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诠:欢迎美国的304号决议
(博讯2004年12月03日)
    任诠更多文章请看任诠专栏

    

     美国国会10月4日全票通过304号决议,要求中共停止利用外交官员散布歪曲法轮功的言行。国会议员五西尔和雷婷恩说“中国政府正试图扼杀在美国这块土地上的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中国政府不应该干涉美国公民行使宪法保证他们的权力”。这是西方政府最严厉的批评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决议案,标志美国的反恐斗争,不只是停留在攻打阿富汗、伊拉克、朝鲜等恐怖国家;发展到反对恐怖主义,包括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 (博讯 boxun.com)

     1、1999年7月,中共宣布法轮功是非法组织,不久又宣布是邪教组织。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说“法轮功既不是政党,也不是宗教团体,是一个非法组织,有海外势力介入法轮功。”中共把反右、文革、四五、六四、中国民主党等都推到自己的对立面,这次又把法轮功推到对立面,这都是巩固中共一党专政的需要。法轮功是宗教团体,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它不反对中共,宣扬人要讲究“真、善、忍”,要练功强身。法轮功在国内有两亿信徒,在海外也有大量信徒,它的精神力量是巨大的,远远超过了马列主义。中共几乎动用了所以的宣传机器,批判法轮功,又回到了文化大革命和六四时的恐怖中去了。

    中共所以要镇压法轮功,就是江泽民想继续当军委主席,像邓小平一样垂帘听政,抓一个阶级斗争的对立面,找一个政治理由,杀害人民来达到个人独裁的目的。法轮功的精神力量“真、善、忍”填补了马列主义“暴力革命”思想的空缺,中共专制统治需要的个人崇拜,江泽民的个人崇拜难以树立起来,所以要取缔它。江泽民没理辩三分,说法轮功不是政党,也不是宗教团体是一个非法组织,什么叫是一个非法组织?它违背了中共的那条法律?违背了中共签定的《联合国人权公约》的那条?中共含糊不清,只有说法轮功5月份包围中南海违法,却不说中共从1997年就开始镇压法轮功。法轮功采取非暴力和平请愿有什么错误?中共没有把法轮功镇压下去,反而转化为反对中共的地下组织。尽管中共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警察镇压法轮功,抓了几万个法轮功成员,几千名法轮功成员被劳教,几百名法轮功成员被打死,但是,他们的反抗从来没有间断过。这是中共建立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公开的持久的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江泽民胆战心惊的说“法轮功像波兰的团结工会一样的性质,不可忽视,要和法轮功进行长期的斗争。”这时他又上升到政治组织了,都是中共作茧自缚的结果。这样江泽民的个人崇拜不但没有树立起来,反而落个“和老太太过不去”的骂名。

     李洪志先生1995年创立法轮功,到1999年7月中共开始镇压,再到现在已经是十年的历史了。十年来中共为了镇压法轮功,采取了共产主义式的大批判,动用全国的宣传机器连续批判法轮功;采取法西斯式的恐怖政策,大肆逮捕和屠杀法轮功学员。距2001年10月中共官方统计,全国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6000多人,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超过10万人。据法轮功组织统计,到目前已经有1098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用酷刑至死。

     但是,中国民间结社是有历史传统的,是和封建专制社会周期性更迭相对应的,是广大人民反抗统治阶级压迫的工具。各种宗教组织,往往被广大人民利用为反抗封建专制社会迫害的社团。历史证明了,宗教组织或民间结社可以搭载民主的力量,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就是利用民间结社的宗教组织“会党”,发动各种武装起义,取得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推翻了统治中国人民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社会,建立了民主共和制度——中华民国。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宴子春秋》)法轮功是否是邪教?检验的标准或试金石,就是政治制度。在封建专制制度下,法轮功成为专制政权的眼中疔,因为它可以成为反对压迫人民的反抗力量,所以遭到镇压;在民主制度下,法轮功可以成为民主政府联系民众和团结人民的纽带、桥梁,造福于人民。香港的法轮功受到不断的打压,法轮功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民运的组成部分,这也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有些民运人士谈虎色变,不敢公开支持法轮功,甚至和中共唱一个调子,这都是学习的不够,或被中共的宣传所迷惑,是个认识问题,要在民主工作中不断的学习提高。我们也不能像封建专制社会的皇帝朱元章等人一样,当年靠白莲教发动农民起义,取得政权后反过来镇压民间宗教组织。我们建立民主共和国以后,对待民间结社宗教组织,要像现在的民主国家台湾、美国、澳大利亚等一样,在《宪法》和《法律》的保护下自由的开展活动,造福于社会。

     2、法轮功的产生和其它事物一样,也是有历史条件的。1976年中共的创始人毛泽东逝世后,被毛泽东罢官的邓小平发动“北京政变”,把毛泽东的接班人赶下了台,中国社会发生了一次大转折。一方面,中共可以继续统治中国人民。另一方面,外国资本主义打开中国的大门,民主思想也随之传入中国,人民越来越觉悟,民主运动一浪高过一浪,但是,都被中共残酷镇压了,六四后这么大的中国万马齐喑,民众的共产主义思想已经彻底破灭,正在寻找新的思想充实自己,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气功在大陆很快流行。

     中国历史上民间宗教兴起,其社会背景必与当时官僚腐败、社会次序失衡,主流价值观念崩溃,社会动摇相关。在中国历史上,出现好多农民起义,甚至改朝换代,其中一些和民间秘密宗教有关。最早利用宗教起事的是东汉是张角,他以“太平道”为名,在民间秘密组织民众,发动黄巾起义。北宋方腊起义是靠白莲教,主张“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受到贫苦农民的信仰。南宋的扬么也是利用白莲教20多年后起义,宣传“等贵贱,均贫富”。清末的洪秀全,以拜上帝会的名义,秘密组织农民反动金田起义,在南京建立了太平天国政权。较晚的是中华民国时期,毛泽东以共产主义的新宗教名义,发动秋收农民起义,建立政教合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法轮功的产生的历史条件是中共被迫实行改革开放后,佛教和其他宗教组织兴起,但是,佛教更具有中国特色,更容易为中国人民接受,一时间又大兴土木,庙宇林立,香火不断,僧妮如云。特别是佛教宣传的武术、气功深受广大民众的欢迎,在下岗职工众多,医疗费用昂贵的条件下,共产主义思想破灭,没有精神寄托的形势下,李洪志把佛教的一门法轮功,和传统的气功及道教、资产阶级的“真、善、美”等思想结合在一起,创立了新的宗教法轮功。

     法轮功有不可告人的目吗?可以肯定的说,法轮功的本质上是没有的。纯粹是一个练功健身的社会群众性的集合体。但是,在中共“官逼教反”的情况下,法轮功也和封建专制社会的其它宗教一样,成为反对中共的政治组织、党派利用的工具。这样的结果是中共自己造成的,是做茧自搏。

     是白莲教式的政治组织吗?法轮功和白莲教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宗教组织,而不是政治组织,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 但是,它们之间是有宗教传统的,特别在民间有浓厚的文化土壤,妇女在这样的宗教组织中的特殊做用,就可以略见一斑。白莲教的王充儿,太平天国的女军,义和团的红灯照,共产主义的娘子军、法轮功的女学员,她们宁死不屈、前仆后继,为了信仰而牺牲的精神让日月暗淡,江河哭泣。

    谋图推翻政府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吗?现在的法轮功被中共“官逼教反”的情况下,和民主党派一样反对中共一党专政,反对中共封建专制是必然的了。因为,只有在民主的制度下,法轮功才能发展存在。 但是,要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是没有的事,是江泽民的诬陷。很简单,中国实现民主制度后,法轮功和现在的海外民主国家一样,可以自由的活动,根本不会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论语》)我们民主人士,要学习法轮功学员为了信仰不怕流血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学习法轮功学员应用现代化的通信技术同中共封建专制做斗争;要学习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向法庭公开起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包括江泽民;学习法轮功学员坚持大胆的揭露中共公安机关迫害法轮功的具体案例。中共的红色恐怖在海外发展到这般猖狂,海外的民主党派也应该进一步联合法轮功,打击中共在海外的恐怖力量,不然,中共会像狼吃小绵羊一样,一只又一只的把海外的民主力量吃掉。民主党派就是应该有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不能是“各自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法轮功是民主运动的同路人,是我们朋友。中共的恐怖行为是限制外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在南非枪杀法轮功学员,在美国攻击支持法轮功的公民,包括市长和国会议员等等;进而中共在越南等国抓捕了民主人士王炳章、扬建立等人,在海外收买华人充当间谍,破坏民主运动等等。如果连美国、加拿大这样的全世界最优秀的民主国家都不出来反对中共恐怖主义的话,那么世界上就没有正义可言了。我们民主人士欢迎美国的304号决议,积极行动起来支持法轮功,这也是我们自己的民主事业,美国的304号决议是我们的旗帜!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泽民交权的根源/任诠
  • 任诠:无所谓——纪念赵紫阳85岁生日
  • 任诠:祝赵紫阳生日快乐
  • 任诠:从中共取消东山岛军事演习看美国选举
  • 任诠:从阿富汗大选看中共的下台
  • 任诠:挖出江泽民交权的根源
  • 任诠:中共祭孔为什么穿满清服装?
  • 任诠:谈中共的孔子祭典与台湾的军购
  • 任诠:谈江泽民继续掌权与布什连任
  • 任诠:谈中共取消东山岛军事演习
  • 任诠:邓小平的百年墓志铭
  • 任诠:谈何德普先生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檄文
  • 任诠:民主的接力--纪念中国民主党成立六周年
  • 任诠:谈台湾攻击三峡大坝的说法
  • 任诠:戊戌变法与八九民运------纪念戊戌变法106年
  • 任诠:民运的历史背景——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和谢选骏先生商榷——纪念《河殇》发表16周年
  • 任诠:六四后的大陆怎样走台湾的民主化道路——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天安门广场上的共和国——纪念八九民运15周年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