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三一言:乞丐与富豪如何合作?
(博讯2005年1月06日)
     张三一言:有本钱才能合作──乞丐与富豪如何合作?
    
     (博讯 boxun.com)

    (http://218.155.24.175:9876/zyzg/forumdisplay.php?fid=27&sid=UKhfJSJr自*由中国论坛)有些人提出民*运要和GCD合作的主张。因为有一定代表性,所以想评论一下。
    
    吾司源说:「民-主的出路,不是推翻GCD,而是与他合作。即所谓的改良,而不是革[和]命。」
    
    这个问题理论上有一部分是对的。实现民*主不是以推翻(打倒消灭)某一特定的权力集团为目的,是对的。但不能推出负面结论:实现民*主不能推翻某一特定的权力集团。如果这个集团有可能被推翻,而且不推翻就不能实现民*主的话,那么,推翻是一个可取的方案。甚么叫推翻?共产党消灭、打倒国民党是一种推翻,歌拉桑取代马可斯是一种推翻,布什当选戈尔落败是一种推翻。我们常否定的推翻多指打消灭那种,其它的推翻是不应否定和反对的。所以笼统地提出不能推翻是不准确的。
    
    把革*命界定为“推翻GCD”,把改良界定为“与GCD合作”,思路是不精确的。政治上的革*命指的是政治制度的根本变革,结束专制制度建立民*主政制,这就是革*命,即使在整个转变过程中一直由GCD执政,实质上仍然是革*命。我们的目的是改变一己独占权力的制度为每一个人都有平等权力的制度,革*命与改良都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所以革*命与改良都是可取的。
    
    改良并不是全等于朝野全合作、并不等于纯合作。事实上古今中外都不存在全合作、纯合作的改良。英国的是在包括把国王送上断头台的斗争的改良;台湾是在美丽岛良心犯和台湾人民要民*主压力下才出现蒋经国的改良;南非人民和拉哈曼是全民不合作并要求国际制裁自己的国家这样的压力下才出现的改良…甚么是改良?改良就是朝方在野方压力下,出现固封不改良则失大或全失、改良则少失的严峻且紧迫形势,必须作出选择,且朝方还有理性,选择了妥协,野方也接受了这一妥协,于是,朝方采取放权行动。出现这种历史进程,就叫做改良。若在这个时刻朝方顽固,不因应时势,就叫个反*动;这个反*动是革*命的孕母。
    
    理论上也不能解释这样的合作。人性是自私的,对既得的利益是不会平白送给人的;表现在政治上的人性不但自私且是丑恶的。政治权力是不讲道德和没有良心的;它的本性就是不断加强和扩大权力。在野方完全没有讨价还价能力情况下要求朝野全合作、纯合作的改良,无疑是要求恶魔行善。是白日梦。对权力的恶行的制衡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分权、宪政限权与监督。
    
    合作是必须有条件的。香港的菲佣怎么能与香港头号富商李嘉诚在西九龙文化区的特大地产发展项目合作?合作最起码的必要条件是各自有求于对方,这要求不可以强取,只能以妥协才能取得时,合作才成为可能。现今中国在野一方完全没有与GCD合作的本钱(实力),有甚么条件与GCD谈合作?现在GCD需要的是保证权力稳定,稳定压倒一切。要取得这个稳定,全用不着要赔上让权的与野方合作;不让权且能保护和加强扩大权力的方法正用着且有效。这方法就是消灭不稳定因素于萌芽状态中(例如逮捕扣审这论出格人士和维权人士)、用利益收买知识精英、用国力收买外国政府、建立“权钱知腐败共同体”等等。在这样的格局下,人家怎么会有与你合作的意愿,发白日梦是不是早了一些?
    
    在目前条件下,在鼓吹野方与朝方合作的同时,不叫人们依靠自己斗争、争取和累积力量,而是要求人们安于官决定民服从的状态。不管其出发点如何善良与纯洁,但客观上起的作用是极其阴毒的,效果是极其恶劣严重的。这样的合作实际上是叫人们永远安于做定了奴隶的现状。
    
    吾司源说:「不是吗?我们需要改良而不是革[和]命。不要把一个极端架在另一个极端上。我们缺少和解精神,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硬伤!」
    
    请问:今天在神州大地出革*命现了吗?有革*命的组织吗?有人进行打倒GCD的运动吗?现实中根本没有这回事,把神话当现实,然后指这现实是极端!
    
    现在到底有没有极端的思想和行动?
    
    有。且是广泛、深入、严重!
    
    如下便是:
    
    你一提民*主,“激进”帽子就往你头上紧扣;
    你一说出格话就以颠覆入罪;
    你一维权就是扰乱社会治安…
    宪法规定合法可做的事都不可做;
    全国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只有GCD一把声;
    十三亿人只有一个主人;
    …;…
    请问,这叫中庸还是极端?
    
    「我们缺少和解精神」?这个“我们”指谁了?平头百姓?维权人士?说话出格者?告诉人们,有一位迷信改良的海外民*运人士带了一分请GCD继续执政的改良计划给当权者,这够和解了吧?结果怎么了?论他坐监狱“吃皇家饭”去了。说句不合听的话就要入罪。请问,应该说话者以做哑巴为条件向入人罪者和解,还是应该由入人罪者开放言路作为和解的开始?是要求居无室食无米的被圈地者放弃生存权求和解,还是应该由掠地者给人一条生路为来和解?
    
    把人打残、捆绑、禁闭,然后说「“我们”应该和解」。只要你不叫痛,反要求松绑,愿意永远蹲牢房就是和解了。请问,谁愿接受这一种“和解”!
    
    吾司源说:「我的合作…大概是象美国那样两党XX。而不是一个代替另一个。我们需要的不是军队和武器。需要的是舆论、律师和法官也是听众——广大的人民。」
    
    难见这样眜事实和思路混乱者。要求的是现今现实中民众向当权者和解,理由则是不存在的“美国那样两党”的梦境。我们现在不但没有在野党,连“在野言”也不存在;「需要的是舆论」何在?当然吾司源们会反驳说,他们知道现在没有这些东西,他们正是要这些东西。请问,这些东西怎么才能要得到?用吾司源提出的合作与和解能得到吗?现在的维权、争民*主、争自*由,又被你们指为极端,被你们指为被「那些在海外的民[和]运人士」「诱使国内本来少的可怜的积极的民-主人士和政府搞对抗」;被指为不与政府合作,不愿和解。这样一来,除了祈望当权者良心发现恩赐民*主外,别无它途。
    
    中国目前为甚么不能有如吾司源们声称要的多党制和“人民的舆论”?
    这里林佳树给出了答案:「中国毕竟是给自己人管着,是绝对独立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比日本好一些GCD的确不是好料,但是人民至少没被外族人压迫国内的一些不公平现象显然远远没有欧美国家的竞争机制来的公平,但是底层人民还是有渠道,有机会谋求发展,或者走上什途的海外的朋友看法或许激烈了一点」
    
    这个答案有两个重点:一是,做自己人的奴隶比做外国人的奴隶要光荣和高贵。潜语言是:安心做自己人的奴隶吧!既然安心做奴隶,那么就无需要吾司源们声称要的多党制和“人民的舆论”了。况且,二是,现在人民已经有渠道谋求发展了,可以满足了,自然也就无需要作“激烈”要求了。
    
    你要与人合作,你要与别人和解,首先得称一下自己有多少斤两;然后还要看看人家有没有与你合作或与你和解的意愿。
    
    乞丐与富豪合作?白日梦!
    2005/1/4
    
    ——独立评论(1/5/2005 14:8)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钟:毛邓与中美战略合作
  • 台独分子和民主运动团结合作??
  • 曾子后裔:论亚大经济合作和文化精神
  • 心田:陈子明、王军涛和中共合作走向公开化
  • 自由是最好的:较早的国共秘密合作的两岸密使活动
  • “大陆人”揭露民进党和中共互相合作
  • 卢德允:台美军售会议由硬体转向软体合作
  • 章家敦:美中反恐是短期合作 不影响台美关系
  • 中国东盟合作 抗衡美国
  • 上海合作组织借“反恐”东风打击异己 – Ehsan Ahrari
  • 回归人道精神 两岸合作打击犯罪
  • 假如我要做海龟~~征文比赛寻求合作组织者赞助商
  • 磁悬浮的合作与竞争
  • 泛蓝军走上合作之路?
  • 以色列拒绝与联合国事实核查委员会合作的三个原因
  • 2005年颁多党合作纲领性文件
  • 最高法拟与银行合作建执行黑名单公布
  • 备忘录:中共左派在抗争——信件《关于由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联合作出决定对江泽民进行特别调查与审查的建议》引起
  • 中国表示将继续同布什政府合作
  • 法国总统希拉克访华签署经贸合作协议(图)
  • 温家宝访俄将签多项协议 涉及能源合作等领域
  • 防范疆独中国加强与中亚合作
  • 山东的黄静案---董春春:警匪合作掩盖一场人命案(图)
  • 越南北部湾划界协定和渔业合作协定今日生效
  • VOA:美中在劳工领域合作交流(04年6月23日)
  • 京港合作SARS疫苗可望年底进行人体试验
  • 据称央视记者在中美合作签字仪式上大打出手
  • 翻版扫不尽 京吁国际合作
  • 北京主导亚太航天合作
  • 中印摒弃历史恩怨 加强经贸合作
  • 中国和欧盟承诺加强合作
  • 联想:持续扩大与台商合作
  • 中巴合作“一箭双星”升空
  • 通用汽车将在中国寻找汽车融资合作伙伴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