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历以宁急不可耐为富豪呐喊
(博讯2004年12月29日)
    云淡水暖

    前一段,传言说厉以宁大师要出去扶贫了,方向是西部,年终了,“贫”究竟“扶”了没有,有多少“贫”转而为“富”了,大家都“盼望”厉大师有个响动,也算是分享一下厉大师的高风亮节和成果带来的“快乐”。而至今,能够查到的消息似乎只有一条【我国著名经济学家、民盟中央名誉副主席厉以宁荣获2004年福冈亚洲文化奖。在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厉以宁宣布,他将把所获300万日元奖金,全部捐献给贵州省毕节地区的希望小学。厉以宁说,他今后将把主要精力放在帮助西部群众脱贫致富上。】(《光明日报》)。

     日本方面在陈述发奖理由的时候说到【厉以宁先生是中国当代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很早提出了企业所有制改革的设想,特别是在股份制改革的推进方面卓有建树。在促进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改革中,他发挥了理论上的先导作用。厉以宁先生从理论出发迅速地指出经济改革的必要性,同时为推动改革、并以其改革理论为基础提出了明快的政策建议,而且培养了大批积极推动改革的人才,对备受世界瞩目的中国经济飞跃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受到国内外的高度评价。】(人民网) (博讯 boxun.com)

    如此高的评价,200万日元,铸就了一代改革家兼“慈善家”的宏名,可谓名利双收,多年来,厉大师因之成为“主流”在中国的经济论坛上亮相不已,身家何止区区200万日元,算不上大手笔。当然,我们还是为毕节地区的那所希望小学所惠及的贫苦孩子们感到高兴,毕竟有个像样的教室了。可是,观2004年厉大师的一系列言行,草民又有些看不懂了,因为一个热心“扶贫”的经济学大师,其立场、观点与“贫”们相去何其远也。

    2004年中国经济生活中发生的一个重大事件就是经济过热,引致能源、原材料、资金的全面紧张,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已经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党中央果断出手,推行宏观调控政策,打击了一部份奸商兴风作浪的势头,比如江苏常州的铁本案件等,但也已经使各种经济资源损失惨重,特别是当事地区的贫苦农民陷入极大的困境。还有因房地产超常发展,疯狂圈地引发的系列侵害农民、城市底层市民利益的严重事件,房价被反复炒高,令最广大人民群众不堪重负。如此严峻局面,厉大师却三番五次站在宏观调控的背后施放冷箭,以至于报纸用这样的标题《厉以宁再轰“经济过热” 认为经济大体运行正常》,一“轰”再“轰”,可谓急不可待。一个具有不低社会地位的贤达人物,对已经存在的基本事实视而不见,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出不那么“保持一致”的奇谈怪论,究竟在为什么而呐喊,为谁而呐喊呢。当然,厉大师自命是诸葛亮,别人也就未必都是刘阿斗,在这些个呐喊的背后,草民当然会想起据说是造就了最多顶级富豪的房地产业大亨们的魅影。

    最近,草民在媒体上看到了几篇关于需要调整中国税收政策的文章,就仅仅是讨论而已,比如调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比如征收遗产税缩小贫富差距等等。就是这么一些小小的议论,已经引发了诸多权贵贤达的警惕,还引发了媒体与富豪们恰逢其时的“互动”,先有税务学会某公出来“辟谣”,说“遗产税八字还没有一撇”,后有媒体大炒所谓富豪们将房产转给幼小孩童,一时间仿佛中国都要因富豪们对“税”的恐惧而如何如何了,真是众富做秀,黑云压城。社会主流论坛对富豪们的呵护,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更彰显了沉默的最广大们的无语及无奈。

    就在此时,一个老辣而冷漠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经济学家厉以宁称不能简单地利用税收杀富济贫”(《华夏时报》),这里税改八字还没有一撇,那边厉大师已经发出呐喊,其心之切切可见一斑。

    第一,【厉以宁指出:靠实行高税率把富人降为中产者很不足取,必须坚决摒弃。在经济从计划体制步入市场体制的开始阶段,尤其要认清这一点:杀富济不了贫,也无助于穷人的脱贫。】(《华夏时报》)。

    中国的税收现实,本来就是“嫌富爱贫”,说严重点,就是“杀贫济富”,就企业税收而言,据统计,“2002年底,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上缴税收占工业企业上缴税收的2/3”(《瞭望》),在国家公布的非公有制企业纳税排行榜上面,众多搜刮了最大份额社会财富的房地产企业居然榜上无名,排行前十的居然有贵州这个贫困地区一家做辣椒酱的叫做“老干妈”的企业。

    就个人税收而言,大富豪们的记录为零,占人口95%以上的中低收入者缴纳了几乎100%的个人所得税。在菜市场顶着寒风烈日卖菜的贩夫走卒逃不过,在企业月收入刚好过了纳税线的工人逃不过,草民亲眼见过,税局到企业查税,把工人们以为因为四舍五入而未计税的5分钱都“补缴”入库,国有企业高管用象征性的月收入搪塞了事,更多的私有企业富人们干脆一分钱个税不缴,而富人们却超规格地享用着由国企和穷人养活的公共资源。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明明是“杀贫济富”,哪里有“杀富济贫”的影子,厉大师反而跳出来要为子虚乌有的所谓“尤其要认清这一点:杀富济不了贫,也无助于穷人的脱贫。”而呐喊,难道目前这种税收怪胎的存在就不是“无助于穷人的脱贫”么,不应该改变么。

    第二、【厉以宁说:也许有人会认为,采用高税率(如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等)可以把最富的人拉下来,使他们成为中产者。还有人列举北欧一些国家的情况为例,说正因为这些北欧国家实行了高额累进递增的个人所得税和高比率的遗产说,才使这些国家的贫富差距没有被拉得很大。但是,这种说法是似是而非的。…应当承认,实行这些措施,确实可以促使贫富差距缩小,但各国国情不同,北欧一些国家实行高税率制,是从他们本国的国情出发的,而且,它们决不是在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就实行高税率的。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初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依靠实行高税率而使本国经济迅速发展。总之,世界上所有的发达国家,其中产者队伍的壮大,主要都是依靠低收入者收入水平的逐步提高,而不是靠实行高税率,把富人降为中产者。】(《华夏时报》)

    草民不清楚,是谁在“似是而非”,提出“也许有人会认为,采用高税率(如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等)可以把最富的人拉下来,使他们成为中产者。”这种观点,不但似是而非,而且耸人听闻,倒打一耙,颠倒黑白。如果中国的富人如此有“本事”、如此有“活力”,在如此“公平”的竞争环境之中,什么样的“高税率(如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等)”可以把他们“拉下来,使他们成为中产者”?谁是中国的“中产者”?中国占人口60%以上的人口年收入只有2000元不到,靠“高税率(如高额财产税、个人所得税、遗产税等)”把占人口二万分之一的千万以上富豪“拉”到资产500万或者若干亿,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怎么就难为了他们了?

    再说,中国富豪们庞大的个人资产,有什么依据说是合法的?中国的富豪们的“致富”,几乎是“一夜”之间完成的,前不久还有专家军师出主意,要赦免所谓“原罪”,在无数原罪中,不交税就是一大原罪。别的不讲,就说厉大师本人的那些高额“讲演费”、“出场费”的纳税证明有否?厉大师家族同样辉煌的资产,又是否可以用合乎现有“不高”的税单来支持其合法性呢?

    “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初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依靠实行高税率而使本国经济迅速发展。”,但是,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也绝无可能公开纵容、放任如此多的富豪肆无忌惮地连现有“不高”的税收都不遵守来快速地积累自己的个人财富,一个连已经存在的公平税收都无法保证的社会,还谈什么“发展”。就连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比如英国,在“经济发展初期”的血腥阶段,也有起码的税收在运作着。

    所谓“北欧一些国家实行高税率制,是从他们本国的国情出发的,而且,它们决不是在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就实行高税率的。”讲的似乎不错,但什么是“他们本国的国情”呢,厉大师语焉不详,但是,绝非靠富人在“在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就不按照税法少缴税,不缴税、偷税来“出发”的,况且,西方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寡头也不是心甘情愿地过渡到“高税率”阶段的,是在引发了一系列工人阶级的激烈抗争甚至流血之后的调和产物。

    最不可理喻的是,厉大师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党内还有不低的地位,共产党员看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应该始终以“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依归,什么叫“最广大”,就是绝大多数,按照人口比例,能够称为富豪者,是极少数的极少数,而这极少数已经在经济乃至政治领域获得了不菲的关爱,并且还在被张大师、厉大师们无微不至地关爱着,连一个八字还没有一撇的税收政策,都要急急忙忙跑出来预先竖起挡箭牌。厉大师一而再、再而三地为这个极少数的极少数呐喊不已,是为了自己抑或是为了他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