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温辉先生期待胡锦涛的黑格尔之梦,必碎
(博讯2005年1月08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温辉先生和他的《争鸣》杂志对胡锦涛充满了善意的期待的,事至如 (博讯 boxun.com)

    今他还在期待。
    
    在《胡锦涛是“罪魁”同路人——遥远的戈尔巴乔夫之四》一文中,
    温辉先生以戈尔巴乔夫为例,验证黑格尔说的“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
    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意思是伟人的一生大凡有自我否
    定的“两次”表现。温辉先生说,胡锦涛和戈尔巴乔夫都曾经是“理
    想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都曾经是有理想的。或许温辉先生自己曾
    经是这样的人,但我所见到的政治辅导员大多是悟性不足或居心不良
    的机会主义者。
    
    温辉先生说:“他(胡锦涛)一直跟着错误的思想路线走,对专制主
    义无限忠诚,对专制政党无限爱护;如今,他对民主制度大加鞑伐,
    对呼唤民主的体制内外有识之士横加打击,这是不是政治舞台上的丑
    恶表演?他会有黑格尔、马克思说的第二次历史性出现吗?”
    
    善良的温辉先生期待的是什么呢?是期待胡锦涛也能从一个“共产主
    义者”转化为一个“民主主义者”。然而,胡锦涛是一个二十一世纪
    的“专制主义者”,专制主义与理想主义根本无缘。因此,发生在温
    辉和戈尔巴乔夫身上的基于理想和良知的意识转换,根本不可能发生
    在一个专制主义者的身上。
    
    九五六年的苏联,就开始了“非斯大林主义”的运动,那时戈尔巴乔
    夫才二十五岁,他已经饱熏了解冻之风;而今年六十二岁的胡锦涛,
    对世事的变化不但无动于衷,而且还要重走毛泽东“西柏坡主义”老
    路。
    
    温辉先生精确地比较了戈、胡的身世,但没有比较他们的心智。有别
    于戈尔巴乔夫,胡锦涛是一个思想资源极为贫乏的人,一个六十二岁
    而仅知道“卓娅和舒拉”的老人,至今还在背诵仇视“国际垄断资本”
    的滥调的糊涂人,一个被“秦始皇—毛泽东”文化毒汁洗了脑,还要
    去洗别人的脑的可怜虫。
    
    无论是中共或苏共,它们的第四代、第五代的“领袖”,都“长在红
    旗下”,几乎都有相同的经历,如:忠诚(或伪装)的积极分子,一
    本正经(或假正经)的共青团书记、有意(或无意)告密者……等等。
    在这些人中出了一个戈尔巴乔夫,不等于他们都有同样的志向和悟
    性。温辉先生更不知道戈尔巴乔夫的“贰心”起自何时?而胡锦涛近
    期的讲话,对“戈罪魁”择路他去深恶痛绝;不与之为“同路人”誓
    言耿耿。
    
    还有种种迹象表明,胡锦涛是一个才具不足的人。象毛泽东、邓小平
    这样的大人物,在他们有作为的时期,常常是善于审时度势的“右倾
    机会主义”的代表人物。而胡锦涛僵化的思想和死硬的表现,迅速将
    自己置于难于进退的境地。最近,港府拒绝台湾政治领袖马英九入境,
    必定是他一个人的“大主意”,这不仅疏离了台湾的蓝营势力,更打
    击了台湾人民对祖国大陆的认同感情,起到了李登辉、陈水扁起不到
    的作用。在这方面,胡锦涛更象中共历史上那个满口马列,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的小王明。
    
    因此,温辉先生的黑格尔之梦,必碎。
    
    二〇〇五年一月六日
    


附:《温辉:胡锦涛是“罪魁”同路人——遥远的戈尔巴乔夫之四》
    
    「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这是德国
    大哲学家黑格尔的名句。人们看得很清楚,戈尔巴乔夫就是「出现两
    次」的典型例子。从政治思想和政治行为方面看,戈尔巴乔夫是两个
    而不是一个─五十多岁之前的戈尔巴乔夫和五十多岁之后的戈尔巴
    乔夫有如云泥之别,判若两人。
    
    据说,胡锦涛对中宣部一个书面报告的批示中,指摘戈尔巴乔夫是苏
    共垮台、苏联解体的罪魁。他说的这个「罪魁」是第二次出现的戈尔
    巴乔夫,却没有提第一次出现的戈尔巴乔夫。胡更没有说他自己曾经
    是这个「罪魁」的同路人。
    
    胡锦涛生于一九四二年,比生于一九三一年的戈尔巴乔夫少十一岁。
    戈尔巴乔夫是在社会主义的摇篮中长大的,胡锦涛虽然出生于「旧社
    会」,却从七岁开始就长在红旗下。
    
    戈尔巴乔夫出身于农家,胡锦涛的父亲是茶商,阶级虽然相异,但两
    人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一直泡在共产主义思想的池沼中。戈尔巴
    乔夫就读中学时,是学校的共青团书记。胡锦涛十五岁入团,他在中
    学时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就是「跟党要跟得紧」。在通向大学校园
    的路上,都是年轻的理想主义者。在为自己个人前途着想的同时,都
    想对共产主义事业作点什么。当年列宁一句豪言壮语:「给我一个革
    命家组织,我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结果,俄国果真翻转过来了,
    
    这个变化给当年的共青团员、共产党员何等巨大的鼓舞力量。
    
    戈尔巴乔夫由于学习成绩不错,政治表现又好,因此能够进读苏联最
    著名的大学─国立莫斯科大学。在大学里,他是共青团的积极分子、
    共青团书记。他的一位同学,后来流亡美国的尤多维奇把戈尔巴乔夫
    描绘成共青团的顽固分子,另一位同学,后来流亡英国的??兹南斯基
    (《红场》作者之一)这样描述戈尔巴乔夫的校园活动:
    
    「戈尔巴乔夫这位共青团书记的声音刺耳,他要开除那些犯有轻微过
    失的团员的团籍,诸如传播一些政治笑话等等。」事实上,作为团的
    书记,他的经常任务就是奉行党组织的指示,在学生中进行共产主义
    宣传,了解同学的思想动态、行为举止,向有安全部门背景的学校工
    作人员(特工)汇报。「当时教育我们,」戈尔巴乔夫另一位叫姆伦纳
    尔的同学说,「任何观点如果有一丝偏离党的路线,就是反党;任何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将受到审判、处决。……俄国人只有两种类型,要
    么严格遵行党的路线,否则就是罪犯。」戈尔巴乔夫的这些同学概括
    地形容:戈尔巴乔夫「是一个教条主义分子」,走「强硬路线」。由于
    政治过硬,戈尔巴乔夫在1952年便转正式共产党员,那时他是二十
    一岁。和戈尔巴乔夫的大学生涯颇为相似,胡锦涛于1959年,即他
    十六岁半时,以中学学习的良好成绩考入当?□他??鹣筋□j学那样的
    名校清华大学。在清华,他「又红又专」,在一些学生组织中担当领
    导角色。五年后(1964),二十二岁,入了共产党(和戈尔巴乔夫入
    党时几乎同龄),并当了低年班的政治辅导员。他的工作任务和行事
    方式,和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大学担任的政治角色是同一个模式的。
    还有巧的是,胡锦涛「能歌善舞」,戈尔巴乔夫是学校舞台上常常出
    现的演员。他们都知道文艺是党的宣传工具,而且视掌握这个工具为
    党服务是一种责任和荣耀。生活在不同国度、不同年代、不同校园的
    两个大学生,竟然像是同一个模子印制出来的。戈尔巴乔夫在大学读
    的是法律,大学毕业后又读了农学院(函授)。这位法律专业人士没
    有当律师(在苏联当律师并不光彩),也没有进检察院工作。在农业
    部门工作的时间仅四年左右,就一头扎进专职的青年团工作。戈尔巴
    乔夫从1955年(24岁)到1980年(49岁,被选为苏共政治局委员),
    二十五年间,基本上是做团的工作、党内工作。这时候的戈尔巴乔夫,
    正如1953年和他结婚的妻子赖莎所形容的一样,「他是一个代表真理
    和正义的共产党人。」当时他们夫妻俩都是共产主义迷。戈尔巴乔夫
    更是列宁的崇拜者。他熟读列宁某些著作,他的办公桌子上经常放着
    几卷《列宁全集》。在一次纪念列宁的大会上他称赞「列宁的名字已
    成为对世界进行革命改造的象徵,他的学说被进步人类所掌握并且正
    在变为具有全世界规模和划时代意义的社会实践活动。」直到五十七
    岁,戈尔巴乔夫仍坚持苏联须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观点。
    
    和戈尔巴乔夫踏出大学校门之后的「际遇」相似,胡锦涛几乎没有做
    过他专业(水利工程)方面的工作。他从二十七岁开始,基本上做的
    都是共青团、共产党的工作,特别是四十岁以后,一直走在当党书记
    党委的仕途上(40岁任甘肃团省委书记;42岁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
    书记;43岁,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46岁,贵州省委书记;50岁,
    西藏区党委书记;50-60岁,中央政治局常委;61岁,总书记)。当
    戈尔巴乔夫第一次当团市委书记(1955年,24岁,斯塔夫罗波尔市)
    时苏联政坛上就流行这种说法:做团党工作是仕途升迁的捷径。这话
    在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身上都应验了。不过戈尔巴乔夫升迁得更快,
    他是五十四岁就登上总书记宝座的。
    
    戈尔巴乔夫读马列著作也许多于胡锦涛,但胡对斯大林著作也许比戈
    尔巴乔夫更着迷一些。胡在1983年(41岁)在全国青联大会(胡当
    选青联主席)和其他一些干部会议上都一再以斯大林的「教导」去教
    导干部。他惯于背诵斯大林这段被视为警句的话:「魄力……是一种
    不可遏止的力量,它不知道也不承认有什么阻碍,而以其切实坚韧的
    精神扫除一切阻碍……如果没有这种力量,那么认真的建设工作是无
    法做成的。」其实,关于魄力、意志力、坚定性一类励志话语,出自
    中国先贤、名人口中的,不知凡几,胡锦涛对斯大林这句话却情有独
    锺,可见他对斯大林主义是何等崇尚。
    
    根据上面的记叙和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说,胡锦涛和戈尔巴乔夫两人
    的青壮年时代,即五十多岁之前,是走在同一条政治轨道上的。算起
    来大概有五同:
    一同:从中学时候开始迷信马列主义、共产主义。
    二同:从中学时候开始,对共产党及其路线绝对忠诚。
    三同:长期做共青团工作、党务工作。
    四同:他们没有感悟到:被共产党「翻转过来」的国家,还是专制主
    义的国家,人民只有匍匐在极权统治者脚下的自由,他们年轻时候的
    共产主义天堂梦被现实的铁锤打得粉碎。
    五同:他们依靠做党的驯服工具以及为斯大林主义的「兵营式社会主
    义」卖力而不断向上爬,都在五十多、六十岁时登上权力的顶峰。
    但是,在九十年代中期(1985年左右),第一次出现的戈尔巴乔夫便
    向第二次出现的戈尔巴乔夫过渡,以至成为「共产主义的反对派」,
    成为「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的叛徒」成为「苏联民主派、自由化分
    子」,成为胡锦涛口中的「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罪魁」。
    
    不错,苏联、东欧的民主崛起同戈尔巴乔夫五、六十岁时的改革新思
    维及其实践活动分不开的。对于一个心里装着人民的「大写的人」,
    「共产主义的反对派」、「列宁斯大林主义的叛徒」的帽子是漂亮的桂
    冠,光荣的称号,因为他是顺应人民的意旨、符合时代的脉搏的,因
    为这些帽子是改邪归正、作人民事业史上民主战士的标志。祸世殃民
    的「罪魁」帽子只适宜扣在塞满专制主义和邪恶观念的脑袋上。马克
    思对本文开头引用的黑格尔名言作了补充,他说:「黑格尔在某个地
    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
    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的。」
    
    看来马克思的「补充」也要补充,悲剧与笑剧的出现不一定是按照他
    订下的程序或规律排列的。不错,第一次出现的戈尔巴乔夫的确是悲
    剧人物,他是苏联历史上红色沙皇的奴婢、专制制度的俘虏,这难道
    不是可悲的吗?第二次出现的戈尔巴乔夫,逐渐进入「笑剧」的角色
    了。人们希望他一直把这角色演下去。但是,历史上还有不少头角峥
    嵘的人,在政治舞台上是以「笑剧」角色登场、以悲剧角色下台的,
    希特拉是个典型,毛泽东也是这样的典型人物。
    
    胡锦涛呢?
    
    他一直跟着错误的思想路线走,对专制主义无限忠诚,对专制政党无
    限爱护;如今,他对民主制度大加鞑伐,对呼唤民主的体制内外有识
    之士横加打击,这是不是政治舞台上的丑恶表演?他会有黑格尔、马
    克思说的第二次历史性出现吗?
    
    ——《争鸣》杂志2005年元月号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