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袁红冰: 痛哭赵紫阳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2日)
    锐利的悲怆把我的心雕刻在铁铸的沉默之上。两日无语,继之以两夜无眠。两日两夜,无语无眠;两日两夜,漫长如百年。今日,铁铸的沉默骤然崩溃,我乘呼啸的长风,飞上九天之巅,伴随炽烈的太阳,就像伴随我燃烧的心,为英雄辞世,失声痛哭。

    一哭赵紫阳!

     一句“要吃粮,找紫阳”,道出苦难的中国农民无尽的深情。人民公社,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集中营中,数亿农民奴隶般的劳作,却只能换来奴隶般的生存;饥饿像食腐尸的鹫鹰,年年岁岁总在农民的头上盘旋。是赵紫阳,首创农村改革,踏碎人民公社,使农民远离了饥饿。不知饥饿为何物者,不知赵紫阳之功德无量。赵紫阳可谓泽被苍生,福荫天下。然而,他自己竟只能在不自由的阴影下,在中共的政治迫害中,默默地撒手人寰。这千古悲凉,怎能不令太阳为之失声痛哭。 (博讯 boxun.com)

    再哭赵紫阳!赵紫阳与胡耀邦一道,以大智大勇,阻击共产党顽固派对自由民主思潮的围剿,使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成为中国现代史上思想最自由的时期。那个时期在中国人心中播下的自由理念的种子,终将在未来的晨光中,怒放为满山满野的自由之花。推动经济的改革开放之余,赵紫阳已开始筹划政治改革。但是,国运不昌,致使英雄气短;壮志未酬,却已身陷羁绊。这千古遗恨,怎能不令太阳为之失声痛哭。

    三哭赵紫阳!

    “杀二十万人,保持二十年稳定。”――屠夫民贼邓小平此话,成为中共专制又一项反人类罪行的座右铭。在邓小平凶残的目光下,共产党高官中,有多少狼心狗行之辈,鼠走蛇窜之徒,只为权力地位,只为一己私利,而泯灭良知,逢迎拍马,以学生和北京市民的血作为美酒,庆贺屠杀的胜利,祝贺屠夫的凯旋。唯有大英雄赵紫阳,以高贵之人格,弃皇权如草介;拒屠夫民贼之威逼,视良知逾生命。就在那一瞬间,赵紫阳便已千古不朽。然而,命运使卑鄙的罪恶者戴上浴血的王冠,高贵的英雄却成为“帝国第一要犯”,不得不在十五个春秋的监禁中,度过苍凉的暮年。最终他只能通过死亡,来获得自由!这千古奇冤,怎能不令太阳为之失声痛哭。

    一哭已经声嘶,再哭已然泪尽,三哭唯有泣血。三哭之后,情不能禁;情不能禁,继之哀思。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十五年前,赵紫阳于深夜,到天安门广场看望抗议学生。恍惚之间,他在广场上讲的那几句话,我竟无法记起。但是,他当时讲话的声韵,却像一缕英雄史诗的情韵,永远飘荡在我峻峭的心灵间。我深信,八九年六. 四之夜,那被血浸湿的大地,那被烈焰烧焦的天空,将在以后千年的历史中,不停地向人类讲述屠夫民贼邓小平的罪恶,讲述赵紫阳堂堂中华男儿的良知。尽管如此,我却仍然不能平静。

    遥想当年,另一位中华英雄男儿胡耀邦先生病逝,为了使他的身后之事免于荒凉,我尚能在北京大学击鼓撞钟,集聚弟子,高举义旗,为胡耀邦先生申张正义。可是,今天我流亡海外,已经没有条件再带领弟子,为赵紫阳先生送行。为此,我不禁深深地忧虑:我怕心灵在物欲中腐烂的中国人,会以他们对正义和良知的冷漠,伤尽了赵紫阳那一颗已经不再跳动的高贵的心;我怕只有冬日那狂啸的风,还敢为赵紫阳的英灵送行;我怕赵紫阳渐渐远去的身影,会孤独地消失在北方漫天的飞雪中。

    悲痛使我如狂,忧虑令我如痴。如狂如痴,难以排遣。唯这样的信念能给我以安慰――借诸苍凉而高贵的死,赵紫阳已经获得人世之上的自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访袁红冰 谈紫阳生前三个评价
  • 袁红冰:透视邪恶,升华苦难
  • 袁红冰:高智晟律师的孤独(图)
  • 袁红冰: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 右派:袁红冰有什么策略能让丑恶的共产党死无葬身?
  • 徐沛:同是天涯沦落人(廖亦武/袁红冰)
  • 魏敬波:记忆与呼喊——从索尔仁尼琴到袁红冰
  • 巴雅古特:致袁红冰先生
  • 浅谈袁红冰出走事件以及澳洲政府的处理手法
  • 丘岳首:让自由激活生命——袁红冰作品读后
  • 《自由在落日中》 作者自序/袁红冰
  • 袁红冰就赵晶政治庇护被拒回应移民部(图)
  • 安魂曲评袁红冰的助手赵晶女士的政治庇护被拒
  • 中国外交部呼吁澳正确处理袁红冰申请政治避难案
  • 自由派法学家袁红冰出逃投奔自由
  • 袁红冰:我为甚么要逃离中国(图)
  • 美国之音采访逃离中国的学者袁红冰
  • 出逃法学家袁红冰接受新唐人独家采访
  • 中国异见人士袁红冰访问澳洲申请避难
  • 袁红冰出逃澳大利亚的缘由
  • 袁红冰可能携带机密资料
  • 贵州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袁红冰向美寻求政治庇护
  • 中国自由派法学家袁红冰出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