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枫晴:情义无价——余杰刘晓波2004版
(博讯2004年12月19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1989年“六四”屠城后,全国大规模的通缉追捕展开。为了掩护救助民运代表人物王军涛,大批正直、勇敢的中国知识分子用自己的自由家庭事业为代价谱写了一曲道义悲歌。一名参与其中的化名“寒凝”的柔弱女子,用文字整理出这一段惊心动魄的拯救经历,取名“情义无价”。王军涛与当年众多的89学生最终还是在白色恐怖中被捕,饱受牢狱之苦后流亡海外,无国可归。 (博讯 boxun.com)

    2004年岁末,“六四”已经过去15年。12月13日,一个普通的周一清晨,多名流亡海外的89学生正准备开始一周的忙碌。多年的坐牢逃亡生涯,让他们深感时间的流逝:人到中年,才开始上学,或者刚刚毕业工作,比同龄人整整晚了一代人的时间。他们都没有料到:一天的计划,即将被打乱。

    正在台湾中央研究院收集博士论文资料的W,率先给大家发来邮件:余杰刘晓波张祖桦出事,并附上有关报道。因为时差的原因,W比大家先知道消息,他的担忧与愤怒在字里行间表露无遗。这时任不寐已经在网上发文章向胡锦涛要人。正在忙于准备期末考试的H在收到W的邮件后,简单交代妻子照顾年幼的孩子,便承诺会与Y准备为事件作出反应,并发信请T关注张祖桦情况。这位清华硬汉,在紧要关头尽显铁汉柔情。T忧心忡忡地回复说无法联系到张祖桦。这位与W和Y一同经历过天安门广场和秦城监狱洗礼的女律师,深知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政权。正准备上学的Y在获知消息后,不顾晚上还有两门课的压力,马上与各人协调,不出几个小时,“紧急声明”的初稿,修改稿完成。A用他在法庭上反应的效率极为专业地完成了“紧急声明”的英文翻译。收集签名工作就绪,媒体联系就绪。当得知三人被释放回家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行动宣布告一段落。这一切,发生在24小时以内,没有组织,没有预谋,没有报酬,每人都赔上了工作学习的时间。如果说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就是他们都很爱自己的国家,爱到坐牢逃亡,爱到有家不能归。他们都深知失去自由的滋味,深知让自己至亲至爱的人担心的滋味。虽然外界都不知道有过这么一份“紧急声明”,但这一天,着实体现了89群体的一份情义。

    机枪坦克监狱的威力确实是很大的。可是在89年大军压境的时候,还是有在纪念碑下面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用平静目光迎接刽子手屠刀的学生;还是有长安街上迎着机枪一排排倒下的市民;还是有站在坦克前挑战的王维林。就算在那一段血雨腥风的秋后算帐日子里,还是有一批批收留学生的市民,还是有“情义无价“里提到的那些情义。王丹在他的回忆录里就提到,当年他老家的乡亲为了通知他当地已被国安部监控,轮流在村口守候,那味道,就如当年的”鬼子进村”。

    不管中国有多少复杂的问题,强权与暴力一定不是这些问题的答案。就算把所有的余杰刘晓波都抓了,把所有的廖亦武都整了,把所有的喻华峰都判了,把所有的南方周末都关了,把所有的天安门难属都吓了,把所有的异见人士都赶了,那又怎么样?一个政权发展到要一天到晚害怕国民说什么写什么,一个政府连一群老弱病残的难属都不放过,一个执政党让如我这般胆小如鼠的小女子都要跟你过不去,还有什么希望可言?89年的镇压多恐怖啊,可是,你看看每年全世界“六四”纪念晚会的烛光,共产党赢了一天,输了15年。

    中国真正的希望,就是那些不愿意沉默的良心,还有海内外对这些良心的道义支持,哪一天连这些声音都听不到了,这个民族就完了。独裁无情,情义无价。失民心者失天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