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翟羽佳:再向中国传统文化开炮
(博讯2004年12月22日)
    
    
     (博讯 boxun.com)

    伊斯兰和中国同为世界古老文明的发源地,两者的文化同为世界古老文化。古老文化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过去曾经拥有过光芒四射的辉煌,但是这些辉煌之后渐趋没落,成了一潭死水。柏杨说:“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像长江大河,滔滔不绝的流下去。但因为时间久了,长江大河里的许多污秽肮脏的东西,像死鱼、死猫、死耗子,开始沉淀,使这个水不能流动,变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个酱缸,一个污泥坑,发酸发臭。”
    
    然而,文化经过漫长的发展后,成熟之后,便会老成退化、因循守旧、意识形态板结,内部一团死水,无法流动,外部的新鲜血液,却又输入不进来。古老文化在漫长地发展、成熟后,自我封闭为一种落后的、毫无生机、刚愎自用、夜郎自大式的一潭死水。文化一旦成熟定型后,发展就会缓慢或停止倒退。越是古老的,越是在历史上辉煌一时的文化,越是封闭保守,越是固步自封,毫无弹性。如此古老、封闭、刚愎自用的文化如果没有强大战争的刺激,根本就不能走出衰退的困境,也就是说,靠自身的更新力量是很能阻止或挽救它衰退和灭亡的命运。所以,任何古老文化只有在外来文化的碰撞失败之后,才能正视自己,反思自己,才能真正地从堕落中走出新生。
    
    古老文化几乎是在屡战屡败之后,有所发展和融合的。战争撞击着古老文化,给古老文化带来新鲜的血液,历史也给古老的文化留下了更多的发展空间。作为世界文明古国的中国之所以没有能生存下来,留给国人的是多灾多难的苦难。正是这些苦难给中华文明带来新鲜的血液。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政治“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对于专制制度谁也没有怀疑过,更没有多少人想改变过它。正是战争的失败,才刺激和惊醒了坐井观天的中国人。让保守的中国人,终于明白自己并非“老子天下第一”“中国是世界的中心”。战争的失败,刺激了中国优秀分子对传统文化的深思,转而向西方文化寻求出路。
    
    中国应该感谢鸦片战争的刺激,尽管鸦片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但鸦片战争所挟带的先进的物质文明、制度文明和精神文明,给正在走向僵死的中国封建社会注入活力。鸦片战争刺激了中国先驱学习西方的热情和欲望,从维新党人、辛亥党人到今天的共产党,他们无不是西方先进文化的影响者。尽管强大的古老文化也不断复辟,但是西方文化毕竟给古老的中国带来了“活水”。尽管鸦片战争并没有完全结束了中国闭关自守的历史,但是让一个古老文明国家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落后,意识到闭关自守的严重危害。
    
    西方现代化的文明冲击,应该说是一盆冰水,给麻木的中华文明一个激灵。这个大的冲击,无疑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物质文明,也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精神文明。假如没有西方列强枪炮火力的强大,中国社会还不知道在黑暗中爬行多久。什么祖奶奶的小脚?什么祖爷爷的辫子?什么英明万岁?什么小民有罪?在今天也会跟一些国家的棉纱一样成为国粹。柏杨说:“鸦片战争是外来文化横的切入,对中国人来说,固然是一次‘国耻纪念’。但从另一角度看,也未尝不是一次大的觉醒。”马克思指出:“英国的大炮破坏了中国皇帝的威权,迫使天朝帝国与地上的世界接触。与外界完全隔绝曾是保存旧中国的首要条件,而当这种隔绝状态在英国的努力下被暴力所打破的时候,接踵而来的必然是解体的过程,正如小心保存在棺木里的木乃伊一接触新鲜空气便必然要解体一样。”
    
    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在群体性集体意识落后方面有着许多共同的特点,夸大自己民族文化的作用,妄想用老祖宗“古已有之”的那一套谎言来解决自身问题,自我封闭,盲目排外。一有风吹草动,盲目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非理性的语言充满官方的电视、报刊、杂志以及民间情绪。面对外来刺激,要么顽固抵抗,把外来文明消灭在国门之外;要么用什么“跑步进入”,幻想一步进入共产主义。李敖把文明落下的群体病症表现为:一是盲目排外的“义和团病”。二是夸大狂的“中胜于西病”。三是热衷于比附的“古已有之病”。四是充满荒言的“中土流言病”。五是小心眼儿的“不得已病”。六是善为巧饰的“酸葡萄病”。七是最蛊惑人心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病”。八是浅薄的“东方精神西方物质病”。九是意识空虚的“挟外自重病”。十是梦噫狂的“大团圆病”。十一是虚娇的“超越前进病”。
    
    历史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古老的文化跟现代文明的冲突日趋强烈,古老的文化跟现代文明的挑战的结果,必然是古老文化屈从或吸收先进的西方文化。对于古老文化来说,历史没有给予他们太多的机会和空间了。所以,越是文明冲突越早越好,这样就能给古老文化的复活带来更多的空间。逃避,往往死路一条。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称:“伊斯兰教这座大山,在过去一千四百年来都没有移动过,从来没有从它蒙昧的深渊中挣扎出来,没有向文明世界打开它的大门;它迄今都没有愿望和自由、法制、民主和进步发生任何关系。”
    
    生存或者死亡,对每个古老民族来说,都要面临抉择的问题。坚持锐意改革和创新、容入国际社会才是唯一出路,靠恐怖或封闭只能是自取灭亡或加速灭亡。伊斯兰文化跟中国文化一样,对自由的理解几乎完全与现代文明理念格格不入,在传统文化骨子里,没有个人的自由,有的只是宗教狂热。在人类文明历史,古老的文明,几乎跟酱缸一样死死地酱住人的自由。没有包容的文化和没有活力的政治,悔过自新对古老文明国家几乎是不可能的。
    
    古老的传统文化给我们带来什么?传统文化在给我们带来辉煌的过去外,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不幸和灾难。传统的保守文化在封闭和堕落着民众的同时,也顽固抵抗着现代文明建设。李敖说:“两千五百年来,中国思想界的烂摊子,从来没有彻底的打扫过。层层累积这个烂摊子上的文献典籍,至少有二十五万三千种。对这个浩如烟海的重担,我们一定要问:这些遗产,对新时代的我们说来,究竟有些什么积极的意义?换一种问法是:这些遗产,能不能帮助我们,使我们在这新世界里得到好处?”
    
    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原因,当权者才能长期对人民保持着一种严厉的、高压的专政态势,塑造怯懦的、卑琐的民族性格。在传统文化的腐蚀下,整体的中国人,无论体格,还是精神,功能都在逐步弱化。在古老文化和专制制度反复的作用下,除了极少数文化能自己走出自身的缺陷外,世界上绝大多数古老文化无一不是走向堕落和颓废。专制统治文化病毒的侵蚀比专制统治本身更为深入人的灵魂。表面看强权滥施暴力,把人民整得怯懦和顺从,塑造了中国人胆小、丧失抵抗意识、丧失抵抗勇气的性格,其实质是传统文化在作怪。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表面看,中国人爱好和平,实质是中国人面对强暴的妥协和屈从。
    
    中国人并不一直总是一个弱者的形象,但那些强者背叛传统文化的时期。这个时期,最典型的历史人群就是农民起义领袖和开国元勋。这就是每个朝代的开朝之初,都不乏英雄好汉的缘故。一旦朝代稳定,奴化的传统教育开始抬头,在固有的传统文化包绕下,已经没有了英雄好汉的空间。在传统文化反攻倒算和反复较量之后,整个社会必然回归到强大传统文化怀抱里不能自拔。
    
    回归传统文化怀抱的结果,整个社会群体从精英到民众,完全被毒化、困绕着,人性迅速堕落和腐化。王朝的末期,孱弱的国民性一统天下,整个社会的群体被传统文化熏陶的一点底气也没有了。在奴化文化多年作用下,中国人开始大面积收获传统文化带来的灾难。明朝后期,几个倭寇横行半个中国,沿海政府官民闻倭色变。江阴、嘉定陷落后,一两个清兵可以带着一大队人到郊外依次屠杀而没有任何反抗。日本进中国时,多数人争当顺民,两三个日本人就能统治一个县市。南京大屠杀时,多数南京人,一个个地引颈待戮,几个日本人把几万赶到屠宰场而无一人反抗。文化大革命,除了张志新等少数人,国人大面积塌方。所有这些跟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传统文化在战国时代就开始达到高峰,自秦汉开始封口,此后是将近两千年的滑坡。尽管传统文化保证了中国上千年社会“繁荣”,但宋朝之后,整个传统文化已经全面衰败,明清朝时期危机四伏,传统文化已是日薄西山。面对各种社会矛盾,传统文化已无回应乏力,不得不到西方寻求救国救民思想。但是外来文化的血液输入尽管可以刺激一下传统文化,但很快就会被传统文化的“白血球”所包围,很快又堕落下去。中国的精英份子无不从破坏传统文化开始,疗治国民底气。可是,革命尚未成功,精英分子便很快投入传统文化怀抱,成为专制文化的俘虏。
    
    宫崎市定说:“从先秦以来的中国文明,一经成熟便丧失了活力,开始衰朽。几千年的文明传统之所以能源远流长,全靠周围的‘野蛮民族’及时给中华文化注入朴素主义的新鲜血液。所以中华文明的高峰,几乎全出现在外族征服之后。”“统一中国的秦,便曾出入戌狄之间,为中原各国所不齿。所谓大唐盛世,也是出现于外族征服北方之后。唐王室本身,在血统上大半出於夷狄。宋文明出现于唐末以来的种族大融合之后;明帝国的前面恰是蒙古人的一统天下。清代中国在满人的统治下,领土几乎扩张了一倍,文明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中华文明靠一次次的输血而更生,进出二十世纪后,满人注入的朴素主义的血液已被文明化,中华民族又一次因过度文明而变得衰朽,不得不教求助于外族的征服,注入新鲜的‘朴素主义’血液,来获得文明之再生。”
    
    世界没有国家经过五百年以上而不变的国家,也没有500年不变的文化历史。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存在几千年,自然是在外来文化不断冲击的结果,“外族”不断入侵是中国传统文化得以苟延残喘的一个重要原因。林语堂认为:“中国民族所以生存到现在,也一半靠外族血脉的输入,不然今日恐尚不止此颓唐萎靡之势。中国历史,每八百年必有王者兴,其实不是因为王者,是因为新血之加入。”
    
    一个文明社会,要时时借助于外来野蛮才能维持其生命力。这是所有古老民族所共同的特征,也是古老文化苟延残喘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个古老的文化,过去越是成熟,存活的时间越长,也就越容易滋生“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妄。在狂妄、自满的心理下,传统文化也就失去自我容纳和调节的功能,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因为文化没有与时俱进,在变化的现实面前,逐渐丧失殆尽,最终只有期待外来文化所冲击。
    
    由于历史悠久的中国古代文化曾经在世界上长期占据着领先的地位,也就形成了一中根深蒂固的“华夏中心论”的文化优越感。传统文化以天朝自居,把自己看作世界的中心,极端排斥外来文化。可是,在外来文化冲击下,往往一败涂地冲击之后,在吸收接受之后,很快又进入了再次堕落的循环,很快恢复了原有的“一个中心,一个理论,一个代表”大一统局面。为了这个大一统,不惜党同伐异,在为我独尊的专制道统方面越走越远。传统文化不仅阻挡现代政治思想和制度的孕育,而且也阻碍着社会长驱发展和进步。
    
    剪不断肌带的孩子难以新生,挣脱不掉祖宗羁绊的民族难以创新。抱先辈大腿的孩子没有出息,陶醉在过去的民族必然在祖先的襁褓中萎靡堕落。传统文化毕竟是专制制度下孕育出来怪胎。在现代化日新月异的今天,传统文化对国人思想的毒害是利大于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是谁破坏了中华的传统文化和精神?(图)
  • 徐百川:传统文化无关中国民主化
  • 调查发现:中国传统文化在学生中缺失严重
  • 传统文化形态非正常死亡 中华文化基因畸形衰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