  • CNN: 胡锦涛是赵紫阳葬礼中的输家
  • 程晓农:赵紫阳几乎被诬成美间谍
  • 民权人士欲悼赵紫阳遭公安毒打拘押(图)
  • 许正清自沪赴京悼念赵紫阳被拘留
  • 戴晴讲述赵紫阳葬礼亲历印象(图)
  • 有关人士谈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
  • 新华网新闻排名赵紫阳胜江泽民(图)
  • 赵紫阳家人对遗体告别有所不满 (图)
  • 分析人士谈中共处理赵紫阳丧事方式
  • 加议员:赵紫阳家吊唁唯一西方人
  • 曾慧燕:赵紫阳走入历史获得自由
  • 加议员:赵紫阳家吊唁唯一西方人
  • 赵紫阳葬礼结束 北京保安不放松(图)
  • 曾庆红证实曾探视赵紫阳但未交谈
  • 悼念赵紫阳 至少五名异议人士被捕或失踪
  • 赵紫阳遗体告别式前 局严控电子邮件
  • 无法对丧礼安排表示意见 赵紫阳家人沮丧
  • 赵紫阳骨灰未存八宝山公墓 由家属带回
  • 赵紫阳葬礼和群众心声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