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师涛没有秘密
(博讯2004年12月06日)
    师涛更多文章请看师涛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师涛被湖南长沙市国安局逮捕。
    
    八天后,师涛家人才接到《对被拘留人家属或单位通知书》(长国安拘通字2004第一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之规定,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师涛,已于2004年11月26日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特此通知。」
    
    从师涛的弟弟师华的电话里听到这一消息时,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在心里恨恨地说:「真够恶的,又是泄密!」
    
    师涛,一个记者,一位诗人,能得到甚么「国家秘密」?湖南国安跨省抓人,难道就因为师涛曾在长沙《当代商报》工作过?
    
    我翻看了师涛近期在境外媒体上发表的文章,怎么也看不出其中有甚么「国家机密」,莫非师涛诗句的隐喻或象征里,隐藏著我等凡眼看不出的秘密,而被国安们的「火眼金睛」识破?
    
    了解国情的人都知道,在黑箱中国,一切都可以成为「国家机密」,「泄密罪」的神通广大,几乎覆盖所有官方不想让外界知道、更不想让民众谈论的话题:向境外媒体披露农民的群体维权是泄密(林海案),向某一人权组织提供强制拆迁的情况是泄密(郑恩宠案);回国收集学术资料是窃密(宋永毅案和高瞻案),回国了解工人及工运状况也是泄密(杨建利案);党魁的报告是机密,哪怕是第二天就要公开(吴仕深案);江泽民下台也是秘密,哪怕这是民众理应知情的公权力交接(赵岩案);甚至,某高官的病情或隐私,也都是「国家机密」!
    
    有这么多「秘密」的国家,肯定有著无孔不入的「国家安全利益」,将个人置于动辄得咎的恐怖之中。更恶劣的还在于,「泄密罪」经常被用于迫害政府不喜欢的个人。所以,与其说是为了确保「国家安全利益」,不如说是为了维护垄断政权及其权贵利益。
    
    这是又一场徒手个人对专制机器的较量,是良知与强权的对抗。用「涉嫌泄密」逮捕师涛,正如用「嫖娼罪」监禁刘水一样,凸现了后极权独裁的下流。
    
    当一个政权强大到下流的程度,也正是其在道义上最虚弱之时。
    
    第一次认识师涛是通过诗歌,他曾托余杰带给我他的诗集。后来,和他通过几次电话,大都是关于在公开信上签名的事,为杜导斌、为六四难属、为六四正名……他曾在电话中对我说:「以后再有此类签名声援,你不必每次都征求我的同意,你就代我直接把名签上就是了。」
    
    他的豪爽,令我吃惊;他的信任,让我感动。
    
    在官方刻意营造的歌舞升平和玫瑰色小康之下,师涛深知这仅仅是一种被恐怖逼出的故作狂欢,独裁者们的权力恐惧仍然笼罩著中国,逼迫著人们向自己的良心说谎,将太多的人置于耻辱生活的深渊。
    
    正如师涛曾说:活在独裁体制下,本身就是一种耻辱。但「仅有耻辱是不够的」,必须「化耻辱为力量」,才有「做人的资格」。所以,师涛选择了洗刷耻辱的生活:「拒绝沉默」和「跟随勇敢的心」。为此,他写下了献给林昭、丁子霖、蒋彦永等民间英雄的文字。
    
    在此意义上,师涛没有秘密,而只有公开的良知!
    
    构陷良知的警察政权,才是独裁得以苟延残喘的最大秘密!
    
    2004年12月6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蒋品超:为诗人师涛向中国政府讲几句话
  • 杨天水:良知又遭到了迫害(论师涛被捕)
  • 茉莉:师涛的“天问”
  • 师涛:让人寒心的“乡亲们”
  • 师涛:清明祭拜蔡锷、黄兴墓
  • 师涛:这一天,我兴奋,我惭愧
  • 师涛弟弟师华的紧急呼吁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师涛被捕
  • 郭国汀律师:拘留师涛明显违反强制性法律规定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就会员师涛被捕发表紧急声明(图)
  • 唐元隽:太原作家师涛被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