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从甘地对印度分裂的认识看台海危机
请看博讯热点:台海之争

(博讯2004年12月14日)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决不能同意分治印度。——甘地

    未来的三、五年之内,世界上再没有那个区域象台海之间这样,随时可能爆发大规模血腥战争的危险了,而且这种惨痛万分的悲剧,还是发生在“本是同根生”的同胞兄弟姐妹之间!

     在这个台海危机的关键历史时刻,回忆世界历史上类似的深刻教训,重温一下“在人类历史上与释迦牟尼和耶稣占有同等重要的地位”(蒙巴顿语)、“全人类的巨擘”(简.史末资元帅语)的伟大的圣雄甘地,在1947年印度面临分裂为印巴分治时的认识和言行,对于台海两岸必须作出艰难抉择的政治家,对于世界各国关心台海和平的政治领袖们,对于我们每一个身处其中、关心两岸和平民主统一的炎黄子孙而言,无疑都是极有借鉴意义的。 (博讯 boxun.com)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了早日从印度问题的泥潭中抽身,英政府宣布将在1947年6月以前把权力移交到负责的印度人手里。艾德礼首相委派了二战中功勋卓著的蒙巴顿将军担任印度最后一任总督,并明智地找到了当时在这个复杂问题上能起到决定作用的三位印度人:甘地、尼赫鲁、真纳。

    当时,穆斯林联盟拒绝任何的商谈,领袖真纳的态度也不容有任何的改变:“要么我们挑起印度分治,要么我们使其毁坏贻尽。”并天真地认为: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尽快给印度进行“一次外科手术”,也许暴力事件难以避免,可是一旦“手术”结束,动乱就会停止,两国从此将和睦友好地相处。矛盾将很快过去,犹如两个兄弟因为分配父亲遗产不均而打官司一样,当法院判决两年之后,兄弟会言归于好,亲密无间,印度的情况也是一样。真纳并进一步强调:“穆斯林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国家,他们渴望独立”。

    圣雄甘地预见到了悲剧的诞生。针对真纳将印度分裂比喻为两个兄弟分家,甘地如此回应:“如果我们象兄弟似地分手道别,那倒是件值得庆幸的事,然而不幸的是,情况绝非如此。我们双方即将在孕育我们的母体内相互屠戮。”而国大党的领袖们,尼赫鲁等人,虽然对分治感到痛心,但还是愿意选择印度分治以换取独立。“致命的理性思维”说服了国大党的领袖们,接受分治乃是印度独立的唯一解决办法。

    圣雄甘地无可奈何,只好请求蒙巴顿总督:“重要的是,请您不要分裂印度,请您拒绝分割印度,即使这一拒绝招致一场血流成河的战争。”当蒙巴顿竭尽全力也说服不了真纳,只能表示无能为力时,圣雄甘地又提出了如下匪夷所思的建议:“您可以把整个印度送给穆斯林,但千万不能分裂印度!请您将三亿印度教徒置于穆斯林统治之下,委托真纳及其同僚组成政府,把印度的主权移交给他们。”尽管蒙巴顿听得目瞪口呆,惊愕不已,然而他还是答应甘地只要能说服国大党通过这个协议并使之付诸实施,他会批准这个方案。毕竟,圣雄甘地曾经创造了无数的历史奇迹。

    甘地兴奋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自以为通过他的苦行僧似的游说能够感化人民,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这场充满复杂矛盾的纠纷,他欣喜若狂,以为他热爱的国家和人民得到了最终的拯救!尽管他再三苦口婆心地泣血呼吁,然而从曾经热爱他的“人民”那里,处处听到的,全都是反对他的声音。他痛苦地发现,自己此时已无法说服任何人了。

    这个老人蹲在地上,头上盖着一块湿毛巾,试图用自己的真诚感化“人民”,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维持印度的完整。经过几十年的生活磨砺,老人深刻了解人们的精神状况,痛彻认识到人们还是许许多多错误的“绝对真理”的奴隶,还是人类罪性的奴隶,还是非理性情绪的奴隶!他知道分治绝不是一次简单的“外科手术”,分裂必然引发一场大规模屠杀,在整个印度半岛上,素不相识的人们相互仇杀,以前的邻里、朋友、同事、同学最终都变成仇敌,互相杀戮,造成无法估量的灾难;毫无缘由的仇恨必将充斥每个人的心灵,血流成河将是这场冲突的最终结果,而且还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血冲突下去,以血还血、恶性循环,直至一方或双方,甚至整个世界,都“毁灭贻尽”┈┈

    甘地的日子苦不堪言,老人无可奈何选择了沉默和退出。然而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战胜他对非暴力、对和平的精神信念,他问道:“爱和恨怎能合作呢?”印度的分裂已无法避免,当1947年8月14日午夜12点的钟声敲响,英政府结束在印度的统治,将主权分别交给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老人宣布不参加任何庆祝独立的活动,甘地所做的只有忏悔与祈祷,孤苦静寂地。

    当蒙巴顿把政权交给双方的总理尼赫鲁和阿里汉时,巨大的灾难如约而至,公布的新边界成为各种冲突和暴力事件发生的导火索,让人难以想象的悲剧事件顷刻间首先从旁遮普省发难,并迅速疯狂蔓延至整个印度,或者说是两个新生的国家:5.5万人的特种部队在暴风雨般的屠杀来临时很快被吞没,丝毫不见往日的英勇。各种各样的仇杀、报复随处可见,没有一个村庄、一个家庭能免遭其害,不到半年的时间里,50万以上的平民丧生,逃亡的人数超过1200万,造成的损失远远大于二战。分裂和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和发育,三次印巴战争、无数次的流血冲突和相互杀戮,1998年5月的核武器对抗试验,依然无法解决克什米尔问题、东巴基斯坦(孟加拉)问题。直到今天,无辜生命的鲜血一直在汩汩流淌,两国仍然处于时战时和的状态,仍然没有任何解决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地使两国和平共处。

    蒙巴顿、真纳、尼赫鲁等人都没有预料到会爆发如此残酷的屠杀。他们天真而且短视地认为,“人民”会象精英们一样,对印度分裂作出合乎逻辑、通情达理的反应,印巴分治并不会激起双方激烈的冲突与杀戮。他们被未来独立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而想当然地致命低估了狂热的“人民”在宗教文化、民族族群、国家至上、物质利益等等诸多精神、物质和非理性情绪因素驱使下,掀起的暴力行动的残忍和规模,以及无法终止的“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暴力恶性循环。

    今天的某些台独份子,比起真纳等穆斯林领袖来,真是大大地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甚至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孙中山也变成了外国人了!民进党、台联党的三大本质绝症:台独原教旨主义(或绿色纳粹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真是病入膏肓,走火入魔,不提也罢!一旦台湾独立、台海开战,首先被钉上历史罪人耻辱柱的,必将是台湾祸源李登辉之流!

    今天的美国政府和领袖,比起当年的英国政府和蒙巴顿来,倒是更加务实更加负责更加理性:不支持台独,不支持武力统一、不赞同单方面改变现状。并且,随着台独越闹越离谱,美国的政策也正在越来越明晰化:你不听美国“爸爸”的话非要铤而走险闹独立,对不起,美国可不会被拖入中美战争的大泥潭,恕不奉陪了!

    今天的中国政府和领袖,比起当年的印度政府和尼赫鲁,在台海关系上倒是更加清醒更加强硬更加灵活——只不过,如果台湾方面真的清醒过来,要“加速西进,民主一统”,要“一个中国”基础上什么都可以谈,来谈“一国一制”,来请共产党去台湾发展组织,也公平合法地到大陆来积极发展各个现代民主政党,然后公平竞争,建立宪政民主——那么到哪时,中国共产党能否顾全中华民族的长远整体利益,顺应历史进步潮流,主动放弃一党专政,和平、民主、统一中国,就要看现在的共产党领袖们的胸襟胆略了!

    今日之中国,极端主义分裂主义激进主义犬儒主义横行霸道,温和改良和平变革渐进民主非暴力抗争孤弱无援,危机重重,崩溃在即,眼看又要陷入新一轮历史恶性大循环,这是任何有良知负责任的中外政治家和地球村公民都不愿意看到的悲惨状况!!!非常遗憾地,中华民族至今还没有产生出最最需要的、象圣雄甘地这样充满博爱的全人类圣人来!其实,即便是产生了圣雄甘地又如何——连伟大的印度文明孕育出来的全人类圣人,伟大的圣雄甘地,也一样被狂热的极端民族主义“愤青”,“国民公仆团”的核心人物——纳图拉姆.戈德森,在1948年1月30日,给残酷刺杀了!

    亚穆纳河火化场的甘地纪念碑上,用英文和印地文铭刻着这个伟大的圣人对我们的孜孜教诲:“我希望印度能自由强盛,敢于牺牲自己,勇于创造一个美好的世界。每个人应该为自己的家庭而牺牲,每个家庭应该为自己的县而牺牲,每个县应该为自己的省而牺牲,每个省应该为自己的国家而牺牲,每个国家应该为全人类而牺牲。我渴望天国降临尘世。”

    甘地老人缓缓地倒下了,他仰视着苍天,嘴角还喃喃地轻声呼唤道:“哦,神呀!”

    哦,亲爱的同胞兄弟姐妹呀!什么时候,我们能放下分歧,消弥仇恨,秉持公义,宽容和解,信爱合一,世界大同呢┈┈

    赵昕 顿上/2004-12-11于北京写成于宝岛立委大选投票前 _(博讯记者:子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