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观世山人:对杨振宁祖孙配现象的思考
(博讯2004年12月23日)
    原发表于[博讯论坛]


法律与自律、道理与道德之关系----对杨振宁祖孙配现象的思考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博士八旬高龄娶重孙女辈女郎的社会新闻传开后,犹如一石激起千重浪,在海内外华人社会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对杨博士口诛笔伐者有之;为杨博士辩护者有之;对杨博士的风流韵事艳羡得口水直流者亦有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将这种具有轰动效应的现象称作杨振宁祖孙配现象并不为过。 (博讯 boxun.com)

    既然这一现象对华人社会的价值取向、行为方式、处世之道影响深远,已经远远超出了杨博士个人隐私的范畴,所以我们对由此而引发的普适的法律与自律、道理与道德之间的关系进行一番理性的思考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我们每一个在人类社会中生活的人除了具有自然人的属性之外还具有社会人的属性,这就决定了我们每一个人在人类社会中生活除了要满足自然人的七情六欲外,还必须遵守社会行为准则,而集社会行为准则大成者就是法律,大家对此应该是没有异议的。但由于现在人类社会事实上存在着民主与专制两大形态,所以对法律指导社会实践的关系也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形态----民主国家对法律指导社会实践的解释是:除了法律禁止的都是可以作的;而专制国家对法律指导社会实践的解释是:除了法律允许的都是不可以作的(甚至法律书面上允许作的许多事情,实际上也是不可以作的)。因此民主国家的自由度显然比专制国家的自由度大得多,所以人们也就习惯于将民主自由作为一个词汇联用了。但人类数千年的历史证明,无论是相对自由的民主国家的法律,还是相对不自由的专制国家的法律都不足以保证社会生活的正常运行,法律只有与同时作为自然人和社会人的公民对自己行为进行符合社会公认的道理和道德的自律共同作用时才能维持社会生活的正常运行。

    如上所述,维持社会生活的正常运行的国家的法律和公民的自律就如同一个人的两条腿一样,法律和自律中的任何一项的缺失都会引起社会生活失衡,就像人的任何一条腿的缺失都会引起人的运动失衡一样。而公民自律的基础则是社会公认的道理和道德,可问题是社会公认的道理与社会公认的道德尽管在大部份情况下是一致的,但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是一致的,一般而言,社会公认的道理往往与自然人的属性有关,而社会公认的道德往往与社会人的属性有关。当社会公认的道理和社会公认的道德不一致的时候,公民在社会公认的道理和社会公认的道德之间作出的抉择实际上就是公民在自然人的属性和社会人的属性之间作出的抉择。这种抉择往往是充满困惑、痛苦的艰难过程,这就是公民自律何以困难的根本原因所在。

    我们明白了上述道理,这桩杨振宁博士以82岁高龄娶28岁芳龄女郎的婚事的是非曲直就昭然若揭了----若从法律层面来看,杨博士和翁小姐的婚事百分之百地合法:芳龄28的翁小姐已然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规定的20岁下限;由于《婚姻法》只规定了结婚年龄的下限,而没有规定上限,所以杨博士虽然高龄八十有二,也并不违法;而且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愿娶一个愿嫁,完全符合《婚姻法》规定的自愿原则。别说是外人,即使杨老翁的高龄子女实在不愿意老爹给自己娶来一个可以当自己孙女的后妈,可是碍于法律,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但若从公民自律的角度来看,那就歧义百出了:杨博士作为一个自然人当然有社会公认的道理----性生活的充份权利,尽管从优生学原理讲,高龄对于“早得贵子”显然不利,但在性生活方面“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壮士暮年,壮心不已”,在十年前就移情别恋,背着自己的夫人与年方19的小姑娘大搞婚外情,夫人才去世一年、尸骨未寒就急火火地将小情人娶回家门却也无可厚非,这甚至还引起包括那个宣称“娶小姑娘是所有82岁男人的愿望”的政治操守和生活操守都极不检点的老流氓李敖在内的若干浅薄无聊之徒的艳羡。这虽然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对性极感兴趣的不一定都是流氓,但流氓一定都对性极感兴趣”定律的正确,但这并不能否定杨老先生作为一个自然人高龄娶妙龄女郎的欲望的正当性。可是杨博士作为一个在物理学领域很有建树、为人师表、德高望重的负责任的社会人,而在自己夫人生前移情别恋,在自己夫人刚亡就另觅新欢,这就不但与社会公认的道德----夫德、师德背道而驰,而且与社会公认的道理----起码也要在丧妻后作作悼亡的表面文章、起码也要在续弦的辈份上不作出使人如此不堪的祖孙配、甚至祖重孙配的离谱之举都相去甚远了。

    由于华人素有为名人讳的传统,所以现在有人举出比杨博士更不堪的例子来为杨博士缺夫德、缺师德的行径遮丑,最常引用的例子就是国民党老军阀杨森以90高龄将17岁的中学生纳为第12房小妾(其实杨森最“辉煌”的“成就”是将14岁的幼女纳为第7房小妾,并且连续残忍地杀害了几名“红杏出墙”的妻妾)。须知以杨森这个妻妾成群、荒淫成性的老屠夫来当杨博士的遮羞布岂不是越遮越羞?

    其实自古以来,我们的先人对这种违悖伦常的老少配就是很不以为然的,中国的五经之首《周易》中就有“枯杨生华,何可久也”的记述。我们现代人即使出于对人权的尊重,对这种违悖伦常的祖孙配之类的现象不阻挠,但出于对自然规律的尊重,对这种违悖伦常的祖孙配之类的现象起码也不应该刻意赞扬、鼓吹效仿啊!至于出于追求名利地位、出国移居的目的而演出这种违悖伦常的祖孙配之类的闹剧那就更是等而下之,令人不齿了。

    话又说回来,既然杨博士祖孙配活剧已经演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最需要的也许是在不受外界干扰、关注的情况下静悄悄地谢幕,而不是外界对此的干扰、关注,不管这种干扰、关注是出于恶意还是善意。基于这种原则,本来杨振宁博士的这桩以82岁高龄娶28岁芳龄女郎的婚事在顶住外界非议的巨大压力的情况下能够顺利完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外界就行行好别再来干扰、关注这对新(旧)人了。那些无视杨博士年老体衰而使性能力大打折扣的现实和杨博士子女的感情而荒唐透顶地“祝贺杨振宁博士早得贵子”的极端浅薄的无聊之徒还是闭嘴为好,你们就高抬贵手让杨老先生免陷尴尬多活几年吧!

    看来对我们每一个人而言,在自己的一生中正确地处理好法律与自律、道理与道德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啊!让我们以此来共勉吧!


杨振宁祖孙配----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

    其实早在目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博士八旬高龄娶重孙女辈女郎的社会新闻传开之前很久,我就对杨博士的人品很不以为然了。

    我对杨博士的人品不以为然倒不是因为杨博士的朝秦暮楚、有奶就是娘的政治操守很糟糕----杨博士认为美国人帮助下的国民党政府还有前途时就跑到台湾去当台湾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以后认为中共腿粗就一头扎到中共怀里,为中共的所有行径(包括文化革命、六四惨案、吏治腐败)唱赞歌一路唱到现在,考虑到在学术界里政治操守方面比杨博士更糟糕的大有人在,杨博士还算不上这方面的“皎皎者”;也不是因为杨博士的嘴至实不至的“爱国壮举”----在钱学森等一大批爱国学者于中国最需要的时候毅然舍弃国外优厚的待遇纷纷回国帮助祖国建设之际,杨博士只是在国外把“爱国”的空口号喊得震天价响,不到过了气、没人要、爬不动的七老八十的退休之年绝不回国,即使在七老八十的退休之年回国来捡便宜养老也拒不放弃美国国籍而加入他口口声声热爱的中国国籍;甚至也不是杨博士对中国的建设寸功未立而恬着脸退休以后到中国来捞厚票子、大房子、高帽子、神位子的“四子登科”(事实上他也确实捞到了中国冤大头白送的厚厚的人民币票子、上千万元的“归根居”别墅楼的大房子、“为人师表”的高帽子、“爱国学者”的神位子);而是因为杨博士在他的看家本钱----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上采取的卑劣手段。

    众所周知,杨博士和李政道博士籍以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课题是对“宇称不守恒定律”的证明,而外界一般认为这是杨博士和李博士出于共同的创意,通力合作的成果。其实根据曾任拦锢硌Щ岬谝蝗闻曰岢さ拿拦锢硌Ы缣┒芳独锨氨不嵛锢硌Ъ椅饨⌒酆兔拦锢硌Ъ沂吠咦龋?98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等许多科学家的回忆录和实验报告记述,第一个革命性地提出“宇称不守恒定律”证明新思路的是李政道博士而不是杨振宁,对此激烈反对的杨振宁被李政道博士说服之后,就怀着摘果子的心理马上劝说李博士不要立即公开发表,而表示愿意和李博士合作进行完善后再发表,李博士对此表示赞同,并大度地以杨李两人的名义共同发表研究成果,该研究成果遂以杨李两人的名义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李博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博士在获奖后竟亲自找来了传记作家江才健面授机宜,颠倒黑白地说是自己“在一个节骨眼上,想到了证明‘宇称不守恒定律’的思路,而李博士先是反对这种观点,经过我的说服后才同意的”云云。呜乎!一个人在关系到人格的大是大非问题上竟能如此颠倒黑白、恩将仇报,真让人叹为观止!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才算领教了杨博士的人品----一个以个人为中心的极端自私自利的虚伪的小人。

    但即使在那个时候,出于对一个垂垂老矣的长者的尊重,杨博士这个早已丑陋不堪摇摇欲坠的长者形象在我面前还像一匹负重即将达到极限的摇摇晃晃的羸弱的骆驼那样硬撑着没有垮下,但在杨博士还嫌对中国的建设寸功未立而恬着脸退休以后到中国来捞厚票子、大房子、高帽子、神位子的“四子登科”不够过瘾,还要在“四子登科”之后以82岁高龄娶28岁妙龄女郎的“小婆子”而搞“五子登科”的时候,这种极端自私自利、不顾及最起码伦常的祖孙配丑行才将那仅存的垂垂老矣的长者的形象击得粉碎,这种丑行就像压垮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杨博士的早已丑陋不堪摇摇欲坠的长者形象在我们面前轰然倒下。尽管颓然倒地的杨博士还在那里油嘴滑舌、自欺欺人地胡说什麽他搞的这个不顾及最起码伦常的丑陋的祖孙配是什麽“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我们每一个有起码良知的人除了让他闭嘴不要再亵渎上帝之外,还要他听听一个义愤填膺的父亲和一个胆战心惊的母亲发自肺腑的心声----这位父亲会质问杨博士:“二十八岁的女孩子如果因为天真、浪漫,被‘诺贝尔奖获得者’、‘精神交流’、‘陪伴晚年’、‘甘作牺牲’这样一些东西冲昏了头脑,那么你作为有过八十二年人生阅历的老人看到的是对自己生命即逝的恐惧、对尘世虚名的贪婪、对他人生命的漠视和不负责任。你凭什么接受这样一个你所说的‘没有心机而又体贴人意,勇敢好奇而又轻盈灵巧’的孙女辈的二十八岁女孩子的牺牲?仅仅因为这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这位母亲会质问杨博士:“哪一个母亲舍得自己花样年华、疼入心坎、辛苦栽培的女儿成为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生命尾声的‘礼物’?哪一个母亲不希望和自己女儿相知相惜相亲相爱的是和女儿同样年轻的灵魂?哪一个母亲不衷心祝福女儿和她的另一半白首偕老?你这样的祖孙配是所有天下母亲的噩梦!” 杨博士,你在普天下的父母面前无地自容!

    这里顺便说一句,在当今中国大陆物欲横流、道德滑坡的大背景下,在政治、经济、宣传、文艺诸领域里的道德支柱早已垮得干干净净,只有学术界还有个把像杨博士这样的丑陋不堪摇摇欲坠的长者形象支撑着门面,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像一匹负重即将达到极限的摇摇晃晃的羸弱的骆驼那样硬撑着没有垮下,但现在杨博士的这种极端自私自利、不顾及最起码伦常的祖孙配丑行就像压垮这匹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在杨博士的早已丑陋不堪摇摇欲坠的长者形象在我们面前轰然倒下的同时,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也在我们面前轰然倒下!这也许才是杨振宁祖孙配对我们的社会造成的最大的、影响最深远的损害!

    常言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也许现在中国大陆社会道德荡然无存、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时,正是人民开始思考、开始觉醒并开始着手构建一个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同步发展、高度发达的理想社会之日。

    鲁迅先生70年前写的那首著名的《无题》诗正是对我此时心境的最好的写照----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听吧,天边的雷声已经隐隐作响了!


我为何不指责杨振宁祖孙配中的翁帆---杨振宁祖孙配系列评述终结篇

    我在几篇评述杨振宁祖孙配的系列文章中(尤其是在《杨振宁祖孙配----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一文中)对杨振宁朝秦暮楚、有奶就是娘的糟糕的政治操守、嘴至实不至的哗众取宠的虚伪的“爱国壮举”、对中国的建设寸功未立却恬着脸在过了气、没人要、爬不动的七老八十的退休之年到中国来捞厚票子、大房子、高帽子、神位子、小婆子的“五子登科”(事实上他也确实捞到了中国冤大头白送的厚厚的人民币票子、数千万元的“归根居”别墅楼的大房子、“为人师表”的高帽子、“爱国学者”的神位子、28岁重孙女辈的小婆子)”的贪婪丑行以及他的看家本钱----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上采取的颠倒黑白、恩将仇报的卑劣剽窃手段进行了全方位的揭露,并揭示了杨振宁祖孙配对我们的社会道德基础造成的影响深远的巨大损害。我对眼下轰动一时的杨振宁祖孙配现象已经没有更多的话要说了。

    但就在我准备在杨振宁祖孙配这个话题上收笔的时候,有许多朋友问我:“你为什麽在杨振宁祖孙配系列评述中始终不指责另一个主角----28岁的女硕士生翁帆,难道翁帆在这场祖孙配的闹剧中就没有一点儿责任吗?难道翁帆在这场祖孙辈的婚姻交易中就没有出于贪图巨额遗产、虚荣风头、出国移居的目的而以自己的肉体作筹码的嫌疑吗?”

    针对朋友的疑问,我就把原想在这个话题上收回的笔再略微挥洒一下,在答疑解惑的同时,顺带着就把此文作为杨振宁祖孙配系列评述的终结篇罢。

    我首先要指出的是,那些朋友的上述问题的提法并不准确。我认为在杨振宁祖孙配闹剧中翁帆始终是配角而不是主角,更重要的是翁帆还始终是一个对该闹剧的发生、发展及结局没有任何责任的配角。说句公道话,世上的女人要嫁给男人,总得图点儿什麽吧----或英俊帅气,或情意相投,或志同道合,或仰慕才华,或荣华富贵,或寻求保护......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只要满足了上述所有或部份条件而该男人又愿意娶她,该女人和该男人的婚姻就可成立,至于是男人向女人求婚、还是女人向男人求婚这倒无关紧要,人家两口子的事儿旁人是没有资格说三道四的。有鉴于此,具体到这桩由杨振宁和翁帆上演的祖孙配闹剧上,翁帆即使出于贪图巨额遗产、虚荣风头、出国移居的目的而以自己的肉体作筹码在这场婚姻交易中博弈,那也是完全合理、无可厚非的。我们对翁帆不考虑与杨振宁之间的54岁的巨大年龄差距而和一个可以当自己爷爷的老人扯上有悖伦常的婚姻关系当然不赞成,但翁帆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女子这只是她个人的道德水平、价值观念的问题,对社会风气、社会道德观念即使有影响,也是微不足道的,毕竟在那些偏乡僻壤中百岁人瑞娶十来岁小姑娘的事也时有所闻,人们对此只是当作饭后茶余的谈资,一笑置之而已,并不会对社会风气、社会道德观念产生什麽实质性的影响。反观作为中国政府大肆推崇的政治、学术、道德偶象的公众人物杨振宁在祖孙配闹剧上对社会风气、社会道德观念产生的影响就与一介平民百姓产生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了。从这种意义上说,公众人物无隐私,作为政府大肆推崇的政治、学术、道德偶象的公众人物就更是无隐私了。唯因如此,公众人物尤其是作为被政府大肆推崇的政治、学术、道德偶象的公众人物在个人方方面面的道德操守上就必须处处作社会的表卛,而不能仅仅满足于不违法就行了,而是应该在满足个人正常欲望的同时对自己的欲望进行符合社会公认的道德规范的必要的节制,这对公众人物来说并不是非份的不合理的要求,而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而必须履行的义务。若公众人物非要纵欲妄为也并非不可以,但条件是不再作公众人物:就像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英王爱德华只能选择退位、不爱老婆爱泡妞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为了避免下台只好向全国道歉、不爱圣经爱娈童的主教只好辞去教职......如此而已,岂有他哉。说得好听点儿这叫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说得不好听这叫作“既然想当婊子就别想再立牌坊”。一句话----杨振宁在这场祖孙辈的婚姻交易成交后作为一个平民百姓逐渐被人们淡忘是可以的,但还想作为政府大肆推崇的政治、学术、道德偶象的公众人物供人们顶礼膜拜可就是万万不能了。

    不能不指出的是,在这场让人哭笑不得的杨振宁祖孙配闹剧里中国新闻媒体起了极其恶劣的作用----它们出于媚权媚势媚钱媚名的目的,用生花妙笔肉麻地将这种违悖伦常、低俗不堪的祖孙辈的婚姻交易吹捧成什麽“杨振宁的老少恋散发着人性光辉”、“充满着超越世俗的勇气”、“洋溢着知性之美”......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这种荒谬绝伦、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昏话充斥报端,竟形成了万报一腔的奇特景观,以至于该闹剧主角杨振宁在读这些报章的陈词滥调时竟像当年袁世凯称帝天下一片唾骂,但老袁被手下人蒙蔽而只能看到一份伪造的拥护帝制的《顺天时报》而沾沾自喜一样,杨振宁竟连声说“既然大部份舆论的反应是正面的就好”,这就很有些滑稽了。这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新闻媒体早已堕落为权势金钱的奴仆和喉舌,被誉为“无冕皇帝”的新闻工作者早已堕落为在权势金钱面前摇尾乞怜的识字的动物的令人痛心不已的现实。至于在中国大陆“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道德沦丧殆尽的社会风气大环境下,翁帆的父亲竟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的女儿嫁给爷爷辈的阔老而脸不改色心不跳地欢呼雀跃就一点儿也不令人奇怪了。

    说实在话,从感情上说,我最反感、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杨振宁不顾及最起码伦常以82岁高龄娶28岁重孙女辈女郎时说的那句亵渎上帝的胡言乱语“这是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杨振宁,你作为有过八十二年人生阅历的老人在自己生命即逝的时候怀着对尘世虚名的无限贪婪假借上帝的名义来干出这种对他人生命极端漠视和极端不负责任的违悖伦常、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不怕天谴吗?!

    从宗教的角度来讲,上帝有好生之德,这种好生之德正体现在对他人生命百般呵护和极端负责任的行动中。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西部歌王”王骆宾老人和台湾青年女作家三毛的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论名气,“西部歌王”王骆宾老人有名气,在现代社会中台湾青年女作家三毛更有名气;论有钱,身在大陆的“西部歌王”王骆宾老人有钱,身在台湾的青年女作家三毛更有钱。他(她)们之间的恋情才是完全脱离了名利地位的三毛仰慕王骆宾、王骆宾倾慕三毛的纯真的忘年恋。但即使如此,王骆宾老人并没有假借上帝的名义将送上门来、唾手可得的“美女礼物”纳入私囊,而是出于对三毛的年青生命悉心呵护和极端负责任的考虑,委婉地向三毛表示:“萧伯纳有一柄破旧的阳伞,早已失去了伞的作用,他出门带着它,只能当做拐杖用”而理智地在感情的临界点止住了脚步;而三毛也在自己心目中为王洛宾定了位:一位饱经磨难的民歌大师,一位尊敬的老者、前辈。人们至今还在为王骆宾老人和三毛之间的这段起于情、止于礼的纯洁高贵的柏拉图式的忘年恋情所震撼、所感动。

    王骆宾老人所以能够作到坐怀不乱决不是偶然的。他在青年时期在青海高原为牧民放映电影时结识了一个美丽的藏族姑娘,这个一贫如洗的青年人出于经济原因不可能将那个姑娘带回内地,他出于对那个美丽的藏族姑娘的年青生命悉心呵护和极端负责任的考虑,没有放纵萌动的春情而搞春风一度的一夜情,而是把这段美好的青春记忆永远铭刻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从而使自己的灵魂永葆青春,永远不会抱怨自己的灵魂衰老而乞求上帝送个“美女礼物”来“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这就是人与兽所以不同的根本原因。

    就让我用王骆宾老人根据他铭刻在自己灵魂深处的青年时期结识那个美丽的藏族姑娘的美好回忆谱写的名闻遐迩、脍炙人口、旋律优美的《在那遥远的地方》作为本文的结尾,以此来歌颂纯洁爱情的美好,并以此来反衬违悖伦常、低俗不堪的祖孙辈的婚姻交易的丑恶。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流浪在草原随她去放羊,每天看着那粉红的笑脸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杨振宁婚事网上不同意见文章三篇
  • 小溪:杨振宁一语成签亵渎上帝万劫不复!
  • 杨振宁是一个油尽灯枯的老汉奸
  • 杨振宁婚恋:搜狐网的反对评论摘编
  • 流星雨:爱国教授杨振宁理应受到祖国的款待
  • 歐洲導報对82岁杨振宁要娶28岁翁帆的编者按
  • 杨振宁祖孙配----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羽毛
  • 杨翁祖孙恋,应该主要怪不得杨振宁
  • 建议杨振宁迎娶王光美/牛乐吼
  • 慕容文成:杨振宁应该干脆宣布“纳妾”
  • 一树梨花压海棠——祝杨振宁博士新婚愉快,早得贵子
  • 不要以今人论古人,也评“杨振宁指<易经>阻碍科学启蒙”
  • 胡星斗:略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支持杨振宁关于《易经》的论述
  • 杨振宁丢尽了物理学子的脸!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抵京甩开众媒体记者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抵京甩开众媒体记者(图)
  • 杨振宁传婚讯家人反应谨慎(图)
  • 陈宽:《易经》准确“推演”杨振宁的晚年婚恋
  • 82娶28:杨振宁不愿多说 翁帆神秘消失(图)
  • 杨振宁未婚妻翁帆大学老师:我本人不大赞同(图)
  • 杨振宁即将再婚 清华呼吁尊重个人选择 (图)
  • 杨振宁质疑博导制度
  • 杨振宁海南演讲:中国离诺贝尔奖不太远了(图)
  • 杨振宁评中国高校教育:清华本科生水平超过哈佛
  • 杨振宁:“西方式的的民主,并不适合中国”
  •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杨振宁将定居清华园(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