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宁:赵紫阳代表一种良知
(博讯2005年1月27日)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道) 曾宁,1967年生,大专肄业,湖南省新宁县人。1989年被扣以“参加非法组织”罪名被收审一个半月;1991年4月19日再次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收审,同年7月2日被逮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1995年4月刑满释放。同年5月25日又被贵阳市国家安全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案”收容审查,同年8月16日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被判刑两年。狱中非人的折磨没能摧毁他对自由民主的坚定信念,出狱后继续追随自己的民主理念。经常在网上发表文章,阐述对时事的看法,他曾撰文《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入木三分地表达了中共统治下的腐败堕落的现状。

    在获悉赵紫阳先生去世消息之后,他参与了主建了中国贵州民间赵紫阳先生治丧委员会并在网上向全球发出公告,为此曾宁、李任科、卢勇祥在1月23日星期天中午遭到贵阳警方的传唤,被反复盘问,失去自由达5、6个小时,只至当天傍晚才重获自由。他告诉记者他们不会受传唤的影响,会将赵紫阳悼念活动全部做完。下面是记者在他失踪前所做的专访。

     你们自1月19日从网上发出的“中国贵州民间赵紫阳先生治丧委员会公告”之后,你们接连发出了第二号公告、第三号公告,对于你们民间这样一个自发的活动是出于一种怎样的考量? (博讯 boxun.com)

    曾:我们主要是考虑到中共出面组织治丧委员会为赵紫阳先生开追悼会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而国人(包括贵州人士)对赵紫阳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上的贡献,对他所代表的中国的一种良知的认同,对赵紫阳怀有深厚的情谊,因此在他去世之后,很多朋友都愿意为赵紫阳做一点事来寄托我们贵阳同胞对他的哀思。出于这样的一种考虑,我们倡议举行这种致哀形式的事情。我们准备选择一个适当时间,要和赵紫阳先生的家属以及北京双方可能的为赵紫阳的送别仪式相联系,为赵紫阳致哀和送行。

    你们作为中国贵州民间赵紫阳先生治丧委员会,对赵紫阳先生是一种怎样的评价?

    曾:作为民间人士我们对赵紫阳的评价是非常高的,赵先生在中国当代政治史上他所代表的这样一种中国共产党党内的这种良知和良心。他希望中国能够有一条符合人们群众愿望的这样一种发展方向,当然他本人实际上也希望为中国共产党找到一条出路。因此赵先生在世时,曾经为中华民族和执政党作了非常努力的工作。赵先生所代表的这种良知不能够融于中国共产党党内的这些保守力量和守旧势力,因此他一方面作为中共党内的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另一方面赵紫阳代表的中华民族的这样一种民主发展方向,是众所周知,可以高度评价的。

    赵紫阳先生从12岁就开始参加中共的革命运动,在89“六四”之后,他遭遇了15年的软禁的晚年生活,结合以往的中共领导人比如刘少奇彭德怀等等的悲剧,你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

    曾:这说明在专制的政治体制下面,个人的品行、个人的理念、个人的追求即使是符合历史发展方向的、符合人民群众向往的,但是这种理想、追求和专制体制本身是相冲突的,那么再好的理性、再好的愿望都不可能被专制体制所接受、所容纳。这点也是赵紫阳先生的悲剧包括赵紫阳逝世之前的刘少奇彭德怀等人悲剧发生的根源。这是专制体制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专制体制不能允许他的这种追求和理想,这可能会对这个专制体制本身产生一些动摇,专制体制的利益集团,也是不允许共产党的任何一级官员,他们的理念和追求,动摇整个专制体制的。

    你有没有看九评?

    曾:我看过一部分,我觉得九评写得相当不错,他非常系统地对共产党的历史、对共产党的执政它做了一个深入浅出的剖析,它全面地对共产党的历史、现政做了一个评述。在这之前,还没有人这样完整系统地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现实的这样一种分析。九评既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同时也是对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总结。

    就你个人认为这样的一个专制的体制,如九评所提及的共产党曾经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觉得中共还有出路吗?

    曾:中国共产党现在它的执政状况,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这是我对形势的一个基本判断。中国共产党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把执政权利的稳定和执政利益摆在第一位,为了建立一种共同的执政利益,他们互相妥协已经达成共识。在这之前,党内的开放过程中,还能产生象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这样比较开明的人士,但是从江泽民和胡锦涛之后,共产党党内几乎不可能产生象这三位类似的人了,因此共产党现在把稳定和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情况下,他们能够比较团结一致的共同维持他们的专政政权。在我看了可能还会比较漫长,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随着它的不断积累,迫使共产党进一步的变革,同时使党内高层产生分化的一种外在的动力。中共的分化将是未来中国社会政治发生变化的主要诱因。中共政权的灭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不排除中共在强大的社会政治经济矛盾之后。在党内发生分化,这分化出来的一部分有可能改变中国共产党的名称,比如中共社会主义民主党、中国社会党。

    海外有一种说法,中共不亡,新中国就无法建立,从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但中国的现实生活中,基本没有其它的政治力量能够取代中共。海内外的民间力量包括异见团体,他们目前处于一种四分五裂的状态,力量分散,总体上非常弱小,但一旦中国政局发生变化时,民间的这些力量可以整合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才有可能跟中共抗衡。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为中国社会的转轨变型承担责任/曾宁
  • 曾宁:朱镕基不懂政治、胡锦涛可是老手——再谈对目前形势的看法
  • 对目前形势的分析和判断/曾宁
  • 曾宁:中共反腐不三不四、不真不假、不死不活
  • 曾宁:从多维角色之争再谈民运
  • 曾宁:中、美、台三方互动是深化世界战略格局继续发生重大变化的关键
  • 曾宁:驳康晓光“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 曾宁:驳“民主化祸国殃民”说
  • 曾宁: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刑事裁定书
  • 曾宁:从18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开来
  • 曾宁: 一些极其危险的信号——兼谈对时局的看法
  • 曾宁:主观维护专制、客观演变渐进--如何看待中共现行执政政策兼谈民运
  • 曾宁:胡是谁?“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命题是“胡温曾”体制有限政改的第一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