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崦嵫:赵紫阳的悲剧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0日)
    赵紫阳的悲剧

    崦嵫

     赵紫阳先生走了。悲怆的是,他没有看到他的那个党对他坚决反对的“六四”屠杀的任何忏悔(更勿庸说正名)。得知赵公去世的消息,我第一个意识是:紫阳,您走的早了点儿!我盯着《新华网》那冷凄的字句时,我感觉到:这竟是真的!随即我搜索出了那首撕人灵魂的《忠魂曲》,然后凝视着网上贴出的紫阳遗照,他的眼睛。一个念头充盈脑际――他在闭上他那双曾经睿智但略显疲惫的双眼时,在想什么?是难以释怀的“六四”?是戎马倥偬的岁月?还是对中国未来的虚幻境像?(此姑且称为“紫阳之念”) (博讯 boxun.com)

    紫阳,不论你在想什么,你都将获得永恒,在16年前,你因恪守良知正义,宁可放弃权位而拒绝屠杀,从那时起您就已经永恒!

    但我意拟出的最后一个“紫阳之念”在萦绕着我――

    他究竟在什么层面上思考中国的未来?

    赵紫阳的思想脉络既有共产党利益集团党魁、细胞的僵化保守和窝里霸权性,也有作为一个独立思考者的反传统性、民主性。我说的赵紫阳的悲剧恰恰在于他试图用一个反民主的政党去实施民主。

    最近披露的戈尔巴乔夫回忆录记述了赵紫阳的可能取向。八九年五、一六会谈,戈尔巴乔夫问赵:一党制能够保证民主发展吗,能够有效地克服消极现象和腐败问题吗?赵紫阳说:“如果不行的话,就势必要提出多党制的问题”(见郭罗基《论赵紫阳的意义》)。昨天,丁子霖女士首次透露,一九九八年秋天,“天安门母亲”公开发表《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和《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并透过中间人把宣言交给赵紫阳。其后,赵紫阳再次透过中间人带话说,“他完全同意宣言的内容” 丁子霖表示,赵紫阳的回话,令他们觉得,赵紫阳在失去自由的情况下,已认同人权与自由为普世价值;赵紫阳此时对民主自由的看法,已超越了一九八九年的思维。

    且不论学界,但就笔者所接触的中共政界以及一些商界的朋友,在谈到腐败问题几乎都认为,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遏制腐败的最有效途径就是多党民主。如果赵紫阳果如对戈氏所说,则证明了他的远见。

    但与此同时,他不主张在发展中国家实行多党制,认为那样会发生变乱。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的领导非乱不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可以不变。(见傅国涌《赵紫阳软禁中的反思》)。坚持共产党领导,不搞西方多党制,这条基本原则丝毫不能动摇。民主的旗帜,我们党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见赵紫阳《六四事件自辩》)。这又衬映出赵紫阳坠入何种糊涂境地。

    按照一般逻辑,赵紫阳不论在任何场合,都不会信口开河,更不可能逢场作戏。不论未来历史如何考证,有一点是存在的:都是赵紫阳比照考量的结果(不管是智囊们的灌输还是自我探索),这种比照考量或许是顾准式的,难道像林贤治质疑两个顾准一样,有两个紫阳?

    无疑赵紫阳是在共产党的体制内搞改革和多党民主之间游移不定(指的是在观念上)。

    这正反映了赵紫阳的内在冲突。解析这些内在冲突不应只从简单层面上,而应将中国共产党放在一个大历史中去寻找答案,去寻找关于赵紫阳内在冲突的答案。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现实的所作所为,诠释了它的本质,注定了赵紫阳的内在冲突不会得到任何归一。一方面赵紫阳作为党魁要受制于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严密的组织约束,但又不甘坐视中国共产党沦落灭亡,企图用民主这个中共压根儿只是为装点门面作为包装的真义去救共产党。结果注定会失败,注定是悲剧性的。共产党坚决奉行一党专政, 不肯放弃政权, 任何一个普通老百姓,即使是善意的、建设性的, 希望共产党在政治上有所进步, 有所变化, 充分反映民意, 都被认为是企图否定共产党,都要被专政、镇压。远的不必提及,2004年末叶国柱、赵岩、师涛、李柏光事件充分说明中共的窝里霸权性的极权本质。任何对一个已经腐朽没落的党抱有希望,结果都是悲剧性的。直到赵紫阳逝世之前,现任党魁胡锦涛还在宣称学习古巴、朝鲜。昨天CCTV没有报道赵紫阳逝世的消息,几乎所有的网站关于赵紫阳的信息都被迅速删除,甚至一个知名的BBS连一个“成语游戏”也被枪毙。平面媒体更是一片寂静,今天各大主流网站上的讣告已经无影无踪……

    早些时候听到高文谦先生的《我所见证的六四》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这时候我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个大学生, 一边骑呀一边哭, 有人就围著他问, 那边情况怎么样? 他就下来, 泣不成声说: 中国完了, 中国完了, 没希望了。” 昨天CCTV没有报道,也有人说:中国完了, 没希望了。是的,没希望了!是共产党没希望了,中国还有希望,而且大有希望!从赵紫阳逝世反映出中国人的警醒者在增加,这就是希望所在!

    《九评》一针见血地指出“在私下场合,共产党员多具有普通的人性,具有一般人的喜怒哀乐,也有普通世人的优点和缺点,他们或许是父亲,或许是丈夫,或许是好朋友,但凌驾在这些人性之上的,则是共产党最为强调的党性。而党性,按照共产党的要求,永远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人性当成相对的,可变的,而党性则是绝对的,不可被怀疑和挑战的。”赵紫阳的悲剧就在于他所在的党没有、也不会见容于他的人性!今天,又传来消息:“中共领导层已原则上决定,不会为赵紫阳举行追悼会或任何公共纪念活动。同时,也不允许任何官方媒体发表任何有关纪念赵紫阳的文章。” (多维社引CNN消息),由此证明,中共通过对赵紫阳的不认同,意味着拒绝反思“六四”、重评“六四”,再一次封锁了用“民主和法制”渠道解决任何不顺从者的道路。再一次告诫世人,我们共产党对一个用人性去对待异议者(其实这些人大多数并没有反共)的前党首不会实施什么人性!何况你们这些草民?!我们共产党不仅反民主也反人性!

    紫阳的在天之灵,你怎么想?你还会对宗凤鸣说,你信守共产党的一党制吗?

    从赵紫阳的两难悲剧中,我们是不是应该丢掉对中共的任何民主化的幻想呢?赵紫阳的悲剧是因为他居于一个极权的、腐朽的政党之内,他被无端地软禁了16年,有何党章国法依据?在我们追悼紫阳的时候,呼应鲍彤先生的呐喊――“赵紫阳不需要眼泪。中国缺乏的不是眼泪。中国最需要的是保卫和争取。城市和乡村,每一个公民,都来保卫宪法,保卫人权!共同保卫我们自己的公民权,所有权,自主权,中国就会有民主,有法制,就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共和国。”(鲍彤《悼念赵紫阳 》)

    赵紫阳因他的拒绝屠杀而不朽,因他的悲剧而昭示出一个警醒――放弃一切幻想,保卫和争取民主 ,等待,只能是时间的死亡!

    祈祝紫阳灵魂安息!

    你是永恒的紫阳!

     2005.1.1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