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芦笛:向远志明先生请教基督教问题
(博讯2004年12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听说远先生(先生怪姓,不知此姓是否在《百家姓》上?先生的远祖是汉族吗?请原谅老芦出於好奇问这种私人问题)要来《大家论坛》开讲,作为论坛的主顾,老芦责无旁贷地前来捧场(就凭我这辛辛苦苦的劳动,《多维》应该酌情发点编外的工资或花红给我才对)。只是周末晚上我都有社交安排,分身无术,只得写个帖子贴在这里,到时请哪位网友或版主转送一下,谢谢!阿拉弗是万金油,也弗敢充桂林的芦笛岩作光怪陆离状,对宗教问题虽有兴趣,然而搞弗灵清,所以想趁此机会请教一下先生。
    
    伏尔泰说:如果没有上帝,人类也得造出一个来。此话非常有道理。灵性需要是人类的基本需要之一。法轮功那种准宗教(或许我的定义是错误的)在中国的蓬勃兴起就是证明。从功利的角度来看,中国人太需要基督教的宽恕、博爱和忏悔精神了。
    
    前两天见到魏碑先生的大作,对“中国需要忏悔精神”似乎不以为然。他老弟台把毛时代那种“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反人性的“人人过关”当成了基督教的忏悔精神,似乎犯了逻辑错误。这个问题,老芦准备专门写篇东西和老碑商榷。
    
    然而老碑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它反映了为毛主义邪教毒害的人们在觉醒后对宗教的逆反心理。我见过先生和郑义先生的公开通信(似乎是登在先生主办的《海外校园》上),先生力劝郑先生归依,而郑先生执意不从。作为郑义先生的同代人,我可能明白郑先生的心理。我自己初到西方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国内看不到的《圣经》来看,想迅速归依我主,填补心灵的荒漠。可惜那玩意儿犹如北京的紫禁城,千万别进去,最好还是让它保留在自己美好的想象里。如今我冒冒失失地闯进去,反而弄得说不出的失望和厌恶。如果先生不以我的胡说八道为冒犯,我愿意在此讲一下自己的感觉。
    
    我读《旧约》的感觉是:这是一个邪教,其中的耶和华,或先生的“夷希微”,犹如咱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其心眼之小,手段之残毒,和伟大舵把似乎也没有多少差别。他老人家念兹在兹的,不是象父母一般怜惜小儿女,而是儿女是否孝顺他。如果有人胆敢不相信他、不崇拜他,去拜偶像邪神,他就要从天上掷下雷电,降下硫磺和火,把你化为盐柱,让信徒用石头砸死你(哪怕你只不过是周末到中餐馆打工挣学费),让你全家害上皮肤病(这好像是有洁癖的摩西最讨厌的东西),还要让你全家的锅碗瓢盆都蒙受诅咒。为了满足肤浅的虚荣心,他老人家竟能和魔鬼打赌,把最忠于他的某位好同志的全家弄死,最后该同志忍不住抱怨,他老人家还要申斥:“你懂什麽?墨索里尼总是有理,过去有理,现在有理,将来也有理!”为了考验亚伯拉罕的忠诚,他竟然命令人家去杀子,虽然在最后一分钟止住了老亚的手,然而这种残忍的试验给老亚带来的心灵摧残不难想像。这样的“天父”,还不如老芦这种人父──我将来如果作了祖父,绝对不会逼我孩子去杀他的儿子,以此来证明他对我的孝顺!
    
    至于摩西那位好同志则是法西斯的先驱。所谓“promised land” 就是最早的侵略理论。而且他老人家居然有本事详细规定对己方永久占领区、双方争夺区、无法占领只能骚扰袭击的区域的不同政策:对於前者,应加以保护;对於后者,则杀人放火也不妨,对於中者,可以掠夺妇女,杀了男丁,但最好留下树木房屋,以防日后会占领那个区域(此处只是凭记忆,可能有误)。我曾把这一段法西斯政策勾出来让孩子去请教老师怎麽理解,老师沉吟了半天只能说:“那毕竟是几千年前的经书。古人的认识不可能象现代人一样。”先不说那据说是上帝本人的神谕,不存在类似人类的伦理观念的进步,就算那是人写的,你在更古老的佛经上从来就找不到对战争的美化和歌颂,找不到什麽“holy war”的概念!
    
    宗教最主要的任务,是提供对人类存在的本质、灵魂从哪儿来、死后上哪儿去等等重大问题的解释,而在这个方面,基督教是惊人的浅薄。福音书里似乎从来就没有涉及每个人的灵魂是怎麽制造出来的,死后又上哪儿去的问题,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末日审判”。民间流传的死后下地狱或上天堂,其实在《圣经》里找不到有关的论述,这一点“耶和华见证人”的出版物早就指出来了。我的猜想,是上帝开了一个造灵魂的工厂,每日每时大批量生产要降生人世的灵魂。然而跟佛教(其实抄自印度教)的轮回转世的学说比起来,后者使用循环再生的经济手段,不仅富于想象力,不存在地狱和天堂“魂口爆炸”的问题,而且比起那渺不可期的“末日审判”来,对庸众作恶的本能提供的吓阻作用更直接具体。而且,没有轮回转世说,基督教就无法解释人世间的不合理:为什麽有的人生下来就钟鸣鼎食,而倒楣如老芦者就得累断脊梁,更倒楣的就得在青藏高原上受苦受难。佛教徒都知道,有人生来就享福,是因为人家前世积了德。自己此生积够德,下辈子就能投生成查尔斯王子;而富人在作威作福时也心存忌惮,不但怕下辈子当牛作马,而且还有可能遭“现世报”。基督教有这些东西麽?与佛教不同,基督教让穷人看不到希望,让富人没有忌惮,这是它在中国永远也打不过佛教的根本原因。
    
    我这里想请教先生的是:
    
    第一、先生在归依基督教时,是如何做到对《旧约》上那些恶心话视而不见的?对於象老芦这样对党文化深恶痛绝的、顽固到能从《圣经》上找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崇高形象的知识分子,先生又准备如何去说服?
    
    第二、基督教抄袭犹太教的《旧约》,加上了一个无比肤浅、然而具有“宽恕”的伟大伦理学内容的《新约》,再经过多年的演化,竟成功地发展出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宗教来,其中“耶稣赎罪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尽管耶稣本人在我看来连“天公将军”张宝都不如──老张还弄出了个八十万黄巾军,耶稣只有十三个弟子,其中一个出卖了他,另一个还在鸡叫之前否认了他三次。不过幸好耶稣不成功,才导致“赎罪说”的出台。不管怎麽说,我不否认现代基督教大概算得上个最好的宗教,因为佛教太消极,回教太好战,我想知道的,是我们可以从基督教的发展里获得什麽启示,用来把共产主义这种深入中国人灵魂的邪教改造成一种好东西?这个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党文化已经成了我们民族魂的一部分,无论今后什麽样的政党上台,这个问题都不能忽视。
    
    第三、中国人的急功近利和“斗争哲学”造成的趋于仇恨的心态,使得从“赎罪说”中派生出来的宽恕、忏悔、博爱的精神与我们的民族精神格格不入,从而使我们的民族不可能广泛地接受这种善教。先生是否认识到并承认这个现实?如果承认,先生的对策是什麽?
    
    末了,想对先生个人的工作再放肆一番。我随便看了一下《多维观点》上登出的先生的大作。我想坦率地说,先生的努力虽然值得尊重,然而却象韩愈的“古文运动”和康有为的《孔子改制考》一样,是一种“托古改制”、出於某种现实需要而穿凿古籍的东西。当年邓拓同志的《燕山夜话》上就曾“证明”了创立“原子论” 的不是古希腊的德谟克利特而是咱们的老子,他的证明方法跟先生您的也差不多──“道冲”据说是“原子旋风”!要用《老子》那种用模糊文字写成的古籍来证明现代的一切问题似乎都不是难事,起码要找个“撒但”的词儿是毫无问题。
    
    其实先生只要客观地细看一下《旧约》,就能立刻看出耶和华是犹太人的神,犹太人是耶和华的选民,这个铁的事实几乎写在每一页上,根本用不著象找“夷希微” 那样去伤脑筋。我觉得先生去忙这些事似乎没有什麽必要,就算证明了夷希微是野荷花或太平天国的“爷火华”“爷哥王”(即“天父天兄天王”的农民式的简称),中国人也不见得就此会归依我主,何况现代人中知道“老子”除了是“爸爸”之外还有别的意思的人也不多。其实,康德老先生早就说过,灵性不在理性的范畴中,要用理性去找“夷希微”只会导致“二律背反”。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最后请先生原谅我的胡说八道。因为先生也算是公众人物,在公众场合开讲,所以按西方的规矩,可以随便唐突先生。不管怎样,请先生原谅我的放肆。谢谢先生!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基督教的民主功能
  • 李得清:浅论正法与正教─给佛教、道教、基督教等信徒的公开信
  • 曾子后裔:论儒家文化与犹太-基督教文化的统一 (修改稿)
  • 曾子后裔:儒家文化与犹太-基督教文化的统一
  • 读者投稿:肖碧光,张义南与所谓「基督教宪法」无关
  • 读者对《一个非教徒的基督教正解》的意见
  • 一个非教徒的基督教正解
  • 王炳章:基督教信仰和中国民主发展
  • 谢选骏:“ABC神学”--中国古代自发地产生过基督教?
  • 柏林彭小明特稿 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被判退赔 给中国人的启示
  • 中国下令取消基督教主题音乐会
  • 基督教团体遭软禁 台女团员逃离深圳求救
  • 江苏取缔125处基督教家庭教会点
  • 凌锋:党娘养的“基督教”代表团在美国大放厥词
  • 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主席称中国不存在地下教会
  • 北京缸瓦市基督教堂“教变”前后(图)
  • 保定市公安局(通知): 秘密力量打击基督教;“露头就打”从严从快,毫不手软。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