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言信:朱镕基先生(续)
(博讯2004年12月21日)
    言信更多文章请看言信专栏

     我写的“朱镕基先生”一文投到《博讯》,承蒙编辑先生出于好意,为了更加突出主题,所以擅自更改了文章的题目,对我来说,这个画蛇添足之举扭转了本文的原意,以前持中立立场并接受我的观点的读者认为我在这个问题上走向极端,所以展开了对我的批评攻击。

     批评攻击者们认为:朱镕基先生是江泽民时代仅有的,为数不多的大“清官”,为中国人民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绩,我在这里拼命“咒骂”做了大量好事,有着国家上良好声誉的朱镕基先生,实在是颠倒黑白,不应该,让人在感情上很难接受。所以,我想进一步讲清楚我的观点是什么?我这样做的出发点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博讯 boxun.com)

     “世态十年看烂熟”,从1991年到2003年,朱镕基先生肩负重任,亲自主持国务院经济政策和大政方针长达12个年头,这12年间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大事(当然也包括政治生活),或者说,这12年间中国改革开放的每一步社会进程,几乎都是朱镕基先生亲手谋划和参与的结果,都打上了朱镕基先生指点江山那深深的烙印。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如果说,身居高位,统筹全局的朱镕基先生不了解中国的具体国情,不了解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具体经济概况,那才是对朱镕基先生的极大诬蔑,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朱镕基先生亲自制定的诸多政策中,最不得人心的,就是为国企摆脱困境,寻找新的出路而制定的企业职工下岗的政策。

     此项政策刚一出台,全国各地的企业、事业机构如获至宝,纷纷效仿实行,数千万中国企业、事业的职工被赶出家园,自谋出路。剩下的企业、事业职工的人数越少,也就意味着原来企业、事业资产的所有者也就也少,最后,那些企业、事业的资产最终将如何处置,也就成为中国社会的千古之谜,只有那些新富翁们心里有数了。

     正因为如此,在朱镕基先生一手谋划的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涌现出了大量致富、快速致富、以及高速致富的人们,他们当中以各级的官吏和商人们为主,也有占比重极低的农民和城市市民,这些人中的许多人现在早已携巨款转移到美国、欧洲、以及世界上你想象不到的任何一个角落,正在悠闲地度过自己惬意的余生,他们的子女,也在享用这笔惊人的朱镕基时代的收入买房、接受国外的高等教育,买下国外的身份,再转过头来,回到国内继续的赚钱。他们是朱镕基政策和朱镕基时代最大的受益者,理应对朱镕基先生感恩戴德。

     问题的焦点就在这里:在偌大一个中国社会,有朱镕基政策和朱镕基时代的受益者,也就有朱镕基政策和朱镕基时代的受害者,因为,朱镕基先生,受到自然资源和社会财富的制约,你无法满足所有的中国人,你有所满足就必须有所得罪,你剥夺了一大部分中国人的实际利益,又去满足另一小部分的中国人成为改革富翁,被剥夺的,是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那部分劳动人民,所满足的,是高踞在上的干部和商人群体,事情就是这样明了。

     朱镕基先生,根据你的谋划,你梦寐以求的,是通过中国的“国企改革”,使中国的经济早日走上商品化市场,转变为名为社会主义商品化阶段的资本主义道路,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正如你的预料,大量的国有企业从最初的承包,到破产,拍卖,只有短短的十几年,大量的国有资产飞快的流失,大量的权势者富翁飞快地产生,大量的贫困者流落在城市的街头,畸形的繁华与贫困居于一隅,这就是你所追求的吗?朱镕基先生。

     政治上的社会主义,经济上的资本主义,社会上的封建主义,没有比这个景象更加奇怪的现实混合体了,这是什么?一个时代的怪胎?

     所以,从朱镕基先生掌权到光荣退休之后,从国内的各家新闻媒体到香港的《凤凰卫视》,各方面的赞歌接踵而来,持续不断,朱镕基先生也在接见记者的大会上欣然自诩自己为“一个清官”,一时间,朱镕基先生似乎完美无缺,再无缺点不足之处了。

     我要强调,我不是中共中央成立的“朱镕基先生治丧委员会”的执笔者,那种安慰死者的亲属,在追悼会上才会出现的清一色歌功颂德的马屁文章现在够多的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受益者的代言人,他们可以千番一律地对朱镕基先生的伟大贡献大唱赞歌;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受害者的代言人,我也有权对朱镕基先生所一手制定的不公正政策大加批判;我们的权利都是同等的。在我们双方共同的努力之下,一个有功劳,也有缺陷的朱镕基先生就被完整地勾勒出来了,这才是一个活生生的,而不是似乎躺在八宝山公墓的朱镕基先生,你说是不是?

     至于“骂”的罪名,我实在不能接受,在我的文章里,没有一点对朱镕基先生的人身攻击和不实之词,上一篇文章题目上那个高度概括的前缀实在不是我的本意。其实,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是朱镕基先生的坚决拥护者,使我开始了这个印象转变的是在几年前,正是由于朱镕基一手策划的全国性的下岗政策开始的。

     那一年,我的堂姐和姐夫,两个六十年代中期毕业的北航大学生,高级工程师,组装制造了多年的飞机,在九十年代末期五十多岁的时候,企业根据国务院制定的文件精神,被迫下岗,每个人每月只有五百多元的收入,合不过60来美元,此外,没有自己的住房,医疗劳保也几乎没有。在那一年的春节,我们见面之后,他们对朱镕基转嫁国企困境于职工身上的做法大为不满,鞭笞起来慷慨激昂,我当时既吃惊,又尴尬,但从此就开始动了脑子,逐渐转变过来。

     另一方面,朱镕基先生并非对一切人都是这么铁面无情。从1991年,朱镕基先生一上台分管中国人民银行的领导工作开始,中国的金融系统就一直是朱镕基先生的掌管的私家领域,也就是说,国有四大银行的那些正副老总们,哪一个不是朱镕基先生安插的结果,当银行界揪出一个又一个的通天的贪官,当国有四大银行的呆账坏账黑洞威胁到国家经济命脉的时候,又何曾看到你朱镕基先生悲痛的在捶胸顿足,肝胆欲裂。

     与银行相近的,是中国的金融股市,2001年,中国的股市在你的任期内由于国有股减持的缺德政策出台,政府向股民身上转嫁整个国家的经济负担,搜刮民财,因而引起中国股市的持续暴跌,上万亿人民币资产化为乌有。政府无信、无德、亦无良知,股民用脚投票,人民再不肯上当,面对奄奄一息的中国股市,你朱镕基先生就无半点愧疚之心?

     在朱镕基先生的答记者问时,他对中国目前出现的每年高达数十万的上访浪潮深表同情,仅此而已,此后,在你朱镕基先生下台之后,你并不工作繁忙,只知道你分外的喜好京剧,你可曾到那些在你任期内出现的改革难民,上访灾民中间去慰问一下,树立一下你的良好形象?

     北京市民都听说,在风景秀丽的香山不远处,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为你们修建了设施齐全的郊外公寓,可是你,更喜欢居住在增光路那幢保卫森严的深宅大院里,你时而上海,时而广州,到处你都居有寓所,行有公车,你仔细看看中国的历史上,看看国外的各个国家,天底下哪有这样舒适随意,来去自如的“清官”,朱镕基先生,你可真会对老百姓开玩笑,如果不去仔细的看一看,想一想,中国老百姓真会把你说的那些冠冕当堂的话当真了。

     朱镕基先生,我知道在你执政期间,运用经济的魔棒,一手制造出了无数的大小富翁,有些甚至是名扬世界的超级富翁,但是你也确实制造出了数量更多的改革难民,国际贫民,有许多甚至是赤贫到极点的贫民。尽管有着各地造假的统计数字的遮掩,但中国达到赤贫的庞大数目令人吃惊到难以置信的地步,这个客观存在的现实大大败坏了你朱先生以往的崇高形象。

     此时,中国正是寒风呼啸的严冬季节,为那些因为你一手制定的“经济改革”政策而被迫下岗沦为贫民的人们,为那些每日在饥寒交迫中挣扎谋生,连下岗补助、低保、救济也无着落的贫民们发发牢骚,斗胆数落你朱镕基先生的不是之处,不为过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言信:腐败的责任
  • 言信:损害国民利益取悦洋人的朱镕基先生
  • 言信:我的那些发迹的朋友们
  • 言信:谈谈中国的自杀问题
  • 言信:中国城市生活常识:选购食品的哀与愁
  • 言信:一个并不遥远的噩梦
  • 言信:江泽民政权应该对中国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 言信:记给我带来重大影响的两本书
  • 言信:困扰中国大陆的新文盲问题
  • 言信:邓大人百年华诞,什么人感激最甚?
  • 言信:省市部委顶风作案,中央权威丧失殆尽
  • 言信:圆恩和尚
  • 言信: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部分失控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言信:以一代万的人事工程
  • 言信:中国应及早施行国际大赦
  • 言信:在一则新闻的背后
  • 言信:“组织”是什么?
  • 言信:张郎郎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