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继承江泽民主义/任不寐
(博讯2005年1月19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博讯 boxun.com)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捍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他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转载于《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