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良知犹存的党员 应当断然退党
(博讯2004年12月14日)
    慕容文成/俺自小到大都不相信共产主义,对中共的恶政深恶痛绝。

    俺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工厂的质检车间担任技术工作。在父母亲苦口婆心地劝说下俺顺应时代潮流向车间支部书记递交了俺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申请书中俺说了许多违心话,声称自己是“在红旗下成长起来的”对共党无比热爱,并表白自己是“坚定的共产信仰者”,每时每刻都准备“为共产事业献身”诸如此类的假话大话空话充斥着整篇申请书。

     递交之前让父亲过了目。他老人家说写的不错,给俺改了几句,俺重新誊写一遍就呈上去了。俺不仅写在纸面上还落实在实际行动上。除了星期日以外俺把时间都奉献给了工作。早来晚走进,不谈恋爱,不看电影。早上五点钟起床六点钟准时到达工厂,给车间工人上技术课。白天的时间一心朴实地搞科研,积极推广产品质量鉴定的国际新标准,以至俺成了全车间最为忙碌的人。这样持之以恒,苦干两年多,俺这二十几岁的小青年居然在数千人的大厂里成为小有名气的人。从厂长到工人师傅对俺的评价都不错。俺自我感觉也飘飘然,以为入党的愿望不久就会付诸实现。 (博讯 boxun.com)

    三年过去了,俺在工作上丝毫没有松懈下来。每当有急待解决的技术难题确,俺都是走在前面挑大梁。若说最初是以入党作为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努力工作,但三年后的俺却完全出於对工作的一片责任心。俺那时差不多已经不把入党太当回事了。

    不仅俺自己不太当回事,其实车间党支部书记压根也没把俺申请入党的事当回事。俺进厂工作三年半左右的光景,车间一名女图书管理员突然被宣布入党,让俺入党的黄梁美梦彻底破碎了。几乎全车间的人都清楚她个是什么东西:一个晚来早走,与同僚之间人际关系很差但隔三差五就摆动著水蛇腰钻进支部书记办公室的妖精。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入党,难怪俺不能?这样的人组成的党也准不是个好货确。这样的党不入也罢,入了这样的党倒要玷污俺洁白无瑕的心灵。十几年后的今天俺还非常庆幸恶党那时对俺没感兴趣,使俺灵魂免遭涂炭。

    可是俺的父亲他老人家,一个曾在文革等历次政治运动中饱经风霜的高级知识分子后来却身不由己被拉入党内。不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而是中共党组织强要求他入党。父亲家庭出身显赫,中共看他中共的“统战”还有些利用价值。

    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他自己同意入党的,俺为此曾经当面责问他:“你不是说你不相信共产主义嘛,怎么做口是心非的事?作人要表里如一,你不是这样教导儿女的?”。父亲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和你母亲这么多年吃尽苦头就是因为没有政治地位。如果不入党今后在单位对许多重大问题就很难有发言权决策权。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只有入了这个党才能改造这个党“。听了父亲的解释,俺勉强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多半是出於同情心。当时全国各地有多少象父亲那样的不信者违心加入中共,可想而知!

    十多年过去了,中共被父亲这批人”改造“过来了吗?这批人不仅没能改造中共,却被中共成功地拉进了污泥浊水。丧失人格人性的人不为少数。象郭沫若那样出卖灵魂为中共歌功颂德涂脂抹粉,象周古城那样毫无廉耻地为六四屠城连声叫好的知识分子也竟然出现了。

    六四屠城发生后,俺对中共的暴行义愤填膺,向所在大学的团组织要求退团。俺坚定地说:”我对共产主义不仅不相信,而且深恶痛绝”。在俺如此强硬的态度之下,团组织的负责人竟然无言以对,哀求俺说:“您若是想退团,要等到二十八岁以后;您现在退,我们团委就会有不小的麻烦”。顺便提一下这个团组织的负责人,若干年后此人借著去美国考察的机会,偷偷地溜出旅馆,留在了西方国家的自由世界。不久写信抛弃了大学党委书记的独生女。

    六四后半个月,俺毅然辞职登机东渡。大学图书馆的一位女图书管理员,凑巧也就是与俺曾经在同一个工厂车间同僚过的那个女妖精三番五次到党委组织部检举俺“反党”和抵毁“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不久国安局的人也拿著录像带到大学对号入座抓“民运动乱分子”,俺却已经远走高飞让恶棍们扑了个空。

    良知尚存的中共党员,不论你们最初入党的动机如何,一旦今天已经认清了中共丑恶的真实面目,就不要再沉迷于“改造党”之类的幻想,趁着气息犹在,只有完全切断与中共独裁者的千丝万缕才能成为一个灵魂洁白的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们不仅不可能使中共脱胎换骨,自身却时时刻刻处在被中共虎狼之党吞噬的危险之中,成为贪官污吏队伍中的一员。

    要想洁身自爱,只有退出中共的营垒切断从属关系,才能与中共彻底划清界限,站在自由知识分子的立场上清算中共的罪恶历史,支持海内外日益高涨的民主运动。相信不久的将来,民主和自由的曙光必定照耀在我中华大地上!铲除祸国殃民的共产主义,兴起我自由中华!

    2004年12月13日(修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