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行:胡锦涛妄想走毛泽东之路
(博讯2005年1月12日)
     胡锦涛比江泽民更保守,是没有革命狂热的毛泽东主义。但胡要开历史倒车行不通。加入世贸和网络的深化,必将促进中国政治改革的到来。

     上一期《开放》独家报导了胡锦涛在四中全会闭幕词中的要点,对我们了解胡锦涛的思想及其政权走向,帮助很大。

       在此之前,人们对胡锦涛还存有幻想,以为第四代是新的一代,应该比旧的一代要进步些,何况胡锦涛初上台时摆出一副亲民姿态,更容易迷惑人。现在,看了他的闭幕词之后,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胡锦涛比江泽民更保守;他的思想本质上是没有革命狂热的毛泽东主义,它与现代的自由、人权、民主观念不仅相距甚远,不仅风马牛不相及,而且还是彼此敌对的。 (博讯 boxun.com)

      江泽民也排斥自由、人权和民主,但他是从「稳定压倒一切」的角度去加以排斥;胡锦涛则不同,他把自由、人权和民主视为是境外敌对势力和国内媒体合谋攻击中共政权的敌我矛盾。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与毛泽东一样,认为以美国为首的国际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总是先从舆论入手占我宣传阵地;才会认为要向古巴和北朝鲜靠齐,紧紧地控制舆论,决不手软,决不授人以可乘之机。

     去西柏坡考察己露出崇毛端倪

      胡锦涛思想的毛泽东主义本质,其实从他一上台就率领书记处全体成员去西柏坡学习和考察已表露出来。西柏坡在河北省平山县,一九四九年三月中旬,中共于「解放」北平之前,在西柏坡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确定了党的工作重心由农村转移到城市,接管全国政权。就在这时,毛泽东提出「两个务必」,即:「务必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继续保持艰苦朴素奋斗作风」。可见胡锦涛的脑子里没有现代化的新思维,只能从毛泽东陈旧的语录武库中去找寻理论根源。因为江泽民治下的中国,官僚骄奢淫欲、腐败透顶,胡锦涛重提毛的「两个务必」倒给人以清廉的印象,于是大家都以为胡锦涛会给中国带来新气象,其实这是中国领导人思想倒退的表现。

      胡锦涛在执政之初重提毛泽东的「两个务必」,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要表明自己与江泽民不同,是走忆苦思甜的正宗毛泽东主义的群众路线。

     政治向北韩古巴倒退,可怕!

      胡锦涛闭幕词的曝光,使许多问题现在都可大白于世。中共之所以将所有自由主义的网站以及稍具独立自主倾向的网站和报刊封杀,不是中宣部长刘云山个人所为,也不是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常委李长春所为,根子出在胡锦涛对异己思想的敌对仇视。不要将中共封杀舆论说成是中共惧怕舆论这么简单。胡锦涛是从苏联和东欧共产政权垮台中吸取教训,确认要维持中国共产政权的长期存在,必须澈底消灭舆论上的不同声音,封锁社会上任何动乱不安的消息,将中国变成真正铁幕的国家,像金正日的北韩和卡斯特罗的古巴那样。

      他憎恨戈巴乔夫的「透明」和「开放」的「新思维」,认为苏联和东欧的垮,就垮在戈巴乔夫手里,所以他对任仲夷的政治改革主张严词批评,马上将《同舟共进》的编辑部加以整顿,而且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等进行捉放威胁。

      这是一个法西斯式统治的开端,值得大家警惕!

      可以预见,胡锦涛想在中国开辟一个不同于邓小平和江泽民的社会。邓小平开放出一个深圳,惠及珠江三角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富了高干子弟。江泽民建成一个繁盛的上海,惠及长江流域,使得整个官僚体制在竞刮财富中糜烂,社会贫富极端两极分化。胡锦涛面对这么个烂摊子,知道社会矛盾像火山待爆般的危急,故由温家宝出面替民工追讨拖欠工资,减低或豁免农业税,给农民以喘息的机会,并将建设重心移向东北这个国营企业老大难的区域。在经济方面,他正企图纾缓矛盾、以期釜底抽薪。所谓宏观调控,实际上就是使用行政干预去扭转地方官僚盲目追求「政绩发展」所造成的过度不平衡的失序状态。在政治上,胡锦涛时代是极端封闭的极权主义。所谓提高执政能力,就是想方设法加强对社会的管治和对人民的控制。

     网络发展和经济自由将会冲破报禁

      但是社会的演变,不依个人意志而转移,也不是领导集体意志所能阻挡。决定社会演变的因素非常复杂,有内因和外因,而外因的控制更难。

      现代社会早己不可能是一个封闭的社会,尤其是讯息科技突飞猛进的今天。世界资讯的发达,以加速的步伐冲击着中国网络防火墙的防御能力,而中国网民数目日增月涨,使得网络封锁和新闻封锁的成本提高,难度增加,最后终有溃决的一天。

      我认同刚被解聘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王光泽最近在美国康蒂涅格州三一学院一次研讨会上所作题为《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的演讲。他认为即使在中共严密封锁下的中国,己经出现网路知识份子群体的崛起;网民对中共话语体系己实现了瓦解和颠覆,在某种程度上争取到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也变相地取得了集会自由、结社自由和示威自由(例如广泛的签名运动,就是变相的集会、结社和请愿示威);而且网路已与民间的维权运动相结合,也己与平面媒体冲击新闻封锁相呼应。王光泽估计,中国大陆政治生态的演变,不会是苏东模式,也不会照抄台湾模式,它会是网路资讯发展和传统传媒商业压力交互作用,带动报禁的突破。他相信,在经济自由化和网络自由化双重夹击下,以民权运动为主导的政治改革将会来临。

      我也这么相信。不过我还要补充一点。中国加入世贸己经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是零售业三年保护期届满的日子。根据协定,保护期结束后,在金融、保险、电讯、法律、会计、建筑、旅游、教育、运输等各服务行业,都要进一步对外资开放。这般大规模的开放,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社会意识上,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由国际社会促成的经济自由化,其势头不再是党领导人的个人意志或集体意志所能阻遏和改变的。它对中国政治生态的影响是不可抹杀的,只是其影响以甚么形式和怎样的速度加在政治生态的演变上,还要等待具体局势的发展再作评估。

    ——摘自《开放》杂志2005年1月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