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怡:不让信访变上访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4年12月12日)
    王怡更多文章请看王怡专栏
    
     (博讯 boxun.com)

    信访变上访,说明人们缺乏和平请愿的权利和空间。司法独立、人大立法和公民和平请愿三足鼎立,才能最终化解上访洪峰和隐含的危险。
    
    
    最近围绕《信访条例》的修改,强化论和弱化论针锋相对。所谓信访,顾名思义原是一种处理来信的低成本解决方式。但来一封信没用,就变成了来一个人。来一个没用就来一双。于是信访变成上访,反过来成了比打官司还昂贵的一种纠纷解决方式。
    
    尽管国家信访局局长个人认为,“群众信访反映的问题80%以上是有道理的”。但信访的解决率可怜只有千分之二。为了这个微弱比例倾家荡产、或至少劳民伤财的上访人群最近11年来却快速增长。把信访群体比作洪峰,那么强化论也好,弱化论也罢。目标一致,都要想办法泄洪才行。
    
    而强化信访或信访部门的权力,等于是水涨坝高的路子。就算短期奏效,却可能强化出一条政治上的悬河。更重要的是在现代化国家的制度框架下,作为行政部门的信访局,再怎么强化也有极限。信访若能解决问题,它早就解决了。尚方宝剑若可以给,给了不会捅破基本的政体制度,中央也早就给了。你说谁最不希望希望看到遍地上访和社会不稳定呢。
    
    真正的泄洪之道是弱化。老子曰,“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这是古老的政治智能。只知道强化和集权能解决问题,是我们千百年来的一个死理。却不知道弱化和分权同样能解决问题,甚至解决得更好。
    
    譬如民主宪政所要求的司法独立,就是典型的“知其雄,守其雌”。行政权是雄伟而易折的,司法权则阴柔而绵长。用司法去驾驭行政,则是在国家与公民的纠纷之间,设置消极的缓冲和中立的威权。最终化解针锋相对的阳刚,而使公民雌伏于独立的裁判之下。
    
    信访制度的初衷,是对司法的一种补充。直白的说是一种救场。但在传统的政治氛围下,这种补充不但没有有效解决问题,反而强化了对司法权威的伤害。反过来成了上访人群九死不悔的主战场。变成了“知其雌,守其雄”。这就让国家和公民两方面的刚性直接相遇,把它们都逼到了一个没有退路的角落里。信访局就像按摩师,上访就像充血。按得越凶,充得越厉害。你非表态不可,而且还必须以国家的名义表态。这样一旦不能解决问题,政治的风险和道义责任就直接落到了中央头上。
    
    所以信访制度就算能把解决问题的机会增加一倍(事实上远远没有),但同时却把问题不能解决的后果放大了不止一倍。这也是为什么频频要求就地信访、严禁越级上访或要求地方政府来北京接访的部分原因。用集中的方法解决问题,就等于用集中的方法承担风险。谁敢?
    
    甚至在司法体系内部,上访也开始成为一种可依赖的方式。如两年前陕西一桩传奇性的“刀下留人”案,就是律师闯进最高法院得到一通电话才阻止了死刑的执行。而最高法院在2002年5月发出的一份通知,竟要求各地法院“将信访工作与审判工作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上”。这不等于宣布司法制度已濒临全面失效吗。在维护社会正义和厘清权利纠葛方面,倒要行政手段反过来救场。
    
    这种局面不可能依靠强化信访去化解。这是社会对司法不能独立运作的一种报复和反弹啊。如果有限的司法威权也被捆绑在一起继续耗散,那么信访改革成功则罢,不成功岂不要连老本都搭上?市场理论说,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政治权力的分立,何尝不是这个意思?
    
    因此我支持于建嵘等学者弱化信访、反对信访局扩权的立场。在我看来,泄洪之道有三。一是弱化信访,分流回归司法,同时加强司法改革力度。从现实的路径上看,撤销政法委员会或将政法委并入最高法院上诉庭。提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政治权威或由中共政治局常委出任首席大法官。这些方案均有不伤筋动骨的可操作性,比信访扩权更值得推荐和讨论。
    
    二是启动全国及各级人大的超司法功能。从理论上讲,一切司法权均源自代议机关。宪政制度虽然有明显的三权分立,但三权之间并非截然分离,而在很多时候也是相互混合的。即使在号称“司法至上”的美国政体下,国会在某些情形下也拥有超级司法权。如弹劾、准司法性质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及对“藐视国会罪”的直接判决。
    
    以前许多民间维权案例,都曾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如去年孙志刚案件中的5位法学家建言。但迄今除了兴城、成都、合肥等少数几个城市有过特调会的尝试,全国人大这一功能尚在冷冻中。省一级只有过西藏一次先例。特调会尽管只能针对极少数案件,但这是一种标杆式的分洪,可以为积累国家道义资源提供最后一种机会。
    
    最后,有学者认为信访权就是公民的请愿权,因此呼吁加强信访。但人民不能向著一个特定行政部门(信访局)请愿。和信访局对应的概念是行政相对人。没有信访局,人们才能以公民身份向任何国家机构请愿。而且请愿和宪法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更是密切相关。
    
    目前信访变上访的趋势,说明人们缺乏和平请愿的权利和空间,使社会矛盾不能缓和。这个空间更不可能靠信访扩权去得到。恰恰只有弱化信访,才能让信访凤凰涅槃,复位为公民的“请愿”。然后,司法独立、人大的超司法功能和公民和平请愿三足鼎立,才能最终化解上访洪峰和隐含的危险。
    
    
    来源:人与人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吕易:回家吧,上访的骨肉同胞
  • 林保华:上访失败,下访腐败
  • 綦彦臣:沧州郭起真十年悲惨的上访路
  • 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上访族代表刘杰给胡锦涛的公开信
  • 王丹: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 唐柏桥:上访何罪之有
  • 刘青:上访是不是维权的有力手段?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龚平:不法官员打击上访的新招
  • 胡祈短评: 谈谈中国上访人员的自杀权
  • 胡祈短评: 对上访人员自杀自伤自残行为也要人道
  • 晨海:江泽民朱镕基应首先在北京"上访村"下跪--四评《中国农民调查》
  • 任不寐:言论自由、“上访自由”和“乞讨自由”
  • 《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读后
  • 法治了,为何还要上访
  • 中华民族精神的回归与超越— 写在中南海“4.25大上访”四周年纪念日
  • “严厉打击无理上访!坚决打击越级上访!” 上访是个什么罪?
  • 农妇上访被送精神病院 精神病鉴定到底由谁来做?
  • 中国将建立处理信访联席会议制度减少上访人数
  • 两办前动刀挥棒 老访民冲破截访上访(图)
  • 上海高雪琨因上访被关押一周惨遭毒打(图)
  • 对付“上访”,人大可能立法禁止在政府办公楼外面聚集
  • 25日晨 40余上访民众冲击中南海新华门
  • 小女孩询问被捕爸爸的下落,在胶州上访办门前遭绑架
  • 北京信访局门前200多人跪著集体上访
  • 胡锦涛下令检讨现行上访制
  • 胡锦涛下令检讨中国现行的上访制
  • 两办截访如同畜牲 上访老汉鼻青脸肿生命垂危(图)
  • 六月雪:月工资最低百多元 湘乡十二名幼师因上访被拘留
  • 北京上访人数反弹 传接待的30位官员将受罚(图)
  • 吃剩饭河南遇难矿工家属受辱上访申诉
  • 北京警方带走二百名准备向市政府抗议的上访人士
  • 北京数百警察抓走在市政府上访抗议的百余名访民
  • 10月上访北京现状 政府誓死截访
  • 无辜村民被警方超期羁押 上访50次无人答复
  • 浙江富阳农民聚众上访
  • 上访:“十一”背后血泪多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