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茉莉:师涛的“天问”
(博讯2004年12月04日)
    师涛更多文章请看师涛专栏
    茉莉更多文章请看茉莉专栏
     获知师涛被捕的消息,我在网上搜索他的文集,想要搞清楚,这位两袖清风的书生,一腔诗情的诗人,怎么就「涉嫌泄漏国家机密」了?竟然在山西太原家中被湖南长沙国安部人员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博讯 boxun.com)

    
    非常惊讶地,我在师涛的诗歌中,发现一首《致茉莉》的诗。网络诗文浩如烟海,师涛去年12月于太原写给我的诗,我居然没看到,当然也就一直没有回应。
    
    心里一阵阵发疼。我听见36岁的诗人,在诗里对我这样低声吟咏著:
    
      「孤独,这也曾是我的恐惧
    
          而守夜人,在死寂之城开始了每一天的
    
          工作。踏上「人权之旅」,我们这些受伤的野兽
    
          舔著身上的血迹去破解魔法的毒咒」
    
    ------《孤独,这也曾是我的恐惧---致茉莉》
    
    显然,这是师涛在读了我的集子《人权之旅》后,用诗歌的形式抒发他的感受。人在天涯,素不相识,有著不同人生道路和经验的诗人,认同我这六四政治犯的是什么呢?他和我一样感同身受的是,在经过一场血与火的惨烈之后,继续抗争的只有极少数「受伤的野兽」,他们所做出的「破解毒咒」的努力,不但被专制者镇压,被知识精英冷漠,也被普通民众遗忘。
    
    正因为有著这样一份认同,师涛在他《「六.四」十五周年祭》里,凛然宣称:
    
    「今天,当我们在极权专政的严密统治之下纪念六四悲剧15周年之际,我们周围已经有更多的勇敢的心站立在神圣的心灵的广场,来共同缅怀这悲壮的时刻。」「如果每年写纪念文章都有一个主题,那么我今年要表达的就是这句:跟随勇敢的心!」
    
    跟随勇敢的心,师涛以新闻工作者特殊的敏锐、诗人充沛的激情,秉笔直书,揭露中国社会令人触目惊心的黑暗,表达自己的民主理想。光看他文集里的目录,就可知道,在一片犬儒逍遥、明哲保身的灰暗现实里,他选择的是一种如此明亮的抗争姿态。
    
    ---《带血的镜子——悼耀邦》,《复活——写给「天安门母亲」》,《蒋彦永医生点燃了烽火,我们还等什么》,《清明祭拜蔡锷、黄兴墓》,《不要忘了我们的老师--纪念「六四」十四周年》,《江主席退休我不哭》,《呼吁尽快建立「夹边沟纪念馆」》,《台湾才是「三个代表」的光辉典范》,《一滴水--致林昭》,《刽子手,你们在哪里》,《审判机关成了自由市场》,《鼓励怯懦者前行》,──。
    
    这样一个正直而热血的人,一个从中学时代起就以诗歌创作为生命的人,他有什么「国家机密」可以「泄漏」的呢?我只在他的文章《卧底与卧床》里,发现一点蛛丝马迹:一位经常下基层采访、被称为「泥腿子」的记者,因写过许多关于农村小学教室倒塌、学生食物中毒、「豆腐渣工程」、乡霸村霸等题材的新闻报导而上了宣传部门的「黑名单」。---他一趟趟地跑了白跑、写了白写之后,扬言将来若是新闻自由了,甚么都敢写了,就卧底揭开那些领导们的「黑幕」,甚至藏在他们的床底下录音,作一回真正敢于直言、潇潇洒洒的记者。
    
    尽管师涛曾先后就职过陕西《华商报》、太原《西安商报》、《老新闻》、《法制日
    
    报》、长沙《当代商报》等多家媒体,但以中国的国情而言,他掌握的全部「国家机密」,大概就如他在文章中谈到的,只不过是一些领导们的「黑幕」罢了。目前已经决心要倒退到毛时代去的「胡温新政」,不惜再一次制造文字狱,把这位敢于直言的诗人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留。
    
    诗人早就预料到了自己的命运。在《风声》一诗里,他感觉到:
    
    「此时苦难正在临近
    
    窗外的风声也在密密云集
    
    在我的背后
    
    有一双黑漆漆的不锈钢眼睛」
    
    
    诗人也深知,一个矢志不渝与强权抗争的人,一个品格坦荡的人,必然孤独和痛苦:
    
    
    「谁的目光
    
    比黑夜中的蝙蝠
    
    更加远大?
    
    谁的人生
    
    比长满污点的瓢虫
    
    更坦荡、直白?
    
    谁的痛苦
    
    比山巅之上一棵孤独的松树
    
    更令人绝望? 」
    
    ------《阅读》
    
    但诗人决心要真实地行动,即使在漆黑的夜晚,他也绝不放弃自己的话语权:
    
            只有行动是真实的
    
            哪怕是疯狂的逃亡
    
            或是清醒地受难
    
    ------《巨人的时代——致杜导斌》
    
    
    在《跟随勇敢的心》一文里,师涛有类似天问一样的自问: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成为一名幸存者?为什么由我来充当一名叙述者?为什么我会成为现实生活中人们的笑柄?为什么粉饰的太平、墨写的谎言比血写的历史更能诱惑人心?为什么经历过15年的沉默与屈辱,至今仍然被迫生活在恐惧之中?」
    
    师涛悲愤的「天问」,需要时代来回答。时间就是历史,相信在不会太久的将来,当历史审问这个号称「新政」的时代,今天被拘禁的师涛,将代表因「拒绝沉默」而受难的人们,成为这个可悲时代的原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日吉:应不应该摘下毛泽东头上的诗人桂冠?
  • 晨海: “手中握有杀人刀”的诗人毛泽东(诗)——纪念毛猴王诞辰110年
  • 咖喱:一个电话,诗人死了
  • 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 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 蒋品超:敬请关注大陆诗人──因井蛙、一梁等
  • 中共施压叙利亚驱逐维吾尔自由派诗人奥斯曼
  • 广州:军旅诗人官宇龙缘何惨遭暴徒乱棍打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