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紫阳逝世 最叫人注意的淡淡的“同志”两字(图)
(博讯2005年1月19日)
    

    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赵紫阳从公众视线消失15年后,近日以85高龄溘然长逝。他是继邓小平之后惟一能因逝世消息而触动世人神经的中国前领导人。

      如果说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套个现在中国流行的企业职称,赵紫阳便是改革开放首十年的“首席执行官”。

      邓赵两人的关系,既是长官部属,也像师徒。没有邓的拔擢,赵恐怕没机会跃登政治大舞台;可是,如果没有赵在主政四川时以农业改革的显赫政绩做改革开放的顶梁柱,邓恐怕也不容易叱咤风云。

      然而,或许是能力,也或许是命运,邓最终挽狂澜于既倒,保住身后哀荣,而赵却跌到了悲剧人物的行列里。今天,我们如果抛开政治领袖的个人得失不论,回看中国15年来的变化,则不禁要兴“古今多少事”之叹。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是处于经济发展几近停滞的艰困状态。而改革开放旗帜一扬就风起云涌,不仅是因为从毛泽东时代高度政治化中撕开裂口后必然的能量奔放,也是回归民生政策必然赢得百姓由衷支持的效应。在赵紫阳从做国务院总理到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初那段踌躇满志的日子里,中国农村改革进程顺利,农民生活日益改善,乃至有“要吃粮,找紫阳”之说,都充分显示当时农村的稳定、满足。

      可是,改革开放之初,城市里并没有在经济发展上给工人带来多大的变化,相反的,权力阶层中开始出现“官倒”腐败,让知识分子和学生因不满而躁动,因躁动而要政治改革,终演发成流血悲剧。

      15年后的今天呢,情况恰恰相反。中国的大城市一片繁华景象,富商巨贾一掷千金,新涌现的中产阶层也多陶醉于“小资”情调。稍有政治热情的大学生、年轻人都不可多见,遑论绝食七八天也不肯妥协的那种满腔激情。

      另一方面,当年小小的“官倒”,如今则已演变成中国经济学者所说的“权贵资本”,渗入许多角落,并撼动了改革开放后期反陷于“增收困难”的农村。近年频频发生的各地数以万计农民集体上访,以及去年秋接连曝光的重庆万州市民围攻区政府、四川汉源农民抗拒水电站工程、广东揭阳民众反击收费站、河南中牟汉回两族大武斗等等骚动,都充分显示,躁动情绪现在换到了农村里。

      两相对照,一个有趣发现:15年来,就像政治改革跟经济改革这对连体姐妹在比跑步,两个速度却总没好好齐头并进,不是一个太快就是一个太慢,从而发生拉扯剧痛。15年前是政治想飙,15年后则是经济自顾前冲。政治狂飙的结果是流血悲剧,经济狂飙的结果则是伤到社会正义、拉大贫富差距、威胁底层人民。

      当年赵紫阳到天安门流着泪对学生说“我来晚了”;今年元旦,则是温家宝到陕西铜川看望11月28日因瓦斯爆炸事故死亡的166名矿工的家属,也流着泪说“我来晚了”。历史竟如此巧合。所幸,中国整体国力已是前进了许多,社会更加成熟,政治领袖也不再重蹈赵紫阳当年脱离领导集体、以为独力可回天的覆辙。

      当年赵紫阳要做的政治体制改革,尤其是社会主义的民主和法制建设,现在都在做。赵的逝世,已不太可能引起社会动荡。从1989年《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把天安门前的示威称为“动乱”和六四的“平息反革命暴乱”,到近年改称“风波”,这伴随着赵紫阳的历史印记,看来正由时间逐渐清洗干净。

      新华社寥寥一小段简讯中,最叫人注意的,是赵紫阳名字后面淡淡的“同志”两字。
最叫人注意的,是赵紫阳名字后面淡淡的“同志”两字。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