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岩、师涛、刘晓波、余杰和张祖桦受到整肃之后的中国
(博讯2004年12月17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师涛更多文章请看师涛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田晓明/一个人往一种液体里加一升酸,又往里加一升碱,结果这种液体的酸碱性并未发生变化。中国的执政者现在正在做这种游戏。有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保护人权变成了宪法中的一个规定,我们可以听到依法治国的口号;选举官员、实行官员问责制、提倡讲真话之类的事情也经常被新闻媒体报导。

    除此之外我们又看到了另外一种情景,这就是对自由主义的攻击,对言论自由的钳制,以及对异议人士的迫害。赵岩、师涛被捕,刘晓波、余杰和张祖桦受到警方的威胁,这一系列活动使推崇自由的人们感受到了压力,这是继一些民主党活动人士入狱之后的又一次政治异议人士集体蒙难。

    执政者略微有一些开明的原因在于,旧的政体弊端重重,这些弊端阻碍了国家权力系统的有效运行。执政者的这些努力仅仅局限在共产党内部,共产党试图让民主机制在自己的内部慢慢地发挥作用。这时候,民间的开明派并不想无所作为,他们经常以自己的方式来推进中国的自由与民主进程。共产党并不愿意见到这样的情形发生,于是打压异议人士就成了他们的日常工作。

    共产党只允许自己搞半吊子民主,反对别人搞民主,这也算中国特色的一部分吧。这个中国特色的别扭之处就在于,执政者一方面表现出要接纳开明,一方面又拒绝开明,这让人怀疑执政者向开明方向转变究竟是真还是假。这样的忽左忽右将消耗掉执政者自己的信誉。在一个动不动就清剿敌对势力的政治环境里,谁还敢讲真话?谁还敢坚持己见?如果没有真话,没有异议,那么民主的生活方式就不会产生。黄金高说了一些真话,结果就被他的同志们污蔑为在帮敌对势力的忙,这样的事情难道不会接二连三地发生吗?政治是严肃的,一个人如果相信民主,就应该不折不扣地推行民主。象中国现在的执政者那样既离不开专制又惦念着民主,这只能导致人们对政治持一种游戏的态度,谁都不会拿政治当回事儿,提起政治,许多人都会稀里糊涂,这样的政治只能被人遗忘。

    一会儿加酸、一会儿加碱跟政治上的忽左忽右是一样的,这样的活动只能白白地耗费着自己的精力,它对于改变现实起不到任何作用。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中国的社会冲突日益激烈,四川汉源和重庆万州等地的民间骚乱是标志性的事件。同时海外又传来了多名共产党员退党的消息。中国的周边环境也不安稳,日本近来将中国列为它的假想敌人,这使中国的近交远攻策略难以实施。上述因素使中国执政者的政治倾向过分地转到开明的对立面,他们也许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现在社会上的许多冲突都是由专制引起的,所以进一步走向专制不但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使许多冲突变得越来越难以缓和。

    不同阶层的利益冲突已经使社会变得危机四伏。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学说又重新被人们抬了出来,现在一些人重新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搬了出来,打土豪、分田地时的毛泽东成了一些青年人的偶像。一些长年找不着工作的大、中学毕业生是这些激进青年中的中坚力量。这些人年轻、有知识,他们分散在社会的各个角落,执政者很难觉察到他们的动向。贫富悬殊的现实使他们想起了用暴力手段劫富济贫的毛泽东;这些人从小到大就很少接触到关于和平和理性的教育,所以他们崇尚暴力,喜欢独断专行。现在中国的执政者对于主张和平与理性的异议人士极力打压,几乎摧毁了他们的生存空间,这必然使社会离和平与理性越来越远。我们的执政者宁愿领导一些主张暴力和非理性的人,也不愿意跟主张和平与理性的人相处,也许执政者有超人的本领,现在就让我们看看执政者是如何把革命者转变为顺民的。现在让执政者略感放心的是,那些激进青年并未正式地实施他们的计划,但是有谁能保证社会不出现诱发他们行动的因素?

    社会上理性的声音大一些,非理性的声音就会降低,和平的努力多一些,暴力发生的机会就会减少,选择理性与和平还是非理性与暴力,这关系到我们未来的幸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