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伟国:胡锦涛开倒车是行不通的!
(博讯2004年12月13日)
    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在三一学院举行的“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研讨会虽然过去已经一个月了,但是余波荡漾,会上讨论的有关议题通过互联网上还在继续交锋,参加会议的代表也仍然在不断的发生新的故事:先是与会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评论员王光泽,在11月22日返回北京后,被该报突然以这两个月“考核不合格”为由解聘;紧接着国务院新闻办网络局召集会议,要求人民网、新华网等组织文章批判焦国标的在美言论……

      在此之前的9月29日,中宣部根据四中全会精神召开全国媒体会议,下达文件提出二十九条不准报导的内容,包括农民上访、土地拆迁、官民冲突等。中宣部还明文向各地下达通知,要求各级报刊“不得擅自报导有关蓄意爆炸、暴动、示威及罢工事件”,只可发新华社的统稿。最近,有媒体又报道中宣部下达新的文件,将焦国标、余杰、李锐、茅于轼、王怡等党内外自由知识分子列入禁止报导名单;御用文人也“拿起笔作刀枪”,对社会舆论讨论“公共知识分子”问题,上纲上线大加挞伐;日前中国当局开始封锁GOOGLE的英文版新闻网站。

       直到香港《开放》月刊(2004年12月号)披露了胡锦涛9月19日在十六届四中全会闭幕会议上的讲话,外界才恍然大悟,中国上空乌云翻滚、媒体管理与意识形态倒退的原因之所在。胡锦涛在讲话中批评“国内媒体打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旗号宣传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观点,否定四项基本原则,否定国体和政权。针对这种错误,绝不能手软,要加强新闻舆论管理,不要给错误思想观点提供渠道。”并指责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苏联、苏共正是在他“西化”、“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冲击之下解体的。胡锦涛还批评了党内干部主张推进政治改革是“制造混乱”。 (博讯 boxun.com)

      这篇讲话如果反映的是胡锦涛的真实思想,便彻底暴露了他僵化、保守的本质,过去两年他煞费苦心营造的“务实”、“亲民”形象的那点“本钱”,很快就将被消解掉,作为中南海的一把手,即便他最终有幸逃脱为中共传统意识形态“殉葬”的结局,但很难免被能够引导中国完成民主转型的政治人物所取代。这固然是胡锦涛的悲剧,但对于外界尽早放弃对他不切实际的幻想,未尝没有积极意义。

      在现今的中国社会,如果谁还想在意识形态上开倒车,是没有出路的,也注定是短命的,胡锦涛“决不能手软”的那些措施,决不可能再“一统天下”,充其量是被焦国标讨伐的中宣部又一次垂死挣扎。

      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最近在加入世贸承诺的压力下,11月28日开放了除新闻以外的电视媒体市场,月底又允许外国报刊在中国印刷……这些信息透露的一个非常明确的事实:中南海已经难于一手遮天,无法阻挡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诅咒戈尔巴乔夫的胡锦涛,未来的历史地位眼下尚无法定论,但照眼前的情形两人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即便将来,胡氏的地位大多只在戈氏之下,很少有可能超越戈氏的。对此人们不至于有太大的分歧。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伟国:江泽民「谢幕」之观察
  • 张伟国:赵紫阳的悲哀?抑或胡温的悲哀?
  • 张伟国:迫害赵紫阳的时代和“赵紫阳精神”
  • 张伟国:“南都案”的另一种解读
  • 张伟国:蒋彦永是被蒋彦永是被“正常审查”还是被残酷迫害?
  • 张伟国:中南海"两个权力"中心与权力制衡
  • 张伟国:中国媒体试点"经营改革"乃遮羞布也
  • 张伟国: 郑恩宠案与上海市政府的“黑社会化”
  • 张伟国:江泽民对中国频频发生的自焚负有罪责
  • 张伟国:中国民意加速消解江泽民的权力资源
  • 张伟国:法轮功与中共关系出现战略转折
  • 张伟国:到底是"反颠覆"还是真"颠覆"?
  • 张伟国:香港民意检验胡锦涛“执政为民”
  • 张伟国:董建华以23条将胡温的军
  • 张伟国:郑恩宠律师"窃取"的"国家机密"是什么?
  • 张伟国: 江泽民治下的中国记者只有坐牢或腐败两条路(图)
  • 赵紫阳与"六四"-- 张伟国
  • 张伟国:中国现在有两个首都:北京,上海
  • 张伟国:中国现在有两个首都---北京,上海
  • 张伟国:胡锦涛 叶公好龙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张伟国谈导报封杀后中国媒体现状(图)
  • 张伟国谈江泽民镇压经济导报内幕(图)
  • 张伟国:互联网成为胡温政治资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