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天水:强烈抗议大陆警方知法违法
(博讯2005年1月31日)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呼吁释放张林、李国涛、戴学武,并解除对李海、刘荻等人的软禁

     公理不能流行的地方,就必定是强权政治横行。尽管大陆中国社会有些进步,但是这种进步,是国民得益很少的进步,是腐败群体大发横财的进步,是以资源浪费无度的,以牺牲普通国民的基本权利为代价的强权政治的进步。为了所谓的一些进步,我们的国民在强权政治之下,付出了多少损失和牺牲! (博讯 boxun.com)

    上海的李国涛、戴学武二位先生失踪十多天了;安徽蚌埠的张林前天遭到拘留,被关押到了拘留所;福建的林信舒老先生,被迫远走他乡;北京的李海、不锈钢老鼠刘荻被软禁在家里,警察不容许他们走出家门一步;还有更多的自由受到无辜限制的朋友,分散在全国各地。

    李国涛、戴学武,都是很正直善良的国民,他们坚持正义的立场,从不做为非作歹的危害人权、民权、民生的事情。除了依靠辛勤劳动谋取生存外,就是为人权和民权而大声疾呼。为什么要抓捕这样忧国忧民的良知公民?难道一有人为人权民权呼喊,就是违法、犯罪?法律上有这样的条文吗?

    刚才电话里,我听到了张林母亲说:“张林被关押在拘留所,他的妻子芳草正在前往送物。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法律手续,送达被拘留者的亲属。”就在前天和昨天,我接到方草的电话,她说:“警察已经口头告知说对张林实行行政拘留十五天。”

    北京警方和蚌埠警方是如何“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呢?张林和王庭金前往北京悼念,意图参加遗体告别,结果北京警察阻拦,以“需得赵紫阳亲属的同意”为借口,阻挡了他们。

    前天中午,他们乘火车,一回到蚌埠火车站,就遭到蚌埠警方的拘禁。警察对方草说:“张林外出,没有通知我们。”

    中国国民,愿意前往参加赵紫阳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为什么要通知当地警方?那个法律条款规定,对参加悼念有良知的中共前领导的人,必须实行行政拘留等强制措施?难道这是向北韩学来的招数,即一个国民离开住地,必须得到官方许可,否则严加惩办?

    稍微懂得点法律常识的人,也知道蚌埠警方明显是违法操作,他们无法找到一点法律上的依据,完全是以人治法,正像张林经常说的那样,将法律当成任意拉扯的橡皮筋。

    很明显,蚌埠警方是在报复张林。因为他一贯猛烈地抨击专制腐败,同时直接地和地方黑恶势力交锋,蚌埠警方有些人对他怀恨在心,正好乘这次全国性的大高压,对勇敢正直的张林,实施报复。

    任畹町先生,李海先生,不锈钢老鼠刘荻,自赵紫阳先生逝世的次日,就遭到软禁,知道今天,还没有自由。任先生只能去菜场,此外那里也不可以去,连看病也不可以;李海只要走到住所大园的门口,就会被警察推回;刘荻只要走出家门,就会被身强力壮的警察拽回。

    试问,大陆官方口口声声将“依法治国”,就是这样的“依法”?警察们根据那条法律,可以软禁李先生和刘荻?如果他们走出家门,是违法了那条法律呢?警察先生们,你们能够请示你们的上级,拿出点勇气,给世界一个符合法理的、折服人心的说明吗?

    生活在济南的车宏年先生刚才电话里说:“二十八日下午,警察来到我家找我,等到晚饭前,见我还没有回来,就走了,临走还丢话说晚上还要再来。结果晚上来了,强行在我家坐到夜里。次日,即二十九日,又来一个上午,坐在你家里不走。”

    请教济南警方,这是执法?还是违法呢?法律上给了你们多大的权利,可以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进入国民的家门,强行在并不欢迎你的,而且没有任何犯罪嫌疑的国民的私人住所,长久逗留呢?

    刚才电话里,卢勇祥、曾宁等交流后得知贵州的朋友们也同样受到监控。昨天我从网络上得知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觉得那是大陆民间悼念组织得最好的一个活动,气氛庄重,悼词公正,可以说代表了很多国民的心声。就是这样合情合理的事情,也遭到贵阳警方的监控,警察们将车子开到悼念场所的附近,悼念活动结束后,警察们一直“护送”卢勇祥、李任科、曾宁、廖双元、全林志、康成等,回到他们各自的家宅。

    以上所有提到的仁人志士,都是因为积极参与悼念赵紫阳先生,而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自由。赵先生也是共产党人,但是个走向自由民主的,试图从制度上改革中国社会的,深受包括我等在内的广大国民拥护的共产党人。为什么一拥护这样的共产党人,大陆的官方就如此慌张,如此恐惧呢?难道拥护或悼念正直的想从根子上铲除腐败的,倾向自由民主的共产党人,会带来天下大乱?伊拉克临时政府,在追求民主宪政的关键时刻,防范恐怖分子,而我们所处的大陆中国,在举世真诚悼念一个共产主义阵营的杰出的良知典范的关键时刻,却“视民如仇寇”,防民如防敌。这样的行为与宪法中的“保障人权”和“以人为本”的提倡,是符合的吗?为什么如此言行不一呢?

    我们强烈抗议不同地方的警方,对很多良知公民的政治迫害,强烈要求中国政府责令地方的警方遵守法律现有的维护人权民权的条款,热切地呼吁所有能够看到我们呼吁信息的人们,积极声援李国涛、戴学武、张林等于千难万苦中,依法维权的良知公民。

    执笔者:江苏 杨天水

    电子信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签名

    贵州:卢勇祥 李任科 曾宁 廖双元 康成 黄燕明 全林志 杜和平 方家华

    重庆:许万平 杨银波

    北京:任畹町 李海 刘荻

    山东:孙文广 车宏年 姜福祯

    江苏:杨天水 小 陶

    安徽:王庭金 方 草

    浙江:陈龙德 李 广 李锡安 王东海

    云南:马志雄 马迎昌 马驭方 马仲伦 吉筱林

    江西:徐高金

    上海:郭国汀 顾则徐 王一梁 井 蛙

    海南:王 雄

    广东:谭 力

    福建:林信舒 张 望

    宁夏:陈晓昶

    以下未分地区:

    陶玉平, 贾三友, 黄 杰, 卢宏深, 孙正刚, 汤致平, 张鉴康, 高军生, 吴 郁, 张重发, 陈德富, 章华麟, 天一, 文 强, 孙光全, 雷风云, 侯多蜀, 王基明, 曾福洪, 安保军, 郑保和, 黄志伟,周大觉, 王凤山, 杨建明, 来金标, 黄晓敏, 高晓亮, 谢长发, 王中陵, 姚小舟, 张 帆, 王荣清, 许建雄, 张玉祥, 马晓明, 金济生, 陈树庆, 李智英, 薛振标, 覃礼尚, 汪达林, 肖勇, 胡俊雄, 金炳发, 邵江, 杨建明,易尧, 王宁, 沙裕光, 齐志勇, 程 凡, 郭起真, 郭少坤, 马育中, 单称峰, 黎小龙, 丁贵雄, 张 明, 林信舒, 陈 卫, 傅 升, 阎家鑫, 吴越雨, 许小红, 李健, 韦登忠,牛江平, 范子良, 何永全, 王明, 罗列, 何 兵, 王 冰, 刘二安, 刘飞跃, 李卫平, 刘建安, 高寒, 严正学, 刘为民, 郭庆海, 何鈞, 沈良庆, 杨春光, 田晓明, 毛国良, 廖亦武, 王文江, 李运生, 冷万宝, 韩武, 张汉国, 贾伟, 李日光, 郭小林, 晋逸,王长荣, 顾万久, 姚明湖, 李一平,徐万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