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鄢烈山:行政垄断下的教育资源被不公平的配置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4年12月02日)
    

    据新华社报道,上海市所有的重点高中将逐步淡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实验性示范性高中。

     消息简短,不能满足我的探究需要。我注意到“将”、“逐步”、“淡出”几个关键词。何以不能立即抹平重点与非重点的区别呢?是怕财政拨款的倾斜政策断然改变,会使重点中学因办学经费、教师工资下一个“陡坎”而难以接受吗?“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如果真正是办学理念的变化,即从强调教育的优势资源向重点中学集中,改为由各校“自下而上”地进行教育创新、制度创新,那么,就不是“取而代之”的承袭关系,而应是中学教育资源在“平权”基础上的自由竞赛。倘若真想各个中学在同一起点上竞争,倒是应对原非重点中学在一定的时段内给予优待,给他们一次性多拨点款,调配几名优秀教师。 (博讯 boxun.com)

    看到“实验性示范性”几个字,我条件反射般想起几十年间的办“试验田”、抓“典型”、“以点带面”。那些年各地办“试验田”、领导干部到下面“蹲点”,不也是讲探索、试验和示范吗?但谁都知道,所谓试验田、示范田、典型,都是开小灶、吃偏饭的,财力、人力、物力包括宣传机器都对其“情有独钟”。后半截的“大寨”就是这样一个供全国农业学习的样板。假如搞这种“实验性示范性”,所谓取消重点中学就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作秀了。上海市教委的初衷肯定不会是这样吧。

    我最想说的是教育“平权”问题。我国教育目前存在的两大痼疾,第一个是行政性垄断和行政化管理;第二个就是教育资源的配置严重不公平。这种不公平,有显性的即向“挂牌”的重点学校倾斜,也有隐性的“只做不说”地向一些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首脑机关所在城市的倾斜。这种做法有两个历史渊源及相对的历史合理性。从红军时期开始,办保育院和学校供领导干部子女上学,乃至保送一些子女留苏,这是必要的,“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嘛,党和军队的骨干不能没有后代吧。建国初,革命功臣的子女在教育上享受某种优待,是补偿,也合乎中国人的传统心理。但这种教育资源向首脑机关所在地(乃至某一特定街区)的幼儿园、学校倾斜的政策长期沿袭下来就不合理了,成了搞特权。另一个渊源是,在国力严重不足时,国家要实行“赶超”战略,就像“困难时期”勒紧裤带搞“两弹一星”一样,有必要在抓扫盲识字等平民教育的同时,集中财力办重点学校,为国家培养一批精英。可是,如今,国家经济实力大大增强,政府早就提出了在全国普及九年制教育的任务,并且立了法,甚至大学教育也由精英教育变成了大众教育,在这种情境中,依然坚持过分不均衡地配置教育资源的办法,显然是不合时宜、不可容忍的。

    不必等到了知识经济时代,才认识到教育平权对促进社会公平和稳定的重要价值。中国人最足以自豪的是,早就发明了科举制度,使下层出身的人有机会进入社会上层,这个“中国梦”是中国历史上“超稳定”结构的重要支柱。青年毛泽东早在1919年就在《民众大联合(一)》中指出,决定人们阶级分野的“第一是知识,第二是金钱,第三是武力”。一个人受教育程度的高低往往对他的社会地位有决定性作用。也就是说,要实现社会平等和社会稳定,尽可能平等地让每个人分享受教育的机会是最重要的途径。

    可是,当下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平等太过分了,某些方面还有加剧之势。家长不惜代价地“择校”,不就是想让子女受到较好的教育吗?办什么“重点”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正是教育不公的“载体”之一。由此导致了“教育腐败”和民怨载道。

    11月26日《中国青年报》有篇《探析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教育级差》的调查性报道,说的是四川省凉山的昭觉县,“和同处一个县城的民族中学比,昭觉中学在‘天上’;和外面的学校比,昭觉中学在‘地上’。师资和生源就随着这一级级教育落差逐级往高处流……”这样的现实令人痛心,不该是我们这个飘着社会主义旗帜的国家应有的现象啊。

       中国经济时报/鄢烈山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良:讨伐教育部
  • 林思云:中国在教育问题上的错误观念
  • 《生命禅院》雪峰: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支持《炮轰中国教育》
  • 《生命禅院》雪峰:中国教育缺少的两个基本内容
  • 郭国汀: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
  • 刘宾雁:破坏教育的后果
  • 越南人:有限竞争与超限战----兼谈中日教育感受
  • 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荒唐的游戏/田晓明
  • 中国教育,祸患无穷的腐败!
  • 何清涟:教育资源严重错置的结果是为渊驱鱼
  • 任长霞事迹教育了谁?应该受教育的是“官老爷”们
  • 不成才也不成器——中国教育的困惑
  • 任不寐:简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有感于刘水以嫖娼罪名被判处收容教育
  • 切莫饮鸩止渴——评所谓“民间教育提案”
  • 黄晓星:教育的问题、改革和出路
  • 晨海:中国官吏“内部招待所”—年又吃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质问教育部部长,你为何要玩这等文字游戏?
  • 鲍承模:素质教育漫谈——学会尊重
  • 孙丰:共产党怎么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 中国最大的教育骗局大揭密
  • 30万党员调查震动中央 中共党内教育将启动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 杨振宁评中国高校教育:清华本科生水平超过哈佛
  • 浙大第一愤青教授的质疑——教育究竟为谁服务
  • 深圳市教育局:《时差七小时》推荐观看程序正常
  • 南京师范大学女生陪舞事件披露:教育部长周济可能为领导中的一员!
  • 中国教育一费制:10年刮家长2000亿
  • 教育部等多部委谈高校特困生资助政策
  • 诺贝尔奖获得者蒙代尔谈中国教育
  • 黄金高被软禁 每天接受市委领导「成人教育」
  • 国际特赦组织指大陆将何伟途收容教育违反人权
  • 广东教育厅负责人:校外租房屡教不改者开除
  • 上海法院违背事实,枉法裁判,迫使86岁的铁路高等教育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八年无家可归
  •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倡议:废除三好学生评选制度
  • 图片:令人羞耻的教育现状(图)
  • 中国教育又爆丑闻 温家宝暗批陈至立
  • 600多万教育经费是如何被"吃"掉的
  • 中国教育春天来临?
  • 教育部文件暴露惊天骗局:大学在如何非法牟取暴利!
  • 审坤:谁在“逼良为娼”? 万恶的教育乱收费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 中国官员汽车一年烧掉全国一年教育总经费!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白桦: 教育买卖在中国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