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笑蜀:大勇赵岩
(博讯2004年12月21日)
    
    
     著名维权活动家赵岩被捕了。作为他的同事,我想我有义务为此说几句话。 (博讯 boxun.com)

    
    初识赵岩是在差不多三年前,那时我刚到中国改革杂志综合版,他刚进草创中的中国改革农村版。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我们一度走得很近,经常大碗吃菜大碗喝酒。那应该是我和赵岩过从最密的一段时光。但三个中国人走到一起总不免打架,中国改革农村版亦不能免俗。主要创办人李昌平很快遭到后来的主事者的刻意排挤,农村版一批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小青年则坚定不移地站在他们的精神领袖李昌平一边,而对他们认为是不讲底线的后来的主事者嗤之以鼻。当时我很同情李昌平和那批小青年的遭际,而对赵岩的表现略感遗憾。给
    我的印象是,赵岩对日常之事似乎不是很有洞察力,而是容易偏听偏信,容易冲动。这大概是我跟赵岩渐行渐远的开端。
    
    但无论我和赵岩有着怎样的分歧,对他做的许多事,我是佩服莫名的。他做的许多事是我根本不擅长,也根本没有勇气去做的。而那样的事只要做成一两件,就足以惊天动地,青史留名了。当下中国更需要他那样的行者,而不是我这样的言者。作为一个言者,我近来愈来愈感到言论的无力,思想的苍白。我以为,世界上的道理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凭着全人类的智慧,凭着数千年的文明史,还有什么样的道理没有被发现,没有被传播开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只要照这一句去办,好多问题就都解决了。但事实上无论怎样天理昭昭,人
    家就偏偏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所以,很多问题压根不是思想问题,观念问题;因此压根不是我们言者所能奈何的。你谴责谋财害命,难道人家真的就不知道谋财害命不义?这点上人家知道的压根不比你少,甚至知道的比你还多。但只要谋财害命还能给人家带来巨额利润,那么无论那样的利润怎样的充溢着受害者的血,只要那里面没有人家自己的血,人家就会依旧在所不惜!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实力抵制,通过实力抵制,让谋财害命者付出代价。当谋财害命者成本收益相抵乃至亏本时,无须劝导,那时人家自己就已放下屠刀了。套用毛的名言
    ,就叫做“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知道不足贵,与起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这,正是赵岩存在的意义,也正是作为言者的我与赵岩的差别。这一点现在我是再清楚不过,但无论我怎样的清楚,我也没有勇气甘冒风险,象赵岩那样去做一个当下中国最需要的行者。这就更显出赵岩的高大,赵岩的可贵。因此,无论我跟赵岩曾经有过怎样的歧途,对他做的许多事,我只有敬意。
    
    当下中国,只有形式上的政治统一了。政治统一的外壳,已经掩不住内脏那一声声撕裂的脆响。一个一个的神圣家族代理人,早已将中国的政治体分割为一个一个独立的利益集团,就仿佛是一个接一个的山寨。既不受子民监督,也实际上不受神圣家族大家长的制约,几乎每一个神圣家族代理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横冲直撞。不仅可以恣意蹂躏自己的子民,甚至可以完全不以神圣家族自己的声誉为意,完全不以神圣家族所追求的万年江山为意,“我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这种情况下,赵岩之挑战一个一个的山寨寨主,其实不仅是造福于民,对于神圣家族的整体利益而言,也未始不是一个福音。神圣家族大家长稍有见识,就应该如果不便鼓励至少也要宽纵象赵岩这样专叮山寨寨主的牛?。如果这么一点政治智慧都没有,而放任山寨寨主们恣意迫害他们脚下的挑战者,听任他们建立他们铁桶般的独立王国,听任他们一点点地坐大,那么神圣家族被自己的代理人彻底蚕食以致溃于一夕,也就是不远的事了。
    
    赵岩是一个有缺陷的英雄。在当下中国,要做英雄其实很容易,因为有勇气真的为老百姓做点好事的人太少,只要有人真的为老百姓做了点好事,就完全是雪中送炭,立马就成了英雄。用这个标准来衡量,赵岩岂止是英雄,而且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我曾经当面批评赵岩有勇无谋,成不了大事。但赵岩现在已经成就了大事。可见我的批评错了。当下中国最需要的是勇,而不是我所谓的谋,那种前怕狼后怕虎式的谋。有谋无勇往往自保不逮,譬如笔者,纵然入京以来怎样谨慎处世,仍毫无免于恐惧之自由,回首前尘,惟有悲凉。倒是匝夷茄?br>的大勇者,纵然如飞蛾扑火,至少可以在月黑风高之夜摇动灯影,令一个个山寨寨主们也尝尝恐惧的滋味,从而不能不稍有忌惮。
    
    成事从来凭勇者,百无一用是书生。信然。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采与刘文学——读笑蜀的《刘文采真相》有感
  • 笑蜀 :中国要强大,但更要文明
  • 陈敏(笔名笑蜀)被北京警方带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