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赵紫阳病逝看政治群体的变数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9日)
    古原/中国前总理赵紫阳1月17日去世以来,围绕他身前身后的话题,一直是海外媒体最关注的消息。从赵紫阳治丧活动出现的多个插曲,不难看出中国政治群体出现了新的变数。

    围绕赵紫阳病逝的大致主题有:中共对赵紫阳的生平评价、对赵紫阳葬礼的干预;赵家及其支持者的反弹、国内外人士对赵紫阳的公开追悼;中共对异议分子的打压,等等。

     赵紫阳是15年前公开反对武力镇压八九民运的核心人物。由于中共的传统是枪指挥党,党指挥政,这使得贵为党魁的赵紫阳,非但未能阻止六四血腥屠杀事件的发生,反而被冠以“支持动乱,分裂党中央”的罪名遭罢黜,软禁致终。总书记不幸成为中共历史上的又一位“总输记”。 (博讯 boxun.com)

    15年来,异议人士要求平反六四及恢复赵紫阳人身自由的呼声此起彼伏,但始终为仍然掌握实权的六四利益均沾者所打压,赵紫阳一直成为中共的禁忌。不过,随赵紫阳的病逝,这个禁忌似乎被攻破。

    其表现一为,赵紫阳的生前好友及他们的后人,公开表达哀悼之情。他们的举动,代表着一个潜在的政治倾向,通过一种人道关怀的方式表达出。在中共体制内部,以前同情和支持赵紫阳的人士(遭双规的蒋彦永医生除外)并未公开平反六四及亲赵态度,外界也无从知道。但这次,他们中的不少人借哀悼之名公开走近赵紫阳。这在残酷的政治环境中,不可说不是一个勇敢的举动。据悉,前往赵紫阳灵堂吊唁及送花圈的中共退位高官,除了部分公开署名落款,如田纪云、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人民日报前社长胡绩伟、前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等外,不少高官以家人或属下名义,前往吊唁或送花圈,如前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以“剑英后人”敬献花圈,现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母亲齐心(中共元老习仲勋遗孀)则“率子女”敬献花圈。

    其二为,体制内支持赵紫阳的人士,公开发表声明悼念赵紫阳,抨击六四屠杀事件。这些人虽然没有实权,但却有不可低估的影响力。据香港明报1月25日报道,原人民日报社社长胡绩伟在赵紫阳去世后写出《沉痛悼念赵紫阳》的2千字悼念文章,批评中共中央软禁赵紫阳,违反了党章、违反宪法、违反人道。胡绩伟还表示,赵紫阳去世的第二天就有人来传达上面的几句话,即赵紫阳对党和国家是有功的,赵紫阳在六四时是有错误的,党中央对赵的处理是正确的,以及党员要和中央保持一致。胡绩伟指出,这四点只有第一点是正确的。六四时赵紫阳反对镇压群众,邓小平调动几十万国防军,用坦克机枪镇压手无寸铁的青年是十分错误的。胡绩伟还表示,已经做好了“丢票子、丢房子”、甚至“入狱”的打算。

    其三是体制外异议人士,他们长期呼吁民主政治、平反六四,他们的声音虽然在国内遭到屏蔽,但传媒的发达,使得他们的声音得以在国际上获得广泛关注,并“出口转内销”,给中国当局莫大的压力。“天安门母亲”、鲍彤、李锐、刘晓波、余杰、张林等等,就是其中的代表。

    其四是民间人士,他们虽然在压制下没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但只要有时机,他们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就会变成为一股巨大的政治洪流。这也是中共最不愿意看到的、无力控制的局面。大陆严密封锁着赵紫阳身后事的消息,但赵家的灵堂还是吸引了不少非亲非故的百姓前往吊唁,除了出于哀悼外,他们也是在无声地宣泄着一种对抗情绪。

    还有,中共15年前就把赵剔除出权力阶层,幽禁深宫,不闻不问,却在他去世后“关心”起来,这种“关心”,无疑是要赵家化悲痛为仇恨,成为更加彻底的对立派。中共不让百姓自由前往赵家吊唁、限制赵紫阳告别仪式的出席人数和名单、悼词也不忘批赵在六四“犯错误”……这种批判会式的悼词,在全世界也少见。况且,反对动用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应是一种义勇之举,而不是“犯错误”。美国给赵紫阳的评价是“具有道德勇气”,就代表着一种看法。

    葬礼只表达对生命的逝去的哀思,并不是做历史评价的地方。前美国总统尼克松、里根,他们在任期间犯过真正的错误,但在他们的追悼会上,谁会指责尼克松犯了水门案,或里根跟伊朗的秘密武器交易丑闻?去年里根去世时,华盛顿还为里根举行了隆重的国葬。再说,历史评价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明的。而且,历史评价也不能只是一家之言。按中共的传统,中共元老去世时的悼词都千篇一律,什么“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和建设做出卓绝的贡献”等等,这些夸张笼统地词句,根本无法让听者联想到死者如何伟大光荣、贡献卓绝。如果是异己分子,就一切都相反了。据说,这次中共原来拟定给赵紫阳的悼词,是肯定六四前的功绩,否定六四后的表现。但按照不少的评论看来,民间对赵紫阳的评价恰恰相反,六四前被否定,六四后被肯定。中共单方强行给赵紫阳一个并不正确的生平评价,这是不公平的。据说由于赵家坚持悼词底线,中央拟撤销悼词,这倒是不错的选择。不过一切都要看明天(1月29日)的赵紫阳告别仪式后才知分晓。

    中共这次对赵紫阳的去世,采取了一种务实的态度,在严格控制之下允许少部分人对赵子阳进行哀悼,这是中国的从上到下的异议群体,勇于冲破禁忌而争取到的一点权利——表达哀思的权利。虽然有点可悲,但也是一丝希望。

    <作者为《观察》评论员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Friday, January 28,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